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2012字)

    廖先生并没有太多的注意东葛眼神所流露出更多的意思,只是笑了笑,“东葛,来的真是时候,昨天在念你呢!你今天就过来了。来来,进来坐。”

    “师傅。”东葛举步走了进来,把手上提的两壶好酒也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再看向海蓝,她好像完全的对他没有什么感觉。

    “唉,还是徒儿想着师傅啊!”廖先生一脸的兴奋,拿起酒壶放在鼻间闻了闻,“好酒啊!好酒,今天晚上整两个菜再好好的喝。”

    “师傅喜欢就好。”东葛淡笑着说,眸光很快的收了回来。他不知道向海蓝怎么会在这里,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这次带来的药应该是给她用的。

    “嗯,喜欢,噢,对了,药带来了吧!”放下酒壶,他可不能把正事给忘记了。

    “带来了。”说着,东葛从随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里面有着一朵晶莹剔透的白色莲花,“师傅,这就是冰莲。”

    “嗯,对,就是它,谢谢了,你先坐,我先去把药给配上。”廖先生像是得到稀奇物般直接拿了过来往屋子里走去。

    小院里只剩下向海蓝还有东葛,东葛看着那凝神的人,心头莫名的一紧,说不出什么滋味来。

    缓步的往那摇椅走去,就在旁边的石凳前坐了下来,而向海蓝好似没有注意到他,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的肚子,想着把那每天的变化都记录下来。

    “王妃。”东葛轻声的唤着,怕声音大一些会吓到她甚至是她的孩子。

    许久,许久,久到,东葛以为向海蓝失聪,这才看到向海蓝慢慢的转动眸子看向他,“你是在叫我?”

    那陌生至极的眸光,让他突然想到当时在海边,同样的,只不过是对着尉迟臻,那时的尉迟臻让他觉得格外的空寂。

    “你不认识我了?”

    “我,应该认识你吗?”向海蓝眨了眨眼,好像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印象,“对不起,我想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不叫王菲。”一笑,向海蓝并不理会他,转眸又淡笑着看着自己的肚子,这才是她关心的。

    幸好是他,如果现在坐在这里的是尉迟臻的话,他不敢想像,他会怎么样。他现在到处的找她,不在像是以前,枯坐在府里,期待着她的归来,天涯海角,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他的影,可是这么久了,没有人知道他或者她在哪里。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向海蓝在何处,可是,要告诉尉迟臻吗?如果告诉了他,他会怎么样,用着什么样的心态来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呢?

    伸手,东葛想要捉走向海蓝的手腕,他想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她失去了记忆。可是手还没有伸过去,向海蓝便警觉了,急忙的把手给收在袖子里,转眸,很是小心的看着东葛。

    他不说,而她更不发一语。

    “来了,药配好了。”廖先生一脸兴奋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一碗药。

    “好了吗?是不是喝了我就可以走了。”向海蓝转头看着从屋子里出来的廖先生,脸上是放松的笑意。

    “嗯,这一味药可是我徒儿千里迢迢的给你送来的,得来不易啊!”无形中是在夸他的徒儿比那个人好。

    听到这里,向海蓝自觉惭愧,转头点着头,“谢谢你了。”

    “不谢,为人医者,行善也。”那无邪的笑,突然似针般的扎着他的心扉。他当初……怎么会如此呢?

    “廖先生,多久我才能自己走啊!”向海蓝又转回头去问着,眸光时闪动着无限的期望。

    “半个月吧!”

    “那么我要好好的锻炼,我要自己生下这个孩子,我要孩子安全的落地。”这是她唯一的依靠。

    “嗯,我保证,你会很安全的把孩子生下来的。”

    两人眼眸里那信任的交流现在在东葛的眼里却是带着色彩的暧昧,难道,这个孩子真的是……师傅的?曾经的孩子也许本来就没有,也许是经过那一场浩劫已经不存在了,在向海蓝失了记忆后,然后与师傅……

    原本还想着要怎么告诉尉迟臻向海蓝的事,而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勇气说出来,这个人毕竟是养大他,传授他技艺的师傅啊!

    “师傅,如果没事的话,徒儿先走了。”以往,他总是会留下来小住一段时间,毕竟来这里一趟不是串门这般的近,可是现在,他居然不想留下来。

    “怎么要走,留下来玩会儿吧!今天那小子指不定还出不来呢,晚上怎么的也要留下来陪我喝酒啊!”廖先生突然很兴奋,他得意的徒儿来了,那臭小子得瑟不了多久了,而且,他有信心,那小子最起码要在百花阵里待上三天三夜,而那里面没吃的没喝的,这下子终于可以让他出口气了。

    那小子,突然,东葛脑中想到当初向海蓝消失的景,当时,就在向海蓝快要消失的时候,是贝奇紧紧的捉往了她,而且没有往回拉她,反尔是同向海蓝一起消失的。难道,他也在这里?

    “好,就陪着师傅一起喝酒。”原本想要走,可是现在他又不想走了,他突然对贝奇的份感到好奇。当初贝奇的举动,让他有种感觉,像是,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而且,就连向海蓝是通过那种途径消失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内的。

    只不过,看到师傅这个样子,想必是那小子一定是被师傅耍了。师傅这人,有时喜怒无常,有时,甚至像个小孩子一样,捉弄人,甚至是他这个当徒弟的人都是在他的捉弄戏耍下培养出来的。如果真是贝奇的话,他真的有些同怀他。

    孰不知,以前是他这个师傅戏耍别人,到了最后,都是贝奇在这里心甘愿的陪着他玩,只因为有求于他,想着让向海蓝能够安全的活下来,生下肚子里的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