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马蹄村危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缨 书名:炼金之坐望苍穹
    “不!要!浪!费!金!钱!”曼迪盯着雷恩,一个字一个字重重的说着,眼中却没有一丝怒意,“听见了吗?”

    雷恩无辜的吐了吐舌头,向他做了个鬼脸。

    曼迪狠狠的用指尖点了点雷恩的额头,便捧着心的酒壶轻快的向厨房走去,端出一盘餐点,放在雷恩面前。

    “今天准备做什么?”她幽幽的问道。

    正当雷恩抿着嘴唇,斜着眼思考时。

    突然。

    轰!----

    屋外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

    雷恩和曼迪对视一眼,立刻奔出酒馆,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村头的方向,三十多个着银色铠甲的士兵骑在马上列在村口两边,中间是个一华丽戎装的青年和一个光头壮汉。他们旁边一幢木屋已经垮塌了一半,一个马蹄村的村民正躺在残垣之中一动不动,看样子是被重击后,砸倒了这间木屋。

    “罗斯科!!”

    曼迪惊呼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雷恩紧跟在她的后,马蹄村的居民也迅速围了上来。

    众人将名叫罗斯科的青年从倒坍的残垣中慢慢扶起,此时的他已经昏迷过去,嘴角还淌着鲜血,显然是受了重伤。

    圣言师温妮莎赶了过来,村民们立刻为她让出一条道路。

    一个测测的声音响起,“哟!真没想到,这个小破村子还有圣言者啊?”

    他边的蛮汉和士兵纷纷附和以嘲弄的笑声。

    “你们想干什么!?”

    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原来是索姆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后还跟着一群孩子。

    青年眯着眼瞅了眼索姆,又瞄了瞄他后一群稚气的孩子,哈哈一笑,讥讽道,“我还以为什么,原来是条带着狗崽子的老狗。”

    “哈哈!!”那一方人群又传出刺耳的讥笑声。

    一个马蹄村的青年正要冲上,却被曼迪一把拉住,摇头示意他别冲动。

    重伤的罗斯科可是战士3阶,能把他伤成这样,这伙人肯定不是好惹的,更何况,这些银铠士兵,一眼就能认出是南特镇长的卫队。

    马蹄村,只是南特镇辖下一个中等大小的村落而已。

    一个老者在两个青年的搀扶下,缓步走出人群,他就是马蹄村已经年近古稀的村长,布雷斯特.波旁。

    他上前恭敬的向青年致意,青年不耐烦的瞟了他一眼,不屑的冷哼一声,就像前是一个乞丐一般。

    “阁下是南特镇长的儿子,索肖先生吧”村长用苍老而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如果我们的村民冒犯了您,我在此对您表示歉意。”

    说完,村长布雷斯特颔首一躬。

    “哼!老东西,算你懂点礼貌,刚才那小子挡了我的路,还伤了我的师傅,拿500金币来,这事也就算了。”

    说着,青年向边的壮汉使了个颜色,那壮汉立刻摆出一副受伤不轻的样子,不住的甩着胳膊。

    “你!”

    索姆怒喝一声,哧啷一声拔出腰间长剑,喷了火似的双眼直刺向那说话的青年。马蹄村的村民们也齐刷刷的亮起自己的家伙。

    “放肆!!”

    布雷斯特怒喝一声,瞪圆了眼珠看向索姆。

    索姆喘着粗气,不服气的将长剑收了回去,对于村长布雷斯特的命令,他还是不敢违抗的。

    马蹄村之所以能在迷踪森林边的这片沃土上存在不衰,和南特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失去了镇长的支持,那马蹄村也会如金格的村落一般,被世人遗忘,成为孤立无援的孤村,若是和镇长结下怨恨,那连存在的机会都会被剥夺。

    这个叫索肖.南特的青年,正是南特镇长的儿子,从小生惯养,长大以后便骄横跋扈,再加上他的妹妹芬妮.南特自小就聪明过人,在各个方面都完全压过他,3年前的神赐仪式中更是测出水元素天赋,进入梅林魔法进修学院,这让心生妒恨的他更为嚣张放肆,堕落不堪。

    谁惹上这么一个人,都得退避三分。

    就在此时,本挤在人群之中的雷恩,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在他的手中,多了一张奇怪的皮具。

    “500金币是吗,可以,昆坦,到我屋里拿500金币来。”

    名叫昆坦的青年点点头,刚转想要离开,却听索特怪笑一声,幽幽的说道,

    “老头,顺便把玛莎也叫出来吧,我要带她回南特!”

    “什么!?”

    布雷斯特脸色骤变,原本还能勉强堆出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凝重而肃然的神。如果说只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他还能忍下这口气,但如果是来要人,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马蹄村能存在到现在,靠的不仅仅是代代村民勤劳的双手,更是因为骨子里的刚烈不屈的子,每个村民都是这个大家庭的一部分,让他们交出其中一个村民去换来村子的安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早已怒火中烧的村民们一听这话,手中的拳头攥的更紧,牙齿咬的嘣嘣作响,恨不得把这个面目可憎的家伙生吞活剥了,只是迫于布雷斯特还没有发话,谁也不敢动手。

    “怎么?没听见吗?我就再说一遍,把!玛!莎!叫!来!听见了吗,老头!快去!”

    索肖白的有些发青的脸上,几块肌微微抽动,恶狠狠朝喷着。

    “人,我是不会交的,说出别的条件吧。”布雷斯特面色铁青,淡淡的回道。

    索肖怒意骤起,五官扭曲在一起,一个小小村落的村长,竟然敢公开违逆自己,而且是在他一众手下面前,这让他怒火上涌,连挖苦奚落的心也没了,指着村长的鼻子骂道,“老东西,我最后和你说一次,交出玛莎,否则!”

    他扭头向村民中看去,突然指着一个少女喊道,“否则我立刻把这个带走!来人!把那个女孩带过来!”

    被他指中的少女脸色瞬间惨白,两行泪水瞬间落了下来。

    2个银铠士兵骑着马行出队列,向村民们快步移动过来,少女看到这样的景,两腿一软,无助的跪倒在地。

    几声细琐的脚步声,少女的前,悄然多了七八个健壮的影。

    马蹄村的青年们,用体挡在她的前。

    “滚开!”

    骑在马背上的士兵高声喊道,手中长剑出,直指挡在少女前的村民,一双傲慢凶厉的目光恶狠狠的看向这些满目怒火的青年。

    可他的威无法撼动村民退后半步,反而让少女前的村民越聚越多。

    寂静!马蹄村内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彷佛被冰冻了一般,没有一分动弹,谁都知道,战斗几乎一触即发,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除了呼呼的风声和村民们粗重的喘息声,再没有一点声音,也许只是一声马蹄,也会让这里转瞬间成为一处屠戮场。

    士兵见这些村民丝毫不把自己的喝令放在眼里,眼见索肖已经有些不耐的神色,中一把怒火烧上头顶,长剑高举,厉声吼道。

    “还不给我滚!给我去.....”

    “安静!”

    士兵的吼声噶然而至,最后一个死字还没吐出嘴来,只听一声沙哑骇人的低喝响起。

    一条浅灰色的光线从村民们的来,掠过他们的头顶,笔直的扎在士兵的前,消失不见。

    正当所有人诧异的不知所措时

    噗通.....

    士兵摇晃了两下,轰然从马上摔了下来,重重砸在地上。

    紧接着

    又是一条光芒掠过,另一个上前的士兵根本来不及躲闪,便惨叫一声,向后仰倒,摔下马来。

    倒在地上的两人,目光呆滞,全不住抽搐,似乎正在忍受前所未有的痛苦,最令人惊恐的是,他们连一点声音都发布出来。

    惊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两方对峙的人失了魂似得向同一个方向看去。

    在他们后三十米处,一个影右手食指凌空虚指,那指尖的周围,一种幽幽的、带着暗灰色的光芒漂游不定,圈圈缠绕。

    他是谁?村民们完全摸不着头脑。

    深黑色的长袍包裹着他的体,除此之外的,只有一副横交织,面目狰狞,根本不能算是人的面孔。

    丑人那张像是被人切削过的大嘴抽动了一下,向前缓缓踏出一步。

    “谁敢惊扰我给徒弟授课,就永远留下吧!”他那沙哑的声音和面孔一样骇人。

    骑在马上的索肖只感觉一只凉飕飕的手从他的背脊爬了上来,让他浑不自觉的一抖,可他到底是镇长的儿子,在南特镇的管辖区域内,难道还有敢和自己对着干的人?

    正了正子,他壮起胆子张口想要喊话。

    突然,他前不远处一匹无主的马啼了一声,原来是在地上抽搐的士兵划到了它的前腿。

    丑人目光一寒

    “不听话的畜生!”一声低喝,指尖光芒暴涨,一条银灰色的光线疾而出,正中马的脑袋。

    只见这匹高大的枣红色战马陡然一声嘶啼,接着后腿立起,两只前腿在空中划了几下之后,轰然倒地,口中不住的吐着白沫。

    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索肖原本就惨白的面孔,霎时又附上一层冰霜,口的心脏彷佛在刚才停滞了,心中庆幸自己刚才没喊出声来,否则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

    丑人侧肃立,一双凌厉的目光冷冷的望向索肖。

    “滚!”

    他怒喝一声,一股强劲的气流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起一阵沙尘。

    索肖只觉得喉咙发干,狠狠咽了一口口水,发青的脸上再没有半分血色,求助般的看向边的光头壮汉。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一个小村落里遇见一个比他还不讲道理的怪人,而且,这人偏偏强的诡异。

重要声明:小说《炼金之坐望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