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开始计划

    “甄儿甄儿”袭月在门口焦急地呼喊着,一颗悬起的心从昨晚花魁赛后就没能放下昨晚更是躺在榻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可是这个可恶的夭姨,居然昨天晚上派人守在灵的房门外,不让任何人进去要不是怕轻举妄动会坏了灵的计划,就这门口两个奴婢、两名粗汉,哪奈何得了她?

    “月儿,甄儿姐姐还没出吗?”婉儿柔细地声音传过,带着些许的担心

    随着婉儿的话音刚落,灵的房门也应声打开只见灵一脸睡意地用手捂着嘴打着哈欠,另一只手端着洗脸盆丢给守在门外的丫鬟丫鬟马上了然地端着洗脸盆去打水

    “你们两个给我退下去!”灵指了指那两名粗汉,而后又睨向那名丫鬟,“你去厨房端早膳!”

    既是花魁,那么她就必须好好利用这个得不易的称谓她可不要像在冽王府那样,让人家以为她很好欺负况且昨晚的事她还没消气呢

    当时明明就是他宇文俊邪逾越了,居然最后赖到她头上!说什么,‘你无话可说了吧?我说的是句句在理所以呢,在下刚刚的动作绝非轻薄’

    就在她一愣一愣后,正想发怒时,他却留给她一抹邪气十足的笑,就从后窗翩翩飞下去

    灵想了想更气,转进屋,走到圆桌前,斟了杯茶,一饮而尽

    袭月急忙跟着进,二话不说便拉起灵的双肘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逐一审视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我没事你是不是担心了我一整个晚上?看你那漂亮的眼睛里都布满血丝了”灵夸张道,其实只是眼圈微微泛红

    袭月信以为真地用手蒙着双眼,转跑到铜镜前,仔细一瞧,才顿悟自己又被灵给转移了思绪

    “甄儿!你怎么自出后没一天能让我省心啊?!”袭月清楚,以灵的机智聪敏,根不需要她多担心可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女子,就算再怎么聪慧,如若跟男子独处一室,难保不会出事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一点便宜也没被人家占到”虽然是被那可恶的宇文俊邪『摸』了脸蛋,但这她是不可能说出的

    “这那”袭月顿时不知道接下该问什么

    “甄儿姑娘,水了”外面传敲门声

    “进”

    “甄儿姑娘,早膳送到”紧接着,去端早膳的丫鬟也正巧端了早膳进将早膳放在圆桌上,便随着端水的丫鬟一块自动退出房间

    “别这这那那的叫上婉儿,一起吃早膳吧”灵边洗脸,边对袭月说道

    袭月只能叹着气息出去叫婉儿

    用完了早膳,灵放下碗筷,进了内室出时,手里多了两袋银两和一大摞纸

    “月儿、婉儿,我想让你们帮我上市集采买些东西”灵把钱袋搁在圆桌上

    “甄儿姐姐,你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我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婉儿终于能够有机会回报一下灵昨天晚上她也没能睡得安稳,要不是因为她,甄儿姐姐也不必去陪客

    灵看出了婉儿的内疚,伸手附上她的柔荑,手轻轻紧了紧:“婉儿,你不用感到内疚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救你也是巧合,算是我们有缘,你不必一直把这件事搁心上”

    婉儿虽颔了颔臻首,但她的心里却还是想着希望有机会能够回报灵这份恩

    灵见婉儿颔首,才放心地松开手拿起其中一袋银钱递与她,道:“婉儿,你比较熟悉郡州城,郡州城哪里的胭脂水粉是最上等的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你帮我采购些回,量多点”

    袭月有点不明白,灵要买那么多胭脂水粉作甚?她清楚灵从不喜欢化妆的

    “好的,我这就去办”婉儿拿起银钱,起离去

    “路上小心要不我派个人保护你?”灵道

    “不必了,我一个人可以”她虽然表面看起柔弱,其实内心却刚强的很

    眼随着婉儿退出房门,并且把门带上“灵,那我呢?”

    “我打算让你去这郡州城最好的裁缝店,让裁缝师照着这画图上的衣饰裁制这些衣服,但我忘了一点,我还没要到她们的尺码,等下不合不还得改?”灵向袭月解说着

    “她们的尺码?谁?谁的尺码?”袭月不明地问

    “你附耳过”灵伸手勾了勾,示意袭月把头探过

    袭月附耳上去,等灵咬完耳朵,嘴角不染上邪笑:“这种事抱在我著名侠盗月夜上,你就放一八十个心”

    交代袭月办其他事,或许还得掂量三分,但这件事,她最放心不过了但,灵还是不忘提醒句:“不过要尽快!还有,要小心”

    袭月向她眨了下眼睛,然后哼着调调,踏着轻快的步伐出了房间

    “甄儿夭姨的好女儿”未闻其人先闻其声

    灵用袖口掩住檀口,做呕吐姿势她也不怕夭姨看到,她还就希望她看见

    果不其然,夭姨见到灵作呕的姿势,脸部微微扭曲,但还是没说什么现在甄儿可是她手中的宝,更有宇文公子、逍公子对她的青睐,她不可以对甄儿怎样,为了白花花的银票,只能忍!

    “甄儿,昨晚可过的好?”夭姨脸上又挂上了谄媚的笑,而后又假装伤心道,“夭姨知道,第一次,不好受你受苦了,妈妈的好女儿”

    灵抬起眼帘,目光冷冽地直『』向夭姨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上,语气不高不低,却足够慑人:“夭姨!我没有签卖契,‘请’你不要把我想得跟这青楼的其他女子一样,我不是你女儿!还有,你貌似忘了当初我进夭秀楼所提的条件,我‘不’卖!你要是再敢违背了我们之间的协议,小心你这夭秀楼,我说到做到!”

    夭姨只是一脸假笑着,可是手不停绞着手帕的动作,足以看出她内心的抵触

    灵再次加重语气:“别以为你这夭秀楼有‘郡州四绝’可以给你撑住门面,你就可万事放心!我的能力,足以让你夭姨连通这夭秀楼,永远在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

    后面几个字,灵是一字一顿,字字掷地有声眼神更是冷厉得让人瑟缩,夭姨不缩了缩双肩

    一脸谄媚之『色』稍稍抹去,声音颤抖道:“夭姨这不是与甄儿姑娘您开玩笑嘛?我这,其实是想问姑娘有何要吩咐夭姨去做的”

    哼!换脸比翻还快灵扯唇一笑,道:“是嘛?我这到还很有需要夭姨你帮忙的”

    灵拿出一摞画纸,丢给夭姨,道:“夭姨你经营夭秀楼想必已多有时,认识的达官显贵之人肯定不少,我希望你可以通过他们,帮我找到这画上的瑶琴记住!要一模一样的!”

    “是是是!我一定尽力而为”夭姨慌忙点头这姑娘看她是真惹不起,就算没有谁可以证明她家族能力雄厚,但她骨子里那抹高雅不俗的气质,真真使她慑服

    “还有”灵满意地看着她点头,继而道

    “还还有什么?”夭姨小声地问道

    “夭姨,你可要谨记我所提出的条件,要是再有哪条违背了”灵顿了顿,随手拿起一张纸,『揉』成一团,“你、还有这夭秀楼,就如这纸张一样的下场!”

    “是、是、是”夭姨看着地上被『揉』成一团的废纸,急忙接口

    “那还不快去办!”灵冷睨了她一眼

    夭姨踉跄步伐,亟亟出了灵的房间

    见她跑远,灵才松下双肩真是的,果真还是自己原有的处事态有用,不然自己也不会再短短半年,令下属折服,继而成为金领

    她还得接着筹划该如何让这夭秀楼的姑娘无条件地服从她的安排袭月办事是没问题的,至于婉儿,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吧

    郡州城的市集上

    婉儿看着手中的竹篮,满意地笑了笑总算将甄儿姐姐交代的事办好了,心真是超好的

    她要赶紧回去,不让甄儿担心可天似乎永远都不从人愿刚想完,就有几个不知从哪的『』贼挡在她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