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郡州四绝

    “姑娘为何孤一人立于此?看着台上的表演更是频频摇头?”一道温和清雅的男声随风飘进灵的耳朵里

    灵猛一回头,印入瞳孔的是一张谪仙般脱尘的脸孔灵别开了双眼,将目光一会舞坛上,可心里却无法如表面那般镇定

    站于旁的男子,着一紫白『色』锦袍,手里拿着玉骨折扇,全数垂放下青丝不羁地随风飘扬着,一张脸如谪仙般美的仿若虚无,特别是他还有一双邪魅勾魂的凤眼,让人一对视,整个人仿佛都会陷进去

    这么脱尘的男子,怎会出现在夭秀楼这种地方?灵不疑『惑』,而随后又很快地摇了摇臻首,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姑娘怎么不回答在下的问题?”男子丝毫没有因为灵的疏远而浮现离去之意,反而是越往她边靠

    好闻的龙涎香伴随着男子气息扑鼻而,灵眉梢微翘,语气中明显的不满道:“我与阁下并不相识,又为何需回答阁下的问题?”话毕,毫不迟疑地转离去

    望着灵离去的纤细背影,男子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而后往舞坛那边走去

    『吟』咏阁

    因为灵的不知所踪,袭月急得跳脚现在都什么时间了,明亮的瞳眸仿似泛着水光,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忧郁感

    他们居然也是用象棋?!听老鸨的解说,与她对弈之人,是这龙锡国有名的博弈者(注:此‘博弈’非现代的‘博弈’)而若雨姑娘却蒙着双眼,用口与其对弈这对于那名博弈者说无非是一种挑衅整盘棋结束在若雨姑娘的一句‘炮三退四’,整盘棋进入了紧张的**期,继而完美收局

    不愧是郡州四绝啊,其才足以与秦淮四艳媲美,灵不在心里赞叹如此不可多得的才女,为何会沦落在这夭秀楼?

    “接下出场的是”老鸨故意拉长音,引起众人的好奇心,“甄儿姑娘!掌声有请!”

    顿时,雷鸣般的掌声响彻了整片宴宾园

    灵一脸淡然,伸手将面纱挂上耳际,『露』出柳眉和一双透着聪慧与灵气的凤眸从容不迫地步上舞坛,水绿『色』的裙摆随着她优雅的步伐而左右摆动着娴静如水般的气质,让她即使面蒙轻纱,也让人无法忽视她的‘美’

    婉转动听的嗓音混着清冽的气息传出檀口:“各位官人,甄儿接下为大家表演的是—舞画”

    话毕,夭姨已命人把灵事先交代好的屏风抬上舞坛而且在台上放了一张上半高的案,上面放着各式笔砚颜料,抬画架之人一下台,乐曲骤然响起

    灵曼妙的躯轻柔地扭动着,在众人还没从她曼妙的舞姿中回过神,圈系在藕臂上的水绿『色』长绫缎忽而直线抛出,灵顺着绫缎做出一字马姿势,正巧跨坐在屏风与案之间

    她伸手快速的蘸了所需颜料,又以迅雷般的极速舞向屏风,在屏风前回穿梭绫缎又一次直线跑出,『毛』笔顺着绫缎滑到案上,绫缎尾稍一用力,勾起一旁的『毛』笔,在『毛』笔掉落之时,灵飘忽过去,伸手接住『毛』笔,蘸了颜料,在轻舞过去

    过了将近半柱香的时间,在灵的又一一字马姿势,一幅犹如鬼斧神工般的锦绣山河图映入众人的眼帘,让人眼前一亮,仿若真的看到山河的壮丽般

    灵缓缓起,侧一福:“献丑了!”

    微微抬起眼帘窥探台下,众人脸上无不写满钦佩和难以置信但当灵双眸触及坐于最前排的雕花椅上的两名男子,子一僵

    最左边的是那名花魁赛开始不久,问自己话的谪仙男子而最令她震惊的是坐在最右边的俊秀男子,他他便是慕容逍!

    怎么会这样?明明了解过,慕容家的人最厌烦的地方便是花街柳巷,家训更是不可流连烟花之地怎么这会慕容逍会出现在这?她应该没认出自己吧?灵假装镇定地退下去

    【这些可是小洁酝酿了很久的哦,小洁的文采有限,希望大家会喜欢看小洁打造不一样的古代青楼如果大家想知道小洁文文里的古代青楼的独特,就花多点时间,敬请期待吧!因为小洁要花多点时间酝酿接下的剧~~~留言+推荐,都砸过吧!小洁接着!】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