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一 章 大梁惊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黄易 书名:寻秦记(黄易)
    ))”

    项少龙心中称妙,如此就可凭快马逃生。不过仍有东门那一个关口,心中一动,又问起她刚才到哪里去。

    单美美用力抱紧他,闭目呻吟道:“我是去看一位姊妹,明天她要到齐国去。唉!项少龙啊!你不用这么快走!王宫的生活太刻板苦闷,可以活活把人闷死的。”

    项少龙苦笑道:“后悔吗?”

    单美美睁开美目,神色茫然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昨晚我梦见醉风楼,和豫姐像往常般在花园里玩抛球,唉!她们怎样了?”

    项少龙听得心中一酸,问道:“他对你好吗?”

    单美美呆了半晌,低声道:“我真的弄不清楚,自登上王位,他变得很厉害,有时梦中也会叫着要杀某个开罪了他的大臣的名字。若非人家有孕,说不定会央你带我走呢。”

    项少龙的火立时退得一滴不剩,清醒过来。暗忖在这等时刻,怎也得保留体力,自己前几天曾大病一场,更不适宜和单美美颠鸾倒凤。岔开话题道:“你刚才去见的姊妹,是否三大名姬之的凤菲?”

    单美美点头道:“是的!我们还曾说起你来,她很欣赏你哩。”接着兴奋起来道:“不若求她掩护你出城好吗?她是很有办法的人。”

    项少龙断然摇头道:“不!我不想牵累任何人?她为何要到齐国去?”

    单美美答道:“是为了齐王的五十大寿,听说石素芳和兰宫媛都应邀到那里去。包括秦国在内,各国都会派代表去贺寿。”

    项少龙听得胡涂起来,讶道:“燕赵两国不是和齐国交战吗?为何忽然和好起来?”

    单美美摇头道:“对这种事我不太清楚。听大王说,好像齐王到现在仍决定不了谁当太子,其中牵涉到田单的权力,所以大王很熟衷于齐国太子策立的问题。”

    项少龙现在自顾不暇,哪有心去理会齐人的内政,低声道:“乖美美!快告诉我地道的入口在哪里?”

    单美美骇然道:“不要那么快走好吗?我有办法把你藏上几天哩!待风头火势过后再走,不是更安全吗?”

    项少龙断然道:“不!我定要趁现在大雪时走,雪停后更走不了。”

    单美美不舍地把他搂紧,凄然道:“搂着你,就像把往昔最可贵的全拥有了,你却那么不停嚷着要走,项少龙啊!不要对人家那么无好吗?”

    项少龙心中一阵感触,知道单美美并不是真的上自己,那是一种混杂了感激和怀念的复杂心,加上深宫寂寞,所以渴望自己留下来陪她。他心中也不无怜惜之意,在她温软香滑的红唇上轻轻啜一下,柔声道:“我怎舍得无待你呢?不过我现在须保留体力,以应付艰苦的逃亡生涯。”

    单美美回吻他一口,脸泛红霞道:“我不再你,但你总该有点表示,例如摸摸人家的体,那将来就不致会轻易忘掉美美。”

    项少龙听得心中一。说真的,这么搂着一个丰满而充满青活力的动人**,兼之阵阵幽香随着被窝的温送入鼻中,若说不血脉贲涨,就是骗人的。不由探手在她背间来回抚,单美美登时呼吸急促起来,水蛇般在他怀里蠕动揉贴,更挑起项少龙的火。项少龙的手扩大了活动的范围,由她的大腿上移至俏脸,其中不可对人言的过程,令这对男女生出既**又刺激的偷滋味。项少龙此时如箭在弦,不得不,正要翻把她压着,单美美推开他,喘细细道:“地道入口在大衣柜里,下面是块活板,揭起它可见到死锁了的地道入口。”

    项少龙惊醒过来,心中感激,知她是怕影响自己体力,所以强自克制。和她来了个炽烈得可把两人熔掉的吻后,他跳下榻来,正要拉开柜门,想起一事道:“究竟有没有别的入口?”

    单美美道:“御园内有两个入口,宫内的人都知道。”

    项少龙搂她一下,道:“那就更好,因入口既多,我走后纵使给人觉,仍不会怀疑到你头上来。”

    再缠绵一番,踏上逃亡之路。

    项少龙无惊无险从地道钻出来,那是个养马厩旁的大水井,出口在井壁中间,离开水面有七、八尺,还有石隙供踏足登上井口。他由井口探头出来,雪已停下,天际微现曙光,一列马厩排列左方处,还有几间养马人起居的房舍。这类养马厩非常普遍,有公营的,也有私营的。马匹多来自城外的牧场,供权贵和付得起钱的人购马租马。项少龙摸到马厩里,正犹豫该不该顺手牵羊偷他一匹,但又怕目标过于明显。忽然有人声传来,吓得他忙躲到一角,以喂马的禾草掩盖自己。来的是两个人。

    其中一人道:“张爷放心,上头早有关照,要小人拣最好的四匹马给你们。唉!现在我们大梁谁不想看到你们小姐称绝天下的歌舞?小人可以为她尽点心力,是莫大的荣幸。”

    姓张的汉子显然很会摆架子,只是闷哼一声,来到项少龙藏附近的马栅处,道:“这匹看来不错,牙齿整齐雪白,是什么种的马?”管马房的道:“这是来自北方鹿原的纯种马,既好看又耐劳,张爷真有眼光。”

    张姓汉子沉吟片晌,道:“我着你们找的御者找到了吗?这次我们真是多事,好好一个人竟会忽然病死,害得我要四处找人。”

    马房的头儿道:“为小姐和张爷做事,小人怎会不竭尽全力,我已找得个叫沈良的人,曾为无忌公子驾过车,又精通武技,样子还相当不错,绝对吻合张爷的条件。”接着低声道:“他是小人的老朋友,张爷该明白,现在大梁没有人敢起用无忌公子的旧人,否则凭沈良那种技术,怎会赋闲了整整两年。”

    张姓汉子冷哼道:“他在哪里?”

    马房头儿陪笑道:“他不知张爷会这么早来,此刻怕仍在睡觉,张爷先到屋内喝口茶,小人去唤他来叩见张爷。”

    张姓汉子道:“我哪有时间喝茶,你先给我拉马出来,我立即给你付钱,然后你再召那家伙来,来迟了休怪我不等他,要知我们并非没有其它御者可用。”

    接着是牵马的声音,两人到另一马厩去了。项少龙暗叫天助我也,连忙取出偷来的衣服换上。这衣服在那平丘君的箱子里是最不起眼的,很适合沈良这种落难豪门仆人的份穿用。把旧衣藏到密处,那马房头儿已离开马厩,朝房舍那边走去,显是要把沈良弄醒。

    项少龙闪了出去,见张爷正审视四匹健马,干咳一声,迎上去一揖到地道:“小人沈良,请张爷恕过迟来之罪。”

    张爷想不到他来得这么快,上下打量他几眼,闪过满意的神色,目光落到他的血浪剑处,淡淡道:“我叫张泉,是凤小姐的正管事,你曾当过魏无忌的御者,当然知道规矩。每月五两银子,若凤小姐满意的话,你还可以长期做下去。”张泉年在三十左右,一脸精明,样子却颇为庸俗,唇上留了两撇浓胡,一副酒色过度的模样。

    项少龙忙不迭答应。

    张泉道:“时间无多,我们走,快下雪了。”

    项少龙暗叫谢天谢地,戴上斗篷,牵马随他离开。

    离城的过程出奇地顺利。最讽刺是来送行的达官贵人多不胜数,而他这大逃犯置在他们中间。尚未抵达城门,大雪从天而降,戴上斗篷,箍上挡风口罩的他低垂着头,兼且这恰是御者的正常装束,自然谁都不生怀疑。最妙是因他坐在御者的位置,使人察觉不到他雄伟的型。本来他还怕凤菲会把他认出来,却幸好他根本没有和凤菲照面的机会。此时的他满面胡须,凤菲若非留神看他,不会轻易识破他是项少龙。说来好笑,他本不想惊动单美美,但终是赖她的帮助逃离王宫。他更不牵连上无甚交的凤菲,最后仍是靠她闯过东城大门的难关。

    这次可谓绝处逢生,希望自此一帆风顺,安然归秦。他当然不是想到齐国去,只要觑准机会,会立即开小差溜掉。魏人对凤菲非常礼遇,派出一队五百人的轻骑兵,沿途护送,由一名叫敖向的偏将领队。凤菲的歌舞团人多势众,坐满十多辆马车。舞姬乐师加上婢仆,数达二百人,只是支付每人的薪酬便不得了,可见凤菲的收入是多么丰厚。心中不由想起在他后车厢内的绝色美女,更记起当和她在小楼内喁喁私语的动人景。她等若二十一世纪歌坛的级巨星,不过能欣赏到她歌舞却是权贵的专利,一般平民百姓均无此福缘。

    车马队离开大梁,渡过大沟,朝北直走,到达济水,早有五艘双桅巨舶在等候。项少龙这才知道为何要趁早起程,因为此时已时近黄昏。当他见到魏兵陪同登船,不心中叫苦。倘就是如此这般被迫着到齐国去,那真是糟透了。顺流而下,只四、五天便要进入齐境,那时想折返赵境,又要费一番手脚。不过他再无其它选择,硬着头皮登上船去。

    五艘大船,魏人占三艘船,凤菲这边占两艘,使项少龙因不须朝夕对着魏兵而松一口气。他乘的是凤菲起居那艘船,他的份在这舞伎团里属最低下的阶层,被分配到底舱只有一个小窗的房里,还要与其它御者仆役挤在一起,六个人共享一房。其它御者不知是否因他抢去为凤菲驾车的荣耀,连手起来排挤他,他们进房后立即开赌,却没有邀他加入。项少龙乐得如此,晚饭后钻到一角席子上的被窝里,蒙头大睡。那些人还故意说些风言风语,其中有些辱及他的“主子”信陵君,指桑骂槐,项少龙心中好笑,又确实事不关己,很快睡得不省人事。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地大腿处一阵剧痛,睁眼一看,原来是其中一个叫谷明的御者重重踢他一脚。

    项少龙大怒坐起来,喝道:“什么事?”

    另一名御者富严抱着双膝,一副流氓无赖的样儿般靠壁坐在一角笑道:“沈良你是哪年出生的,是否肖猪,否则怎会睡得像条死猪般?”

    其它人一起附和哄笑,充满鄙屑嘲讽的味道。

    另一个叫房生的,他是唯一没有取笑项少龙的人,低喝道:“不要耍人。沈良!天亮了,随我来!”

    项少龙按下心头怒火,随他出房去了。来到舱板上,天空放晴,两岸一片雪白,心豁然开朗,把刚才不愉快的事抛诸脑后。众仆役正在排队轮候煮好的饭菜,另有一堆人在一边取水梳洗,闹哄哄一片,别有一番生活的感受。一名颇有点秀色的美婢,在两名健妇的陪伴下,正与张泉说话,见到项少龙比别人雄伟的材,露出注意的神色,仔细打量他几眼。

    项少龙心中有鬼,给她看得浑不自然起来,房生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道:“她是二小姐董淑真的婢子小玲姐,我们叫她小辣椒。恃着得二小姐宠,最喜作威作福,没有什么事最好不要招惹她。”

    项少龙心中苦笑,自己一向高高在上,想不到婢仆间亦有阶层派系之分。随房生洗过脸,轮得两砵饭菜,蹲在一角吃喝起来。

    房生道:“你还为刚才的事生气吗?其实他们恼的是张泉,谷明是副管事沙立的人。大管事要杀他们的气焰,故意聘你这外人回来顶替这个人人争夺的职位。若非他们怕太过份会惹怒大管事,还有你好受的呢。”

    项少龙方明白为何放着有这么多人,偏要雇用他,心中暗呼幸运。房生见他默然无语,再不说话。

    项少龙心中过意不去,道:“房兄跟随小姐有多久?”

    房生道:“三年了。”

    项少龙很想问他凤菲的底细,终感不适合,改而问道:“房兄有家室吗?”

    房生嘴角抹过一丝苦笑,道:“亡国之奴,那谈得到成家立室,若非小姐见怜,我房生可能早冷死街头。”

    项少龙呆了半晌,低头把饭吃完,同时有一句没一句地向房生问歌舞团的况。

    一名壮健的男仆来到项少龙旁,冷冷道:“你是沈良吗?”

    项少龙记起自己的份,忙站起来道:“这位大哥有什么吩咐?”

    壮仆傲然道:“我叫昆山,是张爷的副手,叫我山哥便成。听说你懂得使剑,把剑给我看看!”

    项少龙虽不愿意,无奈下只好拔剑交到他手上去。

    岂知昆山脸色一变道:“你另一只手废了吗?”

    项少龙差点要一拳把他轰下济水去,只好改为双手奉上。凤菲这些男仆大多佩有长剑,昆山当然不例外,但比起血浪无疑是差远了。昆山捧剑一看,眼睛立时亮起来。

    项少龙知他动了贪念,先制人道:“这是故主送我的宝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先一步堵住他的口。

    昆山一脸羡慕之色,把玩良久,才肯归还项少龙,板起脸道:“张爷要见你,随我来!”

    项少龙暗忖真正做大官的,都没这些人般摆足架子。心中苦笑,随他登往上层的平台。船长约三十丈,比秦国最大的“大翼”战船长了近一倍,这是由于船只是用来运载人货,不求灵活快捷,只求能载重。船修长,宽约两丈余,尾翘起,两座帆桅一设于船,一在船尾。两组帆桅中间处是船舱,分作三层,上两层建在甲板上,底层在甲板下。凤菲和一众有份的歌舞姬,自然居于舒适的最上层,次一级的管事婢女住下一层,像项少龙这类份低下的,就挤在环境最恶劣的底层。连水手在内,这艘船载了近百人,闹哄哄的,自有一番闹境况。

    水运的展,在这时期已非常达,致有“不能一而废舟楫之用”的说法。尤其江河密布的南方水网地区,一向以水运为主要交通方式,当战事频繁之际,建立水军乃必然之举,连带民用船只亦大行其道。项少龙以前每趟坐船,都是“高高在上”,只这次尝到“屈居人下”的滋味。

    张泉在平台倚栏眺望,旁还有两名保镖模样的剑手,看来非常神气。项少龙举步来到他前施礼,张泉像不知道他已来到般,仍迎着寒风,没有瞧他。项少龙心中好笑,张泉自己如此,难怪下面的人个个要摆架子立威。刚才和房生闲聊中,他已对歌舞团有了大致的认识。高高在上的,当然是三大名姬之的凤菲,接着是伴舞伴唱的十二位歌舞姬,都是第一流的美女,其中又以被称为二小姐的董淑贞居。董淑贞之所以能份然,皆因她是凤菲外唯一懂得作曲编乐的人。正管事张泉和副管事沙立,亦属这个级数,两人专责团内所有大小事务。后者专管御者脚夫等仆役,这次张泉插手亲自聘用为凤菲驾车的御者,明显是插手沙立的职权范围内,进行着小圈子内的权力斗争。

    歌姬管事以下,轮到资深的乐师和歌舞姬的贴侍婢。由于她们都是接近凤菲和众歌舞姬的人,所以虽无实职,事实上却有颇大的权力。资深乐师里以云娘居,像乐队的领班。她是退休了的歌舞姬,负责训练新人,甚得凤菲器重,故无人敢去惹她。婢女中以凤菲那名项少龙见过,给凤菲叫她作小妹的俏婢小屏儿,和适才见到董淑贞的婢子小玲姐两人最有地位,甚至张泉等亦要仰她们的鼻息办事。自周室立邦,礼乐一向被重视,这类歌舞团遂应运而生,著名者周游列国,巡回表演,处处受到欢迎,像凤菲这种出类拔萃者,更是贵比王侯,基本上不受战争的影响。

    张泉让项少龙苦候片时,沉声道:“听说谷明那些人多次挑惹你,是吗?”

    项少龙不知他葫芦所卖何药,应道:“他们确不大友善,不过小人可忍受得了。”

    张泉旋风般转过来,不屑道:“你不是精通武艺吗?照理亦该见过很多场面,给人踢了股,竟不敢还手,算什么汉子?”

    其它两名保镖和立在后侧的昆山讨好兼附和地冷笑连声。

    项少龙摸不着头脑道:“我是怕因刚到便闹出事来,会被张爷责怪,故不敢还手。假若张爷认为还手不会有问题,下次我会懂得怎么做。”

    其实他是有苦自己知,最怕是事闹到凤菲那里,给她认出自己来,否则这将是脱妙计。最好是沙立立刻把他革职,便可在船泊岸时扬长去了。单美美虽说凤菲很欣赏他,但人心难测,始终是未可知的变数。他千辛万苦由追捕网内逃出来,绝不想重堕进追捕网内去。张泉听他这么说,容色稍缓。

    他左方那名高个子的保镖道:“张爷看得起你,给你占了这肥缺,你自然该有点表现,不能削了张爷的威风。”

    项少龙来到了这时代后,打跟随陶方开始,每一天都在权力斗争中度过,此刻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登时明白过来,暗呼张泉厉害,这着确是杀人不见血的妙着。自己之所以会被聘用,是张泉故意惹怒副管事沙立那个派系的人的妙着,最好闹出事来,让上头知道沙立在排挤欺压新人,张泉便可乘机编派沙立的不是。而沙立现在正乘坐另一艘船,连辩白的机会都欠缺,这一招不可谓不绝。只凭张泉聘用他的行动,便可大杀沙立的威风,向一众下人显示只他张泉是最话得事的人。谁想得到这么一件事,竟牵涉到歌舞团内的权力斗争呢?歌舞团的寿命绝不会太长,一旦凤菲倦勤又或嫁人,立须结束。当然歌舞团上下人等可以获得丰厚的遣散费,而那正是房生告诉他对歌舞团最大的期待。

    后的昆山插口道:“就算弄出人命来,只要不是你先惹事,张爷也可会帮你顶着的,明白吗?”

    项少龙还有什么话好说,无奈点头。

    张泉语气温和了点,道:“只要你对我忠心,我张泉绝不会薄待你。看你皮黄骨瘦的样子,这两年必吃了很多苦头,用心办事!你既曾服侍过魏无忌,自然明白我在说什么。”

    项少龙听得心中一动,自己的样子的确改变了很多。除多出一脸须髯外,还瘦了不少。所以即使面对凤菲和小屏儿,恐怕她们都不会认得自己。那晚在小楼见面,灯光昏暗,兼之大部份时间又是坐下交谈,现在形象全改,确有瞒过她们的可能。想到这里,心怀大放。

    张泉挥退他后,项少龙回到次层的甲板处,房生却不知到哪里去了。正要往船头找他,经过舱侧窄小的走道,有人拦路喝道:“张管事没告诉你规矩吗?下人不准到船头来。惊扰小姐们,有你的好受。”

    项少龙吓了一跳,往前望去,只见一名亭亭玉立的俏婢杏目圆瞪的狠狠盯着他,两手叉腰,就像头雌老虎。他忙赔不是,退了回去,索返到底舱倒头大睡。醒来时上方隐有乐声传来,该是凤菲等在排练歌舞。午后的阳光从小窗透入来,房内只得他一个人。

    项少笼拥被坐起来,靠在舱壁,正想着自己恐怕错过了午饭时刻,房生捧着一碗堆满*菜的白饭推门而入,递到他手上道:“我见你睡得这么好,不忍吵醒你,留下一碗给你。”

    项少龙心中一阵感动,接过后扒了两口,咀嚼道:“房兄有别的亲人吗?”

    房生在他旁坐下,默然片晌,淡淡道:“都在战乱中死了!”

    听他的语气,项少龙便知事不会如此简单。房生谈吐不俗,显是出良好的人。说不定是某小国的宗室之后,国破家亡时逃了出来,辗转加入了凤菲的歌舞团,当了御者。

    房生又道:“我现在别无他望,只想多赚几个子儿,然后找个清静的地方建一间屋子,买几亩田地耕作,以后再不用看那些小人的嘴脸。”

    项少龙见他满脸风霜,年纪虽与自己相若,却是一副饱历忧患的样子,心中凄然,冲动下差点把怀里两锭金子掏出来送给他,使他可以完成梦想。但却知这样做非常不智,压下人的想法,继续吃饭。

    房生道:“黄昏时船将抵达谷城,明天再起航,我们作个伴儿,到岸上寻两个妞儿作乐,沈兄若没钱,我可先借给你。”

    项少龙讶道:“你不是要储钱买屋置田吗?”

    房生道:“储钱归储钱,我们这群低三下四的人,又不像张泉他们般可打那些大姐的主意,有需要时只好忍痛花点钱。不过得小心点避开谷明那班人,刚才我见他们和几个家将交头接耳的,又提到你的名字,怕是要对付你呢?”

    项少龙听得无名火起,冷哼一声,再不说话。暗忖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以后的子怎样过?旋又暗骂自己胡涂,有此良机,还不乘机开溜,就是大笨蛋。

    船抵谷城城外的码头,天仍未黑。

    房生兴高采烈的扯着项少龙要下船去胡混,给张泉叫着项少龙道:“凤小姐要用车,你去准备一下。”

    项少龙愕然道:“车在哪里?”

    张泉不悦道:“你的眼睛长出来是用来瞧股吗?码头上不见泊着辆马车吗?”

    项少龙话才出口,便知要挨骂。马车虽在另一艘船上,这时该已驶下来,只不过他心中焦急难以逃遁,遂胡乱说话。房生暗地扯他一把,他知机的随房生由踏板走下船去。方寸大乱间,忽地有人在背后向他猛力一推,他失惊无神下,失去干衡,往前跌去,撞到房生背上。两人踉跄滚下跳板,直跌到码头的地上,若非跳板两边有扶手围栏,说不定会掉进河里去。项少龙爬了起来,房生捧着左脚,痛得冷汗直冒,面容扭曲。船上响起哄然大笑。只见谷明等一众御者,拥着个矮横力士型的壮汉,正向他们捧腹嘲笑。

    有人叫道:“看沈良你个子高大结实,原来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给我们巫循大哥无意轻碰一下立即跌个四脚朝天,还说什么精通武技。”

    项少龙认得说话的人叫富严,乃谷明那一党御者的中坚分子,同时暗暗记着那叫巫循的家将。

    张泉出现在船栏处,向谷明他们怒喝道:“什么事?”

    谷明好整以暇道:“他两人不会走路,怪得谁来。”

    接着争先恐后奔下码头,呼啸去了。

    张泉怒瞪跌得灰头土脸的项少龙一眼,骂了声“没用的家伙”,转去了。

    项少龙动了真怒,默默扶起房生,房生仍惨叫连连,道:“我的腿断了!”

    项少龙恨不得立即去追谷明等人,把他们杀得一个不留,歉然道:“是我害了你!”

    房生苦笑道:“他们原是要弄伤你,教你不能驾车,唉!今晚我和你都不用去寻乐子了。”

    有几名御者奔下来,协助项少龙把房生扶上船去。

    快到甲板,有女声喝道:“你们在弄什么鬼,竟敢阻着凤小姐的路。”

    项少龙心叫不妙,低头躬,扶房生移往一旁。

    偷眼一瞥,戴了面纱的凤菲盈盈俏立眼前,旁边是那仍穿男装的小屏儿和另四名俏婢,在十多名家将簇拥下,美女们正打量自己。

    小屏儿显然认不出他来,一脸怒容道:“生什么事?”

    张泉和另一人不知由什么地方钻出来,待要说话,旁边那长相颇英俊的中年人抢着道:“只是生无意的碰撞。”接着向项少龙喝道:“你就是那新来的家伙吗?真没用!还不快滚下去,难道要大小姐等你吗?”

    张泉听他指桑骂槐,脸色大变。

    凤菲那妙比仙乐天籁的声音在面纱内响起道:“沙副管事!”听来隐带责怪的口气。

    沙立目的已达,得意洋洋的闭口不语。

    凤菲瞧项少龙一眼,淡淡道:“以后小心点,扶房生回房,再下来给我车!”

    项少龙抹过一把冷汗,知道她们主仆果然认不出自己来。看着她在前呼后拥中步下跳板,心中只能苦笑。这么一来,他休想开溜。何况房生一天腿伤未愈,自己也该留下来照顾房生,这是他项少龙做人的原则。

    不知何时,雪粉又开始降下来。在黄昏的朦胧光线下,细雪轻柔无力地飘舞,似很不愿才落到地上结束了那短暂而动人的旅程。一切放缓,一切被净化。项少龙策着健马,载美而行。前方四名家将开路,后面还随着八名家将。魏兵的指挥偏将敖向带同十多名亲随,伴侍两旁,益显出凤菲备受各国权贵尊重的份。她就像二十一世纪色艺双绝的艺人,谱出的曲词均盛行一时,不是一般出卖色相的歌伎所能相比。在这种前呼后拥的况下,项少龙纵没有房生的负担,亦溜不了。不是没有可能,而是会教敖向生疑。最妙是敖向自然以为项少龙是已替凤菲办事多年的御者,故对他半点不起疑心。

    他完全不知目的地在哪里,只知追在前方家将的马后。蹄声嘀嗒中,车马队畅通无阻的开入陷在一片白茫茫的古城里。大多店铺均已关门,但仍可从招牌看出此城以木工、绣工、织工和缝工等工艺为主。项少龙虽非对文化有深厚认识的人,但因观察力强,感觉此城比之以前到过任何的城市,都多了几分香和古色的气氛。

    此时敖向策马来到马车旁,垂头向凤菲说话道:“昔年旧晋韩宣子来到鲁国,看到鲁太史所藏典籍,大叹‘周礼尽在鲁矣’,凤小姐故地重游,当有所感。”

    项少龙心中一动,暗忖此城原属鲁国,鲁亡后不知何时落入魏人之手。孔夫子是在这土地上出生,难怪会有一种他国没有的文化气息。

    凤菲幽幽一叹道:“正因此坏事,若非我们鲁人顽固守旧,抱着典籍礼乐不放,也不致始受制于齐,继受制于吴、越;虽得君子之邦的称誉,还不是空余亡国之恨。敖大人过誉了。”

    项少龙听她语气萧飒,心中一阵感慨。原来她不是宋国公主,而是鲁国公主。不过鲁宋相邻,说不定两国都和她有点关系。

    敖向这着马拍错地方,尴尬地东拉西扯两句,见凤菲全无说话的兴趣,知机地退回原处。马队左曲右转,逐渐离开大道,朝城西偏僻处走去。在风灯的光芒中,凄风苦雪之下,就像在一个永无休止的梦境中前进。

    项少龙感受到后美女重回故国的黯然神伤,想象着将来小盘统一天下,敖向等都会变成像她般的亡国之人,不住又是另一番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或许可作现时东方六国的写照。

    马队穿过一片疏林后,在一处陵寝停下来。项少龙心中恍然,原来凤菲到这里来是要祭祀某位先祖故人。凤菲等鱼贯下车,由敖向陪伴朝陵墓走去,没在林木后。项少龙和一众家将魏兵留在原地,不一会隐有哭声传来。当她们回头,除凤菲被面纱遮掩看不见脸容,小屏儿等都哭肿了秀眸。

    回到船上,已是夜深。谷明等全溜到岸上花天酒地,剩下一脸愤慨的房生。

    项少龙见他的左脚胡乱扎了些布帛,问道:“怎样了?”

    房生两眼一红道:“若我的脚好不了,就要找他们拚命。”

    项少龙曾受过一般接骨驳骨的跌打医术训练,将扎着的布帛解开来,摸捏研究一番,松了一口气道:“只是丹较移位,来!忍点痛。”

    房生惨叫一声,泪水夺眶而出,项少龙亦完成壮举。

    房生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大讶道:“沈兄确有一手。”

    项少龙拍拍旁的席子,笑道:“坐下来,我有些话想和房兄说。”

    房生这时的心和刚才已是天渊之别,欣然坐下道:“沈兄请说!”

    项少龙由怀里掏出那两锭黄金,用手掌托着,送到他眼皮子下。

    房生的眼睛立时瞪大至极限,呼出一口凉气道:“天!这是黄金。”

    只这么两锭金子,足够普通人一世无忧。

    项少龙把金子塞入他手里,低声道:“这是你的。”

    房生犹豫一下,摇头道:“我怎可受沈兄的金子呢?”

    项少龙骗他道:“我共有十锭这样的黄金,是无忌公子自知大难难逃的时候分赠给我的,房兄尽管要了它们,然后诈作跌断了腿,离开小人当道的歌舞团,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

    房生抓紧金子,讶道:“沈兄家如此丰厚,何用来到我们这里混子?”

    项少龙胡绉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是借机离开大梁,自无忌公子死后,我们这些旧人无人敢用,我又不甘于平淡,遂乘机到齐国来碰碰运气的。”

    房生感激零涕道:“大恩不言谢,有了这两块金子,加上两年来的积蓄,明早我立即向小姐请辞。”想了一想又道:“不若我们一起走!沙立那人心狭窄,定不肯放过你,张泉则只是利用你,尽管沈兄死了,他不会掉半滴眼泪。”

    项少龙微笑道:“房兄走了,我再无后顾之忧,我们那一跤绝不会白摔的。”

    房生呆望着他,就在这刻,他感到项少龙活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当晚房生已迫不及待,向张泉表示了因腿伤而要离团。张泉毫无挽留他的意思,借口是他自己离职,随便给他微不足道的十来个铜钱,着他明早离船。房生愤然告诉项少龙,本该有一笔可观的安休费给他,不用说已落入张泉的私囊里。当然他不会真的把此事放在心上,因为那两锭金子已令他心满意足。翌晨项少龙送他下船,正犹豫好不好随他一同失踪,谷明等人回来了,经过时对两人冷嘲熟讽一番,然后登船。项少龙又见码头间满布魏兵,船上的张泉则是虎视眈眈,被迫与房生道别,压下心中的冲动,返回船上去。

    船队开出。项少龙见其它仆人御者,如避瘟神般不敢与他交谈,张泉那批人又当他是废物般不再理睬他,心中好笑,取过早饭,躲到甲板一角吃起来。心中却在盘算如何狠狠闹他一场,好迫凤菲把自己辞退,便可大摇大摆地的离开,谁都不会对他生疑。不过时间须拿捏恰当,最好是要在下一站补充食物用水之前生事,便可顺理成章于泊码头时给赶下船去。初时他还对抢了人家的饭碗有点内疚,现在却知是帮那人挡了一场灾祸。谷明那些人显是奉了副管事沙立之命,誓要把他迫走。

    沙立卖相不俗,可能正是凭此天赋条件,勾搭上某一个颇有权力的婢子,实力增加后就来谋夺张泉可钻钱的大肥缺。左思右想之际,眼前出现一对小靴子。项少龙愕然上望,刚好给人家姑娘前的插云双峰挡着视线,看不到她的模样儿,吃了一惊下立起来,原来是二小姐董淑贞的近宠婢小玲姐。

    她似笑非笑地瞅他两眼,冷哼道:“你就是那闹事的沈良?”

    项少龙已决定了在下一站离船,那还须卖她的账,回复以前叱咤风云的气慨,微笑道:“小玲姐过奖,没有人起哄,闹得出什么事来呢?”

    小玲姐怎料得到项少龙敢如此针锋相对,一愕下变脸道:“好大胆!你知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项少龙双手环抱前,淡然自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万事都逃不过一个理字,我现在孤一人,人家却是成群成党,小玲姐给我来评评看,谁有闹事的资格?”

    小玲姐登时语塞,说到雄辩滔滔,她怎是见惯大场面的项少龙的对手,气得脸都胀红了,狠狠盯他几眼,叉腰叱道:“你是否不想干了!”

    项少龙好整以暇道:“这怕该由张管事或凤小姐决定?”

    小玲姐一向只有她骂人,何曾给项少龙这种份的下人顶撞过,气得七窍生烟,跺足走了。项少龙看着她走到另一边谷明那群人处,把谷明召了入舱,心知肚明好戏正在后头,暗觉好笑,掉头欣赏停雪后两岸的美景。他几乎可肯定沙立勾上的人是这个颇有姿色的婢女小玲姐,背后可能更得到歌舞团内第二号人物董淑贞的支持,才敢挑战张泉的权力。当他正思索逃回秦境的路线,肩头给人拍了一记。项少龙别头看去,入目是一名家将,也是昨晚护送凤菲到城内祭祀的其中一人。

    家将道:“张爷要见你!”

    项少龙见他说话时双目不敢直视自己,哪还不知是什么一回事,微笑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那人道:“我叫许然,随我来!”

    项少龙心中一,手脚同时痒,随他进舱去。

    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寻秦记(黄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