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全面翻新(1)

    据灵昨天上街的观察,郡州城的人生活可算是富裕,而且进夭秀楼的,很多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这样就好办事了

    灵见她们还是不放心,又道:“我们可以试行几天,如若无效,我们就撤回原的样子”

    话毕,有一位姑娘便站到前,表示自己愿意其她的见有人带头,也就都频频点头答应

    “那你们随我进吧”灵满意地点点头现在只剩下‘郡州四绝’了!

    灵若有所思地用指节骨轻轻敲击着桌案,另一只手托着下巴

    按目前的况看,计划已进行得差不多了场地已布置了七**,舞蹈方面也不需愁由于夭秀楼的姑娘接客前夕都必须接受训练,特别是舞蹈方面,所以她们基上都有很不错的舞蹈功底虽然说现代的那些类似于炫舞、劲舞的舞蹈有点难学但因为她们兴致很好,多以练习,也就很快上手

    眼下比较烦恼的是,‘郡州四绝’!虽说她们是可有可无,但好歹她们是夭秀楼的四大招牌,要是没有出现,总会引起异议而且不让她们加入这个新方案,那她们不是都会闲得发慌,届时她们要是找自己麻烦,那就是真的很麻烦了

    可是她们虽『各异,但唯一致命的相同点就是过于清高,要她们放下段,穿那种对于这个朝代有点暴『露』的衣服去跳舞,似乎很难!

    灵越想越烦『乱』,敲击桌案的指节骨动得更快最后干脆趴睡在桌案上

    突然,头顶传一阵低沉的闷笑声伴随着一股清淡的龙涎香灵记得这种独特的香味至今只有两个人有,一种是比较清淡柔和、沁人心脾;另一种比较浓郁却又清新灵警惕地坐直

    就这样,臻首差点磕上后人的下巴幸而,宇文俊邪形灵活一闪,闪至其对面,大咧咧地落座在灵对面的木凳上

    灵侧目注视着宇文俊邪那张过分俊美的脸孔,疑『惑』地蹙起眉梢:“你,偷偷进的?”

    宇文俊邪优雅地闪动着折扇,闻言,突而‘呼’地一声收起折扇清润悦耳地道:“偷偷?我可是光明正大的从夭秀楼大门进的!”

    灵狐疑地斜睨着他

    宇文俊邪也不多作解释,转移话题:“听说夭秀楼要大做翻新,主张这一切的不会是你吧?”

    灵提着茶壶地素手一顿,而后又面不改『色』地斟茶水,浅笑道:“甄儿也只是一个青楼女子,哪里说得动夭姨,说得动这夭秀楼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听从我的安排?宇文公子别说笑了”

    宇文俊邪漂亮的嘴角弯起一道意味深长的弧,而后似问非问地道:“是吗?”

    灵有些恍神地思着宇文俊邪是如何得知主张夭秀楼翻新的可能是她,这男子真是不简单啊!

    对于宇文俊邪的反问,灵置若罔闻他也不急于要答复

    宇文俊邪的眼神似乎能洞悉一切般,他目光柔和地盯着灵瞧,眼底却闪着睿智的光芒

    灵很想很淡定地坐于他对面,但他的目光太过于灼,仿佛快要看穿过她的体,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不知宇文公子找甄儿可有事?如若无事,那宇文公子请自便,甄儿有事先出去了”

    灵站起,从容地退出房间,不敢回头再多看宇文俊邪一眼

    夏天应该是艳阳似火,在这里却是不异于秋天在现代却是秋天也如同夏天般,让人畏于出门

    灵离开了房间,脚步轻慢地散步在夭秀楼的楼阁院落间就好像在现代时去游四合院似的,看什么都觉得好生让人心旷神怡

    正巧在走过雪云阁时,瞧见紫云正坐在院中花前好不凄美地抚弄着琴弦她所弹奏的琴音婉转悦耳,如行云流水,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她的人她的名

    旋律突而变得紧张,在灵还没反应过便戛然而止

    “请教一下甄儿姑娘,我这新创的琴曲如何?”紫云抬起她那张清秀却不乏柔美的脸孔,似是谦虚地请教道

    灵先是一阵愕然,而后淡淡道:“甄儿琴技不精,不敢妄加评论姑娘的琴曲,望姑娘原谅甄儿的愚钝”

    深知是人都不希望有人风头盖过自己,要是评论的不入她耳,那么接下的请求就更难进行;如若正中要害,那就会被视为风头盖过她,那肯定会更糟

    “没什么,是我强人所难了”紫云轻声细语,倒像是在说给自个儿听

    灵其实有些不明所以的是,为何这紫云姑娘貌似总在自己稍不注意时用打量的眼神审视着自己,可自己一抬眼,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自个儿在胡思『乱』想?

    “甄儿此番过,是想请姑娘加入我们的翻新方案,不知姑娘意下如何?”灵稍一抬眼瞄向紫云,她已做好心理准备接招,无论如何都要先搞定了她

    “一切听从甄儿姑娘的安排,我并无其他意见”紫云状似毫不在乎地轻声呼出,“其他三位姐妹你也不用再问了,她们说法与我相同”

    灵有些木然,完全没料到事会这么轻易就完成在与袭月说起时,自己都还处于不敢置信的状态,一切都好像在做梦般,太顺利了!

    在新方案实施当天,灵亲自主持了此场时装秀

    第一次出场,类似于现代的t台秀

    在现代的时装秀,秀的不只是时装,最主要的是模特那傲人的段而夭秀楼的这些姑娘们正好具备了这样的优势,而且反正她们在夭秀楼呆久了,早已没有了古代封建传统思想‘保守’!这正是灵所需要的,也是宾客们所要求的!

    随着着款式如同现代的超短裙、超短裤,吊带背心、连衣裙夭秀楼姑娘陆陆续续地出场,震惊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不断沸腾

    不只是衣服令他们耳目一新、而且那些妆都是过了灵之手,都是古代人不曾见过的妖冶的烟熏妆,清新的甜美淡妆等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