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计划实施准备

    “呃我,我是甄儿姑娘的随从”婉儿不怎么敢说她是夭秀楼里的,因为她怕在他眼神中看到鄙夷之『色』

    慕容冽耳尖的听到‘甄儿’二字,忙道:“你与那名甄儿姑娘很熟?”

    慕容冽异常的反应让婉儿有点心惊,难不成他也是冲着甄儿姐的美貌而的?他也是甄儿姐的慕者?

    婉儿皓齿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微微点头,而后小心地开口问道:“恩公与甄儿姐为何关系?”

    慕容冽用拳头顶住嘴,假咳了声,沉声道:“我是受了朋友之约,帮忙找他的妹妹的姑娘,你可否帮我个忙?”

    婉儿粉颊浮现羞涩,柔声细语道:“恩公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婉儿帮忙的,婉儿定当全力以赴”

    “那姑娘随我”慕容冽先行在前,引领婉儿到附近的一个画摊

    慕容冽丢下一锭白银,森冷低沉的嗓音依旧没变:“借你的位置一用!”

    画摊的老先生这辈子都还没见过这么大一锭白银,忙颤抖着手拿起白银,喜滋滋地让到一旁,自顾自地研究着那锭白银的真假『

    这么高大英、刚毅俊秀的男子在画摊画画,而且丹青妙手的这是多么吸引人的一道风景线啊!

    周遭不知何时已聚集了许多围观者,慕容冽丝毫没有察觉,只是全神贯注地画着画很快,一幅仕女图便呈现在众人眼前

    可见慕容冽非常擅长丹青,画中的美人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最特别是,虽只是一幅画,可居然能够从中感觉女子上那股淡雅从容的高贵气质

    婉儿不可置信的瞪大妩媚的眼睛,图中的美人,跟甄儿姐像极了而眼前英俊非凡的男子,居然在没有任何仿造物、模范的况下,把她画得如此栩栩如生如若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根没人会相信

    “姑娘,你帮我看看,这是不是甄儿姑娘?”慕容冽有些迫不及待地凝视着婉儿

    围观的人听到慕容冽说画中的美人有可能是夭秀楼新一届花魁甄儿,不一阵哗然

    『妇』人们的讥讽,男人们的惊艳,少女们的妒忌,各种声音融合在一起,顿时好吵

    慕容冽不悦地拿起仕女图,拉起婉儿便往外走上寒冷的气息,让众人骇然,无不乖乖让道

    慕容冽并不知他拉住她的手的举动给她的震撼有多大,她此刻心跳加速,脸上出现了少女的

    不知不觉,婉儿随着慕容冽到郡州城有名的茶楼—茗香楼

    吩咐小二送上上好的茶,慕容冽便迫切地询问道:“如何?甄儿姑娘是不是这画中女子?”

    婉儿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种很强烈的想法,她想说不是,她不想让眼前的男子找着甄儿可是理智却让她不能这样做在理智与私心的拉扯下,婉儿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是!”最终,私心战胜了理智婉儿藏于袖子下的双手不住颤抖

    慕容冽自己都没有发觉,在婉儿回答不是之时,黝黑的双眸闪过一丝失落

    “恩公,我还有事,先行离去”婉儿不敢再留下她怕再留下,会被发现

    慕容冽并没多做挽留,只是微微颔首而后出神的盯着那副仕女图中的女子

    离开茗香楼,婉儿紧绷的躯才微微放松因为害怕而冰冷的双手也渐渐有了温

    她有点后悔了,她为什么要撒谎?就算现在他找不到甄儿姐,那又如何?他也不可能会看上她啊!

    “李师傅,你把这件衣服的这两块边给我开洞,然后再丝带把它们穿起”灵指着衣服的扣边,对李翠兰道

    她从差不多晌午之时就到这郡州有名的裁缝店里,呆到现在已经是将近黄昏了但她真的急需这些衣服,再不开始计划,不但夭姨要『』她接客找瑶琴的事也会耽搁

    天衣阁便是这郡州城最有名的裁缝店,每年进贡的布匹是出自他们天衣阁,妃嫔所穿的衣裳也大部分是由她天衣阁所裁制

    天衣阁的老板是一名将近三十的美丽女子,待人亲切,并没有因为店里的知名而嚣张跋扈就算是有乞丐做衣裳,她也是笑『吟』『吟』地迎接而且天衣阁的裁缝师都是女子

    因为这些衣服的设计都是根据现代画的,而古代条件不足,所以灵要呆在这里帮忙想想可以代替的方法

    古代没有现代那种扣子,而他们的扣子又显得有点老『色』,搭配起甚是不好看,故而灵让她改用丝带,届时可以绑成蝴蝶结,那就独具一种特『色』了

    让灵心中无比敬佩的是,在这个朝代,人们制作衣服都是用一针一线缝制的,看起却很是牢固,不会说线一扯就裂开

    灵满意地看着那一堆衣服,虽然布料带了感觉不一样,但还是蛮像现代装的

    灵由是感激地道:“谢谢李师傅,谢谢天衣阁的所有人,要不是你们帮忙赶制,我还不知道要何时才能拿到这些衣裳”

    李师傅很是好奇眼前这位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为什么要裁制这么多衣服?而且她所要求裁制的衣服是她学会裁制衣服这么久以第一次见到貌似不太适合这个年代的人穿

    虽是好奇,但却也不多问,一脸温柔地回道:“姑娘客气了,小店收了姑娘的酬金,自然要做到最好,做到姑娘满意这些衣服,待我派人帮您送去吧”

    “谢谢李师傅好意,我与我小妹拿回去便可”灵谢了李师傅的好意,她不想太引人注意,“你只要帮我打包好”

    “好的!”须臾,李师傅吩咐其他人着手打包

    灵和袭月手里抱着大包小包的,由于衣服的重量使得灵走路有点不稳又要从夭秀楼的后门进,路程也就远了些

    待到『吟』咏阁,灵一步跨成两步,忙把手中的大包小包扔到上,然后如释重负的倒在上,气喘吁吁地闭目养神

    袭月好笑地看着灵,有人帮忙送回,她却不要,可是自己拎回又累成这样,这不是活受罪嘛?

    袭月悄然地把衣裳放在角落,然后再把上的衣裳也叠放在角落随后慢慢地退出房外,轻轻地把门带上

    “月儿,你们回了?”再次过瞧瞧灵她们归没的婉儿看见袭月,道

    “嗯”袭月简短地应了声,“有什么事到我房里去说吧,甄儿累了,需要休息”

    进了房间,婉儿便开口询问:“你们去哪了?怎么这会才归?夭姨派人探过几次,都没见你们在”

    “我跟甄儿去办点事,稍微耽搁了”袭月并不打算详说,只是简短带过,“你的绸带买回了没?”

    “嗯,我在等甄儿姐回交给她”婉儿颔了颔首

    “先不要去打扰她,让她歇着”袭月伸了个懒腰,“你先回去吧,我也想小憩一会”

    或许是真的很累,或许是在夭秀楼这些天都没睡好,灵居然一觉睡到翌清晨

    可是一大早就有不速之客到

    两眼刚一睁开,映入眼帘的便是夭姨那张浓妆艳抹的脸,灵像做了噩梦般,闪躲到角最里边

    “我的姑『』『』,你可醒了!让夭姨好生等呢”夭姨扭着腰『』,吩咐丫鬟端洗脸水

    “夭,夭姨你怎么一大清早的就出现在这?”灵定了定神,问道

    “姑『』『』,我昨天派人找了你好几回,就没见你一次在”夭姨用手绢摩挲着鼻梁,“夭姨还以为你逃了呢?”

    “我这人是最诚实守信的,怎么可能逃了?”灵坐在沿穿着雪『色』靴子,缓缓道

    “你可知道,昨天有多少客人点名想一睹你芳容?”夭姨脑海中飞过那些白花花的银票,两眼都发光

    “夭姨!你该不是又忘了我们之间的协议吧?”灵穿鞋的动作停顿,抬起眼帘『』视着夭姨

    夭姨被她这么一瞧,马上转脸,假笑道:“怎么会?我不是没叫你出去『露』脸吗?”

    灵继续手上动作,道:“夭姨,我今天就会开始布置会场,我需要彩『色』花灯,还有镜片,大块点的还有,你帮我召集所有夭秀楼里的姑娘”

    就这样,所有姑娘不不愿地到『吟』咏阁的前院

    夭姨郑重其事地道:“姑娘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听从甄儿的安排”

    每位姑娘虽然频频点头,但心中的不满却是显而易见的

    灵无谓的耸耸肩,步下台阶,清冽悦耳的嗓音缓缓逸出檀口:“各位姑娘,我知道你们现在心里是有一千一万个不愿甚至有人会在心里说,不就一花魁嘛,嚣张什么”

    被戳中心思的姑娘们都心虚地把脸埋低

    灵顿了顿又道:“可我知道,各位姑娘呆在夭秀楼,共同的目的就是钱!就算别人骂你们,贬低你们,侮辱你们,你们都忍住,这统统都是为了钱!”

    灵穿梭在那些姑娘们边,对她们的底也『摸』了个大概她有些受不了她们上浓厚的香味,漂亮的鼻子微微一皱

    继而又道:“而我今天站在这里,同样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我会告诉你们我的新方案,让你们每个人都引起客人的注意但我有条件!”

    灵句句都说到大家伙的心坎上了,害得她们都有些心动

    灵走出人群,转与她们相照面:“你们必须服从我的指令而且所要酬金必须是白银附带瑶琴白银全数归你们,瑶琴你们必须交予我这”

    白银全数归她们?这是很人的毕竟她们每晚虽赚的不少,可是她们必须上交夭姨,自己就只剩微薄的几十两银子了瑶琴交予她更没问题,她们都有瑶琴,又何必要多?只是可能吗?夭姨肯吗?

    “你们肯定有所疑『惑』钱不用上交夭姨吗?”灵噙着一抹淡笑,“我们还会在门口设立站岗人,站岗人必须是对郡州城的人很是熟识的因为我只许未婚之人进入夭秀楼进门之时与点人接客时,客人都必须交上相应的银两,而且茶点酒菜也要照价收钱”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