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创伤药(二更了)

    (bxzw.com)    他这是在怪她在浪费吗?有多难弄,再难弄的东西他还不是弄来了,而且随带在上。bxzw.com

    既然这样,那还给她用什么!“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向海蓝奋力的挣出自己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伤口,痛的她子一颤。

    “你,本王生气了。”他是心痛她,而她却不知为什么耍小子。

    本王?自打她进府,他总是自称我,而非用本王两个字,他总是对别人这样叫着自己,而现在……

    向海蓝贝齿紧咬着下唇,一脸的委屈,脑子里更是做着要怎么办的决策,终于,在三秒钟后,向海蓝起往外跑去。bxzw.com

    尉迟臻像是猜透了她一样,闪阻在门口,“你要上哪去,你手上还有伤呢!”他吼着她,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心痛,因为她手上的伤,因为她刚才紧咬的下唇,现在看来,上面还有一道浅浅的牙印。她怎么如此的不惜自己呢?

    抬头时,对上他那张愤怒的脸庞时候,透彻如水的眸子里已经布满氤氲,感的薄唇更是因为委屈而抽动不已。

    “你,我,我不是故意要凶你的,我只是心痛你不惜自己,别哭了,来告诉我你怎么了?”他见不得她受伤,更见不得她哭,她的眼泪是最好的武器,可以狠狠的如剑一般的戳在他心上。bxzw.com

    重新又拉她坐回了上,摊开她的手心,上面的伤口因着刚才,又开始有些血水在溢出。

    尉迟臻看了一下那个小瓷瓶,没有说什么,只是随手放了起来,她不用就不用吧!但……“来人,去和主持要点创伤药,要快。”他对着门外喊着,回头来,拿过那些干净的纱布给她轻轻的拭着伤口。“别动,痛就忍着下,药很快就拿来了。”

    他知道问题出在这个药上,但,为什么呢?

    门外侍卫进来,手上拿着一个深蓝色的小瓷瓶,“王爷,刚才有位姓严的公子拿着这瓶药来,说是给王妃的。”

    “是严大哥吗?他人呢?”向海蓝想也不想的起想向外张望,可子刚起,肩头上一沉,但被人按了下来。

    “老实坐好了。”他没想到向海蓝与严丙之之间的交如此甚好了,有些恼怒。“这个药你用吗?”

    向海蓝像是知道说错话了,低头不语着。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尉迟臻抓过侍卫手上的瓷瓶,打开,从里面倒出一粒白色的药丸,用力的碾碎,然后轻轻的撒在她的掌心。

    “你和严丙之很熟?”他努力的压着火气,声音听起来还是温柔的。

    “……”不语,头只是轻轻摇了摇。

    “那他看起来那么的关心你?”

    “……”不语,只是头抬了起来看了他一眼,重新又低下了。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又问。

    “……”不语,头还是轻轻的摇了摇。

    唉,小傻瓜,他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随手把她拥在怀里,“蓝儿,离他远点。”

    收藏收藏再收藏,推荐推荐再推荐!bxzw.com

    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乞丐王妃太难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