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2026字)

    向海蓝醒来时,只感觉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而且鼻间所能闻到的都是一股子让人做呕的腐臭味道。

    呕吐过后,向海蓝逐渐能适应眼前的黑暗,摸了摸地面,好像很光滑的样子,触手所及的是一片冰凉,而且还带着微微的湿润。

    这里应该像是地下室一般。虽然这样感觉着,但是向海蓝也在回想着自己昏迷之前是在哪里。

    难道是有人把她搬到了这里?

    眼前很黑,几乎看不到什么,感觉却能感觉到什么,向海蓝趴着往前走着,想要找到一个边缘,她总得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吧!

    这里有足够大,向海蓝往前趴了能有一刻钟的时间,愣是没有摸到墙,倒是让她摸到一块石桌一般的东西。很长,很大。于是,向海蓝便扶着桌了站了起来。

    可是,为什么这桌子上面不是平的,而且还带着弧度呢?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越是摸来摸去的,向海蓝的心里越是打杵,她围着这个石桌不知道是走了几百圈了,心头的疑虑终还是在被她摸到一柄灯烛时才打消。

    她上没有带火折子,但是很奇怪的是,她只是对着灯芯吹了一口气,那柄灯烛居然亮了起来,把这若大的空间居然给照亮了。

    在灯烛点亮之时,向海蓝也终于看清楚了她处的这个地方。

    一望无边的空间里,布满了像她刚才摸着的石桌,只是,这哪里是石桌,全部都是一个个的石棺。每一个石棺都是用着青花大石砌成。

    庄严而清冷。

    只是,这里之所以会发出让人呕吐的恶臭,居然都是角落里那死去的蛇虫鼠蚁的所发出的,可是奇怪的是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箩成一堆,像是有专门人来这里打扫一般。而放眼望去,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向海蓝看着眼前的石棺,想着,刚才明明自己趴行了好长的一段距离,可为什么总是没有触到其它的石棺呢?真的是让人怀疑。

    原本有些害怕的向海蓝在点燃灯烛,看清这里的一切时,心里并没有了预期的害怕,反尔坦然了。

    向海蓝放眼望去,发现,好像每一个石棺的侧面都有着不同的符号,像是数字一般,记录着每一个石棺的存在,而在她旁的这个,应该是个中心吧!以它为中心。

    向海蓝又重新的围着石棺转了几圈,用力的推了推,她很好奇,究竟这里面躺着的是什么人,这里应该像是一个很大的陵墓,应该是安葬着一个很庞大的家族吧!是什么样的家族?看着石棺的新旧程度,让她很是怀疑,这里面的人应该都是在同一时间死去的。

    最值得怀疑的是她是怎么进来的。

    向海蓝脑子里飞速的转着,想着小说里应该都是什么样的节,跪地磕头,然后石棺打开?或者墙壁上有什么绝世武功?可是眼前的四周,墙,几乎是看不到,更别说什么绝世武功了,她甚至都怀疑那些个蛇虫鼠蚁是怎么跑进来的。

    向海蓝有种冲动,想着喊一声,有人吗?可是,真的是怕把这些个亡魂给叫醒了,到时,只怕这里面还有她的一口棺。

    向海蓝的肚子又开始饿开了,在这寂静可怕的地方,肚子突然咕噜一叫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向海蓝急忙的躲在石棺的下面,而且她好像听到有脚步声传过来。

    不会吧!真的招来亡魂了?

    石棺底下是用着四个圆柱形的石柱架起,不算太高,但是让一个人趴在里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向海蓝趴在石棺底下,静静的听着那脚步声,真的是脚步声唉!而且那声音越来越近,向海蓝微微的抬头看着地上那石棺的影子,她傻啊!这么明显的破绽摆都摆在人家的面前了。

    那声音听起来不算是沉重,倒是感觉轻盈,好像是围着这周围转了一圈之后便很快的消失了。

    连影子都没见到,难道真的是亡魂?

    向海蓝越想越是害怕,上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棺底爬出来的,只是,她现在脚部无力,实在是站不起来,只能小心的探头往外看着,然而她所能看着的却是那一望不到边的石棺和黑黑的空间。

    心里突然涌起无限的恐惧,向海蓝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居然扶着石棺站了起来。她原本以为她在这里不会害怕,倒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可是经过刚才……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很害怕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她弄出了声响把那亡魂又给招了过来,空旷的空间里又响起了脚步声,好像还有喘息的声音。这次,向海蓝感觉自己简直就是无处可逃了,子猛的往后转着,额头直接的碰上了后的石棺的棺盖上,只听着轰轰响,石棺的盖子居然自己打开了,棺盖与棺体直接形成一个十字形。

    这是怎么个形,难道是仙人指路,让她躲起来?

    好吧!就做如此想法吧!

    向海蓝踩着棺体直接翻爬了过去,子刚一进棺体,还没等着她站稳,子直接便滑了进去,而那棺盖又慢慢的自己合上了。

    棺里不算很深,滑了没几步,向海蓝的脚便着了地。

    刚一着地,壁上的烛火便自动给亮了起来,照着这个不算大的密室。

    说是不算大那是跟上面比,其它这里也有几百平大。

    这个密室很干净,干净到一尘不染,伸手在地上摸一下都不能把指头给弄脏,而这里,居然摆设齐全,椅桌几,几乎无一不全。

    耳边,好似响起了女子哼唱小曲的声音,那声音温婉动听,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暖与母。向海蓝居然听着听着,不觉中落了泪。

    泪眼朦胧中,向海蓝看到一长发翩翩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孩子,边抱着,边拍着,边吟唱着,边……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