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异变

    异变(2009字)

    离开的时候是傍晚,残阳如血,偌大的王府在夕阳的照耀下无比的庄严肃穆。

    苏木木立在那儿,心莫名的有些低落。

    温言并没有出来送别。

    离开的时候,很安静。

    “怎么?舍不得?”

    华丽的声线飘进耳里,带着欠扁的味道,这次苏木木没有剑锋相对。

    她感到疲惫了。

    她并不是无坚不摧的铁人,在没有光明的未来前面,她还是会感到迷惘。

    古色对于突然变并且长大了的十七并没有感到惊讶,就好像他一直都知道一样,打着招呼过去了。

    “呦,十七,被抛弃了?”

    十七凝眸望着笼罩在夕阳下的那个女子,望着她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疲惫,没有做声突然,一把折扇挑起了他的下颚。

    入眼的是,一双微微上挑的金色眼眸,流光潋滟,风万种。

    带着邪气魅惑,更多的,是漫不经心的调笑。

    美丽的惊人。

    “真是好皮相。”古色“啧啧”两声,貌似惋惜的说道,“竟然是男儿…………”话锋一转,“就凭你这张女人脸,也想勾引我的女人?”

    十七面色如笼着一层寒霜。

    他默不作声的看着古色。

    但周已经蔓延起了淡淡的杀气。

    树上的落叶飘落下来,在落在他上之前变成了两半。

    古色眸色微暗,心里一惊,赶忙把手拿开。

    可是已经晚了。

    他的那把据说千金难求的踏雪嗅梅扇已经被杀气划的破破烂烂,连扇骨都已经折断了。

    “你……!!”古色捧着扇子的“尸体”痛心疾首,心疼的脸都扭曲了,“你知道这扇子多少钱吗?!一把扇子可就相当一座城池啊,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代价才抢到手…………”

    “怎么了?”

    苏木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们边。

    “他……”

    “没什么。”十七抢先说道,“公主是不是累了?我引你上马车。”

    苏木木摇了摇头:“我自己上去吧。”

    说吧,坐上那个坐着盈婳的车厢。

    车厢内完全是一个巨大的独立空间,放着铜质镂空雕花小鼎,燃烧着价值连城的焚香,铺着白色的雪豹皮,盈婳坐在一旁,看到苏木木上来,哼的一声,铺开裙子占领了大片“江山”。

    苏木木只感觉累得慌,实在懒得理她,找了个角落坐下来闭目养神。

    也同时因为这一次的不仔细,苏木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她没有看到,盈婳的整个魂色,已经完全是黑色的了…………

    ——————————————————————分割———————————————

    醒来时已经是天黑,她听到外面外面悉悉索索的声响,挣扎了一下,突然感觉到喘不过起来。

    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体,并且越缠越紧。

    骨骼嘎嘎作响,苏木木痛的受不了,却发现连挣扎也没有力气。

    怎么回事?

    有冰冷潮湿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脖颈,环住,缠紧…………

    窒息瞬间袭来。

    苏木木这才感觉到,这冰冷的东西…………是一条蛇。

    无法呼救,无法拉动弹。

    要命。

    苏木木感受着可怕的挤压,感觉空气已经随着越来越大的压力统统离开了自己的腔,再下去,不是因为窒息而死,就是被蛇缠死。

    “啪。”

    突然眼前一亮。

    烛光亮了起来,苏木木突然感觉到浑上下压迫着得力道消失了,空气涌入腔,苏木木挣扎着睁开眼睛。

    面前是十七焦急的脸。

    “公主,你怎么了?”

    苏木木看了看四周,古色正和盈婳搂在一起睡觉,点着蜡烛的空间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暗了。

    原来是梦魇啊…………

    苏木木这才感觉到是因为刚才睡觉的时候,手放在口上压迫了心脏,才会做那种被挤压的噩梦。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向十七笑了笑。

    “没事。”

    话音无比虚弱。

    她脸色苍白的看了看四周,问道:“天黑了?”

    十七笑了笑:“对啊。公主睡了好久,叫都叫不醒。所以晚饭都放在箱子里保温着呢。”

    苏木木扯了扯嘴角,勉强道:“是么……”她还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沉过呢…………

    “我去给你拿饭菜。”十七殷勤的说道。

    “不,不用了。”苏木木揉了揉太阳,疲惫的闭上眼,“不用了,我并不饿。”

    “可是公主已经一晚上没吃东西了!”

    “真的不用了……”苏木木头靠在铺着皮毛的枕头上,“你也休息吧。”

    “可是……”

    十七还想坚持,无奈苏木木的样子似乎已经睡了过去,只能作罢,坐在了木木的边。

    外面是“悉悉索索”的细碎声音,像是雨打在枯叶上的声音,惹人心烦。

    苏木木突然感觉这声音与梦中的声音有点相像。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像是动物在爬行的声音…………

    苏木木蓦然睁开眼。

    “十七,外面在下雨吗?”

    十七摇了摇头,说道:“公主,你怎么会觉得是在下雨呢?”

    “什么意思?”

    苏木木皱了皱眉头,有点不懂得十七说的话的意思。

    十七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

    “公主,你不要觉得这声音跟你梦中的一样吗?”

    苏木木惊愕的捂住嘴。

    浑发凉。

    面前,那个有着精致如女子的脸庞的少年,白嫩的皮肤上开始长出细细的鳞片,大而圆的眸子,里面的瞳孔,已经变成了橄榄状,狭长而冰冷;而那张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划开,再划开,一直划开到后脑勺,细碎尖利的牙齿,

    带着扑鼻的血腥味。

    “公子,你还认识我吗?”

    带着诡异的笑声,十七慢慢向已经惊呆了的苏木木缓缓凑过来,冰冷的蛇信子,缓缓的舐过苏木木冒着冷汗的脸颊…………

重要声明:小说《狐妖相公请住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