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2012字)

    一进入温泉,向海蓝感觉自己如鱼得水一般,体也不再变的如此的僵硬,而体里隐盾的印记也似在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一般。

    向海蓝只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处在一张一合着,似乎是有张嘴巴在不停的吃着东西,而她也只能让自己的体尽量的浸入在温泉里,以满足那张嘴巴的**。

    上的灼感好像没有这么了,这水带着凉意,正好可以浇灭那难耐的焦灼。

    体里那冰冻的感觉也好似在这水里给温暖着,好似那冰,一点点的融化着。

    只是上的痛,尤其是那后背上的痛,虽然减轻,却……只因它好像不满足一样,像要挣出来想要把这天地间所有的灵气全部的归纳己有。

    “啊……”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痛。”她的声音从嗓间发出,带着无限的颤抖。子后仰着,紧闭着双眸,整个头部快要浸入到温泉里。

    “向姑娘,你怎么样。”骷髅子伸手搂着向海蓝的腰步,防止她不小心溺在温泉里。

    这是谁的声音,好熟悉,是谁?在她痛苦的时候陪着她。向海蓝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只是这样的动作能让她舒服一些,所以,至于是谁,她现在无力去考究。

    骷髅子得不到回应,只当她是痛的难受,因为他的手部感觉到她的腰间部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涌动着,来势凶猛,似万马奔腾。他感觉到水面上那泛起的微微波纹,他感觉到水中向海蓝子的微微的颤抖。

    突然,温泉的水似开了锅一般的沸腾着,虽然温度还是那般的,但是那涌起的沸点却表明着有什么事发生。然后,很快的,那原本是透明的沸点处,渐渐的变成了黑色,而他们好似置在墨汁里。

    真的只是那么一下,眨眼间,骷髅子的子被弹了出去,而向海蓝的子直接没入温泉的底部。

    等到骷髅子想要再下温泉的时候时,他的子被一条手臂给圈住了,“丙之,放开我。”他的声音冷冽带郁,千年不变的脸上居然出现了霾的表

    他要下去救她。

    “大师兄,等一下。”

    温泉的表面那沸点渐消,那墨黑的颜色渐淡,在一点点的收回着,很快的,又恢复了原貌,只是温泉上那一层渺渺雾气已然消失,而所能见到的是温泉底下那五颜六色的彩石,及仍然趴在水底的向海蓝。

    “我下去。”

    “不,我去。”骷髅子一挣,脱离开严丙之的臂弯,直接跳下温泉,准确的把向海蓝的子从水底捞起。

    “慢点,大师兄。”严丙之接过向海蓝那软软的子,把她平放在岸上。很快的,骷髅子便上来了。

    “她怎么样,要不要紧!”骷髅子紧张的问着,并不在乎自己那一的狼狈。

    严丙之伸手拭着向海蓝的脉搏,那原本蹙起的眉头终于缓了下来,“还好,没事。”

    这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那她后背……”如果那印记裱出来的话,她是不是就应该不会再痛了。

    “裱出来了。”不用解衣服看,在水里那浸湿的衣服下,那黑色张扬的印记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了。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他什么时候醒啊!”一直不说话的贝奇这时倒是开了口了。

    严丙这抬头看着他,再低头看着向海蓝,思量了半天才说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丞相的人,丞相让我一路保护好小姐。”贝奇简单的说着,眸光盯着严丙之的双眸,明确的告诉他,我没有说谎。

    严丙之冷笑了一下,哼,丞相的人?那手,那轻功,当时天狗食时,是谁先说去找向海蓝的,他分明是知道什么!

    “大师兄,我们回马车上去吧!要赶快给向姑娘换衣服,要不然,她会生病的。”严丙之不再搭理贝奇,至于他到底是谁,早晚有一天,会弄清楚的。

    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向海蓝最要紧。

    严丙之对着上空吹着哨子,想着让马儿跑过来,这样,他们的速度还会快一些。不等着他去抱向海蓝,骷髅子已经弯把向海蓝给抱了起来。“好了,没事了,不会再痛了。”

    马儿的速度就是快,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坐在马车上了,当然,换衣服的事还是交给骷髅子,不过,他也很是自觉的扯了一条白布蒙在眼上,很小心的给向海蓝脱去衣服,然后很是小心的再找了一件衣服给她换上。

    虽然看不见,但是指间所能触到的就已经足够了。

    骷髅子强压着心头的**,终于,让向海蓝躺在了丝被下。

    “我们然后再去哪里?”骷髅子淡淡的对着马车外面的人说着。

    “我也不知道,现在要往哪里走,只能问向姑娘了。”因为据说,只要那印记裱出来之后,她自然会带着自己去该去的地方,因为,那是她的任务,是她们这些带着印记的女人所要振兴塔斯族的任务。

    骷髅子听完严丙之的话后,居然想着,如果她不带他们去该多好,他会带着她走,远走天涯。

    突然,心头一动,从怀里掏出那串菩提珠,他到底应不应该这样做呢?他是不是应该自私一点呢?

    手抚动着珠子,一个用力,一颗菩提珠就这样碎在了他的手心。

    他的眉头紧索,到底该怎么做,只要一下,用着菩提珠合着他的血,这辈子她只会记得他。不会再记得那个男人。

    他清楚的记得,向海蓝在入温泉时叫着的是谁。

    心念已起,骷髅子的表从来没有如此的坚定过,他要让她永远的记往他,只记得他一人,忘记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

    随之,手指一动,圆润的指腹上已溢出血珠,说时迟那时快,手指沾着菩提珠的粉沫就往向海蓝的嘴边送去。

    “大师兄……”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