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 章 成败关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黄易 书名:寻秦记(黄易)
    ))

    只有打破男女间的隔阂,他始有机会减低赵穆对她的控制,那有点像与赵雅的关系相似。这些宫廷的骄贵妇女,一切无缺,但正因物质太过丰足,无不感到心灵空虚,若自己能弥补她这方面的缺陷,等若征服她的芳心,做起事来有天壤云泥之别,虽说有欺骗成份,但对方何尝不是以色相手段媚惑他。对他来说,这只是另一个战场。不旋踵,晶王后烈地反应。项少龙火大盛,尤其想起她贵为一国之后至高无上的份。但亦知她因精神饱受创伤,不宜之过急,吻得两人均喘不过气来之时,低声道:“晶后知否武城君与田单和赵穆勾结?”

    双手仍紧缠着对方的晶王后躯剧震,凤目内火一扫而清,瞪着他失声道:“什么?”

    项少龙搂她的手紧一紧,柔声道:“晶后太低估田单和赵穆,你以为他们想不到太子登位后,权力全集中到你手上吗?设而处,谁都知你不会蠢得自毁城墙,毁掉李牧和廉颇两根国家支柱,那时田单等岂非白辛苦一场。正因他们另有谋,故而可以把握十足的从中得利。”

    两人虽仍保持在肢体交缠的状态里,但晶王后立时完全回复清醒,冷静地道:“这个消息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项少龙打醒精神道:“田单由第一次见我开始,一直想收买我,自晶后有意提拔鄙人作城守,鄙人找田单密谈,假作想效忠于他,看他有什么谋,由他处得悉秘密。”

    晶王后眼中出锐利的光芒,目不转睛地凝视他,项少龙一点不让回望。这美女带点嘲讽的口气道:“想不到董马痴这么懂骗人,噢……”

    原来又给项少龙封着小嘴。

    此回项少龙是浅尝即止,豪气干云地道:“为了晶后,骗骗人有什么打紧。但董某却有一事不解,大王体这么差,怕没有多少时,晶后为何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不是胜似行此险着?”

    晶王后给他吻得浑体软,喘着气道:“再等几年,赵国怕要在这蠢人的手中亡掉。”

    项少龙恍然大悟,原来她有此想法,难怪肯与赵穆合作。

    晶王后带点哀求的语气道:“放开人家行吗?还有很多事要和你商量哩!”

    项少龙暗忖一不做二不休,若不趁此机会征服她,以后只怕良机不再,正要乘势猛攻,宫娥的声音由楼梯处传上来道:“内侍长吉光来报,大王在内廷接见董将军。”

    两人作贼心虚,骇然分开。

    晶王后勉强收摄心神应道:“董将军立即来,教他稍等一会。”白他一眼,低声道:“刚才的事,千万不要让大王知道,黄昏时到韩闯那里,我有要事和你商量。”

    项少龙想不到飞到唇边的赵国王后仍无缘一尝,大叫可惜,怅然离去。

    内侍长吉光伴着他朝内廷那幢巍峨的建筑物走去,低声道:“大王刚睡醒,听得将军候见,立即命小人请将军。”

    项少龙知他为自己瞒着到晶王后处一事,连忙表示感激。

    吉光道:“现在宫内上下无不敬重董将军,若非将军迅拿到凶徒,我们不知还有多少人要遭殃。”

    项少龙谦虚两句,乘机问道:“宫内卫里除成将军外,谁人最可以管事?”

    吉光听到成胥之名,露出不屑的神色,答道:“当然是带兵卫赵令偏将,他资历声望均胜过成将军,只是不懂得逢迎郭大夫,故而没有被重用。”

    项少龙想不到他肯交浅言深,讶然望向他,点头道:“内侍长你很够胆色。”

    吉光哂道:“小人只是看人来说话,谁不知现在邯郸城内,董马痴不畏权势,英雄了得。我大赵若再多几个像董将军般的人,何惧虎狼强秦。”

    项少龙拍拍他肩头,道:“内侍长这朋友我董匡交定了,这两天可能还有事请你帮忙。”

    言罢跨过门坎,经过守立两旁的卫,入内廷见孝成去也。

    行罢君臣之礼,分上下坐好,不待他说话,孝成吩咐侍卫退往远处,低声道:“效忠的事是否有眉目?”

    项少龙细看他脸容,虽疲倦了点,却不若想象中那么差劲,应道:“侯府的保安忽然大幅增强,田单又送他十多头受过训练、眼耳鼻均特别灵敏的猛犬。除非强攻入府,否则实在无计可施。若我猜得不错,或是有人把消息漏出去,赵穆对我开始起疑。”

    孝成愕然片晌,露出思索的神色,好一会道:“知道此事的只有寥寥数人,寡人又曾严令他们守秘,谁敢违背寡人的旨意?”

    项少龙道:“或者是我的多疑,赵穆只因形势紧,适在此时加强防卫。”

    孝成神色数变,沉声道:“大将军还有几天便回来,赵穆若要作反,必须在几天内行事,董将军有没有收到什么风声?”

    项少龙道:“他曾透露须借齐人之力成事,如此看来,他应有一完整计划,让齐人可轻易潜进城来,噢!不妥!”

    孝成大吃一惊道:“董卿家想起什么事?”

    项少龙想到的是赵明雄这内,有他掩护,要弄条穿过城墙底的地道应非难事,难怪当赵穆等“以为”他背叛他们,仍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此事真的大大不妙。虽想到这点,却不敢说出口来,胡诌道:“照我看赵穆今晚会动连串袭击行动,好杀害反对他的大臣将领,扰乱军民之心,鄙人定要作好准备。”

    这亦是大有可能的事,想到这里,他更是坐立不安,但话未说完,不敢贸然告退。

    孝成脸色转白,骇然道:“先制人!现在顾不得那么多,董卿家立即调动人马,把赵穆擒杀,他不仁我不义,谁也不能怪寡人无。”

    项少龙虽心焦如焚,仍不得不耐着子解释道:“大王所言甚是,实在是最直接了当的方法,问题是到现在我们仍不知城卫和卫里有多少人是党,假若赵穆收到风声,反先动起手来,加上田单李园里应外合,胜败仍是未知之数。今天赵穆给我引见巨子严平,只是这批精擅攻防之道的墨氏行者可教我们非常头痛,加上赵穆的数千家将,形势并不乐观。”

    听得田单、李园、严平这些名字,孝成脸若死灰,手足无措地责道:“难道我们这样呆待他们起兵作反吗?”

    项少龙暗忖赵穆的势力根本是你本人一手培养出来的,现在却来怪我,冷静地分析道:“鄙人虽当上城守之位,但只是负责例行的城防之责,既不能调兵遣将,亦无权调动驻扎城外的兵马。假若大王赐鄙人军符,鄙人可全面加强城防,把兵马集中城内,各处城门要道均换上鄙人相信得过的人看守,那我们便不惧城外的齐军,说不定还可以顺手宰掉田单和李园。”

    孝成沉吟片晌,颤声道:“田单李园分为齐楚重臣,在我和廉李两位大将军商量过此事前,万勿轻举妄动。”

    项少龙暗叫可惜,知他只是托词,更明白晶王后为何指他是会亡国的昏君,成大事哪能畏畏尾,出尔反尔。

    孝成霍地起立道:“好!寡人立即赐你军符,俾可全权行事。”

    项少龙忙叩头谢恩。

    此时他对赵国之君的仇恨已非常淡薄,代之而起是怜悯和叹息。

    项少龙匆匆返回指挥所,荆俊刚由城外赶回来,正与滕翼在议事厅密谈。

    滕翼脸色凝重,见到他回来道:“三弟先听小俊的报告。”

    项少龙本以为荆俊溜去陪他美丽可的小村姑,原来是辛勤工作,喜道:“让我看小俊有什么成绩?”

    荆俊兴奋地掏出一卷帛图,摊开在几上,上面画着齐军布营的形势图,虽简陋一点,但何处是高山,何处是丛林,一目了然。

    滕翼玩味半晌后赞道:“旦楚不愧齐国名将,只看他依着后面的高山,分两处高地扎营,可知他确有真材实学。”指着中间主营后的瀑布道:“设营最紧要有水源,现在他们霸着源头……”手往下移,来到三处营帐间的草原和丛林处续道:“又有草可供战马食用,若再在树林中有适当布置,尽管军力比他们强上数倍,要攻陷他们仍是非常困难,营侧的乱石堆作用更大,可攻可守,旦楚真不简单,我们万勿轻敌。”

    项少龙道:“有没有现地道那类的东西?”

    荆俊得意地道:“这却没有,但我曾问过附近的猎民,他们说营后这座山叫背风山,刚好挡着北方吹来的冷风,扎营处有个深进山内的天然石洞,出口在山侧密林,于是我摸到那里一看,果然有齐人防守,难怪驻在附近的一些赵兵毫无所觉。”

    滕翼指着山侧的密林道:“是否指这里,你入林看过没有?”

    荆俊道:“正是这里,这片树林连绵十多里,延展至离邯郸城西北角五里远近,若不知洞一事,给人来到城边仍懵然不知。”

    项少龙长而起,道:“来!我们到城墙看看,总胜过在纸上谈兵。”

    三人登上北城墙的哨楼,守兵们肃然致敬,负责这里的裨将陈式连忙赶来,听候吩咐。项少龙装作若无其事地巡视一番,找个借口遣开陈式,低声向两人道:“若只靠内开门迎入城内,终是有点不妥当,因为城卫中大部份均是忠心的人。兼且齐人在军力上终是稍嫌薄弱,这样万多人挤着进来,既费时失事,若惹得城外的驻军来个内外夹击,对齐军更是不妙,所以齐人当有秘密潜进城内的方法,那时只要守稳几个战略据点,再攻入王宫,邯郸城将在田单的控制之下。”

    滕翼动容道:“三弟之言甚有道理,这么强来,将激起邯郸军民义愤,誓死抵抗,区区万多齐军实难讨好。”

    荆俊道:“若我是田单,可把手下扮成赵人,换上卫的服装,只要配合赵穆,推说郭开成胥起兵叛变,再由赵穆和晶王后出面镇压大局,那时孝成已死,三哥又是他们的人,还怕其它人不乖乖听话吗?”

    滕翼霍然动容。

    项少龙凝望城外远处那片密林,淡淡道:“田单绝不会蠢得心玉成赵穆和晶王后的好事,更不会相信我董马痴,只要他能利用赵穆入城,第一个要对付的人是我,然后轮到赵穆、晶后和太子。猝不及防下,城外的驻君赶不及回防,他确有控制大局的本领。军心散乱下,加上邯郸城卫一半是老弱残兵,根本没有顽抗之力。”

    滕翼皱眉道:“但他凭什么可长期占领邯郸?李牧回来肯放过他吗?”

    项少龙把对武城君的猜测道出,道:“出头的将是武城君,只须由他率领手下和齐人假扮的赵军,充作勤王之师,干掉赵穆尚可振振有词地把杀死孝成晶后与太子的事一股脑儿推在上。纵使李牧回来,但武城君早登上宝座,又有齐楚在背后撑腰,李牧亦难有作为。假若赵国内乱,田单还出师有名,索率大军来攻城略地,那时廉颇被燕人牵制,李牧独力难支下,亡赵绝非难事,田单将可完成梦想。”

    夕阳西下,在辽阔的草林山岭上散千万道霞彩。

    滕翼呼出一口气道:“幸好我们猜出其中的关键,否则必然一败涂地,到地府仍不知是什么一回事。”回头指着城内一座建筑物道:“那是北城的城卫所,乃赵明雄的大本营,若我所料不差,里面必有通往城外的地道,此事不如交由小俊负责,探清楚出入口的所在。”又向项少龙道:“军符拿到手没有?”

    项少龙一拍腰囊,欣然道:“军符诏,全在这里,便让我们秘密调兵遣将,与田单赵穆等一决雌雄,说不定他们今晚就会动手哩!”

    滕翼摇头道:“我看地道仍在夜赶工中,尤其他们挖地道时必是小心翼翼,不敢弄出任何声响,免致不达,否则何须拖延时,因为愈可早控制邯郸,愈能应付李牧,所以只要准确计算出地道完成的子,将可把握到他们动手的时间。”

    荆俊低声警告道:“小心!有人来!”

    赵明雄的声音在后登上城楼的石阶处传来道:“末将参见城守,不知城守此来,有何嘱咐?”

    项少龙笑道:“大王刚把军符交予本人,重任在,所以四处巡逻,看看可如何加强城防。”

    赵明雄知他兵符到手,脸上露出喜色道:“有什么用得着末将的地方,尽管吩咐。”

    项少龙把烫手的山芋推给滕翼,闲聊两句,与荆俊离开。下城后,荆俊趁黑去查地道的事,他则赶往韩闯处与晶王后见面。现在双方均与时间竞赛,谁能早一步布好陷阱,哪一方便可得胜,此回韩闯没有把他带往内宅,改由左侧穿过花园,经过后园信陵君手下藏的粮仓,到达一间似是放置农具杂物的小屋前。

    项少龙大讶道:“晶后怎会在这种地方见我?”

    韩闯高深莫测地笑笑,道:“董将军进去自会明白一切。”

    木门倏地张开,里面灯光暗淡,人影幢幢。项少龙戒心大起,提高警觉跨入门坎去,晶王后赫然在内,四周散布她的亲卫和韩闯的心腹手下。在灯火照耀下,一个昏迷不醒,衣衫满是血污的人给捆缚双手吊在屋中,头脸伤痕累累,体有被烧灼过的痕迹,显是给人刚施过酷刑。

    晶王后头也不回,冷冷道:“除侯爷和董将军外,其它人给我退出去。”

    其它人纷纷离开。

    晶王后淡淡道:“董将军,你知他是谁吗?”

    项少龙移到她旁,摇头道:“是什么人?”

    后面韩闯插入道:“他是武城君的家将,前天到达邯郸,押送来一批供郭纵铸造兵器的铜矿。”

    项少龙心中恍然,压下心中的怜悯,沉声道:“问出什么来吗?”心脏不由霍霍狂跳,假若此人矢口不认,那就糟透。

    晶王后倏地叹道:“董将军说得不错,武城君这蠢材确是不知自,勾结田单,谋作反。”

    项少龙暗中松一口气,暗赞自己的运气。

    韩闯道:“起始时他还矢门否认,但我们却诳他说有人亲眼在齐人营地里见到武城君,他终于俯招供。”

    项少龙刚放下的心,又提上半天,皱眉道:“这样做不怕打草惊蛇吗?他还有其它随从哩。”

    晶王后声音转柔,别过头来瞧他,秀眸充盈着感激,轻轻道:“我们会安排他似是临阵退缩,不敢参加叛变,悄悄逃走。董匡!本后以后应怎办哩?”

    韩闯道:“王姊和董将军先回内宅,这里的事由我处理。”

    项少龙知他要杀人灭口,暗叹一声,陪晶王后返回宅内去。到了上次会面的小厅,亲卫守在门外,还为他们关上厅门。晶王后脸寒如水,在厅心处站定。项少龙来到地后,贴上地香背,伸出有力的手,紧搂她小腹。

    晶王后呻吟一声,玉容解冻,软靠入他怀里幽幽道:“董匡!你会骗我吗?”

    项少龙体会出她的心境,先后两个男人,信陵君和赵穆都欺骗她,使她对自己完全失去信心。其实武城君的事,赵穆都给蒙在鼓里,只是在如此况下,晶王后哪能分辨,只好深信项少龙的谎话不疑。

    晶王后表现出她女柔弱的一面,轻轻道:“亲我!”

    项少龙哪还客气,吻后,晶王后似稍回复平时的坚强,离开他的怀抱,拉他到一角坐下,沉声道:“他们准备怎样对付我们母子?应否把此事告诉大王?”

    项少龙沉吟半晌,把复杂无比的事大约理出一个头绪,摇头道:“若要告诉他,应在向武城君的家将施刑之前,何况大王知否此事并没有分别。若有风声漏到赵穆处,更是有害无利。惟今之计,是先把握田单和赵穆的谋,觑准他们动手的时间,予他们迎头痛击,一举把叛党清除。”

    晶王后垂下头去,轻轻道:“听你的语气,像很清楚人家和赵穆的关系似的。”

    项少龙探手过去,捉着她的柔荑,温柔地道:“什么事都不要多想,晶后装作一切如旧,与赵穆继续合作,其它的事交给我董匡去办。”

    晶王后担心地道:“你有把握应付田单吗?我从未见过比他更沉厉害的人。若我是他,第一个要杀的人是你。”

    项少龙微笑道:“到这一刻,鄙人次感到晶后真的关心我。”

    晶王后俏脸微红,横他一眼后站起来道:“我会通过吉光和你保持联系,他与赵穆和郭开两方的人都没有关系,对太子最忠心,是个靠得住的人。”

    项少龙知她不宜久留,而自己更是诸事缠,道:“我先走一步,若赵穆有任何消息,就算看似无关痛痒的事,最好通知我一声。”

    晶王后把躯挨入他怀里,柔声道:“你是否急得到那批效忠的名单?说不定我有方法看到。赵穆向天借胆,现在尚不敢开罪我。”

    项少龙轻拥她一下,亲个嘴儿道:“那我更有把握,你信任董匡吗?”

    晶王后微微点头,项少龙欣然去了,能否争取到晶王后到他这方来,实是成败的关键。

    还未回到指挥所,半路给蒲布截着,随行的还有十多名侯府的武士,两人只能打个眼色,往见赵穆。项少龙心知肚明在两天内田单和赵穆必会动手,所以急于安排一切,只不知赵穆对自己的信任究竟增加至什么程度而已。入府后项少龙细心留意,果现有严平的人混杂府卫里,这些人麻布葛衣、赤脚,非常易认。暗忖若非自己当上城守,又成为孝成的心腹、晶王后的半个人,单凭手上的力量,正面硬碰硬确非赵穆对手,不住心叫侥幸。

    赵穆亲自出迎,把他领入密室,面有喜色道:“孝成颁下诏告,把另一半军符赐予你,许你全权调动兵马,加强城防。”

    项少龙谦虚道:“全赖侯爷洪福齐天,鄙人幸不辱命。”

    赵穆道:“事不宜迟,李牧几天内便到,我们要先制人,否则错失良机。”

    项少龙道:“全听侯爷指示。”

    赵穆嘴角掠过一丝冷的笑意,淡淡道:“郭开和成胥正密切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希望能找到你的把柄……”

    项少龙故意道:“不若就由我对付他们,保证干净利落,一个不留。”

    赵穆道:“我还有更重要的事须你去完成,我始终信不过田单。”

    项少龙愕然道:“侯爷不是着我打开城门,让齐人入城助阵吗?”

    赵穆道:“田单要我事成后把武城、观津、武遂、武恒、徐州、扶柳六个大河之东的大邑割让给他,这条件怎能接受?所以我决定独力行事,有你助我,有否田单并不是问题。”

    项少龙弄不清楚这番话孰真孰假,皱眉道:“城卫里除去老弱妇孺,可用之兵只在万人之众,还不是每个均肯为我们卖命,怎样应付成胥的卫军呢?”

    赵穆道:“要弄死孝成,尽有各种方法,这方面由我负责。现在我要你借调动兵将之便,把主力移往城外监视齐人,其它人我都信不过,你须和龙善两人亲自负责此事。”

    项少龙心内冷笑,明白赵穆始终对自己不是推心置腹,只是在利用自己。点头道:“侯爷吩咐,鄙人自然遵从,可是若我这样离城,会惹人怀疑,城中的守兵靠谁指挥呢?”

    赵穆笑道:“我早给你找到借口,就是我会找人假扮项少龙在附近现,那你可大条道理追出去缉凶。况且只是一晚的事,天明时孝成早归天哩。”接续道:“至于城内的事,即管交给那个赵明雄,他是赵雅和李牧的人,与郭开和成胥的关系更不错。你们既往城外,他自可名正言顺暂代你的职责,谁都不会为此怀疑的。”

    项少龙暗叫厉害,若非知道赵明雄的真正份,又探出齐人有秘密通道,说不定真会堕进赵穆的陷阱中。这样看来,打开始赵穆便对自己不安好心,又或是自己行事的作风惹起对方的疑虑,这贼一直在利用他。

    赵穆再压低声音笑道:“孝成有事时若你不在场,你更不会被人怀疑。”

    项少龙皱眉道:“你有把握控制晶王后吗?”

    赵穆点头赞道:“你的思虑确是精密,晶后为本利益,不得不和我合作,毒杀孝成将由她亲自下手,我则负责杀死郭开和成胥,换上我们的人,那时谁还敢与我赵穆作对。”

    敲门声响。

    赵穆不悦道:“谁敢在这时候来烦我。”

    项少龙道:“定是有急事要禀上侯爷的。”过去把门拉开。

    赵穆的一名手下匆匆来到赵穆旁低声说了两句话,贼愕然半晌,蓦地站起来道:“一切依照我的话去做,董将军先回去!”

    项少龙离开侯府,仍是一头雾水,不知何事须赵穆要立即去应付。

    项少龙回到指挥所,肚子响叫,记起晚饭尚未有着落,告诉滕翼,要他使人弄饭祭祀五脏庙。

    滕翼拉着他往大门走去道:“三弟多捱饿片刻,你的夫人们几次派人来催你回去。顺带提醒你,由现在到明晚,最紧要小心饮食,假若给赵穆下毒害死,才冤枉呢。我已着人特别留意食水,又把塘鱼放进井内测试,小心点总是好的。”

    项少龙听得心中懔然,点头答应,顺口问道:“小俊是否有消息?”

    滕翼道:“没有人比小俊更有资格作探子,不到两个时辰,就把地道找出来,一端确是在赵明雄的大本营里,另一端则在北城墙之旁,长约三十丈,两端打通,现正在以木板和撑柱作固土的最后工夫,明晚应可派上用场。”

    两人来到广场,自有人牵马过来。上马后,近五百名亲卫拥着他们开出大闸,声势浩大。

    项少龙见随从里只有十多人是精兵团的兄弟,愕然道:“这批人是怎样拣来的?”

    滕翼笑道:“我把自己兄弟安插到各个岗位去,好能控制城卫的主力。这批人则是由各单位精挑出来,当然避开与赵明雄有关系的人,亦查过他们的出,应该没有大问题。现在邯郸危机四伏,加强实力是必须的。”

    项少龙低声说出赵穆的事,滕翼道:“有这么准确的报,要应付田单和赵穆绝非难事,难的只是如何杀死田单,活擒赵穆,再从容逃回咸阳,最考验功夫。”

    项少龙叹道:“我们实在没有能力同时完成两件事,田单是不会亲自参与行动,孝成这昏君临阵退缩,更明令我不准碰李园和田单,明晚的行动,必须有孝成的合作才行,否则敌我难分下,会闹出岔子。”

    滕翼点头同意道:“我明白三弟的难处,幸好尚有一晚时间,可以从详计议,小俊现正监视地道的况,若有异样,可立即作出迅的反应。其它地方我派人查过,北墙的地道应是唯一的入口,不过敌人若要由此潜入城来,无论行动如何快捷,就算有几个时辰,顶多只能得三、四千人通过秘道,只要我们不让赵穆的人与齐人会合,我有把握尽歼潜进来的齐人。”

    项少龙欣然道:“若非有二哥打点,我要手足无措哩!”

    谈谈说说,返抵行府。踏入内堂,赫然觉赵雅和纪嫣然芳驾全在,正和赵致、善柔姊妹说话。

    众女见他进来,眼光盯上他。

    赵致道:“滕二哥呢?”

    项少龙坐到赵雅和纪嫣然之间,答道:“他去安置人手,在外府各处布防,免得给觊觎我致姑娘美色的狂蜂浪蝶闯进来采摘这朵鲜花。”

    众女听他说得新鲜有趣,蜂蝶采花更是生动逗人,哄笑起来,一扫离愁别绪的压人气氛。

    项少龙惴然望向纪嫣然道:“嫣然知道哩?”

    纪嫣然玉脸一寒道:“龙阳君若够胆跟着我,本姑娘一剑把他杀掉。”

    善柔问道:“要不要再去偷效忠?”

    赵雅道:“武城君的事证实了吗?那女人是否相信。”

    三女各问各话,项少龙惟有把最新的展如盘奉上,听得她们目瞪口呆,想不到错综复杂至此。

    项少龙接着道:“雅儿到大梁一事已成定局,因有协议龙阳君必须陪行,所以嫣然只要待他们起程后动,龙阳君便没法跟着你。”

    赵雅笑道:“我早告诉嫣然不用担心,你这城守岂是白当的,照我猜龙阳君这家伙定会请少龙代他监视嫣然,好让他擒拿自己。”说完掩嘴偷笑。

    项少龙大奇道:“为何你像很开心的哩?”

    赵雅道:“对付赵穆和田单的事,你已胜算在握,人家烦忧尽去嘛!何况此回大梁之行,还有位女保镖陪人家哩!”

    项少龙愕然望向善柔,后者指指乃妹道:“不是我!是致致!”

    赵致欣然道:“雅姊一个人到大梁那么凄凉,所以我自动请缨陪她一道去。”

    项少龙大喜道:“棒极哩!我本还想劝你和邹先生一道走。”转向纪嫣然道:“李园知你回大梁,有什么反应?”

    纪嫣然不屑地道:“哪到他来管我,说来说去不外那些痴心妄想的话,我早听厌。”

    项少龙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今晚我将加强嫣然住处的防守,嫣然须吩咐下面的人小心点,明天由乌卓大哥亲自护送,途中嫣然变成个美丽的小兵溜回城里,我还有重要任务派给你哩!”

    纪嫣然眉开眼笑地撒道:“什么任务快给我说出来,人家急想知道呢!”

    项少龙道:“当然是和柔姊陪我一起睡觉。哎哟!”

    原来是善柔在几下重重踢他一脚。

    赵雅叹道:“真令人羡慕。”

    纪嫣然还是次被男人当众调戏,俏脸火般赤红,狠狠瞪他几眼,偏又芳心窃喜。

    善柔戟指嗔道:“谁陪你睡觉,搂着个枕头都胜过搂着你呢。”旋又“噗哧”失笑,媚横生。

    滕翼这时进来,道:“内侍长吉光找你。”

    项少龙剧震一下,剎那间知道使赵穆忙于去应付的人,正是晶王后。

    项少龙当着吉光,扭开以火漆封盖的木筒,取出帛密函,上面写满秀丽的字体,没有署名,列着二十多个人名,注明官职。排第一的赫然是城守董匡,接着是赵明雄,看到第三个时吓了一跳,原来是今早吉光提过仅居成胥之下的带兵卫赵令。

    项少龙一口气看完,顺手递给滕翼,瞧着吉光道:“宫内保安的况如何?”

    吉光道:“自从信陵君的人偷入宫内杀人放火,大王把军权拿到手里,成将军只是个布命令的传令人,凡有十人以上的调动,均须有大王手谕。现在全体军一万八千人均在宫内和宫外的四个军营候命,轮番把守王宫,在防御上应该没有问题。”

    项少龙暗忖信陵君确害苦赵穆,使他不得不借助齐人的力量。再问道:“大王本安全的况又如何?”

    吉光道:“这方面更可放心,大王重组亲兵团,大多均是王族里的子弟兵,忠心方面绝无疑问,又把王宫内几处地方画为区,闯入者立杀无赦,饮食方面更是小心翼翼,膳房水井十二个时辰均在严密监视之下。”

    滕翼冷哼一声,把帛递回项少龙。

    吉光看着项少龙手内的帛道:“晶后有命,这卷帛须由董将军在小人眼前焚毁,不可留下半片。”

    项少龙暗赞晶王后心思细密,又细看一遍,打着火石,把帛焚毁。

    吉光看着帛冒起的烟焰,诚恳地道:“小人知道形势非常危急,将军有用得到吉光的地方,请吩咐下来。”

    项少龙望向滕翼,后者会意,点头道:“城卫方面,由下属负责,军方面,则须将军亲自向大王陈说。”

    项少龙长而起,向吉光笑道:“当然有借重内侍长的地方,现在我要立即进宫见大王,路上再说!”

    孝成知道项少龙来了,忙在寝宫的后堂接见他,紧张地道:“是否有好消息?”

    项少龙道:“不但有好消息,还是天大喜讯,鄙人有十足把握把党一网打尽。”

    孝成大喜道:“是否把效忠拿到手上?”

    项少龙微笑道:“大王明鉴,若把效忠拿来,不是教赵穆知道事败露吗?”

    孝成心大佳,不以为忤,笑道:“寡人兴奋得胡涂。”接着皱眉道:“你不是说他的府第守卫森严,无法进去?为何现在又可偷看效忠?”

    项少龙早有腹稿,把那晚由水道潜进去的经过说出来,道:“鄙人搭通侯府内一些仍忠于大王的人,觉这几天赵穆回府后,均先到卧客轩走上一趟,从而推知效忠必被收藏在那里,托大王洪福,果然找到效忠,不过看至大半,有巡卫来,鄙人不敢久留,只好立退遁走。”

    孝成皱眉道:“那岂非仍未可立即采取行动。”

    项少龙心中暗笑,忖道若立采行动,怎还可进行老子我的谋,肃容道:“赵穆现正严阵以待,若我们这样去拿人,伤亡必重,最上之策,莫如待他倾巢而出,起兵叛变,以伏兵迎头痛击,那就万无一失。”

    孝成沉吟片晌,点头道:“卿家言之成理,究竟谁是党?”

    项少龙由怀里掏出由滕翼在出门前默写下来的名单,跪前奉上,孝成接过迫不及待打开一看,立时色变,失声道:“什么?赵明雄竟是赵穆的人,他还是寡人心中城守人选之一,董卿家有没有看错?”

    项少龙有成竹道:“鄙人怕那批效忠是赵穆假造出来的疑兵之计,所以挑他这最重要的人物作调查,竟现他暗自在城北的官署下掘了一条地道,通往北墙之外。此事可以查证,请大王立即派人随鄙人的手下到地道附近,以铜管插入地内,当可听到地道内传来的声音,请大王下令。”

    孝成凝望他半晌,道:“寡人不是信不过董卿,而是事关重大,证实后寡人才能安心,但此事须小心进行,不要让贼子知道。”

    说罢举手召来两名近卫,由项少龙陪往外,吩咐乌果领他们去。

    他回转来时,孝成早看完名单,长长吁出一口气道:“名单应该没有问题,除赵明雄和赵令两人令人惊异外,其它人都是寡人一直怀疑与赵穆有勾结的人,董卿立此大功,寡人会清楚记着。”接着双眼凶光连闪道:“地道定是为齐人开凿的,董卿立即把它封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法拿下党,再把侯府包围,待大将军回来,由他攻打侯府,那就万无一失。”

    项少龙早知他有这个想法,低声道:“鄙人还有一个重要消息,赵穆为坚定鄙人对他的信心,所以透露给鄙人知道勾结了武城君,刻下武城君正在齐人的营地里。”

    孝成色变道:“竟有此事?”

    项少龙道:“到此刻鄙人才明白赵穆凭什么造反,只要他能……嘿!那武城君可登上王座,齐人亦可得到大河以东我们大赵的土地……”

    孝成不耐烦地打断他喝道:“寡人明白,董卿有何妙策?”

    项少龙以充满信心的语调肯定地道:“假若我们先制人,对付党,胜败难料。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尚未能把党一网打尽,若有人开门把齐人迎入来,我们纵能获胜,也不知多少居民生命会被战火波及。那时既要保护王宫,又要围困侯府,变成几面作战,形势不利。不若由得齐人由地道潜进来,鄙人反有把握打一场漂亮的胜仗。”又压低声音道:“不若我们趁田单仍在宫内,把他干掉,不是一了百了?”

    孝成颓然道:“消息来得太迟,田单于黄昏时分,借口回营地视察,离城去了。”

    项少龙愕然道:“为何鄙人不知道的呢?”

    孝成苦笑道:“他正是由北门离开,赵明雄自然不会通知你哩!”

    这时孝成派去的两名亲卫匆匆回来,向孝成禀告“听”回来的事实。孝成至此对项少龙更绝对地信任,商量大半个时辰,项少龙离开王宫。踏出门的一刻,他知道整个局势的主动权已纵在自己手里,任田单、赵穆和李园如何厉害,休想翻出他的手心。

    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寻秦记(黄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