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天龙寺③】

    鸠摩智莫名其妙的被枯荣夸了一句慈悲,有点摸不着头脑的回答说:“大师过奖,天龙威名,小僧素所钦慕,今得见庄严宝相,大是欢喜。”

    这时候那名知客僧双手端来个明黄色的蒲团放在鸠摩智面前,双手合十说:“明王请坐!”说完便知趣的走了回去。

    鸠摩智也不客气,大方的坐了下来,合什说:“佛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小僧根哭鲁钝,未能参透憎生死。小僧生平有一知交,是大宋姑苏人氏,复姓慕容易,单名一个‘博’字。昔年小僧与彼邂逅相逢,讲武论剑。这位慕容先生于天下武学无所不窥,无所不精,小僧得彼指点数,生平疑义,颇有所解,又得慕容先生慨赠上乘武学秘笈,深恩厚德,无敢或忘。不意大英雄天不假年,慕容易先生西归极乐。小僧有一不之请,还望众长老慈悲。”

    本因不悦的对鸠摩智说:“明王与慕容先生相交一场,即是因缘,缘分既尽,何必强求?慕容先生往生极乐,莲池礼佛,于人间武学,岂再措意?明王此举,不嫌蛇足么?”

    鸠摩智又岂有不知道本因的话里的意思,闻言便说:“方丈指点,确为至理。只是小僧生痴顽,闭关四十,始终难断思念良友之。慕容先生当年论及天下剑法,深信大理天龙寺‘六脉神剑’为天下诸剑中第一,恨未得见,引为平生最大憾事。”

    本因听那鸠摩智如此回答,装作不解的问道:“敝寺僻处南疆,得蒙慕容先生推,实感荣宠。但不知当年慕容先生何不亲来求借剑经一观?”

    鸠摩智长叹一声,也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等装足了样子才说:“慕容先生知此经是贵寺镇刹之宝,坦然求观,定不蒙。他道大理段氏贵为帝皇,不忘昔年江湖义气,仁惠民,泽被苍生,他也不便出之于偷盗强取。只是那小僧曾夸口言道:‘小僧是吐蕃国师,于大理段氏无亲无故,吐蕃大理两国,亦无亲厚邦交。慕容先生既不便亲取,由小僧代劳便是。’大丈夫一言既出,生死无悔。小僧对慕容先生既有此约,决计不能食言。”说着不等本因反应过来,双手拍了三下,俩长相凶恶的西域喇嘛抬了一只檀木箱子进来,放在地下。

    一众僧人皆是好奇的伸长脖子看去,却见鸠摩智衣袖一拂,箱盖无风自开,只见里面是一只灿然生光的黄金小箱。鸠摩智俯取出金箱,托在手中。

    一众僧人心里都开起了小差,心道:我等方外之人,难道还贪图什么奇珍异宝?只是个黄金盒子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了,我们段氏一脉当了大理国王一百五十多年了,财产有多少都没法子算了,什么金器银器的有少见的?

    众僧人正想开口鄙视一翻鸠摩智的为人,却见鸠摩智揭开金箱箱盖,取出来的竟是三本旧册。他随手翻动,本因等瞥眼瞧去,见册中有图有文,应该都是原墨所书。正想着鸠摩智拿着几本破书出来干什么,却见鸠摩智凝视着这三本书,忽然间泪水滴滴而下,溅湿衣襟,神哀切,悲不自胜,其演技之高,比之现代感剧的专业演员还要厉害百倍,起码那些演员很多都用眼药水的。

    这些大理天龙寺的老实和尚哪个有见过这么高明的演技啊!这时候看到鸠摩智莫名其妙的哭了起来,心底都觉得十分的诧异。

    反坐在最后面枯荣虽然看不见,也能听得到鸠摩智装出来的“真诚”的哭腔,十分鄙夷的说:“明王心念故友,尘缘不净,岂不愧称‘高僧’两字?”

    鸠摩智不愧是实力派的演员加影帝,瞬间收起了眼泪,垂首道:“大师具大智慧,大神通,非小僧所及。这三卷武功诀要,乃慕容先生手书,阐述少林派七十二门绝技的要旨、练法,以及破解之道,慕容先生将此三卷奇书赐赠,小僧披阅钻研之下,获益良多。现愿将这三卷奇书,与贵寺交换六脉神剑宝经。若蒙众位大师俯,令小僧得完昔年信诺,实是感激不尽。”

    如果,陆逸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难道鸠摩智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不是偷自曼陀山庄的?可是不对啊,那他如何会了《小无相功》呢?怎么能够模仿出,‘七十二绝技’呢?

    出事了,终于出事了,难道说,这《小无相功》也是慕容博传给他的?

    这就更加诡异了啊,难道说慕容博会《小无相功》?天啊,想想慕容家的绝学---‘以彼之道,还施彼’,难道说,这就是内幕?

    其实‘以彼之道还施彼’,根本就是慕容家杜撰出来的?他们本来会的是小无相功,然后通读各派功法,依依模仿?

    可是不对啊,那斗转星移又是怎么回事啊?那可是将对方功法反攻回去的精妙武学啊。

    如果陆逸在这里,一定会头疼的,可是现在,他没这个顾虑了,因为他还在赶来的路上,自然不知道这里的形了。

    一众僧人听了,都是一惊,谁不知道少林寺素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说法,七十二绝技更是少林寺的镇寺绝技,据说少林自创派以来,除宋初曾有一位高僧兼二十三门绝技之外,就没有第二个能练到二十门以上的了。那慕容博不但知道少林七十二门绝技的要旨,而且还能破解,真的让人很是匪夷所思了!

    本因表面上默然不语,心里却打着小算盘,倘若这三本书真是少林寺七十二门绝技,天龙寺在武学上不但可与少林并驾齐驱,更有有可能超越少林寺。想到这里,脸上不受控制的露出了一点笑容,真没想到为佛门中人,居然也被鸠摩智给引出了心中的贪念。

    鸠摩智看到本因的反应,很是得意,高僧又怎么样,还不照样被我用几本破书给搞掂,遂即继续加了把火:“贵寺赐予宝经之时,尽可自留副本,众大师嘉惠小僧,泽及白骨,自并无所损,一也。小僧拜领宝红后立即固封,决不私窥,亲自送至慕容先生墓前焚化,贵寺高艺决不致因此而流传于外,二也。贵寺众大师武学渊深,原已不假外求,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少林寺七十二绝技确有独到之秘,其中‘拈花指’、‘多罗叶指’、‘无相劫指’三项指法,与贵派一阳指颇有相互印证之功,三也。”

    本参哪里知道鸠摩智的算盘,心里早就被超越少林,光大天龙的野心给蒙蔽住了,听到鸠摩智如此为自己等人着想,很想立刻开头答应,可一想到,方丈和枯荣师叔都还没开口,自己更是没资格了,只好一脸期盼的看着本因。

    鸠摩智又说:“小僧年轻识浅,所言未必能取信于众位大师。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三门指法,不妨先在众位之前献丑。”

    说着,鸠摩智站起来,继续说道:“小僧当年不过是兴之所至,随意涉猎,所习甚是粗疏,还望众位指点。这一路指法是拈花指。”只见他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搭住,似是拈住了一朵鲜花一般,脸露微笑,左手五指向右轻弹。正所谓外行看闹,内行看门道,大中哪个不是熟连一阳指的高手啊?看到鸠摩智出指轻柔无比,似乎没有任何内力,但是众僧没一个敢小看的,依然仔细的看着他的动作,看他到底使的什么把戏。

    虽然鸠摩智弹指之间没有什么传说中的法术,但是在他连弹数十下后,举起右手衣袖,张口向袖子一吹,霎时间袖子上飘下一片片棋子大的圆布,衣袖上露出数十个破孔。原来他这数十下拈花指,都凌空点在自己衣袖之上,柔力损衣,初看完好无损,一经风吹,功力才露了出来。

    六僧皆是面面相觑,心里咋舌不已,实话说,以自己等人的功力,也能做到凌空点穿布料,可想要做到鸠摩智的程度,真的很难。看来这拈花指威力果然够厉害。

    鸠摩智微笑道:“献丑了。小僧的拈花指指力,不及少林寺的玄渡大师远了。那‘多罗叶指’,只怕造诣更差。”当下形转动,绕着地下木箱快速的转起了圈子,十个手指快速连点,刚才用来装金盒的那个木箱如同被一把看不见的凿子狂戳猛戳一样,顷刻间便成了一对碎片。

重要声明:小说《金庸世界里的小僵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