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有惊无险

    夏晚晴工作的地方是一个简易的帐篷,除了几张用来给伤员治伤以外,到处都堆满了各种疗伤的草药,虽然是医生,但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除了手术刀,她最熟悉的莫过于针剂、药片,面前的这上百种草药对她来说与杂草没有任何区别

    “我该怎么办啊?”,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堆放的草药,夏晚晴没了主意

    “你不是大夫?怎么,你这个外科大夫不会不认识草药吧?”,冷冽清冷的声音自她后传来

    夏晚晴眼前一亮,欣喜的转过看着站在自己后两三步外的冷冽,她笑道:“我是不认识啊,但是你认得啊,你教我啊”

    “你就是打算这样做军医吗?”

    “我···,虽然我不认识草药,但是不代表我不可以开刀、治疗病人啊”

    “给你”,冷冽也不反驳,只是从怀里取出一本书递给了夏晚晴

    好奇的接过了书,她问道:“这是什么啊?”

    “这上面记载了上百种草药的样子和疗效,你好好的看一下,如果有不懂的就问冷雨、冷雪,马上就要开战了,伤员一定会很多,到时候你可不要措手不及才好”

    清冷的语气却掩饰不住他对夏晚晴的关切,夏晚晴心中一暖,感激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总是喜欢把对她的关切放在行动中,不说,或者很少说,这样的他与黄埔星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是却同样的让夏晚晴心动,同样的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夏晚晴的心,让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

    “发什么呆啊”,冷冽淡淡的说道:“如果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就让冷雨来找我,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可以找到我的”

    “哦”,虽然格不同,但是这两个男人也太强势了,都这么喜欢用命令的口气和夏晚晴说话,而无论是他们谁面前,夏晚晴永远都是那个心甘愿的跟随者

    就此时,帐外出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四下黄埔星云不耐的声音传来了,“大哥,这么点小伤,不用这么麻烦吧?我马上就要赢二哥了,你···”

    “小伤?四弟,你看伤在你手上,你疼不疼?下棋什么时候不可以再下啊,不就是让你陪我来包扎一下吗,你用得着这么心不甘不愿的吗?”,黄埔星宇那令人厌恶的声音随之传来进来

    一想到黄埔星宇那冷酷、残忍的眼神,夏晚晴就觉得恐惧,冷冽随之瞥了一眼帐外,冷声说道:“你现在是女扮男装,想必他应该认不出你来,千万不要自乱了阵脚”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夏晚晴的手心都沁出了冷汗

    “我不方便让大下见到我,这样,你不要慌张,能拖多久是多久,我去找五下”

    “可是···”,冷冽根本就不给夏晚晴说完的机会,已经从军帐的另一边闪了出去,夏晚晴黯然叹了一口气,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可以陪她一起面对那个残暴的人啊,可是···

    她失望的望着早已经连人影都看不到的军帐外面,喃喃自语着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可是我真的很害怕啊”

    军帐的门帘被掀开了,黄埔星云心不甘不愿的走了进来,“军医,大下被树枝划伤了手,你帮他看一下”

    “是,遵命”,尽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柔,夏晚晴低垂着头慢慢得走了过去,心中暗暗祈祷着冷冽可以尽快找到黄埔星磊

    “快点,你没看到本下正在流血吗?”,黄埔星宇冷声吼道

    夏晚晴整个人哆嗦了一下,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如果他真的发怒的话,她是没有半点反抗的机会的,她不敢再耽搁,忙抱着药箱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闷头为他清洗着伤口

    “我以前是不是在那里见过你?”,黄埔星宇总觉得眼前这个小的军医似曾相识,他狐疑的问道

    “手下是随军的军医,大下应该没有见过我才对”

    “你的手法倒是蛮娴熟的”,黄埔星云见大哥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军医,他不解的将目光投向了夏晚晴,此刻她紧低着头,弱小的让人不忍去伤害,他下意识的转移了话题

    “嗯,好像还不错”,看着自己已经被包扎好的手,黄埔星宇微微点了点头

    军帐的布帘猛地被掀开了,寒风随之袭了进来,吹动着军帐中的蜡台来回晃动着,可以看的出来人是如此的风风火火,黄埔星宇的目光自夏晚晴的上移到了门口

    黄埔星磊疾步而来,再看到夏晚晴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看出他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也在一瞬间恢复了他以往的玩世不恭

    “五弟,你怎么了?”,似乎不是不太习惯弟弟一本正经的样子,黄埔星云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黄埔星磊强迫自己将关切的目光从夏晚晴上移开,淡笑道:“可能是有点着凉了,我来找军医那些药,四哥,你呢?”

    “我陪大哥来看伤的,第一次出宫是不是不适应啊?这里天寒地冻的,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黄埔星宇一声冷哼,冷笑道:“我怎么没有看出你有半点生病的样子呢?”

    “我也没有看出大哥那里有受伤的样子呢?”,没有半点示弱,黄埔星磊也是一样发的冷笑

    这兄弟俩上辈子一定是仇人吧,这辈子才会一见面就眼红?黄埔星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忙说:“大哥,二哥还等着我去下棋呢,走了,不要啰嗦了”

    黄埔星宇人已经被黄埔星云推出了帐外,还大声的喊道:“四弟,你就护着他吧,这么狂妄的家伙,早晚有一天他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不以为然的看着哥哥们的背影,黄埔星磊冷笑道:“我还是那四个字:拭目以待”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爱情之就想爱着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