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2022字)

    有谁能知道,一个月前的那场大雨是这几年里唯一的一场雨。

    当时,各地涝了,老百姓们怨声哀悼。可是,自此以后,各国居然未曾再下过一滴雨,结果,汗了。

    各地的老百姓,现在每天做的一件事便是集合起来跪在庙里求雨,希望老天可怜可怜这些无辜的人们,下点雨吧!

    可是,这一跪便是五年。

    也许是老天终于被感动了吧!几声雷响,天地轰动,天空中顿时布满了乌云,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跪于庙前的老百姓们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而在山间一角,一座原本红瓦灰墙的小庄园顿时显现了原形,一道道的金光迸,引人夺目。

    “娘亲,陪我出去玩吧!我们好久没有出庄园了。”一双胖胖的小手紧紧的捉着自己娘亲那纤细的手指用力的拽着。

    有吗?那臭小子不是天天晚上出去吗?他以为她是瞎的,不知道啊!只是她不说而已。不过她很好奇,这个臭小子是被谁给收服了。

    “小姐。”贝奇把捉来的人随手往地上一丢,大步走进前厅。

    “嗯,又是进来偷东西的?”自打那场雨过了之后,她这庄园里,每天几乎都有小偷来拜访,谁让她家金壁辉煌呢!相信比皇宫都要华丽多彩。

    “小姐,不如我们再招些人来吧!这些小盗们太张狂了,大白天的都敢翻墙而入,真是当我们庄园没人了。”

    “不用,有你,再有钱儿,我看就够了,再不行,我看不如把钱儿的师傅叫来住在庄里,相信会得了钱儿的意。”向海蓝语带调侃的说,抬眸悠哉的看着有些窘的向钱。

    “娘亲……”向钱收回手,头低低的,声音小小的说着。他的师傅,是那般落魄的一个人,但是他人很好,武功也高,他很喜欢他。但是他知道娘亲会不喜欢家里多出这样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人,而且他也知道娘亲很亲他,不太喜欢让陌生人接触他。

    “小少爷,你……”这件事他居然不知道,真是没想到,他家小少爷居然把保密工作做的如此滴水不漏。而小姐她居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了,贝奇,没事的,钱儿早晚也要长大的,早晚也要离开我的边。”向海蓝不咸不淡的说着,抬手挥了挥,她累了,想去休息了。

    自打生完孩子醒来后,她的记忆里一直存在着一本秘籍,那是本炼金术,那是她外婆留给她的。她不想炼的,可是,却不由自主的存在于意念之中。那满壁的辉煌就是她不想炼而不得控制下的结果。

    而她现在感觉体有时会很懒,也许是因为炼金术吧!不过还好,庄园里的一切大小事物她都不用心,都是贝奇在一手打理着。

    晚上,月黑风高之时,向钱把一头银发扎于黑色围巾里,脚下一蹬,翻墙而出。

    “贝奇,别跟。”贝奇刚想跃墙而出,向海蓝的声音在他的后响起。

    “小姐,我怕小少爷他……”贝奇看了看墙,自打知道向钱晚上居然有外出的习惯后,他总是不放心。生怕他有什么闪失。

    “没事的,坐,我们聊聊天。”向海蓝坐在摇椅上,慢慢的摇着,伸手一指旁边的圆凳,示意贝奇过去坐。

    自打在廖远那里坐摇椅坐着舒服了,来到这里,她也让贝奇给她做了一个。

    小姐的话他不会违抗,很是认命的走到圆凳旁坐了下来,“小姐。”

    “嗯,贝奇啊!你到底是谁啊!”向海蓝很是认真的问着这个问题。自始至终她都不知道贝奇的真正份,只是脑子里有印象,这个男人是她的仆人,只是,好端端的一个男人怎么就会守在她这样一个女人的边呢?

    而她,真是的什么塔斯族的公主吗?

    “小姐。”贝奇有些激动,离开圆凳直接单膝跪了下来,“公主,贝奇是您最忠心的侍卫啊!公主那时还小,所以不记得,贝奇家世代是塔斯族最忠心的侍卫,从贝奇的太爷爷开始,一直到贝奇。自贝奇七岁时便守在公主边,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塔斯族被西越国灭了,而公主被法师弄到很远的地方,贝奇知道公主肯定还会再回来,于是让法师给指了一条路,让贝奇忍辱在东极国苟活,终有一天会再见公主。”

    向海蓝听着贝奇的话,越来越糊涂,她脑子里总是不太清楚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只是他听着贝奇的称呼,知道,也许她真的是塔斯族的公主吧!“你还是叫我小姐吧!公主这个称呼太重了。”

    “是,小姐。”贝奇急忙应着,在向海蓝手动下,他起又坐在圆凳之上,“谢谢小姐。”

    “你守在我的边,是想着让我复兴塔斯族吗?”向海蓝又问,难道他还有别的目的吗?族已灭,而自己的族人想要复兴这是最正常的心理。

    “不。”贝奇肯定的回答着,自那次的浩劫后,他知道,他所能做的就是守在向海蓝的边,好好的保护她,让她快乐的生活,其它的都不重要。而且,即使复兴了又怎么样?又能怎么样?

    向海蓝听着贝奇的话,心里没来由的放松了起来,嘴角微微的上扬着,“贝奇,谢谢你,她现在真正的感觉到快乐了。”这样的生活,没有压力,没有负担,以后也能如此更好。

    向海蓝凝望着墨黑的天空,微微有些起风了,她没有回屋,而是静静的坐在摇椅里,来回的摇着,她要等着儿子回来,她突然好想抱着儿子入睡。

    贝奇回屋拿了一条毯子轻轻的搭在向海蓝的上,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圆凳之上陪着她一起等。

    庄园的大门前,没有预期等来翻墙而入的向钱,反尔等来了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贝奇一拧眉,看了一眼向海蓝,起往大门处跑去,他心底有种不好的感觉,在打开大门时……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