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心动2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几天的长途跋涉,夏晚晴终于随着启国的大军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冰雁关

    早已经驻守在冰雁关的三皇子黄埔星志和大将军林玉泽早已经站在城门口迎接着大军的到来

    坐在马车里,夏晚晴和黄埔流星一人一边悄悄的掀起了布帘望向窗外

    “晚晴,那个年长一点的是我的姑父,也就是云裳郡主的夫君,他旁边的那个少年郎就是我的三哥,是我五个哥哥中最稳重、最才华横溢的一个了”,黄埔流星骄傲的说道

    夏晚晴早在神医山庄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林将军,她淡淡的笑着将目光从神采奕奕的大将军上移到了他边的那位少年郎

    她不止一次的听黄埔星磊提起他这位三哥,从他的言语之间不难听出他很崇拜他的三哥,那个此刻正和黄埔星磊拥抱的少年郎的确比黄埔星磊多了几分稳重、淡雅,却也多了几分城府

    “晚晴,你觉得是我三哥英俊些,还是我五哥更英俊些?”

    “流星,你的小脑袋瓜里怎么总是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啊?”

    似乎没有听到夏晚晴的话,黄埔流星托着腮花痴似的笑道:“我猜最帅的一定的冷冽”

    夏晚晴的心微微一沉,她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啊,你想啊,能拥有比天上繁星还要明亮的眼睛的男人怎么可能不英俊不凡呢?还有、还有···,你看他走路时矫健的姿、说话时高贵的气质,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我,冷冽是一个英俊不凡的少年郎,他一定比我五哥还要英俊”

    “你的意思是说你五哥比你三哥帅了?”

    “帅?什么是帅啊?是一种官位吗?”,黄埔流星好奇的问道

    夏晚晴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说了现代话,她忙好脾气的解释道:“不,不是了,帅的意思就是英俊啊,我家乡的人都这么称赞长得好看、有气质的男子的”

    “哦”,黄埔流星是个很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人,她笑道:“也就是说我五个哥哥还有冷冽都是很帅的人了,对不对?”

    “对”,夏晚晴被她摇头晃脑的样子逗笑了

    黄埔流星坐到了夏晚晴边,问道:“晚晴,你喜欢我五哥,对不对?”

    夏晚晴一愣,她不知道黄埔流星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喜欢我五哥,我五哥也喜欢你”,黄埔流星又问:“晚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见夏晚晴一头雾水的看着自己,黄埔流星的脸红了,她羞的说道:“是不是每时每刻都想要见到他,见到他的时候你的心就会加快跳动啊?”

    “为什么要这么问啊?”,看着她浮现出和平里不一样的神,夏晚晴有些担心的问道

    “先回答我啊,你对我五哥是不是有这样的感觉啊?”

    “好像···是吧”

    黄埔星磊笑了,她羞涩的说道:“我就知道这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

    有些紧张的看着黄埔流星,夏晚晴努力让自己平静的问道:“流星,你喜欢上谁了啊?”

    “冷冽,我确定我喜欢上他了”

    “冷冽?”,夏晚晴吃惊的看着黄埔星磊诧异的问道:“你只不过匆匆见了他一面而已,怎么会?”

    黄埔流星双手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羞涩的说道:“我也知道我就见了他一面而已,可是晚晴,你知道吗?在见他之前,就是你告诉我有那么一个终戴着面具的人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开始加快跳动了,当我第一眼见到那个银色面具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他的气质征服了”

    果然,一切都如夏晚晴猜想的那样,这个单纯、天真的女孩竟然对那块寒冰一见钟了,锦蝶舞一见钟上黄埔星磊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但是此刻她的心却悬到了嗓子眼里,她担心的不是冷冽会不会上这个单纯的小女孩,她更加担心的是黄埔流星会不会受到伤害

    “晚晴,你在想什么啊?”

    夏晚晴忙收回思绪,微笑着摇了摇头

    “好晚晴,你一定要帮我”

    迎上黄埔流星恳切的目光,夏晚晴竟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她柔声问道:“我要怎么帮你啊?”

    “看得出冷冽很喜欢和你聊天,你帮我告诉他,我喜欢他,好不好?”

    “流星,冷冽是不会轻易喜欢上任何人的,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

    “我不在乎,我就是想要和他在一起”

    这个总是咋咋呼呼的小女孩,没想到认真起来和她哥哥一样的固执,夏晚晴黯然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不是她不想成人之美,只是和冷冽相处久了,她也就了解冷冽了

    冷冽是个亦正亦邪的人,他喜欢安静,喜欢独断专行,而黄埔流星是一个一刻都不能安静下来的女孩,从小在万人的呵护、宠下长大,她应该不懂得如何迁就别人吧?

    换句话说,冷冽是不可能喜欢上她的,这样下去,只怕这个小姑娘真的会受伤,她应该怎么做呢?

    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缓,夏晚晴劝道:“流星,我曾经和冷冽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我了解冷冽的格,他不是个轻易会妥协的人,柔是打动不了他的,我曾经亲眼看到过他将一个不喜欢的女子给丢出了房间,你天生就是应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不要自寻烦恼,好吗?”

    “他真的把不喜欢的女子给丢出去过啊?”黄埔流星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是一脸的崇拜

    夏晚晴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来她的说服工作失败了

    黄埔流星甜甜的笑道:“他真是中人,敢敢恨,我喜欢,我决定今生非冷冽不嫁了”···

    这东西真的很奇妙,一旦了,真的是到了黄河都无法死心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爱情之就想爱着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