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生死诀别3

    冬的寒风肆无忌惮的吹拂着墓地里枯萎的树干,半空中布满了乌云,虽然不知道这是一场暴风雨还是一场暴风雪,总之郁闷的气息压抑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有一记闷雷在头顶炸开一般的让人觉得窒息

    一黑衣的夏晚晴眼泪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流淌,她凄凉的立于墓碑旁机械的鞠着躬,眼泪随着风飘向了好远、好远···

    她终于还是没有留下他,在承受了那么多痛苦、折磨之后,陈绍华还是在这个残冬撒手人寰了

    在他生命的最后这个三个月里,最初陈绍华总是用尽各种方法想要赶走她,但她却始终不离不弃的守候在他的

    他心有不忍的时候也曾经问她为什么这么傻

    她说上天对他们已经很残忍了,为什么他们还要折磨对方?为什么不可以好好的珍惜最后可以相处的时光呢?

    病魔折磨、心交瘁他都不曾喊过疼,但是听她说完这番话后,陈绍华哭了,他将她揽入怀中,也就是从那天起,他不再赶她,而是乖乖的配合治疗了

    夏晚晴知道他是为了她才继续坚持的,她知道他不放心她,她更知道其实他她比她他要多得多,只是面对生死,他选择了沉默···

    三天前,他弥留的时候紧紧的握着夏晚晴的手,在她耳边无力的说道:“今生我不会说出那三个字,不是不,而是因为的太深···如果真的还有来生,我一定会亲口告诉你今生我没有来的及说出口的那三个字,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等我,一定要等我来找你···”

    十指相扣却没有机会白头偕老,明明真心相却没有机会对人表达,那种感觉真的痛彻心扉

    看着他的气息越来越弱,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渐渐消失,夏晚晴心如刀绞、痛不生,却没有机会与命运抗争···

    他们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找寻彼此,换来的也就只是这最后的三个月的短暂相处,他们没有抱怨,更没有时间去抱怨,虽然他们谁都没有说出口,但是彼此都明白,他们必须和时间赛跑才可以得到更多的幸福和快乐,这短暂的三个月可以说是他们这一生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

    在那仅剩的三个月里,她不止一次的恳求他可以和她结婚都被他婉言拒绝了,她知道他不是因为不喜欢她才不肯和她结婚的,而是因为在乎她、护她,所以才不肯给她这份承诺

      他将他保存很久的一对婚戒其中的一枚用项链系起来,亲手戴在了她的脖子上,却将另一枚带进了坟墓,他说他不会给她任何名分,他只会给她一个承诺--来生再续缘的承诺

    她不甘心,却也无奈,她知道他的心意,知道他希望自己可以好好活下去的愿望,所以她不再勉强,乖乖的将那枚戒指戴在了脖颈上,同时也戴在了她的心上,相却没有办法天长地久对执着于的人来说真的是太残忍了

    她曾经无意中向陈绍华透露过她想要与他生死相随的心愿,没想到他却异常的生气,他质问她生命在她眼中就这么不值一文吗?他甚至用自己的生命要挟夏晚晴保证不会轻生,否则他就拒绝吃药、治疗

    直到夏晚晴哭着保证绝对不会轻生之后,他才肯继续配合治疗,他说他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舍不得这个世界,舍不得夏晚晴,但是命运如此安排,他也只能听从,他要夏晚晴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他承诺时间到了,他自然会来接她,而在他来接她之前,她必须好好的活下去,为他活下去 可是他不知道,没有了他,她的世界也就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活着对她而言也就变得比死更加痛苦难耐了

    “夏医生,你一定要坚强啊,相信邵华在天有灵也希望可以看你坚强的活下去”,李蕊双眼已经哭得快要睁不开了,她微微发抖的手握住了夏晚晴冰冷的手,低声安慰道

    “谢谢,我会的”

    李蕊又说:“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助你就开口,夏医生,你是邵华最在乎的人,也就是我最关心的人,我希望你可以振作起来,毕竟邵华已经走了,我们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

    脸上牵起一抹让人心疼的苦笑,夏晚晴低沉的说道:“我已经辞职了,你还是叫我晚晴吧”

    李蕊柳眉一皱,此时此刻她才不得不承认原来夏晚晴真的比自己陈绍华多,他的离开对自己而言只是一种痛苦,对夏晚晴而言却是致命的一击···

    参加葬礼的人三三两两的下山了,夏晚晴独自留下了下来,她在墓碑旁坐了下来,脉脉含的看着墓碑上那个永远年轻的人,她柔声说道:“邵华哥,你不肯说出口的那三个字其实我知道是什么,今生没有机会听到,来生啊,来生你一定要千百倍的还给我,好不好?”

    说话间,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将头靠在了冰冷的墓碑之上,心如刀绞的说道:“你说要我好好活下去,可是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支撑我一路走来的唯一信念就是你,就是你说过的会回来找我的承诺,所以,这些年,无论多苦、多难熬,我都咬着牙坚持下来了,可是以后的子,你要我一个人如何面对啊?”

    “邵华哥,这个世上除了你还有谁会在乎我?你说时候到了,你自然会带我走,那是什么时候啊?一天、两天?一年还是两年,不要太久啊,不要把我丢下来就不管,我真的会疯掉的”···

    那夜下了好大一场暴风雪,第二天的报纸头条说那是三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这场暴风雪不仅仅只是带来了天灾同时也带来了**,位于市郊的公墓发生山体滑坡,许多坟墓被淹没、覆盖了,其中也包括昨刚刚下葬的陈绍华的坟以及···

重要声明:小说《时空爱情之就想爱着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