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2015字)

    贝奇看到走进屋里的尉迟臻,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往外走去,他要赶快去找大夫。

    坐在边的向海蓝急的用手拍着向钱的脸颊,嘴里默默念着,“钱儿啊,醒醒啊,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怎么样才能醒过来啊!只要你醒过来,怎么的都好。”

    “他是被坏人围追,我赶到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了。”尉迟臻走到边轻轻的说着,眸光一直盯着向海蓝。

    她还是那般的漂亮,甚至从她的上能看到一种叫做艳的光环。

    向海蓝抬头对着尉迟臻的眸光,那眸光太强烈了,让她的脸突然感觉似火在烧。

    她是个有孩子的人,不能有太多的非分之想。

    “那个,呃,谢谢你了。”向海蓝微垂着头,刚才那么直接的丢给他一块金子,是不是……有些……太……那个啥了?

    她真是太没礼貌了,怎么的也应该说声谢谢的,不知道这声谢谢晚了没有,他是不是有些生气?要不然能追着进屋来。

    “蓝儿,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尉迟臻心痛的快要流出泪来,她怎么就这么恨心忘记他!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他认识她?可是……向海蓝抬起头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横看竖看,里看外看,这个男人在她心里真的是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甚至,心底连一丝的波澜都没有。

    嗯!他肯定是认错人了。不过,好像他叫她蓝儿,这名字听的倒是顺耳的。不过,也许是自己儿子告诉他的吧!他和她儿子应该认识的,要不然,他怎么能抱着他儿子回来呢!

    “这位先生,我很感谢你救了我儿子,只是,我想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真的是不认识你,甚至……”向海蓝不知怎么的,居然能看到他眼里的裂痕,他,他……她不敢再说下去了。

    心肝有些发颤。

    贝奇呢?贝奇在哪里,天呢!早知道如此,他就不应该让贝奇出去,她怎么能让个陌生男子留在庄园里呢!

    贝奇也太不负责任了,怎么能这样就走了呢?

    向海蓝张嘴想喊人,可是还没喊出声,眼前的人已经飘到外面,只听着外面,“哎哟,哐铛,砰……”这是怎么个况。

    随后听着几声叫骂声,噢 ,原来她家又有贼了,看来那个男人是帮他把贼赶跑,可是,谁来把他给赶跑呢?

    不多一会儿向海蓝变看到尉迟臻从屋外走了进来,一脸的恼怒。她有惹他吗?

    而这时,榻上传来细微的声音,“娘亲。”

    向海蓝猛的回头,看见醒了的向钱,直接扑倒,“钱儿,你醒了,吓死娘了。”

    “娘,我没事了。”向钱很乖巧的笑了笑,伸出小手来摸了摸向海蓝的脸,侧头,看到尉迟臻,“娘,那是我师傅,他可厉害了,你让他留在庄上吧!现在咱家特招贼,怎么的也要有几个男人吧!”

    这,这是怎么个况,她刚才还想着赶那男人走,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居然还有人留他了。

    “娘,我刚才好像听着你说,只要我醒来,你什么事都答应的不是吗?”

    有吗?她说过吗?她怎么不记得了。而且,她有种掉井里爬不上来的感觉呢?

    向钱没想到自己的师傅居然认识自己的娘亲,这算不算是亲上加亲啊!他喜欢师傅,俗话说的好,一为师终为父,如果有一天他们,嘻嘻,他是不是就可以有爹爹了?也许以后还会有……许多的弟弟和妹妹了,以后……他就有人欺负了。

    向海蓝终于算是从井底爬上来了,她不小心看到儿子那挑起的嘴角,那得意的笑时,她……忍了,不就是多个男人,多张嘴吗?她养的起。

    那个男人曾经肯定是惨了那个女人,要不然,她不能有总被扒光的感觉。向海蓝感觉尉迟臻的眼神随时随地的存在着,哪怕是她躺在自己的榻上,房间里只有她一人时,她都感觉他的眼神在围绕着她。

    唉,她惹不起,那她躲的起总行吧!

    这天一大早,向海蓝便早早的起来,收拾了一下,她准备去街上逛逛去。

    “娘亲,你要去哪里?”向钱难得看到娘亲衣着如此整齐,看来是要出门。

    “出去溜溜腿。”她可不想整天待在庄园里被人监视着。

    “娘亲,我也要去。”真是难得娘亲要出门,他不跟着怎么能行呢?他要保护娘亲的。

    “呃……行,只要是你自己,就行。”她不想后面跟着许多的人,尤其是男人。

    出了庄园的大门,向海蓝还不敢相信的回头看看,那个男人真的没有跟出来啊!再看看,真的没有唉!

    唉,男人啊!

    她居然有些小小的伤心。

    “娘亲,师傅被我弄到银库去了,我让他把那里面的马车标志都找出来,因为我看到他上好像带着一个,与咱家的那些样式差不多。”向钱那聪明劲,只要他娘亲一个眼神,他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噢!”向海蓝无力的回答着,牵着向钱的小手慢步的往前走着。

    他也有吗?难道他曾经和自己真的有什么关系吗?那天,他突然来到她边,问她,关于向钱上的玉佩。她哪知道啊!只不过,她知道她很宝贝这个东西,所以就把它给了儿子,曾经还嘱咐儿子不要丢了,随口还开着玩笑说,指不定是当初他爹爹送给她的送信物或者是传家之宝呢!

    结果那天,她听到的答案是,定信物。

    她恨不能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能掐会算了。

    定信物?他说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他是王爷,而她是王妃,可是……这一切,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不行,如果可以的话,她要让他讲讲他们的过去,从他讲的故事里她要判断,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