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2038字)

    严廷之迈着懒散的步子,晃着懒散的子往前走着,过回廊,只觉得的眼前红衣一闪,他也不回避,只觉得一个软的子直接依在他的怀里。

    而他,顺势一揽,另外一只手,早已经握住她的前,毫不客气的揉搓起来。“小**,你就那么着急啊!”

    “怎么?小王爷难道不想要吗?还是这几天的服侍不周啊!”宇成嘴巴里慢慢的细喘着,慢慢的呵气如兰的在他耳边细语着,想要挑起他那艰难的**。

    “呵呵,你感觉这段时间很卖力吗?是不是还要在我走之前再出一次力啊!”严廷之轻笑着,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引起宇成一**袭来的快感。

    “嗯!小,王爷,我,我们进房吧!我……你不要走,我不能没有你!”宇成听到他要走,更加用力的攀着他的子,摸蹭着。

    “男人成大事者怎么能据于一个地方呢!只要你好好的,我便记得你。”他的话一句双关,也许宇成能听懂吧!但是现在,有的却不是这个。

    “不要啊!不要走,小王爷,我,我想要……”她的声音极低,她的脸色绯红,她的体滚烫,她的血脉在膨胀,她的……

    “小王爷,吻我,我,我想你吻我……”宇成像是得不到什么一般,又在索求着什么。

    “你也知道,小王从来不吻女人的,尤其是脸上涂了这么多的胭脂水粉的。”严廷之无谓的说着,眸光中透着冰冷,并没有因为宇成的所作所为而起任何波澜。好似,那人只是在自娱自乐,自导自演。

    “王爷,不要,就,就一次,只是轻轻,轻轻的……”

    红烟帐内,宇成的衣服已经尽数被自己扒光,如蛇般无骨的腰肢在榻上来回的蠕动,起伏。双手在上下齐动着,给自己找寻着那唯一的快感这源。

    而在账外,严廷之喝着早已经备好的香茶,懒散的依在软榻上慢慢的欣赏着账内的旖旎之色。

    桌上,一截姆指般粗细大小的香断正燃烧着,正发着腥红的微光,冒着蓝色的烟雾,让这个不算太小的空间里正似云里雾罩般的仙境。

    “嗯,嗯……”榻上的人似在盈盈哭泣,似是还未得到的更多的快感而感到焦急。“王爷,再快点,再,快……啊!”

    严廷之眯眼看着账内宇成那诽糜的动作,嘴角露出一抹冷蔑的笑。

    哼,这般水杨花的女人也配。

    她以为她自己装的很好?她以为他不知道吗?从她第一次勾引他,想着把他引上时,他就知道。

    平时看他懒散的要命,一副风流的样子,可是,他却是个很干净的人,干净到尽乎有着洁癖,干净到哪怕是那人涂了一点的胭脂水粉,他都不会碰。

    更何况是……

    世上的女人他看过太多,他随便的动一动小指头,那人便会乖乖上勾,更何况像宇成这种不用他动指头便主动上勾的。

    宇成媚的动作他太了解了,也看的太多了。如若不是破了,哪里会摆出如此勾魂的姿态?所以,第一次的时候他便把她给迷的昏头转向的,对她验了,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她居然真的不是完璧。

    那么……

    首先他是不会碰她的,因为她太脏;再者,想让他来当这个冤大头,她还是找错了人了;再者,却是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她虽然没有真的和他怎么样,但是思想里却是和他行了那般事。

    那么,这辈子,除了他,如果宇成再去找别的男人,和别的男人有着苟且之事时,那么,她便会暴毙亡。

    她的死亡将会是她对他不忠的下场。

    严廷之看着帐内的宇成自我陶醉之后晕晕然的睡着之后,这才拿起那截香断来吹灭,放进袖中,起往外走去。

    余光所到之处是宇明峰那故意隐起的袍角。

    哼,老匹夫,居然还有这嗜好,居然这么大的岁数了还有这心来听女儿的墙角,只怕是他的那几房小妾平时没有把他伺候好吧!

    严廷之冷笑了一下,大步往前走去,哪里还管的了他,试问,他能奈何的了他吗?

    宇明峰看着严廷之走远,悄悄的从假山后移出了子,用那微微发黄的牙齿紧咬着,最后终于还是往女儿的房间走去。走到门前轻轻的敲着门,“女儿,,开门。,开门。”

    许久,里面才舒心出慵懒的声音,“谁啊!小月,开门去。”

    只是,房间里哪里有小月的声音,不过宇明峰知道女儿醒了,便轻轻的推开门,轻步的走了进去。“,是爹爹。”

    “啊!爹爹,你,等会儿啊!”宇成有此焦急的把帐幔放下,急急的拿着榻间散落的衣服想要穿上。这事虽然也许宇明峰知道,但是真的要是被他捉的话,她做为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还是难以启齿的。

    “不用穿了,我来只是想要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可能怀上孩子啊!”如果女儿这段时间卖力的话,那么将来,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将会为他保一席之地。

    “爹爹,你,你说什么啊!”宇成没想到自己的爹爹居然会这样问话,顿时脸红起来。不过,幸好有着幔帐隔着,不然,她真恨不能一头撞死在棉花堆里。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你们在一起又不是第一次了,别以为爹爹不知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怀孕的把握到底有多大。”宇明峰厉声问着,并没有因为里面那人是自己的女儿而温缓一些。

    “女儿,也不知道!”宇成小小声音的说着,她只记得他每次都那个啥,而他们每次都没那个啥。

    宇明峰在帐外深思了许久,苍老的脸颊笑了一笑,听着女儿的语气,心里多少有了些底,“过几天爹爹会让人来给你看看。你好好休息吧!这几天不要再乱走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