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这根笛子很不错,颜色很漂亮,而且制作得也精细,木质特好。要不是府里人还在睡觉,我真想试吹一下。”百灵对古乐器就是这么没有免疫力。

    “这根笛子其实没那么容易吹,我练了这么久都还吹不好。”她练吹笛子已经有10年了吧,但吹其他的笛子都吹得很好,唯独就是吹这支笛子吹出来的曲子怪难听的。所以她只能把这根笛子当做武器来用。

    “是吗?那我倒想试试。不会打扰到其他人吧?”百灵手抚摸着那根笛子问紫霜。

    紫霜迟疑了一下答道:“应该不会,这会大家都要起来忙了,毕竟离小姐大婚之期就三天。”

    听完紫霜的话,百灵把笛子送往嘴边吹起来。优美的曲子缓缓流出,笛音悠扬委婉,让人深陷其中。百灵吹的是《故乡的云》,在吹曲的时候融入了她所有的思乡感

    一曲终,紫霜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激动地问:“你吹的这曲子我还从来没听过,很好听。还有怎么这笛子到你手中,却变得好像很容易吹一样?你可以教教我吗?”

    “当然!你先吹首给我听听吧。”百灵微笑着把笛子递还给紫霜。

    紫霜接过之后,便开始吹起来,但好像这笛子还认人似的,到她手中就吹不出优美的旋律,而且吹起来很费劲。紫霜轻喘口气,不解道:“百灵,你究竟是怎样吹的啊?我怎么就是吹不好?”

    百灵慢条斯理地道:“你在吹曲时没有融入你的感!所以才会吹不出来,吹起来也困难。”

    “怎么可能?我吹这根笛子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对我父母的思念,怎么能说是没有融入所有感?”紫霜这下更模糊了。

    “那是你对你父母的思念,但你只是在脑海中思念他们,你并没有把感融入曲中,所以吹着也很累。”百灵不紧不慢道,“而且不同的曲子有不同的感,你也不能在每首曲子中融入同样的感。你再试试,吹首与你思念你的父母相符的,然后再全神地融入曲中。”

    紫霜按着百灵所说地吹起来,果然,她吹出来的曲子变得很悦耳,而且吹起来也没有那么费劲。紫霜忘神地吹着笛子,百灵也认真地听着曲子,两人并没有发现有人正在向他们缓缓靠近。

    “紫霜丫头,什么时候曲子吹得这般好啦?”声音有点苍老也有点沙哑。

      紫霜听到声音后,停下吹曲。恭敬地向来人打了声招呼:“老爷,早!”然后跑过去扶他坐下。没错,来人正是司徒卿。

    百灵微笑着向他打了声招呼:“丞相大人,早!”

    司徒卿这时才发现百灵,他刚才并没有注意到她:“这位是?”

    “老爷!她是少爷的朋友甄百灵,暂住这里。因为小姐的事,我们还没来得及跟您说一声。”紫霜解释道。

    司徒卿打量着百灵,心里赞叹:好一个灵秀的姑娘。一张比自己的女儿还要美的脸孔,脸上的笑容让人看着舒服到心底。

    “丞相大人真是打扰了!”百灵依然浅浅一笑,这位丞相应该不像电视里的那些一样是那种会谋权篡位的人,他长的慈眉善目的,让百灵心生好感。看来是一晚没睡,脸色不太好,声音也有些许沙哑。

    “哪里。姑娘肯到府上来住,是府上的荣幸。只可惜出了这等事,不能好生招待。”司徒卿好声好气,“姑娘是哪里人?是不是江南的?江南那一带可是盛产才子佳人。”

    紫霜抢着回答道:“或许有可能如老爷你猜的那样,但那也得等到百灵恢复记忆后才能告诉你答案。”

    司徒卿偏头看了一下紫霜,然后再转向百灵:“姑娘失去记忆了?”

    百灵有点忧伤地说:“是啊!也不知道是如何掉落山崖的,幸得司徒公子相救。”

    “实是可怜!”司徒卿感慨了一声,然后又想起了自己那可怜的女儿,眉宇间忧愁再现。

    百灵她是一个很懂人心的人,她看着司徒卿就能猜出他此刻在想什么。“司徒丞相也不必如此伤感,或许令千金能因祸得福也说不定。”

    “希望如姑娘好言。”司徒卿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因祸得福,但这种可能太小了。

    百灵和司徒卿之间谈话投机的,他们就这样坐着聊着天……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