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曲散人终了(1)

    商量?其实是说好听了。在此之前百灵就已经想好,要是夭姨不同意,她定软硬兼施,让她不同意也得同意!

    “你说,你说!”夭姨巴结她还来不及呢,这么聪颖的姑娘,而且还长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拥有如此窈窕的板。

    “我想让姑娘们不用接客了,就把上台表演那一部分的银两发与她们作为每的俸例。过几天我会再推出一个节目,然后我们夭秀楼从此就改为游乐园,无论男女无论老少,都可以进我们夭秀楼来吃美食、观赏表演、并且玩乐。”

    夭姨听得一板一愣的,可能是很难想象本是烟花之地的夭秀楼要是变成那样将会成为如何?

    百灵继续道:“如果你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会等夭秀楼真正进入正轨,到时候你就可以放心的坐稳你老板娘的位置。”

    百灵已经打算尽快解决夭秀楼的一切,然后离开夭秀楼去寻找那把古琴,虽然天下之大,但如果是缘分所在的话,不怕找不到。其实想想真的有点可笑,百灵以前一直都是不相信缘分、命运这回事的。

    夭姨似是皱了一下像小小蚯蚓一样的眉毛,后来又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重重地点了下头:“好吧!一切听甄儿姑娘的安排。”

    可是百灵不知道,短短几天,就足以改朝换代,也足以改变一圈人的命运。

    有时候你觉得成功就近在咫尺,只要再往前跨一步,就可以迈过去,可是往往那一步有可能就是万丈深渊,命运就是喜欢这样与你开玩笑!

    “雨色秋来寒”这句诗句真是这几入秋来寒气候的写真。刚一入秋,夏的暑气慢慢退去,继而便是一场接连一场的秋雨,每下过一场秋雨,气候也会跟着下降一点点。

    不过由于百灵早已设想过任何可能影响计划顺利进行的况,所以露天“展厅”无法用,还有其他地点。如,夭秀楼正门所对中厅。百灵已事先安排人手让他们对中厅进行改造,也是为了接下来玩乐节目的开启做准备,现在正好可以先为“展厅”用。

    出于这几天大家也累的,而且今夜这种天气,多多少少也影响客人的心

    百灵决定亲自出场弹唱琴曲,也算是趁机给那些姑娘休息休息。这种氛围最适合听听忧郁些的琴曲,这样才能景相容,特别是那种意浓厚的。如,《半月琴》、《星月神话》又或者《长绝》。

    许是巧合,许是冥冥中已有定数。百灵依旧选择了《星月神话》,只因为这首歌是出自穿越电视剧《神话》的。经历跟自己相似,故而冥冥中有那么一丝感牵引着。

    百灵着一袭浅蓝色衣裳,外披一层如斗篷般的天蓝色纱衣,面蒙浅蓝色薄纱。隔着一层银白色纱帘,优雅地端坐在中厅的正中间圆台上。跳跃的音律从她纤细修长的柔荑下缓缓流出,甜美的歌声绕梁三尺: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

    就是遇见你

    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

    陌生又熟悉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却无法拥抱到你

    如果转换了时空份和姓名

    但愿认得你眼睛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边有怎样风景

    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

    却如此难以忘记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却无法拥抱到你

    如果转换了时空份和姓名

    但愿认得你眼睛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边有怎样风景

    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

    却如此难以忘记

    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

    会不会不同结局

    你会不会也有千言万语

    埋在沉默的梦里

    不知是过于自信还是一时间忘了该有的防范意识,置于纱帘中的百灵丝毫没有想过,外圈观众席有一道灼而又伴随着愤怒的犀利目光毫无避讳地直直向银色纱帘,恨不得穿破那层薄薄的银色纱帘,更恨不得把纱帘中的女子藏回屋子,不让她在此抛头露面。尽管她并没有露面!

    慕容冽本是秉着最后再过来确认一下,如若今晚再遇不到那位名唤甄儿的花魁,他也便就此作罢,就直接认定那名傲然却又冷淡的女子已远离,慕容逍只是拿自己作乐。

    可没想,今晚正巧是甄儿姑娘独自一人撑场,而不巧的是,她所弹唱的乐曲,正是那太后寿宴司徒百灵所献唱的那首。而且曲音和音色跟那天的雷同。

    当听到这首曲,确定甄儿便是她时,心里突然萌生一股自己特不喜欢的愫。他不敢深究,忙忙对自己灌了当头棒,不断的告诉自己,找到她只是为了证明那毒药是否是她所下,还有男人的尊严不能容许自己的女人在这种地方卖唱。尽管娘已无数次劝说自己,可他心里还是坚持要这么认为,那女子有要毒害素素的动机。其实他并没往自己心里深处探究,如若有,他便会发现,自己的心境早已改变,自己内心深处许是从未认为那女子心肠真这般狠。因着聪颖而且傲气的女子,一般不屑于做如此龌龊之事。

    与此同时,被夭秀楼小二引领进来的一名弱却又柔妖媚的男子,耳闻此曲此歌声,不顿住前进的脚步。

    眼波流连的双眸仿佛能迸出光芒,如女子般长细的眉毛不敢置信地上挑。

    “小二哥,这弹唱曲子的姑娘是何许人也?”声音尽管尽量压低,仔细听,便会觉得这位男子的声音居然透着女音才有的婉转。

    小二哥一听,脸上竟浮上些许敬仰、自豪之色,兴致勃勃地道:“这弹琴唱曲的,正是我们夭秀楼的新一届花魁——甄儿姑娘。”

    “她在这呆了多长时间了?怎么之前竟没听闻过这夭秀楼有这号人物?”男子‘嘭’的一声打开手中折扇,脸带疑惑,轻声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