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2054字)

    树大招风,这四个字用在向钱的上最好不过。

    他那一头的银发,让庄园以外的人都认识了他,即使不认识庄园里面的人也认得他。

    当向钱站在小道间,看着眼前出现的六个高头大汉时,最让他感觉到吃惊的是,自己居然出了一的冷汗。

    他是和着师傅学艺,但是毕竟他也才是个五岁的孩子,而他眼前的六人,和一只只的饿狼差不了多少。

    这年月,贫困交加的人太多了,尤其是前段时间,连年的干旱,让老百姓们更是尝够了生活的疾苦。

    可是,找他做什么啊!“你,你们想要做什么啊!”向钱尽量主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底气足一些,尽量不让人知道他在害怕。

    “小子,你家有钱,所以,我们要绑你,让你家人送钱来。”带头的男人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本来就是吗!拐弯末脚的还费事。

    “我家没有钱!”唉!说出这话来谁信啊!自打那场雨把他家真实的面目冲刷出来后,他家每天招待的最多的就是贼了。真是不知道她娘亲是怎么想的,居然没事炼金子玩,就不能学学他,炼个银子也就罢了,太招摇了。

    放松一下啊!要不然,自己连站都站不稳了。

    “呸,放。”粗鲁人说不出文明话。要不然做贼呢!

    向钱瘪瘪嘴,眸光扫视着四周,看看有没有机会能逃了。

    “小子,不用想着逃,我们今天做足了十分的把握,是不会让你逃走的。”又一个瘦猴般的人尖着嗓子叫着。

    有这么明显吗?看来,他确实是太紧张了,把所有的绪都带了出来,“你,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呢?唉……“捉你呗!上,兄弟们。”啰嗦什么啊!早捉着人早拿钱。这才是硬道理。带头的男人手一挥,其余五个男人一起冲向前。

    “救命啊!”他平时学的那点东西算是白学了,师傅教的轻功这时也派不上用场了,脚底跑的再快也跃不起来。伸手,不知从哪里捉了什么东西,一用力直接丢向那六个男人。

    “MD,臭小子还说没有钱,看见没,丢人都用银子丢,捉住他。”带头男人看着手上的一小块银子,脸上一喜,直接把银子放怀里了。今天不捉着这小子,势不罢休。

    众人皆喜,仿佛眼前看到金灿灿的金银珠宝,脚下追的欢,“停下,臭小子,往哪里跑。”

    “啊……”摔倒了,谁绊他。向钱子直接扑倒在地。而他后的六个男人也没有煞住步伐,直接前仆后继压了过来。

    一阵闷哼,向钱直接昏死过去。

    “MD,谁压我,起来。”带头男人近最控制着力道,别真的压死了这个小金主。

    众人起来,围坐一团看着趴倒在地的向钱,其中一人轻声说:“没死吧!那我们的钱怎么要啊!”

    “不能吧!连点血都没出。”

    “管他呢!搜搜看他上还有没有银子了,我们是来拿钱的。”其中一人聪明的说着。

    于是,众人动手,集体扒着向钱的衣服。

    还没等着衣服全部的扒光,六人只感觉头顶生风,冷嗖嗖的,紧接着,众人感觉脸颊统一的往一边撇着,然后统一的感觉眼前一黑,众人皆倒。

    “小钱,小钱。”来人紧紧的抱起向钱的子,摇了摇,想要摇醒他,但是,没有摇醒他,反倒看着他前敞开的衣襟前,挂着一块玉,借着月光,抱着向钱的男人子居然微微的颤抖着。

    这……这……

    “师,傅。”向钱缓缓的睁开双眸,银光泄了一地,想要抬手捉那人的衣襟,却没有力气。

    那人从回忆里转醒,看着眼前的孩子,眸宇间似乎是有着同样的感觉,只是,他才五岁啊!他的蓝儿已经离开他七年了,怎么可能?“你……”

    “师傅,送我回家。”转头,向钱直接把脑袋歪了下去。这下子,娘亲大人是不是就不能反对了?

    黑暗中,月色里虽然照着向钱那强忍的笑着,但是那人的思想却漂忽很远,根本没有注意到怀里的人到底是真晕还是假昏。

    庄园的大门被擂的轰轰响,贝奇急忙的打开门,最先看到的是昏睡不醒的向钱,“小少爷。”再一抬头间,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灰布青衫,满脸的胡须,但是,他还是认出了那人,“王爷。”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和小少爷……

    “蓝儿是不是在这里?”那个孩子姓向,虽然一开始他说他叫向钱看,他没怎么在意,可是现在再想,向,他的蓝儿不是也姓向吗?

    “怎么了?贝奇,是不是钱儿出了什么事?”向海蓝这时也跑了过来,没有注意到大门处站着的男人,只注意到贝奇手上已经接过来的向钱,“钱儿,怎么回事,快,快点叫大夫去。”向海蓝直接扯着贝奇的衣服让他先把孩子放进屋里去。

    她,实在是抱不动向钱。

    “噢,好。”管不了这么多,现在孩子最重要,转往屋里跑去。

    “蓝儿……”是她,真的是她,他找了多少个夜夜,今晚,他终于见着她了。

    “啊?”向海蓝这时才注意到,大门口站着的这个男人,“谢谢你送钱儿回来,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一块金子来,“这是给你的,拿着吧!”她富有的很,除了金子没有别的。转小跑着往屋子里跑去。

    她的宝贝儿子怎么了?

    尉迟臻看着手上那块金子,这是她给他的?可是……最主要的是她不记得他了是吧!是他变老了?变样了?还是……

    为什么那样的眼神如此的陌生?

    想到此,尉迟臻想起曾经在海边时,她也用着同样的眼神看他,她是不是真的不记得他是谁了?

    “蓝儿,蓝儿……”尉迟臻紧紧的跟了上去,他要问她,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忘记他。

    进屋,烛光很弱,但是却一点不妨碍照明,因为,这里的一切全部都是用金子镀成的。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