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何人欲加害

    怎么可能?这脉象……这脉象怎么会是……

    本来是想看看她体内的迷药因子散完了没,没想竟号出喜脉。宇文俊邪再三号脉,才敢最终确定,她是真的怀有孕。

    也许昨晚没发现是因为怀孕初期,脉象不明显导致……

    百灵一脸狐疑地瞥向宇文俊邪那高深莫测的眼神,难不成他诊断出她体内有其他毛病?不然怎么用如此的眼神望着她,似乎其中还参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怀。

    而慕容冽则把他们这种眼神交汇看成眉目传,本就怒火中烧的他更是一脸铁青,手握成拳,仿似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他极力控制住自己,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个肥头胖耳的男子上,伸手揪住他的领口。

    “本王现在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有不实,后果……”慕容冽稍作停顿,眼底闪着厉色,似能把人杀死!伸手抄起桌案上的瓷杯,手劲一使,瓷杯顷刻间化为粉末从指缝散去。一抹冷笑爬上嘴角,继而道,“有如此杯!”

    那名男子子不停地哆嗦,结结巴巴地求饶道:“小的…不敢,小的…小的…定…定…如实禀报!”

    因为有慕容冽在场,百灵也不想多问什么,免得招来更多的误会。

    而宇文俊邪恢复一副泰然自若的表,心底也做好了打算,他现下还不能把这个消息说出来。不是他别有用心,而是眼下不是好时机。

    慕容冽将男子推开,掀起衣摆,坐落在圆桌旁的凳子上。抬眼看向百灵,指骨轻敲圆桌道:“王妃,你也过此旁听!”

    百灵稍作迟疑,只见慕容冽星眸透着不容置喙的寒光,直到她眼底。

    百灵恨恨地回了一眼,但即使不愿也不能在这时候跟他对峙,她可不敢跟即将爆发的‘猛兽’作对,又不是自找死路。

    眼见百灵莲步轻移地走过来,慕容冽才满意地将目光收回。

    “你可知你觊觎的女子是谁?”慕容冽犀利地问道。

    那男子听问,抬头看了一眼百灵,却被慕容冽眼里直出来的寒光吓得立马低下头,颤音道:“小的,小的…知道……”

    “哦?”慕容冽挑起眉峰,“本王还想说,如若你不知便饶了你,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可现在看来,你可是色胆包天呐!”

    “王爷恕罪!小的…小的知错了!请…请王爷饶恕!”男子听闻慕容冽的言语,立即吓得全发抖,嘴里不停地求饶。

    慕容冽看了看男子那怂样,不经意间瞥见了靠站在顶梁柱边的宇文俊邪,而后又斜睨了眼百灵那羞花闭月的容颜,心里不气得牙痒痒的。

    他语气不变冷:“昨晚你为何会出现在吟咏阁?”

    “是…是有人送了纸条给小的。”

    “可知何人?”百灵柳眉轻挑,问道。

    “小的也不清楚。听。。。听下人说送信人是一名女子,可是她穿了一斗篷,把脸也蒙住了。”男子仔细回想,不敢有半句虚假地道。

    慕容冽想,难不成是着夭秀楼里有人想加害她?可是又好像哪里不太对。如果想加害于她,应是直接要了其命,怎么会是只是下了迷药,想毁了她的名誉?

    “那纸条可还在?”慕容冽道。

    “那纸条是下了药的,那些字只维持了一个时辰就散了。”

    “你可记得纸条上写的是什么?”百灵真的想不明白究竟是何人加害她,且还极可能是这夭秀楼的女子所为,可她自问在这夭秀楼的个把月来,没有得罪何人,怎会……

    “纸条上只是简单几个字,写着:今晚亥时,夭秀楼吟咏阁!”

    慕容冽转面向百灵,问道:“昨晚你都吃了什么?”

    “昨晚…就只是傍晚用膳的时候吃了几口饭菜,之后睡前喝了清汤……”说到后面,百灵的声音渐渐变小。是哦,她怎么会忘了,她是喝了婉儿的清汤,才觉得睡意袭来的。

    尽管如此,百灵还是不愿相信婉儿会加害她,她也没有理由没有动机……

    虽然到后面百灵的声音如蚊呐般,但慕容冽和宇文俊邪还是清晰地听到‘清汤’二字。

    “你刚刚说‘清汤’,那是何人端于你喝?”宇文俊邪觉得,问题极可能就出现在清汤里。

    “是婉儿见我饭菜吃得少,辛苦熬给我喝的,不可能是她!”百灵不容许任何人质疑苏婉儿,尽管这种质疑是对的。

    “苏婉儿?”宇文俊邪俊眉一挑,道出这个名字。

    “苏婉儿?可是那名你为之折回的女子?”经宇文俊邪这么一提,慕容冽才想起前些子被其用来留住司徒百灵的女子。

    “是的!我相信不是她,况且她也没有任何动机这样做。”百灵不愿多想,她坚信苏婉儿不会背叛她的。

    “你真心觉得她可信吗?”宇文俊邪知道百灵再怎样都不愿相信一直倾心相助的人会背叛自己,但有时候并不是你付出真心,别人就会同样用真心回应你!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