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2079字)

    什么叫弄的干净些,向海蓝总感觉这句话是别有用意的在说。

    只见着严廷之不紧不慢,带着十万分的不愿起走到草丛旁,从里面拎出一只灰兔。刚想做着什么,耳边传来骷髅子的声音:“廷之,向姑娘等着呢!“

    严廷之放弃了准备要做的动作,拎着兔子走了过来,然后只见着他,伸手拿出一支匕首来,很快的划向灰兔的咽喉处,一股子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向海蓝感觉到一阵的恶心,他还真是残忍,怎么能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做这种事

    向海蓝忍不住的起往后面跑过,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吐过之后,向海蓝感觉舒服了许多,重新又回到了篝火旁,这时,那只兔子已经串在树枝上被烤了起来。

    火苗烤在兔子的上,发出滋滋的声音,那烤出来的油滴在篝火上,发生一阵阵的香气。

    这时,向海蓝的肚子又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哼,觉得恶心想吐的话,你可以不吃的。”严廷之说着,眼神瞟了她一眼,故意的用手在那飘起的香气上挥了挥。

    “不吃就不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就是讨厌他,别看他长的还不错,但是一脸的人像。

    为了不要被这飘起的香气惑到,向海蓝起往马车上走去。她睡觉总可以吧!睡着了就感觉不出饿了。

    向海蓝坐在马车上,顿感被遗忘,撩帘看着天上的星星,今晚星光闪烁,景像好像与那天的有些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

    正想着,帘子被撩开,一阵香气漂了进来,“向姑娘,兔烤好了,先吃点吧!”骷髅子拿着那只烤好流油的兔子递了上来,看到向海蓝没有接,只是又淡淡的说道:“向姑娘,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吧!他可是要吃东西的。”说着,又把那兔往前递了递,示意向海蓝拿着吃。

    向海蓝坐在车子里做了好一番的思想斗争,终于还是服软了,伸手接了过来。好香啊!

    她确实是饿大了,直接张嘴就咬了起来,吃的时候还不忘看看外面坐在篝火旁的严廷之,这个男人不知道又要怎么嘲讽她了。

    吃着手上的兔,让向海蓝想起了那次和尉迟臻连吃了三天的兔子。最初看着那盘红烧兔,她有些不舍,可是他却是吃的津津有味的,后来,等到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他已经都吃腻了。

    可是现在……她在这荒郊野外吃着烤兔时,他在做什么?追她吗?他知道他们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吗?

    放下手中的兔,向海蓝跳下了马车,走到离着篝火不远处正在静心打坐的骷髅子面前蹲了下来,轻声的问道:“你们准备把我带到哪里去。”

    还没有等到骷髅子回答,向海蓝感觉面门处的头发微动,像是被风吃起,然后就见着严廷之的掌已经到了她的面前,而与此同时,骷髅子伸手把这一掌很巧妙的给化解了。“告诉你了不要惹她。”骷髅子的声音低沉,听着有些恼。

    紧接着,骷髅子伸手抚在口上,一条血红自嘴角慢慢的流了下来。

    “你怎么了,你怎么吐血了。”

    “还不是都因为你,大师兄在炼功,你却过来捣乱,真不知道世上怎么还有你这样没有眼力劲的女人,而像你这样的女人却有这么多人在维护你。”严廷之边说着,边从他上拿了一颗药丸放进骷髅子的嘴里。

    “好了,我没事了。”骷髅子吞下药丸,感觉舒服了一些,但是听着严廷之训斥向海蓝的话,却是不太开心。

    严廷之也似恼了般的随及走远,这里又只剩下向海蓝和骷髅子两个人了。

    “你有没有好点啊!我刚才不知道,你怎么样了,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不需要,我炼这种功如果稍一分心,就会难受,没事了,现在好多了。”骷髅子拿着帕子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起,往马车走去,“我们进马车吧!今晚还要赶路呢!”

    “你炼的什么功啊!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炼呢?”向海蓝跟在骷髅子的后面也到马车,在他的扶持下,上了马车,坐了进去。

    “地魔功,是一门毒功,所以为了炼此功,我每天都要进食一些有毒的东西。”他向她慢慢的解释着,也进了马车里,只不过,不知从哪里拿过一丝被,递了过去,“夜里冷,盖着吧!”

    这时,严廷之也坐外面走了进来,在马车里坐了下来,扭头并不看她。

    马儿又继续的跑着,向海蓝抱着被子看着马车里,这里虽然地方够大,但是她睡,而旁边两个男人在看着她睡?

    她的脸皮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厚了。

    可是,如果不睡的话,她的眼皮又开始打架了。于是……“我睡,那你们怎么办?”其实她是真的想问一下,为什么晚上不停下来呢?有这么急吗?

    “我们也睡吧!你以为我们是神仙,可以不睡的吗?”严廷之扭过头来,脸上挂着暧昧的笑。

    “好了,廷之,别吓向姑娘了。向姑娘,你安心睡吧!晚上,我们也只是坐着眯一会儿的。”骷髅子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知又从哪里拿过一个软垫来,“枕着这个吧!”

    结果,她又看到严廷之那不屑的眸光。她有得罪他吗?怎么总是对她这般的无理。

    睡意来袭,向海蓝终是抵不过,沉沉的睡去。

    “大师兄,你何必如此待她,你这样,大哥也是这样,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给你们灌了什么迷汤了。

    骷髅子听了这番话倒也不生气,只是用着很平静的语气说了一个事实,“她是我从小到遇到的所有的人里,第一个不怕我,把我当人看的人,所以,我才会如此吧!”

    “那以后呢?她的血可是很珍贵的,难道大师兄会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理由就放弃吗?”

    白色外衣下的子,明显的怔了一下,以后,他没想过,他也不会去想这个问题,他这种人怎么可能有感呢?

    笑话!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