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天龙寺④】

    六个和尚看到鸠摩智示威似的表演,心里惊骇不已,暗道这番僧的武功实在是够变态的啊,看来自己六人联手也不是其对手了啊,同时一个个的又开始向往这鸠摩智所展示的‘拈花指’功法了,这可是少林绝学啊,要是能为天龙寺所有,那该多好啊。

    而且,对于他们六个和尚来说,《六脉神剑》虽然好,可是不能修炼啊,那有什么用啊,而少林绝学,可以修炼,也是了不得的功法,何不……

    一直都不做声的枯荣,看到六僧的气势一直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心想再不开口恐怕这六个白痴的家伙被人家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呢,当即开口说:“明王这么卖力的表演,恐怕都是打着我大理六脉神剑的主意吧,既然那些个少林绝技如此高明,明王又何必舍本逐莫,强人所难呢?”

    鸠摩智心里暗骂了句“老狐狸”,继续说:“大师过虑了,非是小僧看不起贵寺六脉神剑,实是小僧曾经答应过慕容施主要为慕容施主求得六脉神剑一观,还请大师成全。”

    枯荣责问:“老衲心有疑窦,要向明王请教敝寺藏有六脉神剑经一事,纵是我段氏的俗家子弟亦不得知,慕容先生却从何上听来?”

    鸠摩智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慕容先生于天下武学,所知十分渊博,各门各派的秘技武功,往往连本派掌门人亦所不知的,慕容先生却了如指掌。姑苏慕容那‘以彼之道,还施彼’八字,便由此而来。但慕容先生于大理段氏一阳指与六脉神剑的秘奥,却始终未能得窥门径,生平耿耿,遗恨而终。”反正人都死了,还能爬出来坟墓来拆了自己的谎话不成?

    枯荣假意“嗯”了一声,不再言语,用目光示意知客僧送客。

    鸠摩智却不肯站起,缓缓的道:“六脉神剑经既只徒具虚名,无裨实用,贵寺又何必如此重视?以致伤了天龙寺与大轮寺的和气,伤了大理国和吐蕃国的邦交。”

    听了鸠摩智把这个问题上升为国家高度问题,就连枯荣脸上那几十年练就出来的静心功夫也忍不住脸皮颤了一下,一反常态,森森的问道:“明王之言,是不是说:天龙寺倘若不交经,大理、吐蕃两国便要兵戎相见?”

    鸠摩智假意说:“我吐蕃国主久慕大理国风土人,早有与贵国国主会猎大理之念,只是小僧心想此举势必多伤人命,大违我佛慈悲本怀,数年来一直竭力劝止。”

    在座之人哪个是白痴?一听鸠摩智这分明就是威胁的话,表都变得十分的愤怒。

    枯荣不卑不亢的说:“明王之意,我等恕难从命,明王有什么招数,尽管使来,我大理天龙寺一应接了!”

    看到威胁无果,鸠摩智很是恼怒,也不再装什么圣人,一脸狰狞的说:“既然大师不肯答应,那小僧只好得罪了,请。”

    看到鸠摩智摆出攻击姿势,众僧皆是不语,等着枯荣发号施令。

    “既然明王想要强取,本因,你等就陪明王过过招吧。”本因等人得到枯荣旨意,立刻都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六僧向着鸠摩智摆出扇形保卫圈。

    本参率先伸出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中激线而出,攻向鸠摩智门面,不愧是六脉神剑中最快捷的剑招,仓促间,*得鸠摩智暴退数迟,双脚连连踩暴了十多块地砖,才躲开了那股气流。

    “果然厉害!”鸠摩智心里对六脉神剑忌惮不已经,不敢再托大,使出自创的远程攻击招式‘火焰刀’反攻向本参。

    不等那指力中本参,本观及时的伸中指对着鸠摩智作了后世最为流行的手势,‘中冲剑’向前刺出,指力瞬间便抵消了鸠摩智的刀气。

    鸠摩智喝道:“好,是中冲剑法吧?!六脉神剑果然厉害!”挥掌挡住,双手加快动作,瞬间N道火焰刀便激而出,攻向六僧。

    六僧大惊,当即全力以赴,使出各自精通的那一招剑招,拦截来的刀气,只见大之上,不断的响起了嗤嗤作响的真气泯灭的声音。

    就在这时,枯荣忽然间转过来子,露出他那张能把小孩吓晕,能把大人吓死的脸孔,狞笑了一下,从蒲团上飞了起来,双掌运足十二成功力,迅速攻向鸠摩智,端的毫无半点高僧风度,打的就是偷袭的招式。

    那鸠摩智那里想到一代大理高僧居然会在这时候来偷袭自己,无心防备之下,只是仓促的回手格挡,真力根本不足,被枯荣的强悍掌力猛击得倒飞了出去,撞了大门外的那个香鼎之上,内腑瞬间便被严重挫伤,狂猛的真气肆无忌惮的在他体内到处搞破坏,强忍不下,一口鲜血“扑”的一下,喷了出来。

    大之内的僧人也不追杀,通通回归了自己的位置,很是复杂的看着枯荣,心里都在想“鸠摩智还是太年轻了,呵呵。可是师叔为什么会突然变这么卑鄙呢?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看着众僧那崇敬中带着鄙视的矛盾的目光,饶是高僧如枯荣,也忍不住脸红了起来,转过去坐下,不再理会。

    此刻鸠摩智是悔恨到了极点,终于明白为什么一进门跟枯荣说了几句话对方就夸赞自己,感自己一席话让人家突破了武学瓶颈,功力暴增!

    后悔啊!鸠摩智直想狂煽自己嘴巴!好端端说什么不好去给那秃驴说武学呢!再则没料到枯荣怎么说也是个得道高僧啊,人品却端的是如此的卑鄙,居然出手偷袭!

    谁说高僧就不会偷袭来的?!

    大意之下,鸠摩智居然吃了个经验主义的大亏。假如人家现在要杀过来,取自己命,那跟捏死只鸡没什么分别,这回自己是沟了彻底的翻船了!

    鸠摩智在护卫的帮忙下,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甩开了护卫的手,一手扶着那青铜香鼎,一手指着枯荣说:“枯荣,你个老秃驴,居然偷袭我,太卑鄙了!”想再骂什么,却又想不出什么好词,心里很是痛恨自己平时为什么为了装*,没学半句粗话,现在想骂人,连骂都不知道怎么骂。

    众僧对鸠摩智的指责很是惭愧,虽然自己等人赢了,但这结果毕竟是偷袭得来,实在太不光彩,甚至说是无耻也毫不为过,一个个都啜啜无语。

    枯荣不紧不慢的说:“败了便是败了,你本来就不怀好意,想要窥窃我大理段氏一脉绝学,现在输了却在这里大放撅词,却是不该,老衲也不为难你,你走吧,回你吐蕃去吧。”

    鸠摩智恨恨的说了句经典的反派台词:“算你狠,我会回来的!等着瞧!”便想飞回轿子,可内伤再次发作,刚跳起来便又狠狠的摔了下来,再次吐了N多血之后,晕迷了过去,一众随行的护卫喇嘛只得边警惕的防备着天龙寺众僧,边七手八脚的把鸠摩智塞进了那顶已经没了顶的,如同金属棺材的轿子里面去,也不管会不会伤到鸠摩智。然后把那些个荷花棒啊、乐器啊什么的乱丢乱扔一通,糟蹋了一翻天龙寺的环境卫生之后,狼狈而去。

    然而,鸠摩智一行人,还没走出去这天龙寺的大门,就被一骑白马青衫给挡了驾了。却原来,陆逸来了,这紧赶慢赶的,还是错过了好戏啊,不过,却也不算太慢,直接挡住了鸠摩智一众人的去路。

    “恩?番僧?”陆逸骑着高头白马,来到天龙寺门口,就遇到了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喇嘛,顿时一愣,“你们是吐蕃来的喇嘛吧?”陆逸也还是知道鸠摩智其人的,于是来口问道。

    “那个不怕死的,快让路!”鸠摩智正在火头上呢,被人偷袭心不爽啊!也不管是谁挡了自己的道,当即破口大骂啊!

    鸠摩智火气很旺,心道:老摩我不发威,你们还真的当我老摩是病猫啊!

重要声明:小说《金庸世界里的小僵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