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2022字)

    向海蓝明明知道他们不是带着她去见皇后的,可还是跟着她们去了。

    她被宫女关进一间很大的房间里,没有窗,只有门。房间的桌子上放着一支小小的烛台,正燃着荧荧烛火。

    鼻间是一股子铁锈味道,向海蓝抬眸看着四周,这里,分明就是为她准备的一座国库,只是这国库里放着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满室的铁锭。

    皇上是打算让她把这些铁锭子炼成金锭子吗?

    正想着,门外的宫女小声的念着,“王妃,皇上有旨,让你尽量把这房间里的十吨铁锭炼成金锭,到时,您就可以见到小王爷了。”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她现在最重视的可是她的儿子啊!尉迟臻能不能保护好她的儿子?她们现在分明是被软在这里了,而皇上指明了是要她这一的炼金术。

    呵呵,向海蓝苦笑着,双手用力的擂着门板,可是外面除了静寂,什么声音也没有。

    向海蓝最后无力的转,她认命了,这里,不是她想走就能走的了的。

    眼前微弱的烛火下,那如山般的铁锭,仿佛一座大山压着她。

    走上前去,伸手拿下一块铁锭放在手间,向海蓝突然感到庆幸,这幸好是铁锭,不是石头。如果是石头的话,相信,就是十条命的心力也炼不出那么多的金子来。不过,她也庆幸着,幸好皇上没有让她的儿子也一起跟进来,不然……

    她们母子二人只有下黄泉的命了。

    握在手上的铁锭,被向海蓝凝神集结心力,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手上的铁锭变成了一块金灿灿的金块,借着微弱的烛火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就是她的能耐,这就是她要走的路。她不想的,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一块,一块,又一块,向海蓝把炼好的金子失手丢在地上,然后重新捉起一块铁锭继续炼着。

    不知为何,每炼一块,她的大脑里便会想起一些东西,便会有着自己的记忆与回忆。

    她们母子与贝奇快乐的生活,她生向钱的艰辛,她的失忆,她在幽冥汤里那一年所受的苦,她被那九条大蛇架于空中,被抽筋剥骨,她最后那一回眸看到一脸痛苦的尉迟臻,她在天碧池的温泉里等待着印记的出现,她在石棺里与外婆的相见,她,她的一切的一切,甚至最后,她想起了在猎场听到尉迟臻与皇上的对话,还有再往前,她幸福的王府生活,丞相的认亲,最后想起的是他们之间的相遇,她是个乞丐,而他一白衣,雍荣华贵的出现在她面前。

    当初,她以为她是走狗屎运,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她是命中注定。

    她由一个现在的高中生突然空降在这里,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呵呵,她他,的根深蒂故,的痛彻心扉。

    向钱,是他的儿子,不知道如果告诉了他,他会不会相信,不能相信吗!呵呵,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一定要带着儿子走,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生活的现代。

    只是,她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

    看着一地的金黄,她不知道自己耗尽了多少心力,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低头,自己的一缕头发垂于前。

    什么时候,她的头发不再乌黑,而是变成一缕缕的金黄。她……是不是也快要变成金子了?

    “哈哈哈……”向海蓝仰天长笑着,沉重的铁锭压抑着房间,并没有让她的笑声传的多么遥远。

    眼前那一堆堆的铁锭,居然没有一丝的减少,而下,那一块块的金锭却多了许多。

    为什么,谁能来告诉她……

    “王爷,你在哪里?为何要如此待我。”向海蓝手握着铁锭,居然凝结不起心力,整整一个时辰,手上的铁锭居然没有一丝的变化。

    耗尽了,终于耗尽了……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无语的笑,慢慢的上扬,上扬,再上扬……

    最后,她的子依在铁锭堆旁,她现在连一丝的力气都没有了。

    微弱的烛火下,一道斜斜的影慢慢的走来,向海蓝无力的抬眸,看着眼前出现的人,有些兴奋的叫了一声,“贝奇。”她最忠心的仆人来了。

    “小姐……小姐……”贝奇扑了过来,伸手挑起向海蓝的一缕金发,手上颤抖着,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小姐,我,我带你走。”

    “不用,我走不了了,帮,我做一件事,去把钱儿救出去,带他去哪里都好,总之,不要在这里,以后,以后你要好好的教养他,让他叫你一声干爹。”她的儿子终于有了归属,跟着贝奇,她就放心了。向海蓝无力的说着,休息了这么久,为什么体还是没有力气。

    “小姐,我要带你走,我也会把小少爷救出来的。”贝奇想要抱起向海蓝,可是被向海蓝拒绝了,她刚才抬头,居然发现房间的顶端居然有个窗子,可是,太高了,而且这里是皇宫,贝奇带着她势必走不了,而且,只要钱儿出去了,一切都好说,她,真的无所谓了。

    “贝奇,我的这条命是属于尉迟臻的,如果要救的话也是他来救,你只要把钱儿给救出去,保护好他,就好……”向海蓝闭了闭眼,深深的喘着气。

    “可是小姐,小少爷也是……也是王爷的骨血啊!”

    “呵呵……”向海蓝眸光飘的很远很远,似是喃喃自语道:“他,不会承认的。”

    贝奇似是知道向海蓝怎么想的,也不再多说,起退后几步,单膝跪下,深深的躬了躬,“小姐,贝奇定不付所托。”

    向海蓝看着贝奇走了,抬头,今天晚上好像没有月亮,她……是不是在这里待了一天一夜了!

    伸手,向海蓝费力的拿了一块铁锭放在手上,最后双手握住铁锭,凝视,凝视。

    可是,铁锭依旧是铁锭,而她,最后枕在了后的铁锭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眸。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