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2024字)

    饿啊!真的好饿啊!眼前怎么会有星星在闪呢?现在应该是白天啊!

    ‘咕噜……噜’向海蓝的肚子又叫了起来。

    “饿了是吧!过会儿跑过这段路我们就停下来,让廷之去给你打点野味。”骷髅子嘴角挑了挑,似是带着笑意。

    “不用了。”早上那血腥的一面她还没忘记呢!向海蓝撇了一眼正懒散的依在硬板上的严廷之,丢了一记白眼过去。

    人比人,真是不能比。

    “有本事这一路上你都别吃啊!”他才不怕呢!这个女人还不是一般的张狂。敢白眼看他?要不是师兄在这里,他真就……唉,如果他的毒对她有用的话也好。

    “你……”

    “好了,廷之,过会儿去掏几个鸟蛋回来。”他这般好静之人,可不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听到如此吵闹的声音。

    “什么?”严廷之那懒散的子直接了起来,也不软绵绵了,“不去。”那个女人到底给他大师兄灌了什么迷汤,这才几天工夫,居然为了那个女人如此的支使他,“不去,就不去。”严廷之咬着牙,恨不能把向海蓝给碎尸万段。

    嘻嘻,这世上还真是一物降一物,这个再怎么邪恶的严廷之再遇到骷髅子的时候就完全的没辄。虽然听着严廷之那坚决的拒绝声,但是向海蓝还是很得意的挑眉笑了笑。饿归饿,在被报仇时却还是满开心的。

    “不去就不去,让外面那人去。”骷髅子倒也不在乎谁去掏鸟蛋,总之会有人去。

    骷髅子不提,向海蓝倒是忘记了刚才骷髅子说过的,外面的那人好像是严廷之带回来的。那人是谁?外面在下雨,他就那样在雨里淋着不要紧吗?

    倒是严廷之,好像找到了发泄的地方,随口应了一句:“好。”斜着看了向海蓝一眼,似乎也有一些得意之色。

    哼,还不就是不用他干活吗!

    向海蓝倒也没想太多,只感觉真的是饿的难受,也懒的动嘴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外面的雨声。

    马车又过了一段时间停了下来,外面的人倒也听话,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把马车停在一旁,然后人就不见了,过了好一会儿,就又回到了车上,从帘子外面递了十几个鸟蛋进来,还冒着气。

    “真是办事周到,居然都给煮熟了。”严廷之有些不屑的撇嘴说着,把那十几个鸟蛋拿到向海蓝的面前,“吃吧!大小姐。”

    向海蓝才不管他说什么吗?看到那圆圆的白色鸟蛋确实也勾起了她的食,接过那些鸟蛋往后坐了坐,便用手剥着皮,一个个的往嘴里放着。吃到第七八个的时候突然对着骷髅子问了一句:“这个你可以吃吗?”

    “谢谢,你吃吧!”骷髅子能从向海蓝的声音里听到她的愉悦,又多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怕我。”

    “嗯?”向海蓝不明白他怎么问出这么一句话,满嘴的鸟蛋还没咽下去。

    “没事,你吃吧!这林中还有一种百食果,过会儿给你摘点回来。”骷髅子没有继续这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怕听到她说出可怜或者其它的字眼吧!

    雨一直的下着,马车一直的往前赶着路,向海蓝吃完东西倒也觉得没意思,便依着软垫睡着了,这一睡,一直睡到晚上,太阳落山之时。

    等到她醒来时,马车居然停了下来,而且,骷髅子和严廷之都不在马车上。

    向海蓝撩起帘子往外看着,只见不远处那三人居然围在一堆篝火旁,像是在烤着什么东西,悠悠着散着香气。

    她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又饿了,向海蓝坐了回来,手抚在肚子上,轻轻的对着里面的宝宝说道:“宝贝,妈妈对不起你,要让你总是忍饥挨饿的,不过妈妈发誓,如果我们能逃出去的话,妈妈一定顿顿让你吃最好的。”向海蓝把前挂着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放在手心来回的摸索着,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找他,虽然知道他存了心的利用她,可是不明所以的,心里还是希望他能来找她,是因为有一点点的喜欢她,而非利用。

    其实这种想法很不现实,他都利用到她这种份上了,还希望他放弃吗?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给自己一种逃出去的动力而已,毕竟肚子里现在有一个了,以后不会再孤单了。

    只是,另一方面她又担心着,不知道这一路他是否会安好,别再受伤或者中毒了。那样,她会担心的,孩子也会担心的。

    孩子?一想到他当初同意东葛给她开那样的药,一想到他亲手端上来的汤药,急急的都忘记了拿蜜饯,她就心痛,她就想哭。如果当初真的喝了那些汤药的话,那么现在的她是不是真的就是孤一人呢?

    他怎么就……

    他到底对她存了几分心啊!

    向海蓝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水,理了理有些燥乱的头发,准备下车去找他们。

    她也是要运动一下的,不能总待在车上的。

    雨,已经下的小了,变成毛毛细雨往下撒着。

    看来他们是找了一处树叶密集的地方,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找的干树枝,居然能在这么潮湿湿冷的地方生成篝火。

    向海蓝攀着车辕慢慢的跳下了车。地上,厚厚的落叶积了很多的水,虽然看不出来,但是用脚一踩上去,便会浸出雨水来。向海蓝这一跳,整个脚都被落叶下的雨水浸湿。

    “啊……”脚下这一松软,倒是吓了向海蓝一跳,不觉得已经惊呼出声,再抬头看时,篝火边的三人都在看她,因为有些远,所以,向海蓝并没有看清楚除了骷髅子和严廷之之外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向海蓝脸色微红,抬脚继续往前走着,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着,脚上的鞋子居然已经全湿,而且,好像每走一步都是如此的费力,像是……向海蓝低头看着,“啊……救命啊!”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