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精英选拔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缨 书名:炼金之坐望苍穹
    ( )    “都闭嘴”一声洪钟般的低吼,撕开了竞技场的天空。

    偌大的竞技场顿时寂静下来,贵宾席内似乎也受到了震慑,再没有了家常似的传音。

    “竟然是康坦德大人本尊到了!!”一些人小声议论着。

    哈姆骑士学院院长,康坦德,风元素大战魂,同时也是盖伊城军事长老5位长老之一,拥有着绝对的军事权利。为哈姆骑士学院的学员,在毕业后近20年的时间内,参加大大小小的战斗不计其数,战功已经无法给予带来更多的荣誉。

    比起一些整天埋在学院中的一些人,康坦德从无数次战斗和杀戮中历练出的实力,更让人叹服,甚至畏惧。

    一群体格强健,浑上下带着傲气的青年,昂首步入竞技场,他们正是哈姆骑士团的学员。比起魔法职业,战斗职业的斗气更具有强大的威压,这一伙人一坐定,周围的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纷纷站到远处。

    雷恩在这群人中仔细寻找,却始终没有看到艾瑞斯的影。

    这时,在竞技场悬空的露台上,一个盛装打扮的男子朗声喊道。

    “盖伊区的臣民们!!今年的精英选拔赛即将开始!!”

    在场的观众齐刷刷的抬头注视着他。

    “首先,照例我来宣布一下这次的规则!失去战斗能力者,负;自动认输者,负;体的任何部分接触石台之外地方者,负;赛前或赛中服用增益药剂者,负!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胜利者!!”

    “这次的比赛顺序,首先进行的是新人组,之后是青年组和成人组。这次新人组的参赛人数为:918人!!!”

    “9张竞技石台将同时进行战斗!!”

    “那么。让我们开始!!!!”

    随着他最后激动的高呼,瞬间点燃了竞技场内几十万人的激,人们兴奋的高声呼喊尖叫着,有节奏的跳跃使得整个地板都在不住颤动。

    贵宾席内。

    “这次的新人怎么样?”康坦德低沉的声音发问到。

    “院内选拔第一名,虔诚院系贾尔托,火焰元素巨斧战士,G级三阶。第二名正直院系洛斯特兰,圣光信仰盾剑战士,G级一阶。第三名英勇院系艾瑞斯,自然信仰重剑战士,G级一阶。”康坦德左侧一人恭敬的说。

    康坦德虽然是哈姆骑士学院的院长,但他其他的数个职位都让他脱不开,很少有时间顾及院内的事宜。

    “说说这3个孩子的况。”康坦德摇晃起手中的酒杯

    “是,大人,贾尔托作为新人在院内的优势很大,但是对付其他职业就很难说了。倒是洛斯特兰的胜面更大,这人对战局的把握非常敏锐,艾瑞斯则刚猛有余智慧不足,不过他的武器倒是十分有趣。”

    “哦?”康坦德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这些孩子在院里打打闹闹,面对的也都是近战斗职业,这次最好让他们吃点苦头,才会把眼界放开。”

    说着,他望向竞技场中央区域,在那,9场战斗已经同时打响。

    不时的金属撞击发出尖锐的鸣响,几个人影上下翻飞,各种武器也是大开大合,看的观众血脉膨胀,呼喊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5号石台上,一个长枪少年如猎豹一般灵活闪躲着,伺机向对手靠近,距离他500米外,一个手持长弓的白衫短装少女,一边向少年的运动轨迹出箭矢,一边快速移动着保持双方的距离。

    只见那少年向左前方一个虚闪,躲过一只破风而来的羽箭,左腿一蹬反向右前方猛扑,双手撑地的刹那,少女另一只羽箭已经离弦而出,直奔他的着地点,长枪少年大喝一声,双掌猛然一抬,整个体扭曲着跃上半空。

    一些正在关注5号台战斗的观众,都已经暗暗摇头,觉得这长枪少年已经输了。谁都知道对手是远程职业时,最忌讳的就是跃上半空,一不能改变运动方向,二不能做出有效的防御手段,三运动轨迹很容易捕捉。

    正当长弓少女弯弓搭箭,自信的瞄准少年的体时,一条银色的光线在她眼中一闪

    “噗---!”长枪已经插入了她的右肩,穿透了她嫩的躯,金属枪头直接从她的后背刺了出来。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她的白衣。手中的长弓颓然落在地上,心中不甘的她立刻用左手去掏腰际间的匕首。

    一只陌生而强有力的手已经掐在了她的脖颈处。

    “认输”长枪少年冷冷的说。

    少女闭上眼,叹了口气,松开了紧握的匕首。

    “我认输。。。。。”

    说完,少女捂着伤口,蹒跚着走下石台。

    几个着纯白长袍的圣言者快速涌了上去,立刻对她进行治疗。

    标注为5的悬空魔法石板上,浮现出一排文字[枪霸佣兵团-豹胜银色风暴银月训练营-梅瑞丽负]

    “5号台这小子不错,竟然利用光照角度好时间差,下手又准又狠,看来枪霸佣兵团又收了个好材料啊。”雷恩后,一个材魁梧,满脸胡茬的中年男子,不无赞叹的喃喃着。

    “这大叔分析的倒透彻,我以为只是出枪的时机抓了弓箭手的空档,没想到还有光照这个原因。”雷恩暗想着,转头朝那大叔装傻般的说“大叔,我感觉您的眼力很高,肯定是个久经沙场的厉害人物,能不能给我说说这些战斗是怎么分出胜负的?我可怎么也看不出来,如果只能看个结局,那我真是白来了。”

    那中年男子对雷恩的恭维显然很受用,颇为得意的打量着他,“小子,有眼光,那我就给你说说。”

    雷恩一副万分感激的摸样,夸张的点着头。

    “哼!”尤菲把他的作为看在眼里,十分不屑。

    中年男子指着8号石台,一个右手单剑左手圆盾的铁盔少年,正对上一个巨斧光头少年,两人一个重攻,一个主守,打的极其闹。

    “这新人战,比的就是战斗智慧,其实这个年纪的孩子实力差距并不大,没有强大的斗气,没有高深的魔法和武技,靠的就是对战局的判断和对战斗的本能理解,你看8号台,别看现在拿巨斧的占尽优势,但那盾战每一次招架都从容不迫,右手的单剑一直蓄势待发,这就是战术,相信很快就会分出胜负。”

    果然,那铁盔少年用圆盾划开巨斧的一劈,后180度转到主手位,巨斧去势不减的光头少年向前一个踉跄,等待他的就是对手剑柄的重击。

    “哐当---”少年和他的巨斧一起砸在了地上,不醒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炼金之坐望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