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满江红②】

    朱老太太拉着杨文广,大话家常,直接把那些客人给晾在一边了。然而,大家都毫无怨言。

    因为,杨文广的特殊地位,是他们所不能比拟的。

    而陆逸却是好奇地打量着杨文广,他好奇啊,偶像级的人物啊,就在自己面前站着呢,能不好奇嘛?

    过了好久,朱老太太才停止了闲话,招呼大家入席了。

    接下啦,除了说些什么恭贺的废话,就是要在宴席上交换定信物啥的了。

    古代跟现代不同,这订婚的礼物,在订婚仪式之前,早就送来了。究竟送多送少,别人也不会知道,但是,这定信物,却是要当着大家的面前展示的。

    “请男女双方,交换定信物!”司仪大声唱道。

    朱依依羞答答的取出了一对龙凤玉佩来,将其中龙形玉佩交到陆逸手中,而凤凰玉佩则自己攥在手里。

    “这个是……”陆逸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对手表来,没错,这的确是手表!

    利益将其中小巧的一只交到朱依依手上,“这是一对侣表,是我自己制造的,用来看时间的,上面有十二个大格子,四十八个小格子……代表着十二个时辰,四十八颗刻钟(古代计时)……这手边,过几天就要给他的发条上劲一次,就像这样……”陆逸一边讲解着一边示范者。

    同时,他有教朱依依怎么戴着手表……

    陆逸在前世的世界,可是学士渊博,他去过瑞士,跟着老艺人学过手工表的制作方法,那手艺也是相当不错的。

    看着陆逸手上的手表,在场之人一个个眼馋的,就是叶青璇也是不例外的,因为她没有啊!

    朱依依带上了手表,陆逸则在腰上挂上了玉佩,订婚仪式就这样就完成了,接下来当然是喝酒了,这可是中国酒文化的一大特色啊!

    而今天,朱家的所有酒水,全都是陆逸家送来的‘糊涂仙酒’!

    那家伙酒劲大啊!一个个的才喝几倍就东倒西歪了。

    “陆贤侄,听说你才华出众,要不你当着大家伙的面,吟诗一首?以助酒兴?”不知道是哪来的老头,大着舌头说道。

    “晚辈不才,只读过几年书,认识几个字罢了,哪能吟诗作赋啊。”陆逸谦虚道。

    “贤婿啊,你就不要谦虚了,老夫可也听说了你的对子堪称一绝啊……能写出那么好的对子,怎么可能不会作诗啊?”朱明也开口道。

    既然自己老丈人都开口了,陆逸也无奈了,只能开口说两句了。

    本来嘛,陆逸虽然读书很多,但是作诗这玩意,没有多年的积累与练习,哪能做出来啊?

    可是,陆逸一想,许多穿越小说不都有着主角‘盗版’的惯例嘛!

    于是陆逸起,很是厚颜无耻的当期了‘文学大盗’了。

    “那小婿就不客气了!”陆逸站起来朝众人拱了拱手,很潇洒的就开口吟诵起来。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幽云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陆逸朗声吟诵,颇得《满江红》个中三味,那低沉但却雄壮的歌音,感染了在场之人。“好!好!好!”朱老太太拍案而起,“老早就说过,你小子不驰骋沙场,实在可惜,不曾想,你自己是如此的精忠报国,老心中甚慰啊!吾心甚慰!”

    “贤婿,没想到你不但武艺绝伦,没想到这文采也是端的是了得啊,此《满江红》曲一出,天下谁人还敢填《满江红》一词啊?”

    《满江红》一词,乃是岳飞所著,其饱含满腔忠愤,丹心碧血,倾出肺腑。

    隐约中勾勒了一位急切想要建功立业,驱除鞑虏,收服幽云十六州的少年壮志之士形象。

    让人不由得将陆逸与词中人物形象想交错,一个个的客人主人,看向陆逸的眼神,充满了火啊!

    而武艺不俗的杨文广,在听到自己表叔的话后,更是眼神熠熠,因为朱明说陆逸武艺绝伦!

    能被称作武艺绝伦的,那该是何样的了得?至少自己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也许自己的太爷爷和爷爷才有这般的评价吧?

    此时此刻,杨文广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跟陆逸切磋了。

    随着陆逸的《满江红》一出,场面顿时高昂闹起来,劝酒的劝酒,嬉笑的嬉笑,吟诗作对的吟诗作对。

    可怜陆逸,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了,在场之人,一个个的找他喝酒,弄得陆逸苦不堪言啊,好在陆逸体质特殊,喝酒不醉,也终于撑了过去。

    当天,酒宴罢去,陆逸在叶青璇和丫鬟的扶持下(装醉的),离开朱府,上了马车回了醉仙楼。

    而随着酒宴的结束,陆逸所作之《满江红》,一下子传遍了整个金陵城,大街小巷,各管楼台,无不在唱颂着‘怒发冲冠’。陆逸的名气,一下子飙升到了堪比范仲淹、晏殊、欧阳修的超一流诗词大家的高度。

    而词中的精忠报国精神,更让陆逸的形象,堪比了杨家将……而话又说回来,陆逸为杨门的旁系外孙女婿,那不就是杨家弟子嘛?

    这样的人,朝廷也敢用啊!毕竟杨家将,那可是信得过产品啊!有信誉保障的!

    朝廷在盯着杨文广这个未来沙场之星之余,有将精力投放到了陆逸的上了。

    这一天,宋仁宗赵祯坐在垂拱的龙椅上,这时朝会已经结束。大臣正准备散朝,宋仁宗说了一声:“各位卿,你可听说过‘幽云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听说过……此乃江苏总督朱明之女婿陆逸,陆飞扬(陆逸的字,叶青璇给他取得)所作,现如今,已经是传唱大江南北了。”鲁宗道开口道。

    “前些时候,微臣陪同几位朋友千万风月楼寻找灵感,那里的歌女们都在唱着曲子,听着颇为叫人振奋啊!”欧阳修也说道。

    而其他的大臣们也相当的附和。晏殊、杜衍、文彦博、宋庠、庞籍、富弼、韩琦、曾公亮、张文节更是侃侃而谈。

    随着杨文广的回京,陆逸的《满江红》也就响彻了京城,那个读书人,要是不会吟诵这《满江红》,是要被别人鄙视的。

    就连皇宫中的宫女嫔妃也能唱上一番呢。

    这时距朱府宴只半个月时间,陆逸的《满江红》已经在京城红遍,这些大臣都听过。对于这两首词的本文学价值他们不敢否定,毕竟他们大多是进士出,本就有很好的文学修养,和氏璧和西贝货他们还辨认出来的。大多数人对陆逸都抱着景仰的态度。

    也是,陆逸虽然自己出不咋地,可是,他可是天波府杨门女将之杨九妹的孙女婿啊,那是什么样的份?不说别的,就是天波府的招牌,就足够让人重视了,更何况陆逸的《满江红》的气势,那是何其的大气磅礴?

    对于风雨飘摇的大宋朝,武将凋零的大宋朝来说,这不亚于久旱逢甘霖啊!宋仁宗如何不心动啊?

    宋仁宗和他父亲宋真宗颇有不同,那就是他虽然懦弱些,却是相当的有能力,他也迫切的希望改变大宋朝积弱的现状。

    宋仁宗励精图治,也想开创盛世,为此,他还积极支持范仲淹的改革,此时此刻,也正是范仲淹担任参知政事期间,也就是‘庆历新政’时期了。

    现在大宋朝,兵员太多,出现冗兵现象,可惜却无良将,因此在对外的战争中,只能处于弱势,媾和称臣,还有岁币外送。

    朝堂上下,也希望出个良将啊!

    可惜,宋朝名将,潘仁美死了,杨门人丁单薄,而名将狄青死了,没人了,现如今,杨家能出一个旁系子弟来,也是可以启用的嘛!

重要声明:小说《金庸世界里的小僵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