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珍珑棋局②】

    陆逸安排好一切事物,就要前往大宋,却不料,这次又被人拦住了,而且,这次要去的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啊!

    木婉清、朱依依、王语嫣、钟灵、阿朱那是一定要去滴,刀白凤、李青萝、甘宝宝、秦红棉也是死活要去的。

    可是,阮星竹也赖着要去啊,而且,他的理由更充足了:我要去找我女儿阿紫,怎么说阿紫也是大理国公主啊,金枝玉叶德,怎么能流落江湖啊!

    “你们……”陆逸看着眼前花枝招展德一大票美人儿,尤其是这些美人还跟你拉拉扯扯滴,那叫人如何受得了啊?

    “受不了了,实在是受不了了……”陆逸一个没忍住,直接将所有人给点了道,一个个德,全都扔到上去了,狠狠地蹂躏了一番,这才答应了。

    阮星竹这可是第一次跟陆逸圈圈叉叉啊,还是和这么多女人在一起,最要命德是,自己女儿也在其中,羞臊德头不敢抬头见人了。

    其实,阮星竹早就知道刀白凤他们跟陆逸的关系了,心中其实还是很向往德,毕竟她也就是一个三十大几的少妇罢了,也需要那方面的慰藉啊!

    然而,良好的教养,让她又羞于去想。

    然而此时,木已成舟,看着眼前自己的姐妹们,正在巫山**德,好不快活,心中格外的想,也不等陆逸在霸王硬上弓了,自己就开始呢喃起来,可恨现在被点了道,自己不能动,要不然,少不的也自我慰藉了。

    阮星竹,是阿朱与阿紫的母亲,段正淳的人之一,顽皮敏黠,善易容之术,最后被慕容复杀死。她的家族是个家教很严的传统家族,这使得她不得已将与段正淳的两个女儿送给别人扶养,只各自给了一个段字刺青和一个刻有镶有自己名字的诗句的锁片做为记认,自己也无法在家族中生活下去,独自搬到常人难到的信阳西北小镜湖方竹林居住。她的武功不高,只是水过人。阿朱、阿紫两姐妹上的金锁片铸着两句话:‘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湖边竹,盈盈绿,报来安,多喜乐。’嵌着‘星竹’二字。

    阮星竹在段正淳的*们中间,似乎是最缺少主见心地柔软之人。她没有甘宝宝的聪明知进退,也没有幽谷客怨毒于心的尖锐,更没有王夫人(李青箩)的骄傲、霸道和康敏的变态疯狂扭曲的

    阮星竹愈是没有主见,愈能在被动中占主动,愈能对生活易于把握。柔能克刚,在争风吃醋中立于不败之地。

    阮星竹没有特色,但她却最女化。平凡一点的女人最能得到人间真正的快乐,最能尽享受上天的恩赐。平凡的女人有福气。愈是平凡的父母,愈能生出特异的子女。阮星竹的两个女儿,阿朱和阿紫,都别有一种奇气,此是另一种人生辩证法。阮星竹无城府,随波逐流。

    对于这样的女人,陆逸已经垂涎太久了,但是之前为了搞定阿朱,她可还不敢把手伸得太长,现在不同了,已经占领了阿朱的731高地了,自然要把阮星竹也给拿下啊,至于接下来,自然就是阿紫了。

    一番荒唐之后,主女刚被解开道,就围着陆逸一阵粉拳。

    “你这个色狼……”阿朱是咬牙切齿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把自己老娘给推倒了,推倒就推倒呗,居然还当着自己的面!

    儿其他诸女呢,既是处于嫉妒,又是出于凑闹啊!

    挨了一顿打,陆逸就乖乖地带着诸女出发了。

    这次,为了不招人眼,大家都是经历了一番易容,当然了,陆逸他们周围还是跟着一百近卫营的。

    一路上,陆逸谈打扮成商旅车队,倒也没有引起什么不长眼的。

    也是,陆逸他们这边一百近卫营,不说实力,光是那气势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了。

    再说了,现在是和平年代啊,大宋跟大理境内,还真没什么强盗山贼啥的,一路畅通,安全的很呢。

    擂鼓山位于少室山之侧,要去擂鼓山,首先要去的,便是少室山了。

    陆逸一行人,走走停停,游山玩水,终于在珍珑棋局开局的前一天,抵达了少室山下。

    早在少室山下的一所空地上,少林寺的僧人已经帮忙搭建了一处面积不算小的茶棚,迎接着各路英雄人物前往擂鼓山。

    为什么少林是要做着事呢?气势也没什么好怀疑的。

    因为少林是需要苏星河的帮忙嘛!要知道,苏星河的弟子薛慕华可是神医啊,少林寺的和尚需要炼制啥丹药什么的,还得求着人家帮忙呢!

    此刻茶棚之内,已经有好几桌人呢,三三两的占着桌子,喝茶聊天的,谈论的也不过是江湖之事。当然了,偶尔也会有人谈到大理国的一些况,却也不是重点,江湖人有几个真正去关心国家大事的啊?

    陆逸等人来到茶棚处,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大家转头看去,之间者群女人,都是美的掉渣的那种,儿男人们,个个唯物非常,甚至于其中还有一个华服小青年,长的忒好看了,只是,看上去好像不会武功,有些让人遗憾了。

    这时候,茶棚中的四张桌子上,已经坐下了十多个人,就是茶棚外面的十多张桌子上,也是形形色色的人皆有。男的女的,道士尼姑番和尚,不一而足。

    随意打量了下茶篷内地人马,不想还真有一伙人马引起了陆逸的注意。那是一伙八人小团伙,七男一女,八人形态各异,使的兵器也十分地古怪。

    一人长相相当魁梧的中年男人,正色喝茶地同时,那手不停的抚摩着大腿上抱着的木琴,给人一种,嗯,极端变态地感觉,陆逸只能用后世十分不雅的词汇来形容他的神态间的猥亵。

    另有一人则显得正常一点。认真的喝茶吃点心,当然,假如他背上没有背那个裹着方方正正的巨大硬物的包袱。

    那样会让人觉得他更加正常。

    还有两个看似书呆子的家伙,全然不顾自己等人是在喝茶。一人铺开一张小画卷就着个微型墨研就地作画,另一人则抱着本书不停的无声叨念着什么,若非陆逸听力够好,还真的没听到他念地是什么“子曰……人之初……到底是什么书?怎么又是论语又是三字经的?

    更让陆逸接受不了地是,还有个明显看得到喉结的男人,居然穿着戏袍,准确开说是女戏袍,丝毫不顾周围喝茶之人厌恶地眼神,公然在大庭广众下下,执着一面小铜镜在那里化装……

    陆逸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狗太阳的,这人别不是人妖吧?难道泰国那边过来的产品?可怎么看也不像啊!”

    “胡说什么啊!”阿朱没好气地掐了陆逸一下,“人家是函谷八友呢!”

    “函谷八友?!”陆逸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没错啊,者八个怪物可不就是函谷八友嘛?

    当然了,八人中也不全都是这样心智不健全的人物,还有两个人是心智十分健全的,两男一女,其中一男的是个中年郎中,背着个小药箱,双手拢在一起跟那个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的清秀姑娘在低声聊着些关于函谷关的内容,另一男的则是个双手满是老茧面色枯黄匠人打扮的中年男人,样子属于那种往人群里一扔就很难再找出来的那种,认真的听着那郎中与小姑娘说话的同时,不时喝上一口茶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函谷八友?陆逸有些讶异,这八个家伙还真的是极品哎,当然,小姑娘不算,嘿嘿,花美人。

    函谷八友,陆逸向来是只知其名,未见其人,者一见面顿时心中了然啊,果然是极品啊!比之竹林七贤的放不羁,他们可是强悍的无以复加啊!

    “函谷八友可是辩聪先生的高足呢,虽然武功一般,却是各有各的本事,在武林中可是赫赫威名的!”阿朱说道。

    “小丫头好大的口气啊!”函谷八友中,那个中年郎中抬头看向陆逸这边,朝阿朱一瞪眼,“小小年纪,居然信口雌黄,真是不知所谓!”

重要声明:小说《金庸世界里的小僵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