50 以前的生活

    “你又不说话了,每一次我们谈论到这里,你总是选择沉默。”腹黑很是无奈的说,不是我想选择沉默的,是我必须要沉默。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说出真相,就会引起一场不小的混乱,太大中的可能叫我害怕,就我不敢说出我的来历。

    “那我们就说说别你感兴趣的事,这个事我实在是说不清楚。”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我可就是糊里糊涂的就到这里了。

    “好吧!那就说说你的老头吧!为什么你会那么的信任、依赖他?”腹黑的这个问题又叫我想到了以前有一些悲伤,但是更多的是快乐的时光。

    “我很小的时间,我的父母把我丢在了大街上,他们说他们会回来的,所以我就一直的等他们,但是一天天的的过去了,我对他们也慢慢的绝望了。我的上没有一分……一文钱,我一开始就去扒垃圾,找一些可以吃的东西。那个时间因为我比较弱小,所以经常叫别的乞丐给欺负,又一次,我别好几个比我大的乞丐欺负,他们的拳头不断的打在我的上,我有一些受不了,这个时间老头出现了。”说到最后一句的时间我笑了。我有一些不习惯说他们这里的一些词语!

    “就是他救了你吗?”腹黑好奇的问,我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老头赶走了那些欺负我的乞丐们。他带着我回到他的家中,师娘看见我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而且上脏兮兮的,师娘毫不嫌弃的给我洗……净!然后师娘很慈祥的带我去买了新的衣服,就在穿上洗衣服的时间我哭了,师娘笑着给我擦眼泪。然后带我回到了他们的家,老头已经做好了饭,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那个时间师娘和老头都很吃惊的看着我的吃相,呵呵,他们的表现在想起来我就感觉好笑。”腹黑听到了我的话也笑了起来。

    “怪不得你这么的依赖老头,原来是这个样子。”腹黑一脸我懂了的样子。

    “但是那个时间的我,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感,我总是以为自己的亲生父母都可以不要我,更何况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我一切都做的小心翼翼的,就害怕惹他们不高兴,他们也把的扔了,那样我就要过和乞丐们不断的打架的子。”腹黑听到我说笑了,我知道他在笑什么,毕竟现在想想我以前的思想,我也感觉很好笑。

    “看不出来,小时间的你怎么的可,他们对你那么好,怎么可能不要你。”听了腹黑的话,我也笑了。

    “是呀!他们对我那么好,怎么可能不要我。老头和师娘看出了我内心的不安,所以就每天的对我说他们会永远的在我的边,不会不要我,所以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慢慢的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敢和老头顶嘴,我也敢和老头吵架。虽然我们之间闹的比较厉害,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是最深厚的,在我的心中就连温柔的师母也比不上老头的地位,因此师母常常的开玩笑说什么以后不疼我了!但是我知道,师母是最疼我的人,她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意我吃一点的亏。”说到师母的时间,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想念。

    “那你很幸运,即使你的父母不要你了,但是你依旧很幸福。”我听了腹黑的话,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因为遇到了老头和师母,所以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什么可怜的人儿!

    “是的,遇到他们两个人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在我七岁的时间老头开始教我他所有的偷术,也请了许多的教练……不,应该是师傅,叫他们教我防术,因为老头怕我被什么人给欺负了,所以就叫我学一些,但是他也说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不要每天就知道打架,所以每样我只是学了一点点。至于学的最多的当然是偷术、反应能力、鉴别古董的真假、认路、脚力了,老头在这方面开始超严格的,因为他说了,他要是放一点的水,以后这一点点水可能就是我的弱点,一旦我们有弱点,那死亡就是早晚的事。”腹黑听到了我最后的一句话沉默了很久,然后点了点头。

    “你的老头说的对,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叫对方看不出来自己的弱点是什么,因为那就是自己的致命伤!你的老头看来真的很疼你!”我笑着点头。

    “是的,慢慢的我的偷术也很熟练了,就在我十九岁的时间,师母却因为贫血而呼吸困难,但是因为我和老头在练习偷术,而且师母是子按厨房中犯病的,我们都没有注意,都以为师母在准备晚餐。知道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我和老头感觉饿的不行了,这才去厨房看师母做了什么好吃了,但是当时师母体已经凉了,没有救了。”那一天我永远的不会忘记,我和老头是多么的自责,自责自己不好。

    “等等,你今年也不过是十八岁,怎么可能在你十九岁的时间你的师母死了?而且什么叫贫血?”腹黑的话提醒了我,现在的我年龄小了很多,我怎么忘记了!

    “我夸张一下不行呀!至于什么叫做贫血,那本来是一种不太明显的病,平时会产生晕眩,呼吸紧促的病状,但是没有想到师母的贫血会如此的严重。没有了师母,老头一下子就崩溃了,最后是因为我,因为老头还有我要管,因为那个时间我的偷术可以算的上是厉害,但是完全算不上什么神偷,而且那个时间的我还有缺点没有改正,所以老头不放心我一个人在世上,所以就开始振作起来,之后的老头变的更加的严厉,但是老头实际上很疼我的,谁要是有一点点的欺负我,老头绝对不会叫他好过的。而且老头慢慢的恢复过来,我们又开始了打打闹闹的过子,过了两年我出师了,老头就带着我去偷我喜欢的珠宝,等我玩腻了,我们就到黑市中去换钱,子过的有滋有味的。”我高兴的说,但是腹黑听到了我的话,皱起了眉头,我奇怪的看着他,我没有说错什么呀!

    “既然你过的那么的开心,你为什么会来到王府中,而且你还是亡国公主的婢女?这个份有一些不适合你。”呵呵,那个份切实不适合我,当我知道自己是亡国公主的婢女时间雷了半天哩!

    “我也不知道,反正糊里糊涂的就来了。”这句话可是实话,我还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腹黑显然不相信的看着我,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呀,我比谁都想知道,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王爷腹黑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