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参加花魁赛

    灵见夭姨那言又止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夭姨想说什么便直说就是”

    “其实吧,我就是想问姑娘,你打算如何做?”夭姨听灵这样说了,也就直接问了

    “我希望夭秀楼再办一次花魁选拔赛,这样的话,我会好办事”灵说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她想让众人为她慕名而,并心甘愿的献上重金和古琴,就必须提高自己在这古代的知名而且,虽说这是青楼,但青楼女子也有孤傲的,也有勾心斗角要想她们听自己的安排,就必须在地位上压过她们,让她们心服口服

    夭姨有些不解,虽说她夭秀楼的确有快一年没重选花魁了,但就算要办也不是这个时间,一般花魁选举都会定在初秋之时

    灵明白了夭姨的疑『惑』,道:“因为我需要一个容易办事的份,也需要让众人知晓我这个人的存在!”

    “既然姑娘需要,那我便安排下去姑娘希望时间定在何时?”夭姨不知为何,对灵的作法丝毫没有任何怀疑或反对也许是因为灵上不时散发出的聪明灵秀的气息

    灵思忖了一下,道:“花魁赛是越快越好还有,我需要裁缝师帮我裁制一件新衣裳”

    “好的好的还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出,夭姨马上差人去办”老鸨毫不吝啬地说着

    灵有点欣慰,还好这里的老鸨夭姨不想古装剧里的老鸨一样,就只会『』良为娼、精打细算

    “不需要了,我就只需要一新衣裳”

    “好,我这就去安排”说完,转望向一旁的两名侍女,“你们两个就留下听候甄儿姑娘的差遣吧”

    没等灵回绝她,她便扭着腰『』,心大好地往外走其实每办一次花魁赛,赢利的便是她了,因为她这夭秀楼花魁赛的选举特点与别人的大不相同

    夭姨很快地便安排了下去,花魁赛定在三天后举行这对于夭秀楼里的姑娘们说,是不可多得的好消息,因为她们想在青楼里出人头地,就只能靠花魁赛的选举,提高自己的地位,取得更丰厚的酬金可是准备的时间只有三天,简直是太匆促了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灵还坐在桌案前优哉游哉地画着画

    袭月还从不知道灵也擅长丹青,因为她跟随灵的这段子,还没见她动手画过画呢就连昨天,裁缝师为她量定制衣裳,设计图都是她自己给出的

    婉儿站于案一旁,帮忙着磨墨就这么一两天的相处,她打从心底的佩服灵,虽然没见过她其它的才艺,但她的画技就已经让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灵专心地画着画,不时的顿了顿,用笔尾抵着粉颊思忖着忽而嘴角又勾起优美的弧,手中的笔重回到宣纸上,轻捷地摆动着

    袭月和婉儿也只是静静的在旁边陪同着,不敢打扰灵

    “大功告成!”灵把『毛』笔挂回笔架上,伸了伸懒腰,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袭月和婉儿分别拿起一张端详,虽是可以看出画画之人很擅长丹青,可令人纳闷的是,她们看不懂画上是什么图案

    “甄儿,这是什么?”袭月微微侧脸,睨着灵,满眼布满疑『惑』

    “等花魁赛之后你们就会明白了”

    “说到花魁赛,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怎么都不用做任何准备?”

    “我早就准备好了对了,我让你打听的事可打听到?”灵想起了昨天交代袭月去打听的事

    “我已经打听到了这夭秀楼在每年初秋之时便会举行一次花魁赛在花魁赛中,得前四名的女子,会分别被推封为花魁、花颜、花芙、花『吟』而在去年的花魁赛中,花魁的头衔被紫云姑娘多下,花颜为雪娆姑娘、花芙为湘语姑娘、花『吟』为若雨姑娘”

    “雪娆姑娘是上上届花魁赛中夺冠者,而在去年紫云姑娘出现,继而花魁头衔就被夺,她也顺次沦为花颜”袭月将昨天打探的消息一一说出

    灵手搁着下巴,抬眼再问:“那她们的『』格各是什么『?”

    做事要知己知彼,方能战胜

    “紫云姑娘,柔和温婉;雪娆姑娘,妖艳撩人;湘语姑娘,清冷出尘;若雨姑娘,忧郁柔弱”据夭秀楼里与她们接触过的人说,四位姑娘的『都可用四字形容,而且各不相同

    虽然描述每一位姑娘都只是短短四字,可灵已知晓她们『』格与外貌特点

    袭月顿了顿,眼底突然升起一抹敬佩,继续说下去:“四位花娘皆是才貌双全,各自都有不同的看家领虽琴棋画无一不通,但紫云姑娘精通琴艺,雪娆姑娘舞艺是整个郡州城首屈一指的,湘语姑娘更是写得一手好字,若雨姑娘的棋艺令人咋舌!她们素有郡州四绝的雅称很多外人士慕名而,更有人掷千金赢得美人归!她们可不像一般的青楼女子”

    看想赢得花魁,还得有独出心裁的表演,不然很难夺冠啊,况且自己还不可在众人面前『露』脸

    婉儿那双狐狸般妖媚的眼睛闪了闪,心里好生钦佩她一直以为青楼姑娘是最为低的、最令人看不起的,因为很多家庭都是因为她们而破散但她们才艺也是不容人质疑的,不得不令人折服其实青楼女子也有青楼女子的苦楚,有很多女子也是像自己一样,被迫进的

重要声明:小说《妃我所愿之代嫁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