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秦女刁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黄易 书名:寻秦记(黄易)
    ))不过你只可以设法打掉我的剑,不可以碰到我体,免得伤我时,你负担不起罪责。”

    项少龙早领教够她们为求得胜、不讲道理和公平的蛮来手段,不以为怪道:“由你来与我动手过招吗?好极了!让我们先摔个跤玩儿看!”

    众女一起哗然。

    嬴盈气得脸也红了,怒道:“哪有这般野蛮的。”

    昌平君等则鼓掌叫好。

    安谷傒显然与她们“怨隙甚深”,大笑道:“摔完跤后,盈妹子恐要退出女儿兵团,嫁入项家,否则那么多不能碰的地方给人碰过,少龙不娶你,怕才真承担不起罪责呢?”

    项少龙切体会到秦人男女间言笑不的开放风气,不住有点悔意,若如此挑动嬴盈的芳心,后将会有一番头痛。另一方面却大感刺激,似是回到了二十一世纪,与浪女们调笑挑逗的狂野子里。

    鹿丹儿“仗义执言”道:“若是征战沙场,自是刀来剑往,拚个死活,但眼前是席前比试,难道大伙儿互相厮扭摔角吗?当然要比别的哩!”

    众女哗然起哄,自然是帮着嬴盈,乱成一片,吵得比墟市更厉害。

    项少龙一阵长笑,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从容道:“战场之上,无所不用其极,例如要擒下敌酋,有时自然要借助其他手段,难道告诉对方,指明不准摔跤才动手吗?”

    众女听得好笑,一时忘了敌我,哄堂笑,气得鹿丹儿跺脚嗔,才止住笑声,不过偶而忍俊不住的“噗哧”失笑,却是在所难免。

    项少龙步步进迫道:“给我拿席子来,你们既说男人能做到的,你们女儿家都可做到,便莫要推三推四,徒教人笑掉牙齿。”

    嬴盈先忍不住笑起来,白他一眼道:“算你厉害,不过此事尚未完结,我们暂时鸣金收兵,迟些儿再给你见识我们大秦女儿家的厉害。撤退!”

    在四人目瞪口呆中,众女转瞬走得一干二净,不过没有人泛上半点不愉之色,都是嘻嘻哈哈的,显是对项少龙大感满意。四人大乐,把酒谈心。直至两更天,依依不舍地结束欢聚。

    项少龙与安谷傒一道离开,走在街上,项少龙收拾怀后正容道:“有一事想请安兄帮忙1

    与他在夜静的街道上并骑而行的安谷傒笑道:“我和少龙一见如故,唤我作谷傒便成,说出来!只要力所能及,我定会为少龙办妥。”

    项少龙见前后侍卫相隔不远,压低声音道:“我想谷傒你为我封锁与楚境连接的边防,任何想与那边通信的齐人,都给我扣留起来。”

    安谷傒微震道:“少龙想对付田单吗?”

    只此一个反应迅捷的推断,就知安谷傒能当上军统领,绝非侥幸。

    项少龙低声道:“正是如此,但真正要对付的人却是吕不韦。储君和鹿公均知此事,不过此乃天大秘密,有机会安兄不妨向他们求个证实。”

    安谷傒道:“何须多此一举,少龙难道陷害我吗?这事可包在我上。”沉吟片晌又道:“我有方法可令现时驻于楚国边疆的齐楚两军,后撤十多里,这样做会否有用处呢?”

    项少龙奇道:“谷傒怎能做到此事?”

    安谷傒有成竹道:“我们和楚人的边境,是山野连绵的无人地带,谁都弄不清楚边界在哪里,大约以河道山川作分野。只要我制几起意外冲突,再找来齐楚将领谈判,各往后撤,那田单离开我境后,仍要走上大段道路方可与己方人马会合,那时纵使楚境的齐人收到风声,迫近边界,我仍可借他们违约之实,把他们围起来或加以驱赶,方便少龙行事。嘿!我们大秦怕过谁来?”

    项少龙大喜,与他拟定行事细则,依依分手。

    回府途中,项少龙又生出来到这时代那种梦境和真实难以分辨的感觉。想起自己由一个潦倒街头的落泊者,变成秦始皇边的席红人,又与权倾大秦的吕不韦形成分庭抗礼之势,现在还用尽手上筹码,与名震千古的田单展开生死之争,不由百感丛生。命运像一只无形之手,引导他以与史上的事实吻合无间的方式,创造历史。可是史上明明没有他项少龙这号人物,这笔账又该怎么算?他的下场又是如何?他不住糊涂起来。

    回到乌府,滕翼仍未睡觉,一个人在厅中独自喝闷酒,没有点灯。项少龙知他仍在伤痛善柔的噩耗,坐到他旁,默然无语。

    滕翼把酒壶递给他道:“田单今天到相府找吕不韦,直至午饭后离开,应是向吕不韦告你的状。后来田单又找李园,三弟一句话,吓得田单滚尿流。”

    项少龙灌一口酒下肚,泪水又不受控制地淌下来,沉声道:“那就最好不过,吕不韦为安他的心,必然告诉他会在田猎时把我除去,那样纵使李园先一步回楚,田单亦不会离开,因为他怎也要待我被害亡,才放心经楚返齐。”

    滕翼酒气薰天地道:“我倒没有想到这点,可见柔儿在天之灵,正在冥冥中向贼索命。”

    项少龙问道:“嫣然那封假信起草了吗?”

    滕翼点头道:“收到了,我立即以飞鸽传,寄返牧场,据嫣然说。只须一晚工夫,清叔等便能依据那封申君给赵穆的旧信,假冒一封出来,保证李园看不出任何破绽。”

    飞鹄传,是项少龙引进到乌家兵团的秘密武器之一,使讯息能在牧场和咸阳乌府间传递,最近才实际应用。

    项少龙默默再喝两口酒,抹掉眼泪沉声道:“告诉荆俊吗?”

    滕翼道:“明天!总要给他知道的,他得了燕女后心大佳,让他多快乐一天。”旋又问道:“李园接信后,真的会立即赶返楚国吗?”

    项少龙冷笑道:“李园之所以拿美丽的妹子出来左送右送,是为效法吕不韦女色夺权,异曲同工。若闻得考烈垂危,哪还有空理会田单,吕不韦更会怂恿他立即赶回去,进行谋,不过这次他要杀的却是自以为是第二个吕不韦的申君,此君既可怜复可笑。”

    滕翼叹道:“三弟你愈来愈厉害,每一个环节照顾周到,丝毫不漏。”

    项少龙冷笑道:“为了善柔和二哥的血仇,我纵然粉碎骨,也要和田单分出生死。而能否杀死莫傲,乃事关键所在。否则若有此人出主意,我们可能会一败涂地,被吕不韦借田单来反咬我们一口。”

    滕翼道:“你说的正是我担心的问题,若吕不韦派出人马,护送田单往楚境与齐军会合,事势将非常棘手。”

    项少龙有成竹道:“记得我和二哥说过高陵君嬴傒与赵将庞暖暗中勾结吗?若我猜得不错,这两人应会在田猎这段时间内动叛变,那时吕不韦自顾不暇,怎还有空去理会田单,只要我们令田单觉得咸阳是天下间最危险的地方,他惟有立即溜往楚境,那时我们的机会到了。”

    说到这里,天色逐渐亮起来,两人却半点睡意都没有。

    项少龙长而起道:“不知如何?我心中很记挂嫣然她们,趁天色尚早,我到琴府去探望她们,二哥好应回去陪嫂子。”

    滕翼哂道:“你去便去!我还想思索一些事。”

    琴清在园内修理花草,见项少龙天尚未全亮,摸上门来,讶异地把工具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精致的铜盒子里,着下人拿回屋内,淡然道:“她们尚未起榻,听说项统领有夜睡的习惯,累得然妹等都惯了迟登榻,不若陪我走两步好吗?”

    项少龙难道可说不行吗?惟有陪她在花香满溢、处处奇花异卉的大花园里,漫步于穿林渡溪、连亭贯榭、纵横交错的小道上。鸟鸣蝉叫中,园内充满生机。

    琴清神色漠然地领路,带点责怪的口气道:“项统领头蓬乱、衣冠不整、肩带污渍,又两眼通红,满酒气,是否昨晚没有阖过眼呢?”

    项少龙倒没有想过这些问题,愕然道:“你只偷瞥我一眼,竟能看出这么多事来?”

    琴清别过俏脸,白他一眼道:“你这人用词既无礼又难听,谁偷瞥你?”

    项少龙听她嗔中带喜,知她并非真的怪责自己,苦笑道:“我现在的头脑仍不大清醒,唉!我这样子实不配来见琴太傅,免得我的酒臭,污染太傅的幽香。”

    琴清倏地止步,转过来,尚未有机会说话,宿酒未消,失魂落魄的项少龙撞入她怀里。两人齐声惊呼,往后退开。

    看俏脸火炙的琴清,项少龙手足无措道:“唉!真的对不起!是我糊涂!有没有撞痛你呢?”说这些话时,琴清酥充满弹跳力和软如绵絮的感觉,仍清晰未褪地留在他膛上。

    琴清狠狠横他一眼,回复淡然的样儿,轻轻道:“大家是无心之失,算了!不过旧帐却要和你计较,一个守礼的君子,怎能随便提及女儿家的体香呢?”

    项少龙搔头道:“我根本不是什么君子,亦没有兴趣做君子,坦白说!我真有点怕见琴太傅,因怕犯了无礼之罪,自己还不知道哩!”

    琴清俏脸沉下来,冷冷道:“是否因为怕见我,所以劝琴清到巴蜀去,好来个眼不见为净?”

    项少龙大感头痛,投降道:“只是说错一句话!琴太傅到现在仍不肯放过在下吗?不若我跪下叩头谢罪好了。”

    琴清大吃一惊,忙阻止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哼!你在耍无赖。”

    项少龙伸个懒腰,深吸一口气,离开小路,越过花丛,到附近一条小桥下的溪流旁,跪下来,用手掬起清水,痛快地敷上脸孔。

    琴清来到他后,皱起眉头看他粗放豪迈的动作,俏目却闪耀大感有趣的光芒。

    项少龙又用水拍湿头,胡乱拨几下,精神大振地站起来,仰望天上的蓝天白云,举手嚷道:“今天是我项少龙余下那半生开始的第一天,我定不可辜负它。”

    琴清细念两遍,终把握到他的意思,躯轻颤道:“难怪嫣然常说你是个深不可测的人,随口的一句话,都可启人深思,回味无穷。”

    项少龙灼灼的目光打量她一会,笑道:“想不到无意中竟得到与琴太傅一席话的机会,可惜我有要事赶去办,不过已心满意足。”

    琴清绽出一个罕有清甜亲切的笑容,柔声道:“是琴清的荣幸才对,其实我是有事想和项统领商量,统领可否再拨一些时间给琴清呢?”

    项少龙其实并没有什么迫切的事,只是怕对她久了,忍不住出言挑逗,惹来烦恼。琴清魅力之大,可不是说笑的一回事。现在看到她似有若无的动人神态,心中一,冲口而出逗她道:“原来是另有正事,我还以为琴太傅对我是特别一点。”

    琴清立时玉脸生霞,杏目圆瞪,嗔道:“项统领!你怎可以对琴清说轻薄话儿哩?”

    羞中的琴清,更是使人心动。项少龙虽有点悔意,又大感刺激。换了以前的琴清,听到这番话,必会掩耳疾走,以后不会再见他,但现在琴清似嗔还喜的神态,适足以挑起因昨夜的绪波动和失眠,仍是如在梦中的感觉。幸好尚有一丝理智,项少龙苦笑道:“琴太傅请勿生气,是我糊涂,致口没遮拦!”

    琴清平静下来,低声道:“昨天太后向我提及储妃的人选问题,还询问我意见。”

    项少龙清醒过来,微震道:“太后有什么想法?”

    琴清移前少许,到离他探手可及处俏生生立定,美目深注地道:“她说吕不韦力陈储君迎娶楚国小公主的诸般好处,可破东方六国合纵之势,只是因以鹿公徐先等为诸大臣的反对,才使她有点犹豫难决。”

    项少龙不自觉地朝她移近点,俯头细审她像不食人间烟火的清丽容颜,沉声道:“琴太傅给她什么意见呢?”

    琴清显然受不住他“侵略”的距离,挪后小半步,垂头轻轻道:“琴清对她说,政储君年纪虽小,但很有主意和见地,何不直接问他?”

    项少龙鼻端处满是由她躯传过来的芳香,神魂颠倒地再踏前半步,柔声道:“我猜太后定会拒绝去询问储君的意见。”

    琴清再退后少许,讶道:“你怎猜得到的?”

    项少龙忽然很想看到她受窘的羞嗔样子,不能控制地迫前少许,使两人间达致呼吸可闻的近距离,有点放肆地巡逡她因低垂头,由后衣领似天鹅般探出来优美修长的粉颈,轻轻道:“这叫作贼心虚,这些天来,她尽量避免面对政储君。”

    这回琴清再没有移后躲避,耳根却红透,低声道:“琴清最怕酒气哩!”

    项少龙一震下醒过来,抹一额冷汗,知道自己差点不自侵犯她,歉然退后两步,颓然道:“我还是告退好。”

    琴清抬起霞烧双颊的玉脸,美目闪动前所未有的异采,默默地凝视他,没有说话。

    项少龙立时招架不住,手足无措道:“嘿!琴太傅为何这样看我?”

    琴清“噗哧”笑道:“我想看看你为何话尚未说完,又像以前般嚷着要走?是否也是作贼心虚哩!”

    项少龙暗叫声“我的妈啊!”这与纪嫣然齐名的美女,不但丰姿独特、高贵优雅,最引人的却是她的内涵,每与她多接触一次,愈觉得她美丽人,难以自持。他今天晨早到这里来,是要借纪嫣然等的魅力来冲淡心中的伤痛,而潜意识中亦有点希望见到琴清,那是一种非常复杂和矛盾的心态。正如纪嫣然所说,琴清乃秦人高高在上的一个美丽的典范、玉洁冰清的象征,是沾惹不得的绝世佳人。但偏是她特别的地位和份,却使他有着偷吃果那无与伦比的兴奋和刺激。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那并不存在道德上的问题。琴清并非属于秦人,而是属于她自己。

    项少龙勉强压下内心的冲动,口上仍忍不住展开反击,潇洒地耸肩摆手道:“我尚未偷过任何东西,何来心虚的问题哩?”

    琴清显是控制绪的绝顶高手,回复止水不波的雅淡,若无其事道:“项统领问心无愧便成,怎样哩?你仍未表示对秦楚联婚的意见啊!”

    项少龙苦恼地道:“对这种事我不大在行,琴太傅可否点醒末将其中关键所在?”

    琴清嗔道:“你这人有时精明厉害得教人害怕,像是有先见之明的异能,有时却糊涂得可以。储妃的问题,自是关系重大,徐先王龁均属意鹿公的孙女鹿丹儿,好使未来的太子有纯正的血统,而吕不韦则蓄意破坏他们的愿望,因为他本并非秦人,故望能借此事来击破我们秦人心态上的堤防,项统领明白吗?”

    项少龙恍然大悟,说到底这仍是来自大秦的种族主义和排外的微妙绪,对他这“外人”来说,自是没有相干。但对秦人来说,却是代表秦族的坚持,及与吕不韦的斗争,一个不好,会使小盘陷进非常不利的处境。

    琴清叹道:“我劝太后切勿仓卒决定,至少要待一段子,看清形势,方可以定下储妃的人选。”

    项少龙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鹿丹儿确长得很美,却是头雌老虎,非常厉害。”

    琴清失笑道:“你终于遇上那批红粉兵团了。”

    项少龙苦笑道:“昨晚的事。”

    琴清白他一眼道:“你不是陪她们通宵达旦!”

    项少龙淡淡道:“我哪来的闲?”

    琴清低声道:“究竟生什么事故,昨夜嫣然独自一人在园内弄箫,箫音凄怨激愤,令人闻之泪。是否仍把琴清当作外人,不肯说出来让人家为你们分忧?”

    项少龙凄然道:“是因刚接到故人的噩耗,不过此事只有嫣然知晓,琴太傅……”

    琴清点头道:“明白!项统领要不要去看看嫣然她们呢?该起来了!”

    项少龙摇头道:“我想先回衙署打个转,若有时间再来看她们。”

    琴清道:“统领最好和政储君谈谈关于储妃的事,我相信他有能力作出最好的决定。”

    项少龙点头答应,告辞去了。心中却多添没法说出来的怅惘,其中又隐隐然夹杂难以形容的刺激和兴奋。

    无论是他自己又或琴清,均晓得两人正在一条“非常危险”的路上偷偷的走着,而双方都快没有自制的能力。

    项少龙回到都骑衙署,脑际仍充满对琴清的甜美回忆。亦在生着自己的气,不是打定主意再不涉足关吗?但偏在善柔噩耗传来,心恶劣、彻夜无眠、宿酒未醒这种最不适当的时候,反不自,有意无意地挑惹琴清,没来由之极。人确是难解的动物,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莫明其妙。假若琴清摆起一向的架子,直斥己非,那倒“相安无事”,偏是以贞洁美行名著天下的绝代佳人,也是神态暧昧。似嗔还喜、迎还拒。

    两人间现在那种微妙的关系,本已具有最强大的惑力。

    神思恍惚间,在大门处撞上荆俊,小子神秘地道:“三哥!昨夜钓到一条大鱼!”

    项少龙一呆道:“什么大鱼?”

    荆俊得意洋洋道:“你听过吕邦这人吗?”

    项少龙清醒了点,低声道:“是否吕不韦的人?”

    荆俊道:“不但是吕家贼子之一,还是吕雄的宝贝儿子,这家伙不知如何,看上人家美丽的妻,竟当街调戏,刚好徐先路过,才解了围。哪知这小子心有不甘,人家小夫妻已离城避开他,色鬼仍锲而不舍,漏夜率领十多名家将追出城去,截着人家,打伤了男的,正要对女的行,给我及时赶到,将他和一众从犯当场逮捕。哈!你说这条鱼够大吗?”

    项少龙讶道:“你怎能去得那样及时?”

    荆俊更是眉飞色舞,笑道:“全赖陶公的报组,知道此事立即通知小弟,我最清楚吕邦的格,他看上的东西,从不肯罢休。于是乎监视他,这小子果然给逮个正着。这回确是万分精采,秦人对之徒,刑法严峻,只要将吕邦解送都律所,他怎样都逃不了刑罚,最好给他来个阉刑,只要想想吕雄心痛的样子,可为倩公主她们稍出一口恶气。”

    项少龙思索半晌,问道:“现在吕邦等人被扣押在哪里,相国府的人知道这件事吗?”

    荆俊拉着他穿过衙堂,往后堂走去,兴奋地道:“昨夜我把有关人等,包括那对年轻夫妇,全部秘密送到这里来,吕邦和他的人给关在牢里。唉!不过却有个头痛的问题,这小子当然矢口不认,推得一干二净,最糟糕是那对受害的小夫妻,知道吕邦是相国府的人,慌了起来,不肯作证,只是求我放他们走,说以后再不想踏足咸阳城。”

    项少龙立即头痛起来,若没有人证,给吕邦反咬一口,可能会弄到得不偿失。问道:“二哥呢?”

    荆俊叹道:“他今早的心看来不佳,问吕邦没够两句,赏他一个耳光,现在去向小夫妻软硬兼施,真怕他忍不住揍人。”

    项少龙最明白滕翼现时的心,忙道:“先去看二哥。”

    加快脚步,随荆俊往扣押小夫妻的内堂走去。尚未跨过门槛,传来滕翼闷雷般的喝骂声,守在入门处的乌言著等人,一脸无奈的神色,不用说是到现在尚没有结果。项少龙步进等若办公室的内堂,与那对呆立在滕翼跟前的年轻夫妇打个照面,同时愕然。

    两人叫道:“恩公!”

    项少龙暗忖又会这么巧的,原来是那天赴图先约会,在市集遇到给恶汉追打的夫妇,当时项少龙不但给他们解围,还义赠他们一笔钱财。

    滕翼愕然道:“你们认识项大人吗?”

    项少龙诚恳地道:“这事迟点再说!贤夫妇差点为人所害,何故却不肯指证他们?岂非任由恶人逍遥法外,说不定很快又有别的人遭他们的毒手。”

    周良和妻对望一眼后,毅然道:“只要是恩公吩咐,愚夫妇纵使为此事送命,亦不会有半点犹豫。”

    滕翼大喜道:“两位放心,事后我们会派人送两位离去,保证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们。”

    项少龙淡然道:“最迟明天早上,贤伉俪应可远离险境。”

    就在这刻,他拟好对付吕雄的整个计划。赵倩等人之死,吕雄是主要帮凶之一,现既有此千载一时的报复良机,他肯放过吗?

    小盘听毕整件事,皱眉道:“犯事的只是吕邦,况且他又没有真的那妇女,只可将他重重打几杖,很难真的拿他怎样。”

    李斯笑道:“微臣看项统领内早有奇谋妙计!”

    项少龙失笑道:“想瞒过李大人确是难比登天,我现正安排把消息巧妙地传入他爹吕雄的耳内,骗吕雄说他的宝贝儿子犯了杀良家妇女的头等大罪,只要他急下闯进都骑衙署来要人,我或有方法教他入彀。”

    小盘深思熟虑地缓缓道:“吕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项少龙和李斯对望一眼,交换心中惊异之意。这政储君愈不简单,开始有自己的思考方式和见地。

    项少龙从容道:“此人是个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的庸材,自到秦国,以吕不韦之下吕族中的第二号人物自居,气焰迫人,据闻这次他虽当上都卫副统领,却是非常不服气给管中邪骑在头上,见到他也不肯致敬施礼。”

    小盘讶道:“项卿竟对相府的事如此清楚?”

    项少龙当然不会把与图先的关系抖露出来,轻描淡写道:“吕不韦可以收买我的人,臣下自不会对他客气。”

    小盘沉吟片晌,思索着道:“吕雄若是这么一个人,确是可以利用。”转向李斯道:“李卿家立即使人把吕不韦、鹿公、徐先、王龁、蒙骜、蔡泽、王绾等数人召入宫来议事,寡人务要令吕雄求助无门,好教他鲁莽行事。”

    李斯欣然领命去了。

    小盘待斋内剩下他和项少龙,露出兴奋之色道:“此事闹得愈大愈好,我可借此事立威,一杀吕不韦的气焰,贼最近得到太后的支持,趾高气扬,竟向太后进言,要正式把他策封为摄政大臣,确是无耻之尤。”

    项少龙皱眉道:“太后怎么说呢?”

    小盘忿然道:“太后给嫪毐迷得神魂颠倒,除在师傅的事上不肯让步外,对他总是言听计从,曾两次找我去说话,唉!为了这事,我两晚睡不安寝。”

    项少龙想起在电影里的吕不韦,人称“仲父”。“仲”喻指的是秋时齐国的一代贤相管仲,又含有是另一个父亲的意思,乃吕不韦自比贤如管仲、又俨然以储君父亲份自居之意。忍不住笑起来道:“那不如给他打个折扣,只封他为仲父,顺便害害他。”

    小盘精神大振,连忙追问。

    项少龙道:“此事必须在滴血认亲后方可进行,否则会招来反效果。”

    于是把“仲父”的喻意说出来,又解释称谓的另一个意思。

    小盘皱眉道:“我岂非认贼作父吗?”

    项少龙轻松地道:“不外是个虚衔,全无实质的权力,却有两个好处。先是安贼的心,教他难以提出更狂妄的要求;另一方面却可使鹿公等对他更是不满,由于有滴血认亲如山铁证,鹿公等大臣只会认为是吕不韦硬把自己捧作‘假王父’,使他更是位高势危,没有好子过。”

    小盘大讶道:“师傅为何竟能随意想出这么特别的名衔?”

    项少龙有点尴尬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名词。”

    小盘看他好一会,徐徐道:“此事待我想想,师傅啊!我并非不采纳你的意见,只因事关重大,还该听听李斯的想法。”

    项少龙欣然道:“储君开始有自己的灼见,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会不高兴?看着你长大成人,已是我最大的欣慰。”起立告退道:“吕雄应接到消息,我该回去应付他。”

    小盘站起来,有点难以启齿地低声道:“师傅可否见见母后,只有你可使母后脱离嫪毐的控制。”

    项少龙苦笑道:“看看怎办!”

    刚离开斋,立即给昌文君截着,这家伙道:“少龙先原谅我泄露你行踪的过错,舍妹正在宫门处候你,嘿!你该知她不会有什么好事做出来的。”

    项少龙急着赶回都骑署对付吕雄,闻言吓一跳,道:“我只好由别处溜走。”

    这次轮到昌文君吃惊,道:“万勿如此,那样她会知是我泄露她的事,你还是去敷衍敷衍她!当是卖个人给我,今晚我来找你去喝酒,以作赎罪。”

    项少龙失笑道:“我听过有对子女二十四孝的老爹,似你般对妹子二十四孝的亲兄,从所未闻也。”

    昌文君以苦笑回报,低声道:“我看舍妹对少龙很有好感,当然哩!她嘴上不肯承认,但只要看到她昨晚见过你后兴奋雀跃的样子,便瞒不过她哥哥我一对锐利的眼睛。哈!她算不错!”

    项少龙摇头苦笑道:“莫要说笑,先让我去看她又有什么耍弄我的手段。”

    两人谈笑着往正宫门走去,穿廊过,转入正门广场前,昌文君溜掉,项少龙硬起头皮往正守待他的十八铁卫走过去,隔远看到嬴盈和鹿丹儿两个刁蛮秦女,正在试骑他的骑疾风,旁边乌舒等铁卫拿她们没有半点办法。

    嬴盈隔远看到他,一抽马缰,朝他奔来,笑意盈盈地道:“项将军你好,我们姊妹不服气,又来找你较量。”

    看她刁蛮可、充满青活力的人样儿,项少龙真想跳上马背,箍着她的小蛮腰,靠贴香背,绕城痛快地驰上一个大圈,可惜此事只可在脑中想想,苦笑道:“这事何时才完结呢?”

    疾风在他旁停下,伸长马颈,把头凑过来和他亲

    项少龙怜地搂拍疾风,拉着它和马上的嬴盈朝鹿丹儿等人走去,苦笑道:“我认输投降好了,大小姐可否高抬贵手,放过在下。”

    嬴盈不悦道:“哪有这么无赖的,项少龙你是否男子汉大丈夫?我不管你,快随我们到城外去先比骑术,再比其他的。”

    鹿丹儿笑着迎上来道:“是否又多个胆怯没用的家伙哩!”

    项少龙为之气结,忽地心中一动道:“算我怕你们,比什么都可以,但我要先返衙署,处理一些事后,才陪你们玩耍。”

    嬴盈矫捷地跳下马来,嗔道:“谁要和你玩耍?只是见你还勉强像点样儿,本姑娘才有兴趣秤秤你的斤两。”

    鹿丹儿接口道:“男人都是这样,给点颜色当作大红,嘿!臭美的!”

    项少龙摆出毫不在乎的高姿态道:“不让我回去衙署便拉倒,你们不稀罕就算。”

    两女失声道:“稀罕?”

    大笑声中,项少龙跃上马背,大嚷道:“不管你们要怎样也好!弟兄们,我们回署去了。”

    轻夹疾风,箭般往大门驰去。

    项少龙和两个刁蛮女跳下马来,无不感受到衙署内有股特别的气氛。

    大堂处挤满都骑军,人人脸露愤慨之色,堂内隐约传来喝骂的吵声。

    项少龙心中暗喜,领两女往大门举步走去,挤在入口处往里望的都骑军,见项少龙回来,忙让出路来,有人低声道:“统领,都卫的人来闹事。”

    “统领大人到”的声音响起,项少龙在开始感到有趣的两女陪伴下,昂然进入大堂。堂内壁垒分明。一端是以滕荆两人为的十多个都骑军高级将领,另一边则是吕雄和二十多名都卫亲兵。

    项少龙使个眼色,乌舒等十八铁卫扇形散开,堵截吕雄等人的后方。

    吕雄头也不回,冷笑道:“可以说话的人终于回来。”

    这句话配合吕雄的神态姿势,可看出他不但不将项少龙当作高上两级的上司,甚至乎根本不把他放在眼内。

    嬴盈对秦**制相当熟知,把小嘴凑到项少龙耳旁低声道:“都卫不是你辖下的人吗?”

    给她如兰的芳香口气吹进耳内,又痒又舒服,项少龙柔声道:“你两个乖乖留在这里,不要让他们知道,好给我作个见证。”

    两女更是兴奋,并不计较项少龙吩咐的口吻,挤在入门处看闹。布置妥当,项少龙来到滕荆两人中间,对着脸如火炭般的吕雄故作惊奇道:“吕大人口中那个‘可以说话的人’,未知指的是何人?”

    滕翼和荆俊为挑起他的怒火,故意哄笑起来,其他都骑军应声附和。

    吕雄眼中闪过充满杀机的怒火,一字一字地道:“指的当然是项统领,你不是可以话事的人吗?”

    项少龙目光一凝,毫不留喝道:“好大胆!”

    堂内的细语和笑声,立时敛去,变得鸦雀无声,气氛更趋紧张。吕雄想不到项少龙竟敢对自己这个相府红人如此不客气,脸色大变,但又知自己确是说错话,逾越份,一时间失去方寸,不知如何应付。

    项少龙淡淡道:“吕雄你见到本将军,不施军礼,已是不敬,还口出狂言,没有上下尊卑,是否知罪?”

    吕雄自有他的一,傲然冷笑道:“统领若认为我吕雄犯错,大可向吕相投诉。”

    在场的都骑将士,全体哗然。

    荆俊嬉皮笑脸道:“异吕雄你若被派往沙场,是否亦只听吕相一人的话,只有他才能管你呢?或事事派人回咸阳找吕相评理?”

    都骑军又出一阵哄笑,夹杂嬴盈和鹿丹儿的笑声。

    吕雄被人连翻哂笑,面子哪挂得住,勃然大怒道:“荆俊你算什么东西,竟敢……”

    滕翼截断他哂道:“他若不算东西,你更不算东西,大家是副统领,说起来荆副统领还比你要高上半级。”

    这些话出来,登时又是哄堂大笑,两女竟然鼓掌叫好,一副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吕雄和他的手下们的脸色更难看。

    项少龙不容他有喘息定神的机会,大喝道:“吕雄你太放肆,给我跪下!”

    堂内外处双方近七十人,立时静下来,屏息以待。

    吕雄愕然退后一步,声色俱厉道:“项少龙你莫要迫人太甚?”

    滕翼知是时候,下令道:“人来,给项统领把违令狂徒拿下!”

    众都骑军早摩拳擦掌,登时扑出十多人来。

    吕雄目的本是来要回被扣押的宝贝儿子,岂知在项少龙等蓄意挑惹下,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里,兼又一向恃着大靠山吕不韦,看不起任何人,此时怎容给人当犯人般拿着,“锵!”的一声拔出佩剑,失理智的狂嚷道:“谁敢动手?”

    他的随从都是来自吕族的亲兵,平时横行霸道,心想有吕不韦作后盾,哪怕你小小一个都骑统领,全体亮出兵器,布阵环护吕雄。

    项少龙与滕荆两人交换个眼色,先喝止不知应否动手的都骑兵,摇头叹道:“吕副统领若不立刻放下手中兵器,跪地受缚,休怪我手下不留。”

    吕雄狞笑道:“你能拿我怎样?”

    项少龙从容一笑,打出手势。十八铁卫敏捷一致地解下背上的弩弓,装上劲箭,抢往战略的位置,瞄准敌人,把吕雄一众硬迫往一边墙壁。

    到退无可退,吕雄醒觉过来,喝止手下们示弱的行为,厉声道:“项少龙!你是什么意思?”

    荆俊怪笑道:“你手上的长剑是什么意思,我们手上的弩箭就是那种意思,你说是什么意思?”

    由于气氛有若箭在弦上,一触即,没有人敢弄出任何声音来,只有嬴盈和鹿丹儿两女哪理得这么多,给荆俊的语调说话逗得“噗哧”笑。

    现在吕雄当然察觉到她们的存在,往入门处望去,沉声道:“两个女娃儿是谁?”

    其中一个都骑军的校尉官叱喝道:“竟不识两位鼎鼎有名的女英雄嬴盈小姐和鹿丹儿小姐芳驾,吕雄你当什么都卫副统领。”

    吕雄总算有点小聪明,闻言脸色剧变,大感不对劲。若没有都骑军以外的人在场,无论他犯什么错误,事后总可推个一干二净,现在当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项少龙鉴貌辨色,知他生出退缩之意,岂容他有反悔机会,大喝道:“吕雄你若不立即弃剑下跪,我会教你后悔莫及!”

    他始终坚持吕雄下跪认错,是要教他难以接受。

    吕雄犹豫片晌,尚未有机会答话,项少龙下令道:“脚!”

    机括声响,十八枝弩箭电而出。

    在这种距离和室内的环境里,根本避无可避,吕雄的手下登时倒下十八个人,给劲箭透穿大腿。弩箭再次上弦架好。

    吕雄虽没有受伤,不过锐气全消,更怕项少龙公报私仇,愤然掷下长剑,厉声道:“算你狠!我倒要看你怎样向吕相交待。”

    他后七名尚未受伤的手下,纷纷弃剑投降。嬴盈和鹿丹儿想不到项少龙真敢痛下辣手,看呆美丽的大眼睛。项少龙打个手势,都骑军拥上去,把吕雄等八个没有受伤的人绑个结实,硬迫他们跪下来。在咸阳城里,都骑军一向自视高于都卫军,怎受得闲气。项少龙这种敢作敢为的手段,正大快他们心怀。

    项少龙不理倒在血泊里呻吟的人,来到吕雄面前,淡淡道:“吕副统领,这是何苦来由?令郎只不过是打伤个人,为何要闹得动刀动枪的?”

    吕雄剧震抬头,失声道:“什么?”

    项少龙柔声道:“你听不清楚吗?不过什么都没有关系。现在我和你到吕相处评评理,看看是谁不分尊卑?是谁以下犯上?”

    吕雄脸上血色尽退,刹那间,他知道一时不慎下,掉进项少龙精心设计的陷阱里。

    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寻秦记(黄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