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兄弟之争2

    “五弟,你这是干什么?”,黄埔星宇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悦

    “人呢?夏晚晴呢,大哥,不要等我撕破了脸皮你再交人,那样对你、对我都不好”

    “五弟,你好像已经是撕破脸皮了”,黄埔星宇冷笑道:“五弟,你这样可不对,你现在是来求我的,怎么可以这么嚣张呢?”

    黄埔星磊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很多,他冷笑道:“求你?我黄埔星磊长这么大还没有求过任何人呢,我高兴了,叫你一声大哥,不高兴了,我认识你是那块地上的一棵葱啊”

    “黄埔星磊你是来找茬的吗?”,黄埔星宇显然是被激怒了,他也猛地站了起来厉声说道

    “你算是说对了,我就是来找茬的,你明知道冷冽是我的朋友,还名目张胆的劫他的人,你眼里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

    “你也是说对了,你不过就是皇后娘娘边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如果不是皇后娘娘庇护你,你以为就你的德行,也可以有机会向我们兄弟几个这样封王、封地吗?”

    “黄埔星宇,你是不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黄埔星磊一把抓住了黄埔星宇的领子,修长的大手紧紧的攥成的一个拳头“咯咯”作响

    “黄埔星磊,如果你敢对我不敬,我就让那个夏晚晴生不如死,不信你就试试”

    黄埔星磊就要砸在黄埔星宇脸上的拳头在接近黄埔星宇脸庞的时候猛的停住了,他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你真卑鄙”

    屏风内,夏晚晴放在前的手随着黄埔星磊的拳头抬起的那一刻紧紧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衫,此刻她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处险境,她担忧的眼前这个看不清容颜的男子,如果他真的和自己的哥哥动起手来,他是否可以占到上风?

    见黄埔星磊的拳头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夏晚晴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冲动到与自己的哥哥动手

    “黄埔星宇,你放还是不放?”,屏风外,黄埔星磊强压怒火冷声问道

    黄埔星宇挣开了他的手,整了整自己的长衫,不以为然的冷笑道:“放又如何不放又如何?”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了她?”

    “求我啊,你黄埔星磊一向自命清高,我倒是要看看你可不可以为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不死神医低头求人”

    “你···”

      “不肯啊?也对,你是皇子,而且是皇后娘娘唯一的子嗣,不要说求人了,就是别人阿谀奉承也要看你高不高兴搭理,你又怎么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小丫头低下你高贵的头颅呢,既然如此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让冷冽自己来”

    “如果冷冽自己来,你必死无疑”,听得出,黄埔星磊不是在威胁他

    黄埔星宇笑了,笑的那么鬼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愿意”

    “黄埔星宇”

    “不用那么大声,我听得见,老五,既然你我达不成协议,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可是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怎么忍心让佳人独守空房呢,哈哈”

    他令人作呕的笑声肆无忌惮的飘在整个房间里,夏晚晴猛的站了起来,可恶,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厚颜无耻、龌龊不堪的小人吗?

    管家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他忙冲着夏晚晴作揖,一脸的哀求,夏晚晴本就是个心软的人,见老人一脸的恐慌,她暗自一声叹息,默默的坐了下来

    冷冽,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那个黄埔星磊和黄埔星宇是兄弟俩啊,而且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他是一个自命清高、狂妄不羁的人,要他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低头恐怕真的很难

    大厅里匆匆走进一个家仆,他小心翼翼的作揖说道:“下,二下和四下来访”

    “有请”,黄埔星宇笑的更灿烂了,“我倒要让他们看看我们的五弟是如何嚣张跋扈、忤逆兄长的,金銮上他们也好帮我评评理”

    “嚣张跋扈?大哥,好像一直在嚣张跋扈的人是你吧?”,黄埔星磊的语气中满是嘲弄

    “对,是我”黄埔星宇冷笑道:“但是以你平里的作风,你认为二弟、四弟会信你还是信我?”

    “你真的好诈”

    “我一向如此,你今天才知道吗?”

    “也就是说你是不会轻易放过夏晚晴了?”

    “不会,本下已经决定要纳她为侧室了,又怎么会轻易拱手于人呢?”

    “好,非常好”,黄埔星磊话音未落,只见他微微一屈膝,迅速的自长靴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黄埔星宇和夏晚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黄埔星磊已经用力的划伤了自己的手臂

    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臂犹如一道小溪流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爱情之就想爱着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