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 章 巧结奇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黄易 书名:寻秦记(黄易)
    ))凡有五十兵员以上的调动,均须秦王批准,这在当时是史无先例之举,使秦朝的中央集权,臻达至当时的顶峰。所有大将平时只持半边令符,若没有秦王把另一半落,便不能调动兵员。除兵符外,还须盖上秦王印玺的文,才算合法。所以要在秦国造反,比在其它国家困难多了。

    乌应元和陶方知他两人有话说,识趣地借口离开。两人分宾主坐下,项少龙呷着侍女奉上的香茗,心想难道吕不韦始终没有容人之量,故意调走王翦,免得他来和自己争宠。想到这里,歉意大起。

    王翦奇怪地道:“项兄的脸色为何变得这么难看?”

    项少龙叹息一声道:“王兄刚晋升为太子太傅,便给人调走,小弟很替王兄不值,不行!我定要向大王为王兄说项。”

    王翦乃智勇双全的人物,先呆了一呆,旋即明白过来,感动地道:“现在王翦确知项兄真的是护末将。不过中间有点误会,今次任命是末将向大王提出来的,唉!实不相瞒,军中最讲论资排辈,没有一点人事关系,想领兵打仗,提也休提。今次他们不愿项兄得太傅之位,迫不得已捧我出来,与项兄分个短长。现在我的份不同,今早晋谒大王,大王问末将有何心愿,末将立即说出望能到北疆效力。大王和吕相商量后,再问明末将心中所定策略,当场赐末将虎符,让末将赴北疆当主帅。这是末将一直梦想的事,想不到竟成事实,末将是来向项兄报喜和道谢呢!”

    这回轮到项少龙呆起来,匈奴和胡人长期侵犯秦赵燕三国的边疆,三国为逐鹿中原,一向对他们采取筑长城御边的对策,始终奈何不了这些在蒙古高原上逐水草而居的强大游牧民族。所以与匈奴人作战,无人不认为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一个不好,还要丢命。匈奴人居无定所,生活清苦,因此特别具有掠夺,利用骑兵行动迅的优势,采取游击战略,敌退我进,敌进我退,经常深入中原,对以农业为主的中原诸国袭扰和掠夺,秦人正是深受困扰的一国。当李牧开罪赵王,给调去北疆,可知那是一种变相的惩罚,所以怎想得到王翦自动请缨,求人把他调往北疆?

    看到项少龙的关心模样,王翦笑着道:“难怪项兄不解,自少年时代开始,我的想法大多有异于常人。”

    项少龙好奇心大起,问道:“王兄何不说来听听?”

    王翦一口把杯内香茗喝掉,正容说道:“末将一向心仪赵国的武灵王,若非他以天大勇气,作出两项变革,不但使赵国成为诸强之一,也使天下改变了战争的方式。”

    项少龙早听过此事,点头道:“王兄是否说他的胡服骑?”

    王翦兴奋起来,道:“正是如此。那时赵人的衣服,袖子长、腰肥、领口宽、下摆大,这种长袍大褂,骑马箭极不方便。于是武灵王不理国内大臣什么‘变古之道,逆人之心’种种食古不化的反对大道理,下令全军改穿胡服,把大袖子长袍改成小袖的短褂,腰系皮索,脚踏长靴,装扮一新。”

    项少龙大觉有趣,笑着道:“改革牵涉到体面和社会风气的变化,阻力当然不小。”

    王翦冷哼一声道:“比起做亡国之奴,小小改革算得什么?”

    续道:“另一更深远的改革,是弃车战为主的战争方式,代以骑兵作主兵种,在短时间内建起一支强大的骑兵,不但横扫匈奴,还披靡中原,所向无敌,名将辈出。若非出了孝成王这昏君,我国纵有白起这种不可一世的军事天才,恐仍难有长平之胜。”

    项少龙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往征北疆,足要效法武灵王当年霸业,开创局面。”

    王翦充满信心地微微一笑道:“末将作战经验虽然不少,只是充当先锋士卒,从没有领军的机会,与东南方诸国作战,何时轮得到我,所以自动请缨,好试试领军的滋味。亦可熟习骑作战的方式,找匈奴人把我的剑磨利。”压低声音道:“当年赵武灵王辟地千里,把林胡人尽画入疆界之内,精于骑的林胡人更充当赵国的骑兵,顿使实力大增。末将一直有此想法,这叫一石二鸟,一退匈奴,何言一统天下?”

    项少龙伸手搭上他肩头,心悦诚服地道:“王兄果是非常之人,竟可由一般人视为苦差的事里,想出这么多好处机遇,他统一大业,必由你的宝剑弓箭开创出来。”

    王翦还是次遇上有人不说他是蠢材呆子,举手抓他的手臂,感激地道:“项兄才是非常之人,末将之有今……”

    项少龙打断他道:“你再提那件事,就不当我是好兄弟。”

    王翦两眼一红,诚恳地道:“项兄莫怪末将高攀,今次北征之举,凶险万分,说不定末将难以活命回来。今次前来……嘿!”

    项少龙见他言又止,奇怪地道:“王兄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

    王翦老脸一红道:“其实末将一见项兄便心中倾倒,不知可否和项兄结为异姓兄弟,后祸福与共,若有半分虚假意,愿教天诛地灭。”

    项少龙大喜道:“是我高攀才对,不过项某有三个肝胆相照的好友,不若就让我们效刘关张的桃园结义,留下千古忠义之名。”

    王翦一呆道:“你说什么刘关张的桃什么结义?”

    这回轮到项少龙大感尴尬,刘备、关羽和张飞的结义生在三国时代,王翦当然是闻所未闻。当下胡诌一番,蒙混过去。又找来滕翼和乌卓,四个人在痊愈大半的荆俊榻旁,一同行结拜的隆重盟誓。接着大喝大吃一顿,王翦欢天喜地的告辞去了。

    当晚项少龙心大好,把烦恼和对纪嫣然的相思之苦,暂且抛在一旁。忽然间,项少龙深切感受到自己来到人生最得意风光的时刻。只要把纪嫣然接回咸阳,又擒下赵穆,他再没有其它奢求。

    次晨图先手下的头号智囊肖月潭来访,两人在内轩的小客厅坐下,肖月潭道:“是相国要鄙人来找太傅,看看有什么可帮得上忙的地方。”

    项少龙昨夜多喝两杯,头脑昏沉地道:“先生请勿见外,叫在下少龙便成,无论我官至何职,我们既曾共患难,只以平辈论交。”同时揣摩对方来意。

    肖月潭见他不摆架子,心中欢喜,谦让一番,开门见山地道:“为方便少龙往赵国行事,纯靠易容化装,既麻烦又不妥当,所以相国命肖某特别为少龙、小俊、滕兄和乌兄四位,依脸形特制四块精巧的面具,只要略加化装,例如修改鬓型状和色素,保证可瞒过赵穆。当然!少龙等仍要在声音和举止方面多加配合,否则会给辨认出来。”

    项少龙如梦初醒,大喜道:“相国想得真周到。”

    肖月潭骄傲地取下背上的小包里,解开,赫然是四副面具。他拈起其中一副给项少龙戴上,项少龙立时摇一变,化为个满脸须髯的粗豪大汉。

    肖月潭伸出手指,在他眼睛四周一阵抚摸,笑着道:“设计最巧妙的地方,是接口多在毛处,例如露出眼睛的眼形缺口,不但把你的眉毛加浓,还把眼形变圆,所以即使熟识你的人,不能由眼睛把你辨认出来,至于颚下的接口,涂上一层粉油,便天衣无缝。”

    项少龙忙拿铜镜照看,赞叹不已。

    肖月潭拿出色粉,在面具上画上符号,为他脱下来,道:“这面具仍要作少许修补,三天内即可交货。”

    项少龙讶异地道:“肖先生真是神乎其技,只凭记忆竟可制造出这么恰到好处的面具,究竟用的是什么质料?”

    肖月潭得人欣赏,自是高兴,欣然答道:“是产于西北一种叫‘豹麟’的珍兽,比猎犬大上少许,非常难得,我以高价搜罗,只得四张兽皮,今次一下子用光。”

    项少龙暗忖这种闻所未闻的奇兽,极可能是因肖月潭而绝种,感谢一番,把滕翼等三人召来,让他们一一试戴,看看有没有须修补的地方。滕翼等均啧啧称奇,对邯郸之行更是大为雀跃。荆俊的体质好得教人难以相信,只这几天工夫,已可活动自如,当然仍不能动手搏斗。

    肖月潭为滕翼脱下面具,奇怪地道:“滕兄是否遇上什么开心的事,为何整个人脱胎换骨似的。”

    膝翼破天荒地老脸一红,唯唯诺诺敷衍过去,不敢接触其它人眼光。

    肖月潭把东西包扎好,压低声音道:“昨天少龙在街上被人伏击一事,图爷派人查过,应是渭南武士行馆的人,因为刚巧他们有两名武士昨天死了,秘密举行葬礼。”

    如此一说,众人心知肚明图先收买了武士行馆的其中某人,否则怎能得知这么秘密的消息。

    肖月潭道:“相国想请少龙暂时忍下这口气,因为相国有个更好的计划,可把杨泉君和邱升一举除掉,所以不在这刻打草惊蛇。”

    荆俊愤慨地道:“他们高兴便尽管来对付我们,迟早有人会给他们害了!”

    项少龙暗忖吕不韦愈来愈厉害,不再争一时之气,那种沉狠教人心寒,制止荆俊道:“肖先生请相国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办。”

    肖月潭显然和荆俊关系良好,把他拉到一旁,解释一番,保证不会放过邱升等人,离开乌府。

    众人商研乌家上下的保安问题,拟定策略,项少龙道:“你们准备一下,三天后面具到手,我们立即上路。”向滕翼笑着道:“好好享受这几天珍贵的光啊!”

    滕翼苦笑道:“你也来调侃我!”此时有内侍到,说奉王后之命,请项少龙立即入宫。项少龙愕然应命,离府去了。今次当然跟着大批乌家武士,不像上次般单骑赴约。

    朱姬遣退宫娥内侍,御花园的大方亭内只剩下朱姬、小盘和项少龙三人,其它最接近的侍卫立在十多丈之外,只能远远望着,听不到他们的对答。

    有小盘在,项少龙当然不担心朱姬会“勾引”他,否则那会是非常头痛的一回事。朱姬为他斟满置在亭心石桌上的酒杯,殷勤勤饮,脸上不胜酒力的泛起两团红晕,使她更是弧媚无伦。这美女确有种倾国倾城的媚,迷人风韵使人联想到红颜祸水,尤其当项少笼想起将来生在她上的事。

    朱姬的表忽地严肃起来,诚恳地道:“今天我请少龙来,是得到大王同意,好让我母子表示感激之意。现在朱姬再无所求,只望好好栽培政儿,使他将来当个胜任的君主。”眼光移到小盘上,露出母亲慈之色。再低声道:“还好孩子并没有令我失望!”

    小盘眼睛微红,靠近朱姬。项少龙心中释然,朱姬纵使是天,但在邯郸过了这么多年任人采摘的生活,早应厌倦透顶,所以份外珍惜与丈夫和儿子重逢的新生活,至少暂时是此种心境。

    项少龙点头道:“姬后的心事,少龙明白。”

    朱姬深深看他一眼,环视四周御园美景,满足地吁出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最明白我,见到你,不但像见到朋友,还像见到亲人,一点不须瞒你。你若有什么难题,不要怕向我说出来,有些况由我向大王陈说,会比由相国禀告更为方便些。”

    项少龙不知她这番话有多少百分比是真的,因以她现时的份,说这种话确是非同寻常。

    朱姬拍拍小盘的肩头道:“政儿!琴太傅来了,快去。”

    小盘依依不舍地站起来,随站在远处等候的内侍去了。项少龙知道戏开始了,默然静候。

    朱姬白他一眼道:“人家又没有在你面前摆王后架子,为何忽然变成哑巴?”

    项少龙见只有他们两人,轻松笑道:“守点君臣之礼,对姬后和我有利无害。”

    朱姬微笑着道:“我和你间很多话不须说出来,不过人家真的很感激你。唉!早知道趁在邯郸的时候,把体给你就好哩,可留下一段美丽的回忆。现在为做个好王后和好母后,所有私要放到一旁,希望少龙体谅我的心境。”

    项少龙想不到朱姬成为秦国之后,说话仍这么直接露骨,可见江山易改,本难移,一时找不到话题。

    朱姬嗔道:“看你!又变哑巴哩!”

    项少龙苦笑道:“我可以说什么呢?应表示高兴还是不高兴。”

    朱姬自淡淡地道:“看你还是高兴居多,那就不怕给朱姬牵累。”

    项少龙心中好笑,女人真奇怪,明是叫你不要惹她,但你若真个不去惹她,又不甘心,是多么矛盾。

    朱姬知道过份了,表转寒道:“此趟少龙到邯郸,可否给我杀两个人?”

    项少龙一震,道:“说!”

    朱姬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双目杀气大盛,一字一字缓缓道:“第一个是赵穆的另一条走狗乐乘,但不要问我原因,我连想也不愿想起来。”

    项少龙知她必是受过此人很大凌辱,否则不会恨成这个样子,点头道:“我定给你办到!”

    朱姬敛去杀气,眼睛露出温柔的神色,樱唇轻吐道:“太危险就不必,最紧要是你无恙归来,没有你,朱姬会感到失去一个好知己。由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便感到尽管你不是我的人,也会是知心好友。”

    项少龙胡涂起来,她的话究竟是来自真心,还是只在笼络自己?他早看过她迷得赵穆和郭开晕头转向的本领,故深具戒心,表面当然装出感动的神色。

    可是却瞒她不过,朱姬大嗔道:“你当我在骗你吗?皇天在上,若我朱姬有一字虚言,教我不得善终!”

    项少龙吓了一跳,忙道:“低声一点,给人听到就糟透!”

    朱姬横他一眼,气呼呼地道:“没胆鬼!信了吗!”

    项少龙无奈点头,叹道:“还有一个人是谁呢?郭开吗?”旋又摇头道:“当然不是他,否则姬后那天早我杀了他哩!”

    朱姬仍是心中有气,冷冷地道:“算你还懂动脑筋,当然不是郭开,在那些可恶的人中,他对我算是很好的。”

    项少龙好奇心大起,道:“不要卖关子,快说!”

    朱姬抿嘴一笑,俏皮地道:“是否无论我说出任何人,你都会照人家指示把他宰掉?”

    项少龙一呆道:“还说我是你的知己,为何姬后总像要看我为难尴尬的样子?”

    朱姬心中一软,笑着道:“好了!人家不再为难你,另一个人就是……就是……”

    项少龙皱眉道:“是否要我求你才肯说?”

    朱姬垂下螓,再仰起来时,泪珠由眼角泻下,凄然说道:“当大王和吕相逃离邯郸,赵穆知悉后,派乐乘率领大批人凶神恶煞般冲入家来,实时把所有男仆处死,女的给他们集体辱,那狰狞可怖的景,到现在仍历历在目,白天不去想,梦里仍会重演那凄惨不堪的景况,下令的人正是乐乘,你说他该杀吗?”

    项少龙血上冲,眼中闪过森寒的杀机。

    朱姬垂道:“翌我和假儿子给带到赵穆处软起来,那几天是我一生人最恶心的子,当时我曾立下毒誓,假设将来有能力活着逃出,必报此辱。”

    项少龙提醒她道:“你仍未说那人是谁哩!”

    朱姬淡淡道:“赵雅!”

    项少龙心中剧震道:“什么?”

    朱姬冷冷道:“什么?不忍心下手吗!”

    项少龙终明白她为何要多费唇舌,心中不舒服之极,沉声道:“她究竟做过什么事?”

    朱姬竟然“噗哧”笑起来,花枝乱颤般道:“人家是骗你的,只是恨你对人家那毫不动心的可恶样儿,故找赵雅来吓唬你。”接而玉脸一寒道:“除这部份外,其它的话千真万确。若况许可,给人家把乐乘的级带回来!算朱姬求你!”

    看她犹带泪珠的艳朱颜,项少龙只觉头大如斗。这女人真不好应付,似乎上天把她生下来是为使她能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难怪赵穆舍不得杀她。

    朱姬举袖拭去泪渍,轻轻道:“小心点啊!若换过是别人,我会说担保他荣华富贵。但我却知道你视功名如粪土,所以只好对你说声感激。若你有任何要求,只要说出来,朱姬定尽心尽力为你办理。”忽地浅笑道:“例如那天下最美丽的寡妇清,少龙要不要人家为你引介,人家不信她可以抗拒你的魅力?”

    项少龙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站起来说道:“姬王后若再没有吩咐,请恕微臣要回家准备邯郸之行。”

    朱姬幽幽地看他一眼,微嗔站起来直:“你这人真是个硬骨头,老是拿邯郸之行压过来,人家想不放你走也不行。”又盈盈一笑道:“不过我正欢喜你那样子。唉!以后很难再有机会像现在般和你畅所言。”

    项少龙闻言不无感触,朱姬当上王后的子仍短,所以依然保存昔的心态。只看她刚开始时似乎意态坚定,不旋踵又向自己**,当可知道。无论如何!两人间有了道不能逾越的鸿沟,无论如何慕对方,后只能密藏心底。两人默对半晌,项少龙施礼告退。

    内侍领项少龙离开御花园,循回廊穿园过,往外宫走去。沿途哨岗林立,守卫森严,保安明显比他上次来时加强。项少龙心中大为惊讶,难道秦宫在防备变故?想起杨泉君先伤荆俊,又公然找人在长街伏击他,可算行为嚣张,谋反并不稀奇,问题是秦**方有多少人站在他的一方。他当然不担心,历史上早说明吕不韦在被秦始皇罢黜前,一直纵横不败。

    思索间,小盘的声音由左方传来道:“项太傅!”

    项少龙愕然,朝声音来源望去,见到小盘由一所外面植满修竹的单层木构建筑奔出来,穿过草地,来到回廊处,内侍和守护的卫吓得慌忙跪伏地上。

    项少龙正不知为太子太傅,应否跪下,小盘叫道:“太傅免礼!”打个眼色。

    项少龙理解,和他走到一角,皱眉道:“你不是要上课吗?”

    小盘喘着气道:“我早知太傅会经过这里,所以一直留意。”

    项少龙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小盘正想说话,一把清甜但带着怒意的女子声音在两人后响起道:“太子!”

    两人心中有鬼,齐吓一跳,往声音来处看去。

    一位容色绝美、颀长苗条的女子,垂着燕尾形的髻,头戴步摇,穿素白的罗衣长褂,在阳光洒下熠熠生辉,步履轻盈,飘然若仙地踏着碧草往他们两人走来,姿态优雅高贵得有若由天界下凡来的美丽女神。尤其走动间垂在两旁的一对广袖,随风轻摆,更衬托出仪态万千的绝世丰姿。

    更使人震撼的是她脸部的轮廓,有着这时代女罕见清晰的雕塑美,一双眼睛清澈澄明,颧骨本嫌稍高,可是衬托起她笔有势的鼻子,却使人感到风姿绰约,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亦使人感到她是个独立自主,意志坚定的美女。

    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衬托得眼珠乌灵亮闪。这般名符其实的凤眼蛾眉,充盈古典美态,其人和特异处,项少龙还是初次睹。纵使以项少龙现在对女色心如止水的心,亦不由怦然心动?秀的酥,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的双腿,使她有种傲然于这时代其它女姓的姿态风采,比之纪嫣然是各擅胜场,难分轩轾。

    不过这时她紧绷俏睑,冷若冰霜,神肃穆的盯着小盘道:“不知则问,不能则学,不学而能听说者,古今无有也。太子你见事分心,无心向学,将来如何治国理民?”

    小盘终是小孩子,心怯地躲到项少龙背后,变成两位太傅正面交锋之局。领路的内侍吓得退到一旁,怕殃及池鱼。四周的卫目不斜视,扮作什么都看不见。

    琴清虽是生气,容色却是清冷自若,气定神闲,双手负在后,仰脸看比她高了小半个头的项少龙,柔声道:“这位该是政太子整天提到的项太傅?”

    项少龙看她玉洁冰清,眼正鼻直的端庄样儿,抛开遐思,正容答道:“正是项某人,琴太傅请多多指教!”

    琴清淡然一笑道:“项太傅客气了!太子!还不给我走出来,大丈夫敢作敢为,须承担责任。”

    项少龙一呆问道:“不是那么严重?”

    琴清玉颜转寒道:“项太傅这话大有问题,学习途中开溜,本小事一件,可是以微见着,后当上君主,仍是这般心,如何处理国事?若项太傅只知包庇纵容太子,如何对得起委重责于太子的大王?”

    项少龙苦笑道:“不要说得那么严重好吗?算我不对,扯白旗投降好吗?”伸手一拍背后的小盘,道:“政太子!来!表现一下你敢作敢当的大丈夫英雄气概给琴太傅过目欣赏!”

    琴清听得目瞪口呆,哪有为重臣这么说话的,就像闹玩的样子。小盘应声而出,站在项少龙旁,突肚,作大丈夫状,小脸苦忍着笑,那模样惹笑至极点。

    琴清眼光落到小盘脸上,看到他因忍笑弄得小脸胀红,明知绝不可以笑,仍忍不住“噗嗤”一声笑起来,别过脸去,以袖遮脸。小盘见状哪忍得住,捧腹狂笑起来,项少龙亦不莞尔失笑。笑意最具感染力,尤其在这种严肃的气氛里,四周的内侍卫,无不暗中偷笑。

    琴清垂下衣袖,露出敛去笑态的玉容,蹙起清淡如弯月的蛾眉,轻轻责备道:“笑够了吗?”

    吓得小盘和项少龙连忙肃容立定。

    笑开来实是很难制止,这时不但项少龙和小盘神古怪,美丽的寡妇也好不了多少,勉强绷起着脸孔,责备道:“不学而能知者,古今无也。但学而不专,等若不学,政太子好好反省今天行为,假若认为不能做到专心致志,琴清只好辞去太傅一职。”

    小盘忙道:“琴太傅,小政不敢,保证不会有下一次。唉!今天又要背诵点什么东西呢?”

    琴清显然是狠在脸上,其实疼在心头,叹道:“今天只要你用心反省,好哩!今天到此作罢。”

    往项少龙望来,尚未有机会说话,项少龙潇洒地向她躬施礼,姿势动作均非常悦目好看。琴清看得呆了一呆,垂下螓,避过他灼灼迫人的目光,微一欠,转婀娜去了。项少龙心中欢喜,总算还了心愿,见到这没有令他失望的绝代美女,对他来说已足够。今的项少龙,再没有“初到贵境”时的猎艳心

    项少龙回到乌府,岳丈乌应元刚送走一批来访的秦朝权贵,风得意。这些天来乌应元展开亲善社交政策,不住对有权势的秦人送出歌姬和良驹,为在秦国的长期居留打下基础,否则纵使有秦王和吕不韦在上支持,大处没有问题,小处给人处处掣肘,仍是头痛的事。乌应元乃做生意的人,深明不论国籍份,贵族平民,无不在求名逐利,于是针对此点,加上圆滑手段,逐步打通原本重重阻滞的关节。

    项少龙心念一动,随乌应元回到主宅的大厅,坐下后说出肖月潭精巧面具一事,道:“我本想扮作行脚商人潜返邯郸,再出其不意俘虏赵穆回来了事,但这些面具却令小婿信心大增,决意放手大干一番。”

    乌应元何等精明,笑道:“钱财上没有问题,嘿!若比家,吕相恐亦非我们对手。”再压低声音道:“要不要我弄一批歌姬来给你送人。”旋又失笑道:“我真胡涂,她们会泄露出你们的底细。”

    项少龙心想我如何无耻,尚做不出把女人当货物般送来送去,笑道:“我只要一批不会泄露我们底子的第一流战马。”

    乌应元微一错愕道:“你真的准备大干一场?”

    项少龙大赞乌应元的闻弦歌知雅意,说道:“岳丈举一反三,我真的要放手好好地整制孝成王和赵穆一场,以出出那口塞在头的忿怨之气。”

    乌应元吁出一口凉气道:“贤婿是我认识的人中最胆大包天的一个,不过你这一着肯定押对。我们乌家离开赵国时把农场所有牲畜全部毒死,使赵人在战马牲口的供应上,出现短缺的况,你若带战马去与他们交易,保证他们倒屣欢迎。”

    项少龙道:“我不单要和他们作买卖,还要他们让我代替乌家在赵国开设牧场。岳丈最熟悉这行业,我们以什么份出现,最能取信赵人?”

    乌应元皱眉苦思,忽然拍案叫道:“我想到了,在楚国夏水处有个以养马著名的人,叫‘马痴’董匡。我想起这个人的原因,是因他本是赵人,因父亲董平开罪权贵,举家逃亡楚国,董平在楚当上个养马小官,不知是否格使然,被楚人排挤,丢官后归隐荒野,专心养马。少龙若冒充他后人,一来口音上不会出问题,二来从没有人见过董匡,又可配合楚人的份,好骗得赵穆相信你是楚人派去助他的间谍,我实在想不到一个比他更适合的冒充对象。”

    项少龙大喜道:“真的不能更理想了,岳丈可否拨十来匹没有标记的战马,好让我充当农牧大豪客?”

    乌应元失笑道:“十来匹马怎样向人充阔气,至少要数百到一千匹才行,而且必须有标记,当然不是‘乌’字而是‘董’字,包在我上。”

    项少龙皱眉道:“只可让吕不韦一人知道,否则若让秦人觉,说不定会通风报讯,那就糟糕。

    乌应元摇头道:“这事最好连吕不韦都瞒过,才万无一失,放心!我们不须赶数百匹战马出秦关那么张扬,只要有几天工夫,应可办妥,路线上反要下一番功夫布署,好让赵人以为你们是由楚国到邯郸去。”

    项少龙大感刺激有趣,和他商量妥细节,回内宅去,经过滕翼居所,忽闻刀剑交击的声音,大为惊讶,顺步走进去,经侍女指点,在小后园里找到滕翼,原来此君正和善兰两人在鸳鸯戏剑。

    腾翼见到项少龙,脸上露出真挚的感,着善兰继续和手下对打,拉项少龙到一旁,欣然道:“昨晚真痛快,这几个月来所有郁结和痛苦都舒解了,现在希望善兰能给我生个儿子,好延续我滕家的一点香火,以免我作滕家绝后的罪人。”

    项少龙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滕翼老脸一红,佯怒道:“若你再笑我,我和你大战一场。”

    项少龙笑得更厉害,滕翼只是摇头。

    翌项少龙与妻美婢、痊愈的荆俊、滕翼、乌卓和那批乌家最精锐的家将,回到和平安逸的郊野牧场。其它一切有关赴赵的安排,交由乌应元和陶方处理。项少龙专心陪伴妻妾,闲来则和滕翼等加紧训练乌家的“特种部队”,当然少不了灌输他们有关一切为伪装份拟定出来的资料,以免露出马脚。

    十五天后陶方到牧场通知他们一切安排妥当,在牧场大宅的厅堂里,众人聚在一起,听取有关邯郸的最新消息。

    陶方道:“邯郸忽然闹起来,不知为什么原因,魏国的龙阳君和韩国最有权势的大臣平山侯韩闯同时出使到邯郸去,定是有所图谋,据闻齐国的特使会于短期内到那里去,形势非常微妙。”

    项少龙和滕翼等面面相觑,想到一个相当不妙的问题。

    陶方人老成精,早想到问题所在,叹道:“假若楚国亦为这件我们仍不知道的秘密派使者到邯郸去,虽说不一定会拆穿你们的假份,但你们势不能向赵穆冒充是应他请求而来夺取《鲁公秘录》的楚人。”

    滕翼冷笑一声,撮指成刀,作出个下劈宰割的手势。要知楚国离赵最远,假设行动迅,很有机会在楚使到赵前,抢先把他拦截。

    乌卓笑道:“这事交我去办,横竖我们须派出先头部队,与赵穆取得联络和默契,好让他为我们打通孝成王的关节,使赵人大开城门欢迎我们。”向陶方问道:“赵穆与昏君和好如初了吗?”

    陶方叹道:“孝成王是不折不扣的昏君,听宫内传出的消息,赵穆这无耻的家伙在他宫门外跪了半晚,终获他接见,不一会又水交融般黏在一起。”转向项少龙道:“赵雅更是天生妇,现在故态复萌,和多个俊男打得火,回复以前放浪的生活。”

    项少龙默然无语,陶方故意提出此事,自是要教他死心。唉!这人真要狠狠教训一顿,以泄他心头之恨。想到这里,暗忖难道自己对她仍余未了,否则怎会闻此事心生恨意?

    陶方皱眉苦思道:“他们究竟有何图谋?”

    荆俊道:“当然是要对付我们秦国。”

    滕翼呆了一呆道:“小俊你这么快便以秦人自居。”

    荆俊尴尬地道:“不妥当吗?”

    陶方笑道:“怎会不妥当,你滕大哥只是不习惯。”

    滕翼苦笑摇头,没再说话。项少龙心想当时代的人对国家的观念远比对家族观念淡薄,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人在大公司任职,若觉得没有前途而自己又有点本事的话,转到第二家公司是常规而非例外。问陶方道:“吕不韦在秦国的形势是否大大改善?”

    陶方点头应是,慢条斯理道:“吕相国现在欠的只是军功,他却不敢轻举妄动,怕因秦人的不合作而吃大亏,那他由少龙你经营出来的少许优势,将尽付东流。”

    项少龙心中苦笑,他恐怕难以帮忙,虽说在这战争的时代,你不去侵略人,别人亦要来侵略你,但若要他项某带兵去攻城略地,杀人放火,他却怎也提不起那种心意。各人仔细商量一会,决定由乌卓明天立即起程去阻止楚使到赵,返回后宅去。

    尚未踏入门口,听到赵倩的声音在厅内道:“唉!月事又来哩!”

    项少龙愕然立在门外。

    乌廷芳的声音应道:“急死人了,人家已不断进补,仍没有孕。”

    项少龙不安起来,难道乘坐时空机来时,给什么辐一类的东西损害了这方面的能力?对幸福的家庭生活,特别这时代更视香火继承的诸女来说,始终是一种缺憾,他自己反不觉得太重要。厅内沉默起来,项少龙摇头一叹,加重脚步走进去。

    二十天后,当荆俊回复生龙活虎,众人立即秘密上路,出秦关,绕个大圈,由齐境入赵。项少龙的思虑比以前更周详,先派出使者向赵国的边防军递上晋谒赵王的正式文,不片晌赵军城楼钟鼓齐鸣,城门放下吊桥,队形整齐地驰出数百赵军,向他们营地迎来。滕翼一声令下,由二百乌家“精兵团”组成扮作牧马人的队伍,列阵营外,恭候赵人大驾。

    带军来的赵兵将领是守将翟边,年约二十,形短少精干,眉眼精灵,态度亲,见面哈哈笑着道:“董先生之名,如雷贯耳,今一见,更胜闻名。”

    客过后,项少龙、滕翼和荆俊伴侍左右,领他观看带来的一千匹骏马。

    翟边为战将,自然识货,凭栏观马,惊异莫名道:“这批战马质素之高,更胜敝国以前由乌家豢养的马匹。”

    项少龙等心中好笑,谦让一番,教人牵出其中特别高骏的一匹,赠与翟边。

    不用说翟边的态度更亲了,忙大开城门,把他们这支浩浩的赶马队请入城里,边行边道:“大王知道董先生远道由楚而来,非常高兴,尤其敝国正在急需战马补充的时刻,先生来得正是时候。”

    项少龙和滕荆两人交换个眼色,知道乌卓不辱使命,打通赵穆的关节。当晚翟边设宴款待众人,席间问起他们在楚国的况,他们遂以编好的故事从容应付,宾主尽欢。翌晨翟边派一名领军,偕他们朝邯郸出,晓行夜宿,二十天后,项少龙终于回到曾令他神伤魂断的大城市。

    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寻秦记(黄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