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bxzw.com)    尉迟臻感觉心低落到了最底点,起想要往外走去,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转来又问了一句:“那么我上的毒……”

    “已经解了。bxzw.com”东葛很是平淡的回答着,双眸里透着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喜悦。

    “那为什么我感觉不出功力恢复呢?”上次他在仰月楼里还是感觉和中毒时一样的气力不足。

    “是我给你封了。”话音刚落,东葛已经飘落在尉迟臻的面前,抬手在他周点了几下。

    顿时,尉迟臻感觉有着一道道无形的力量从丹田处涌起。

    “这段时间好好调息一下,你的功力会比以前有所增加,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太显露出来,毕竟……他们还是在我们周围。”东葛略有所思的说着,眼神有些惶然。

    “她既然给我解了毒,那……”他还是担心她的,虽然知道真像后,肯定会要利用的,但,这段时间所付出的却非假意。

    “呵呵,王爷,你不觉得她现在很好吗?试问,世间有什么毒能耐了塔斯族历来带印记的公主的血呢?”据史书上记载着,塔斯族上带印记的公主上所流的血,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能解万毒,能致万物。

    虽民间曾流传着得之及得天下,得之能长生不老。但是史书上却没有记载着曾经的塔斯族的主公能活过五十岁的,甚至即使带着印记的公主都不能活到二十岁。bxzw.com

    各中原因无人能知。

    尉迟臻低头想了一下,也是,只是……“她知道吗?”

    “知道。给她提了一下,只是王妃好像不太信。”

    尉迟臻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猛的抬头问,“那你当初给她吃的什么药?难道……”

    “正是,东葛这也是为王爷着想,还望王爷体恤。”东葛躬了躬子,脸色极其严肃。

    尉迟臻内心一阵的翻滚,脚下不再停留,很快的离开了聆听阁,他要赶快回去,他想要见到她。

    书房里的软榻上,夜明珠那灼白的光亮照着她瓷白的肤色,显得她更加的柔弱无力。

    她睡脸沉,眉头微拧,长长的睫毛留下一道浅浅的影扇,微微的抖着,似乎梦里有什么在追逐着她。

    尉迟臻脱下自己的衣衫,躺在她的旁,把她的躯紧紧的拥着,好像一放手,她就会从他的指间溜走。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一切其实都变了。

    他的吻轻轻的落下,额头,脸颊,耳垂,唇畔,直到睡梦中的向海蓝发出呢喃的声音时,他才满意的更加加深这个吻。bxzw.com

    他可以拥有她的,正大光明的拥有她。

    她是他的妃,她也是塔斯族复兴的唯一,她更是各国最想要得到的人。

    利用是在所难免的,只是,要怎么才能不伤害到她呢?耳边又充斥着她曾经说过的话:王爷,答应我,将来如果有必须你要骗我的话,请记往,千万不要让我知道真像,我宁可被骗,一辈子不知道真像,如果哪一天知道了,我会受不了的。

    清晨,向海蓝悠悠转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是躺在书房的软榻上,而且,上几乎是遍布吻痕。

    脑海里翻涌着昨晚两人那激烈的第大战。

    “醒了?”尉迟臻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瓷碗,浓浓的汤药苦涩的味道迅速充斥着整个房间。“先把这碗药喝了吧!”

    向海蓝一拧眉,轻摇着头,吐出几个字来,“好苦,好烫。”心里却是苦涩的要命。

    那天她想的算是成真了。

    “乖了,这也是为你的体好。”尉迟臻把碗往前送了送,只注意到让自己的手不要太抖,并没有太注意向海蓝那略带忧郁的眼神。

    “谢谢王爷,只是,王爷好像忘记拿蜜饯了。”向海蓝还是拧眉说着。

    “噢,倒是我忘记了,蓝儿等我一会儿。”尉迟臻转把碗放在一旁,飞出了书房。

    向海蓝看着尉迟臻那极快的速度消失在眼前时,突然感觉心口一团的炙腥咸之气,手及时的捂在嘴上,指缝间还是流出一条艳红色的血线。

    等到尉迟臻再回到房间里,桌上的碗已经空了,软榻上也不见向海蓝的影。

    尉迟臻的心突然一点点的收紧着,她去了哪里,把手中的蜜饯随便一放,飞快速的出了书房。

    “看到王妃没有?”尉迟臻看到有丫鬟,便随手捉了一个来问。

    “回,回王爷,刚才看到王妃有出来,好像是往……”小丫鬟哪时看到过尉迟臻这般模样,吓的话都有些说不完整了,手指着前面的一个方向,还没等着说,尉迟臻已经追了过去。

    等着尉迟臻站在向海蓝所处的小院门前时,他又怯步了,因为,她看到向海蓝正坐在小凉亭里,手上拿着的正是当初他送给她定的那块玉佩。

    只见着她细细的放在心上摸索着,然后放在心口的地方,闭眸,似乎在冥想着什么。

    她侧头,他看不到她眼角滴落的泪水。

    再转头时,她的嘴角已经勾起,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起,盈盈款步,往屋里走去。

    向海蓝知道他来找她,只是……现在的她不想见他,那烦乱的心还没有平静下来,她都不知道要以怎么的面容去面对他。

    是哭?

    是笑?

    是怨?

    是……

    一切都不重要了。一切皆不在她的手中掌控。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乞丐,无意间变成了王妃,而这王妃,命中注定被人利用。

    而她,现在甘愿被人利用。

    因为,最后的时刻还没有到。

    到来时,她不会放过,她会亲手握在手中。

    所以,她笑了,无比轻松的笑了起来。

    回到房间,坐在镜前,冬荷拿过梳子想要给向海蓝梳理着已经散落的秀发,可是,手上的梳子却被向海蓝拿在了手中,“我自己来吧!你去叫厨房做点东西过来送过来。”

    等到冬荷出了房门,向海蓝听着她的脚步起走远,这才从小抽屉里拿出那串黑色的手链来,这次再看,手链完好如初,上面连半条细小的瑕疵都没有。bxzw.com

    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