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军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缨 书名:炼金之坐望苍穹
    洛克一脸错愕,他实在想不出一个新入院生有什么能帮他的,看着雷恩目光中隐隐闪现的精光,又不像是开他的玩笑,于是疑惑着说道,“院生之间转移学分的方式其实不少,最常见的是院内切磋,双方压上一定的学分作为胜负奖赔,但这种方式用过一两次还行,多了就会被学院盯上,院生之间的名誉也不好看。www.103v.com”

    雷恩微微点头,确实,荣誉对于战士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的,“还有吗?”

    “还有就是组队完成委托,其他队员在功绩评核时愿意让你得到首功,这样也可以得到不少学分,当然,如果将完成委托期间所获得的珍贵材料全部给你,也是一样。”

    原来如此,雷恩了然,看来不管学院如何止,在实际作中总有漏洞可钻,这也正是规则存在的魅力之一。

    “还有一种,或许是最简单直接的。”洛克顿了一顿,继续说道,“用学分兑换材料,再让人用材料换取学分,只是这样中间产生的价差很大,作起来有些得不偿失。”

    雷恩眼睛一亮,拍掌轻呼,“果然是最方便的做法!”

    洛克见他如此兴奋,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个和他一见如故的新生,也不知道他高兴什么。

    雷恩一脸神秘的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其实我也会点封印术。”

    洛克彷佛被旱地惊雷劈中了脑袋,全不由一震,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正对他满含笑意的雷恩。

    “你....封印.....?”洛克嘴角抽动,探着脑袋结巴着。

    雷恩点了点头,示意让洛克不要声张,作为一名新进院生,他还是希望自己不要引起太多注意。

    洛克木讷的点头,虽然不解雷恩为什么如此小心,但仍然警惕的向左右看了看。

    见周围的院生们丝毫没有注意他们俩,才俯过子压低声音,再次向雷恩确认道,“真的?”

    “真的。”雷恩郑重的回答,“学长,我想你不用担心今年的学分了。”

    洛克咽了口口水,突然感觉雷恩的材高大了几分,简直就是幸运女神降临的使者,让他忍不住屏气消声。

    可他并不是那种贪图利益的人。www.103v.com

    很快,洛克就从惊诧中缓了过来,一脸凝重的摇着头,沉声说道。

    “不行,我并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不能收取你的恩惠,这不是一个战士该做的。”

    说出这句话,对他来说内心无比挣扎,雷恩分明看见他紧捏的酒杯几碎裂,很多人并不缺乏机遇,缺乏的是失败后的悔悟,洛克没有抓住最初一年的时机,将自选参权投入到魔法对抗和魔法防御的学科中,这也造成了在之后的学业中逐渐被人忽视,以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但他今天能认识到当年的错误,也很清楚正确的方向,这就是最宝贵的经验,只要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必将获得耀眼的成功。

    只有被病痛折磨的人才能体会到健康的可贵,只有失败过的人才能领悟到成功所必须的细节。

    雷恩用深不可测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耿直的青年,嘴角微微勾起,说道,“你将自己积累多年的经验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我,这本就是一笔珍贵的财富,如果当初有一个同样的你出现,我相信,洛克,你现在绝不会在这喝着闷酒,不是吗?”

    洛克嘴巴微张,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雷恩继续说道,“你没有介意过我的份,这是你的谦卑,你同新生的境遇,这是你的怜悯,你不惜自己被学院清退而不接受他人赠与的学分,这是你的公正和正直,这样的你,不应该从这里离开。”他沉吟了一会,笑着说,“况且,我还有很多事要请教你。”

    洛克被雷恩说的哑口无言,深深凹陷的眼眶中,一双褐色的眸子眼波流转,他再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一盏撕裂黑暗的明灯已经驱走心中的霾。

    良久

    洛克他壮硕的前,愁云紧锁的面孔已然不在,取而代之是爽朗的豪气,朗声说道,“走,我带你四处看看,哈姆骑士学院,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

    说着,引着雷恩大步向外走去。

    ......

    环形主楼的正门之前,耸立着两块一人多高的花岗岩石碑,石碑之上,一排排整齐的文字百米开外就能清晰的辨认,这些字符并不是雕刻上去的,而是闪烁着蓝色光芒的星纹。

    “这是院生碑和院系碑。”洛克指着两块石碑介绍道。

    雷恩仔细观察石碑上的内容,八个院系的名称后面,都跟着一串长长的数字,而院生碑上的内容也是类似,左边一列是院生的名字,右边则是对应的数字,唯一的不同,是院生碑上显示着一百个名字,而院系碑只有八个,当然,总共就只有八个院系。

    “这是某种排名吧?”雷恩疑惑的转向洛克,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没错,”洛克点点头,说道,“院系碑,显示的是八个院系目前的积分排名,右侧的那一排数字,就是院系的积分数。”

    “这院系积分,又有什么?”雷恩挠着脑袋,怎么不但院生有学分,院系也有积分吗?难道积分不够还把整个院系撤了不成。

    洛克呵呵一笑,回答道,“院生完成学院委托后,院系也会获得相应的积分,从令一方面说,积分反应的是一个院系的综合实力,而且,每年积分排在前3名的院系,可以享受不错的奖励。”

    雷恩大感兴趣,急忙问道,“什么奖励?”

    “获得年度第一的院系,每个所属院生将在积分截止获得50学分,还能获得来年的一个自选参权!”洛克盯着此时排名第一的公正院系,眼神中充满了羡慕和向往。

    雷恩啧啧乍舌,这个奖励真够重量级的,即便他还没有体验到学分给与院生的压力,也不深呼一口气。

    “这还不是全部,没了激发各个院系一些老妖怪和高端院生的兴趣,年度第一的院系在次年将有权利接受深渊委托,那可是超过五星难度的委托任务,先不说任务完成的难度,光看奖励就能把人吓死,我曾经听一位学长说过,牺牲院系的军司多马尔的圣光耀世斗技,就是一个深渊委托任务的奖励,那可是圣光战士的神技啊。”

    确实,只是50学分和一个自选参权,对于那些学分大户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们追求的是更艰巨的挑战和更稀有的奖品,学院想出这些法则,也算是煞费苦心。

    “那第二和第三位呢?又有什么特权?”雷恩问道。

    “年度第二院系院生全员获得20学分,第三则是10学分。”

    雷恩默默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想洛克问道,“我记得院系之间是不是有一个攻城的游戏?”

    洛克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说,“那可不是什么游戏,那是院系之间真刀真枪的较量,每次都有大量的院生负伤,和真实的战斗没有什么区别。”

    雷恩自觉说错话了,洛克可是极富荣誉感的战士,立刻低头认错,“抱歉,我只是听说,以为只是训练的一部分,洛克,给我仔细说说。”

    洛克见雷恩态度诚恳,也没有过多计较,耐心开始介绍。

    原来,这种学院许甚至推崇的实战称为“军炼”,是院系之间互相博弈、抢夺积分和荣誉的巅峰演绎,军炼的内容说的简单直白一些,就是一个院系攻击另一个院系的城堡,在规定的2小时内,攻击方夺取被攻击方城堡中的镇系方尖碑,并成功带出将被判定为胜利,反之则是攻击失败。若要说的复杂一些,就不得不说到其中的繁杂的规则,比如攻击一方必须提前一周向学院提出军炼请求,请求比如由院系军司提起,一个月内同一院系只能提起一次军炼申请,攻击过程中不得击杀院生,全程都有教员在旁监控,不得借助其他院系力量等等等等。

    最重要的,是一个院系的镇系方尖碑被成功夺走后,将被放置在胜利者一方的主楼内一周,在这一周内,失去镇系方尖碑的院系院生,完成任何委托而产生的积分,都会计算在获得镇系方尖碑的院系积分中。一来二去,既增加了己方的积分数,又打压了对方,怪不得如此受院系推崇。

    雷恩暗暗佩服想出这种施展训练方式的人,它不但锻炼了院生的实战能力,同时也让院生的领导、指挥、协同作战、阵型布置能力大幅度提高,而与此催生的,是院生之间深厚的战场谊和对院系无以相匹的荣誉感、归属感。真是一举数得。

    怪不得从哈姆骑士学院毕业出去的院生,每当谈起自己在哈姆的学业,无一不是只提自己的院系,那可是他曾经无数次战斗过的地方。

    一想到未来自己也将为守护这座城堡而溅洒血,一股激奋的暖流犹然而生,彷佛一下子与这灰暗的城墙亲近了几分。

重要声明:小说《炼金之坐望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