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2037字)

    永来客栈的门前,从一早被人发现掌柜夫妻失踪后就被官府团团包围着。小城镇里的人更是难得看一次闹,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着。

    尉迟臻和东葛在接到信息的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官府的知府叶大人远远的看着城里的王爷来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人物,自是激动万分,虽然事出是命案,但是也没有阻止他那颗激动澎湃的心。

    两旁的老百姓更是,很自觉的分成两排,夹队欢迎着。

    尉迟臻和东葛刚一下马,叶知府便躬哈腰的走了上来,“王爷。”只是他现在有些巴结错了,尉迟臻哪里认得这般人物,他心心念念的是这家客栈,是不是真的住过那几个人。

    他们本来是顺着另外一条道走的,突然接到消息,说是在这里有人发现曾经出现过一个白衣白发的男子,而且子好像是带着一个女人。所以,便又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东葛一踏入客栈,便闻到了空气里专属于他们的味道。“他们确实来过这里。”

    “真的,知道住在哪个房间吗?”尉迟臻环顾了一下四周,他不明白他们怎么会住在这里,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在那。”东葛的眸光聚集在楼上角落的一个房间里,影一动,人已经落在房间的门口。

    随后,尉迟臻也跟着上来,而他后面是大气不敢出的叶知府,只不过,他是挪着小心的步子,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上走了上来。

    房间的门被东葛轻轻的打开,一股子药草的味道从房间里飘出,东葛细细的辨认了一下,心里猛的撞击了一下,怎么可能。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尉迟臻对于这些东西不懂,所以自打他进来,看的最多的还是东葛的表,他相信可以从东葛的表上可以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

    “没事。”他不想告诉这个发现,因为现在还不能证实。东葛看了看房间,除了桌椅,榻,房间里并没有什么特别,或者留下什么记号,只不过……东葛寻着气味找着,终于在桌边的地上看到落着一方布,而且上面有着干涸的痕迹。

    尉迟臻看到东葛往桌边走去,他也紧紧的跟着,看着东葛蹲下子,伸手拿起一支筷子挑起了地上的那块布。

    看到布下面藏着的东西时,东葛只是拧眉,尉迟臻感觉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涌,而在最后面的叶知府,却是跑出房间,趴在外面狂吐不已。

    他什么时候见过那么恶心的东西,不过,只此一眼,他也便证实了一点,这家店的张老汉和他老婆,已经做古了。

    “这是什么毒。”尉迟臻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轻声的问着。他不敢想像,他的蓝儿居然和这样一帮子心狠手辣的人在一起,会得到什么样的虐待。

    会不会也是经常的给她喂点毒折磨着,然后再医好,然后再喂毒?

    “这两个人其中一人中了严廷之的灼散,吃过之后,全会变成焦炭一般,人在吃下毒药的时候体里会像是有火在烧,从里往外的烧着,明明已经死亡,却是仍然能控制着大脑,清楚的知道这种痛苦。而另外一个人只是简单的睡着,只不到,他们两人到最后如缩小了一般,变成那像是纸片般,应该是中了骷髅子的毒。应该是地魔功的第七层。”他没想到骷髅子居然已经练功到第七层了,看到,他现在的功力是大有长进,相信要练到第十二层,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尉迟臻听到此,莫名的感到一阵心寒。微微的闭了一会儿眸,然后再睁开时,眸子里布满了疲惫,“知道他们现在往哪里走了吗?他们走的这个方向,应该是与我们有些相反。”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去天碧池的温泉,快要十五了,他们应该是想着让王妃减少一些痛苦,想着让王妃把上的印记早一些的裱出来。”

    “走,我们也去。”他要找到向海蓝,他不要让向海蓝落入他们手里。现在骷髅子的功力已经可以练地魔功的第七层,那么,他如果再要继续往下练的话,就只能用向海蓝的血做为辅助,还有五层,那要喝多少的血来补充啊!他不要,她的蓝儿伤不起啊!

    “王爷,我们不能去,我们去了,也是只能看着王妃遭受那种痛苦,我们不如先去该去的地方。”东葛能看到尉迟臻心里的不忍,只是,他忍也得忍,不忍也得忍。这不是为了自己,这是为了国家。如果宝藏被西越国得去了,那么他们东极国的存活只是时间问题了。也许,用不了两三年的时间,东极国也会像是另外一个塔斯族。

    “难道,难道就让蓝儿自己孤一人自己承受着这些痛苦吗?东葛,你的心什么时候变的如此狠戾了,你是医者,怎么可以……”

    “王爷,我是医者,可是我更是东极国的子民,东极国所有子民的命是握在当今皇上和您的手里,一旦您因小失大,全国的子民都会为了一个王妃而全部的葬送掉,请王爷三思。”东葛坚定的说着,眸光里带着一丝坚定不移的信念。

    这一番话说的尉迟臻是无话可说,是啊!全东极国的子民的命,现在握在他一人的手里,只要他一放手,那么,也许包括自己就全部没有未来。

    可是,另外一个,却是自己最的女人啊!

    左手国家,右手,孰重孰轻……

    心里在经过一番又一番的挣扎后,尉迟臻终于还是决定了,国,大于一切。

    出了房间,尉迟臻瞥了一眼,还蹲在一旁狂吐的叶知府,冷声的说了一句,“叶知府,你这个知府算是当到头了。”

    叶知府也就是这句话听的最清楚,可是再抬头时,客栈的门口已经扬起一片沙尘。

    尉迟臻忍着心头的炙往前赶着,好似只有这样,才算是一种发泄。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