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3077字)

    关门声很大的响起,房间里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着。

    这,就这样走了?躺在上的骷髅子睁开双眸很是不解。现在的向海蓝与当初的向姑娘简直是判若两人,天壤之别。

    “嗯?你醒了,不装了?”尉迟臻看了眼上躺着的骷髅子,冷哼着,看来他在蓝儿的心里也不过如此。心里不有点暗喜。不过又有点伤感,不知道如果现在躺在这里的是他,她会不会也这样啊!

    向海蓝感觉烦透顶了,坐在摇椅上都感觉不舒服了。正在无处解泄的时候,见着贝奇从外面小跑着进来,“小姐,小姐。”

    “怎么了?大夫找来了?”她还没忘记骷髅子被打晕的事

    “不是的,小姐,外面……”

    “快说。”越烦越乱,贝奇什么时候说话也这般的慢吞吞了。

    “皇宫来人了,说是让小姐接旨。”贝奇终于有机会把话说完整了。

    “啊?”向海蓝不解着,起往外走去,后跟着一脸疑惑的向钱,“娘,你还认识皇宫的人啊!”

    向海蓝被向钱的话提醒了,她好像不记得认识皇宫里的人吧!走到外面来,看着一群宫人,一群侍卫,一群……总之,看着架势,她的庄园肯定是被包围了,如果想跑的话,给她来对翅膀吧!

    “向姑娘是吧!老奴德兴,给姑娘问安了,请姑娘接旨。”德兴一脸恶心的诡笑。

    “接什么旨,要怎么接。”难道要让她跪下?

    “呵呵,皇上特准姑娘可以站着接旨。”说着,德兴把明黄的诏书打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字还没出口,手上的诏书直接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你,你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尉迟臻把诏书打开来一看,脸色由白变红,红由变紫,由紫变青,由青变黑,最后把诏书一卷,丢进德兴的怀里,“回去告诉皇上,她是本王的王妃,不可能进宫。”他这个哥哥,是不是真的是想钱想疯了,知道这里有座金屋,便直接让着宫里的人过来把蓝儿请进宫去,可是她是他的妃啊!

    德兴还一脸的雾水,旁边不知道是谁告诉他一句‘这是臻王爷’时,他才跪趴着求安。据说臻王爷已经失踪好几年了,而他也是几年前才来,认识这也相当正常的,谁让他平时只想着讨皇上的欢心呢!

    而现在,这是怎么个况,皇上让那位向姑娘进宫,而臻王爷又不许!这……

    他的脑袋还是转的比较快的,想当初听谁说的,臻王妃好像是叫向,向海蓝,而这个姑娘也姓向,难道……她是臻王妃?

    嗯,刚才好像臻王爷有说过,她是他的王妃。完了,这下子完了,两头最大的人物被他一下子得罪光了。

    而向海蓝看着那明黄的诏书在眼前飞来飞去,她的思绪也好像牵动着什么?好像她是不是也存有这样一件东西,放哪里了,为什么找不到了,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得到的?

    那深埋的记忆好像呼之出的泉水随时都会冒出来,可是,偏偏又被强制的压抑着。

    “蓝儿,蓝儿……”尉迟臻看着怔神的向海蓝,伸手,想把她扯进怀里,结果,被她猛的给推开了。“蓝儿。”

    “你是谁,你刚才说……我是你的王妃?”她记忆里似乎有个人这样叫过她,只是当初她以为那人认错人了,此王妃非彼王菲也,原来,是王妃而非王菲。“我,我累了,我要休息。”向海蓝可以说是踉跄着跑着回去的,那空缺的记忆太让她痛苦了,到底,那是怎么样的一段记忆,让她想记还记不起,不想记却又涌在心头?

    那空着的双手,冷却的怀抱,直接让尉迟臻跌到最底谷。当初是他伤她太深吗?所以,她才用着这般的方法折磨着他?低头看着一个劲磕头求饶的德兴,那燃起的火苗直接全部的被扑灭了,“起来吧!回皇上,我很快便会带着王妃回去的。”只要能带她回去,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师傅,你要带我娘亲去哪里?你真的是我娘亲的……那我呢?”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个打击吧!自己的师傅居然和自己的娘亲……那骷髅子呢?他是他的爹爹啊!娘亲怎么可以……

    尉迟臻跪下来,伸臂抱着向钱。

    如果他是他的儿子该多好,那一头的银发与骷髅子……但是,他是她的儿子,无论怎么样,他都要好好的待他,视为己出。

    “师傅,你离开娘亲几年?”

    “七年。”话已出口,尉迟臻便后悔着。这分明是说他和他没有一点的关系。

    向钱听着话,小小的手臂紧紧的圈上尉迟臻的脖子,小声的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小银豆子顺时的滚落一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向海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拉上所有的窗帘,放下幔帐,把子整个的蒙在被子里,让自己整个处在一个黑暗的环境里。

    她要想,她要想起来,强着自己也要想起来。

    一阵怒意从心头涌起,再掀被时,上的薄被已然变成金黄色的,覆着一层金。

    向海蓝起,来到梳妆台前,拿起一支玉簪,放在手心之中,凝神动力,不过一会儿,那支玉簪又变成了金色,只是再抬头看镜中的自己,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抬手拿起胭脂水粉,很是木然的给自己上着妆。每一下,她的心都在痛着,痛着,再痛着。

    她到底要怎么办?

    门外,向钱紧扣着门,“娘亲,开门,钱儿要进去,娘亲,开门啊!”

    向钱后的两个大人,分别对视一眼,然后紧紧的盯着那扇门,那关起的门,好比向海蓝关起的心,也许只有向钱才能打的开。

    果不然,门被打开,一脸好妆容的向海蓝站在门口,“尉迟先生,你是不是要带我回去啊!”

    那句尉迟先生,那句带我回去,那冰冷的紫光闪现,那扇未打开的心门,怎么似一把把的冰刀狠狠的插着他的心呢?

    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他在算计她。可是……不,没有,真的没有。

    “我……”

    “我跟你回去。”不用再说什么,直接把那扇门又关了起来。

    向海蓝子抵在门板上,手捂往那痛的发涩的心。最后,直接滑坐在地上。

    大口的呼吸着,再呼吸着,她感觉快要窒息。

    她的脑海里时不时的浮现出以前的影像,原来,他们认识,真的如他所说,她是他的王妃。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她是怎么嫁给他的,但是却知道,他从一开始便在利用她,因为她是塔斯族的公主,因为她上有着开启宝藏的印记,所以,他把她推在最前面,让她面对着一切的一切。

    而最主要的是,无论他这般的对待他,她还一如既往的着他,甘愿的为他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她是不是很傻?

    而现在,他找到她了,想让她跟他回去,甚至不惜动用皇室的权力。

    而她,居然也心甘愿的答应他,只为,看着他再一次的伤害她,想让自己能够真的死了这条心。

    在地上坐了多久?不知道,只知道泪水真的是彻底的流干了,以后,也不会再流了。

    起,一个踉跄,又重新跌坐在地上。

    呵呵,现在连自己都在欺负自己了。

    向海蓝自嘲着,努力的伸手把着门想要站起来,可是,人站起来了,门也打开了。眼前,是眼睛熬的通红的尉迟臻。

    “你怎么了?”尉迟臻看到向海蓝的姿势,感觉到她一定是怎么了。急忙伸手扶往了她。

    “没事。”向海蓝尽量的站稳,尽量的想要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蓝儿,其实……”

    “王爷,什么都不要说,真的,不要说。”纤纤玉指伸出,直接抵在他的唇边。他能说什么,说今天宫里来人不是他叫来的?呵呵,无所谓了。早晚要走这一步的不是吗?他来这里,难道不是想着让自己回去吗?

    突然想到什么,尉迟臻紧紧的捉着抵在他嘴间的媃薏,“蓝儿,你,记得我了?”不然,她是不会叫他王爷的。

    向海蓝轻轻的摇着头,“没有,只不过你是东极国的王爷,不是一个普通百姓,我,不想得罪皇室,王爷。”

    她淡淡的说,他细细的听,只是,为何是这般?她明明记得他了,为何却又不承认?紧紧的拧起了眉,深沉的叫了一声,“蓝儿,相信我吗?”

    相信吗?不知……

    两人之间终于还是保持着一些距离,“王爷,夜深了,还是早点歇着吧!”

    月上中天,她在里面坐了多久,他在外面陪了多久。她的腿脚麻了,想必他的也是吧!

    沉默是金,三天里,向海没有说一句话,除了吃饭,其余的时间都是躲在屋子里,拉上窗帘,放下幔帐,给自己找了一个壳缩在里面。

    而三天之后,她便随着尉迟臻一起往回去着,去她曾经住过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