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求婚2

    “你是说五下与你死去的恋人长的很像吗?”

    如果换做其他人的话,一定会觉得匪夷所思,甚至是不会相信的付之一笑,而他,冷冽,从始至终却都是一副冷静的让人害怕的表

    “不是像,而是一模一样,一样的容颜,一样的气息,就连说话的声音都一样”

    “所有你确定他是你恋人的来世?”

    “也许是前生,也许是来世,这都不重要,重要的上天可怜我,让我找到了他”

    “那又如何?你现在面对的那个人是黄埔星磊,他是一个到处留却又处处无的人,如果你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真,恐怕比上天摘星还要难”

    “我知道,我也看出来了,但是我却无法轻易放弃,在我的家乡,我承受过生离死别的痛苦,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轻易让他离开我,我知道他已经忘记我了,但是这并没有关系啊,上天既然安排我们重逢,就说明我们缘未尽,我会让他慢慢接受我的”

    “你确定?”,冷冽的目光已经恢复了往昔的清冷,他冷冷的看着夏晚晴淡淡的问道

    “我···确定”,夏晚晴的声音很低,在冷冽面前,她就好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沉默,空气中游走着让人窒息的沉闷气息,夏晚晴低垂着头,她愿他发脾气,愿被他骂个狗血淋头,也不愿意他就这么沉默的坐着,这样的他更让人感到窘迫

    许久,冷冽的声音低沉的好像是从天际传来的一样:“那好,随你”

    “什么?”,夏晚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诧异的看着冷冽,他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吗?

    “你想要留在五边,你就留下吧”

    “哦”,原以为他会生气,会骂她,甚至是恼羞成怒的将她强行带走,而他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平静、冷漠,平静的听着夏晚晴诉说着她的今生来世,平静的听着夏晚晴诉说着她对另一个男人的眷恋,平静的同意她留下来···

    他肯让自己留下,他没有强迫自己跟他走,没有强迫她做他的妻子,这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心会如此失落?

    “怎么,对我的答案不满意吗?”,冷冽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问道

      “···满意”

    是的,她应该满意,可以再见到她的韶华哥,可以和她的韶华哥再续前缘,对她而言是梦寐以求的事,只是···,为什么在听到冷冽同意她留下的时候,她的心却是如此的失落和不舍呢?

    难道···

    难道这短暂的相处,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已经融入了她的生活、占据了她的心?

    夏晚晴的心揪了起来,她马上在心里否认道:不,不会的,她只是习惯了神医山庄的生活,只是习惯了眼前这个口硬心软的家伙,她只是···,总之,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冷冽又说:“五下是个率而为的人,虽然他脸上从是挂着笑容,但不表示他是个好说话的人,想要留在他的边,你要学会忍耐”

    “我明白”

    “他喜欢沾花惹草、喜欢流连于烟花之地,如果你想要在他边待久一点,你最好可以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否则受伤的只能是你自己”

    “我会的”

    “有的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像,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软弱,不要让你的善良成为你的包袱,你要学着用心看人,懂吗?”

    “冷冽”,夏晚晴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认识他至今,这还是他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呢,他还是关心她的,他的冷漠只是他的伪装

    “我在京城里的事已经办完了,后天我就带着听雨、赏雪回神医山庄了,以后的路怎么走,就只有靠你自己了”

    “后天?这么快啊?”,夏晚晴脱口而出,心中满是不舍

    瞥了她一眼,冷冽继续说:“如果有一天你累了,放弃了,就回来,神医山庄的门永远为你开着”

    他的眼神让夏晚晴心疼,她开始犹豫了,甚至是有些害怕没有他的子自己会不知所措了,她低声说道:“冷冽···如果你不高兴的话,我···我可以和你一起走的”

    “你是属于你自己的,没有必要为任何人而活,再说你要的我给不了你,与其让你委曲求全,倒不如放你自由,你就留下吧,等你心痛了,放弃了,你就回来,我说过的话永远都是算数”

    “···”,夏晚晴彻底无语了,其实她心中还是有所期待的,只是冷冽似乎并没有看出她的犹豫和彷徨,他更不知道其实他真的已经在夏晚晴的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冷冽清冷的目光在她脸上一扫而过,淡淡的说道:“在五下没有上你之前,你依旧是我神医山庄的人,如果有人敢对你不敬,你就报出家门来,我想这个启国敢于神医山庄为敌的人不多”

    平静的神、冷漠的语气都掩饰不住他眼中的关切,夏晚晴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她知道自己真的欠了他好多、好多···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爱情之就想爱着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