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2054字)

    向海蓝依在软枕上,感觉回到人间的感觉真好。听着外面的话,感觉马车在轻轻的摇晃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骷髅子,我们把和我一起出来的那个小姑娘一起带出去吧!”

    “她们是两个人,我们不方便的。”骷髅子轻轻的回绝着她。他们这一路上,四人已经够多的了,怎么可能再多加两个人,尤其是女人。

    虽然只是轻轻的感觉,但是他却知道那个女人视他为鬼。所以他的声音不免带了些绪,让人听起来冷无比。

    “两个人?那么说,温婉香找到妹妹了?太好了,我们带着她们一起离开这里好吗?”向海蓝没太怎么注意骷髅子,因为她习惯了他冷漠的一面。

    骷髅子很想拒绝的,可是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着向海蓝似在呢喃的寻着说:“好不好吗!求求你了。我想如果不是她,我也不可能出来的。”

    唉,他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心软了,听着她的祈求,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廷之,去把那两位姑娘带过来吧,送她们一程。”

    坐在外面的严廷之早就听到向海蓝的话了,心里已经把她不知道怎么恶毒了千百遍,可是大师兄发话,他没有办法,只能应着。

    一想到那个尽乎是白痴的女人,他就头痛。

    马车因为要等着严廷之,但又不想停,所以跑的很慢。向海蓝在马车里吃着干粮,现在的她突然感觉,原来有东西吃比什么都强。

    “慢慢的吃,别急。”骷髅子拿过水袋来递了上去。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块来。这段时间他发现向海蓝好像特别,指不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呢!

    向海蓝也不客气,接过来大口的吃着,然后看着骷髅子那微挑的嘴角,顺口就问了一句,“你笑什么?”还习惯的擦了擦脸,不会是脸上有什么东西吧!

    他有笑吗?骷髅子忙淡然下自己的表,“没事。”

    等到晚上时,他们停下车来,生起篝火,吃过晚饭时,才见着严廷之带着一脸的不乐意往这里走来,后面跟着的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只是那脸上却是欢喜无比。

    “向海蓝。”温婉香老远就看到向海蓝坐在那里,手挥着,大叫着,捉着妹妹的手就往这里跑着。

    向海蓝也对着她轻轻的挥了挥手,看到那两张脸一笑,再看到严廷之的那张脸时,在心里更是开心的要命。

    “哇,你们在吃东西啊!有没有我们的份啊!”温婉香倒也是不客气,直接拉着妹妹的手坐了下来,她们两个已经半年没吃过人吃的东西了,所以现在见着这些残羹剩饭的,比什么都亲。

    “喂,你们两个是怎么说的,不是要侍候我吗?怎么我这个主子没吃,你们两个倒是先吃上了?”严廷之走上前来,一脸的霾,虽然话是对着那两姐妹说的,但是眸光却是扫向向海蓝。

    向海蓝有种小小的报复快感,倒也不在乎,转头对着骷髅子说,“骷髅子,我们去马车上吧!这里有人看我不顺眼了。”

    骷髅子倒也不觉得,只是淡淡的回答着:“他不敢的。”起,随着向海蓝往马车走去。

    马车里又重新恢复了宁静,骷髅子动了动嘴角,还是没有问出口,倒是向海蓝先开口打破沉默,“我们刚才走散的那个地方是不是曾经是塔斯族的地界啊!”她是塔斯族的公主,那外婆肯定也是,她曾经被囚于此地,那么,这里应该是塔斯族的地界了。

    “嗯!”骷髅子闭眸应着,心里一阵的翻涌,越是往这里走,那么越是代表着痛苦离着向海蓝越来越近了。

    “我们是不是快要到天碧池的温泉了!”向海蓝似乎也感觉到了。

    “嗯,应该是在林子的那一头,在北山角。”

    向海蓝撩起帘子,抬头看了看天,今天的天不算太好,看不到星星月亮,就好像看不到她的未来一样。她突然之间起到了外婆,外婆当初也是同自己一样吧!只是她们两人受的罪好像不太一样。

    眼前是外婆子如破碎的玻璃飞花四溅着,脑中是外婆所留下的不完整的话,向海蓝居然真的感觉眼前一片迷茫,她真的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她,是不是也会像外婆一样,到最后也飞花四溅呢?

    尉迟臻,你在哪里,我想你,好想你。

    我想……在最后的时候见你一面,只一面也好,让我带着那最后的记忆轮回转世。

    “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的。”骷髅子心里感觉一紧,猛的捉着向海蓝的手,握在手心。那死一般的心悸又一次敲打着他的心。

    “我也希望……”谁又希望死呢?尤其是心中有所之人的时候。

    马车外渐行渐近的说笑声,打破了马车里的空寂,帘子突然被撩开,“啊……呵呵。对不起。那个,晚上我们睡在哪里啊!”温婉香被那如鬼的面容吓了一跳,虽然看着习惯,但是突然出现在面前时却又不习惯了。

    “是啊!这里就一辆马车,是不是能让我们三个女人睡在上面啊!”温婉玉也开口寻问着。

    两姐妹天生就是没心没肺之人。

    向海蓝刚想开口,旁的骷髅子直接开口说:“这辆马车你们不要上来,让廷之给你们两人安排地方。”冰冷的声音不容让人置疑。

    离着马车不远的地方,严廷之本来不慵懒的靠在树干上,这下倒好,听了骷髅子的这句话,顿时感觉头大。

    刚才还想着看笑话,现在倒好,笑话全让别人给看了。

    “大师兄,怎么……这事让我大哥去做吧!”严廷之扭头看了一眼正在给马儿喂草的严丙之。

    严丙之倒也不说什么,还是继续的喂着马,他在草料里给马喂着药。

    “丙之还要照顾向姑娘,这里就你最闲,还是你来吧!”虽然他不喜欢严丙之靠着向海蓝那么近,但是这一路上向海蓝却是离不了他,所以……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