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只喜欢你

    只喜欢你(2219字)

    苏木木来到那个熟悉的屋子,温言在睡觉,但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飞快地睁开眼睛。

    “木木,你怎么来了?”

    苏木木默不作声的看着他。

    温言的脸色非常之苍白,苏木木现在才看到,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血色。

    原本红润的双唇,现在已经变成了苍白色,发皮,起皱,毫无血色。

    苏木木轻轻地嗯了一声。

    内心里有什么开始轻微作响,痒痒的,却发着疼。

    温言的目光,还是依旧的温柔。

    看着她的眼睛,依旧是充满柔

    “抱歉……”

    昨晚发生的事,是一个噩梦,她差点……真的杀了他。

    “我不怪你啊。”温言坐起来,捂着口轻咳几声,苏木木坐在他边,低着头,满心内疚。

    “你是个好人。”苏木木说道,“…………抱歉。”

    是抱歉自己不能上他,还是抱歉她昨晚做的事?

    温言不得而知,但看着苏木木的侧脸,他就感到无上的满足。

    不知不觉,他竟然这样她了…………

    如果是一年前,不,一个月前,他也绝对不可能相信,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成为那些自己嘲笑过的人。

    为痴狂,为奋不顾

    “抱歉什么?这都是我自愿的。”

    温言摇了摇头,摸了摸苏木木毛茸茸的小脑袋,低声道:“ 我知道,让你上我不容易。我懦弱,却又带着该死的骄傲,我长得也没有古色好看,甚至只是一个普通人…………”

    苏木木囧了:“你怎么能跟他比?跟谁比也不要跟他比啊。那是一只狐狸精,不要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想他。”

    温言低声闷笑了几声,轻声道:“嗯。”

    声音柔柔的,带着水般的温柔。

    苏木木因为这声音,脸突然红了。莫名其妙的,从下巴红到耳尖。

    温言眸色渐深,思绪千转,最后,到唇边,只是一句话。

    “木木,我喜欢你。”

    千言万语,只此一句。

    苏木木突然觉得这次的告白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沉重。

    沉吟片刻,苏木木轻声道:“温言,我要的,你给不了。”

    “为什么?”

    “我不需要。我只希望,在我活着的时候,那个人能疼我我,在我死去的时候,那个人,就此忘却,相忘江湖,去寻觅自己未来的幸福。”苏木木的声音柔柔的,却带着怅惘,“你也知道的吧,我死活不久的。我无法给你完整的体,甚至无法给你完整的————这样的自己,已经不奢望任何感了。”

    一直抱着会死亡的决心,却去救那些已经死去的人。

    这样的人,是笨蛋呢,还是太善良?

    温言看着苏木木略显惆怅的脸,心里一阵心疼。

    “其实也没什么啦。”苏木木抬起头来,脸上已经带上了阳光灿烂的微笑,一切霾都已经掩藏在微笑的面具之下,“灵魂不死,死亡几就是重生,我也没什么损失。”

    “…………那么,这辈子,你的人,或者,你的人,你都无所谓吗?”

    苏木木别开脸:“我没有的人。也没有人我。”

    我在这里,依旧是一抹孤魂。

    “你是真的打算无视我吗?!”

    温言有些生气。

    这个人,不接受算了,为什么就不愿正视他的呢?

    “抱歉。”

    苏木木终还是这句话。

    “我从不接受任何没有结果的任务,感也是一样。”

    “感不是任务!”

    温言失望地喊道。

    口突然一阵激痛,温言眉毛忍不住皱了皱。

    伤口裂开了……

    苏木木立刻察觉到温言微小的面部表变化,眼尖的看到温言口渐渐蔓延出来的红色液体。

    她惊叫:“伤口裂开了?!!”

    说着,就向门外跑。

    温言立刻抓住她的手,拖回来:“不……别去找那些人…………”

    “可是……!!”

    “没什么。”温言安抚她,“只是小裂伤,不碍事。”

    苏木木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是害怕大夫吧?”

    “咳咳咳…………”

    于是温言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木木,你在想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苏木木瞥了他一眼,说道:“把衣服脱了。”

    “啥?!”温言=口=

    “把衣服脱==掉。”苏木木皱起眉头,“我看一下。”

    “额…………”温言一张俊脸有些发红,扭捏道,“这个……不太好吧…………”

    苏木木面无表:“你害羞个P啊。”说着,就去扒温言白色的内衣。

    温言立刻被苏木木彪悍的作风弄得无语了。

    “我自己来好了……”

    弱弱的声音。

    “你羞涩个毛啊?”

    霸气的声音。

    “可是……可是…………”

    “闭嘴!”

    “撕拉————”

    伴随着布片撕碎的声音,一切暧昧的声响都停止了。

    温言看着苏木木手上的飘飘的碎布片,半晌无语。

    真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啊…………

    苏木木很镇定的把失手撕下来的碎片扔掉,顺手把温言上半挂不挂的衣物撕了下来,扔掉~

    “木……木木…………”

    温言感觉现在角色有些调换了…………

    “干嘛?”

    “没……”嘤嘤嘤,好凶。

    苏木木趴在温言上看着那个可怕的伤口。

    狰狞的、血模糊。

    无法知晓昨晚到底用了多少力气,此刻看来,应该是用了十成十的。

    皮外翻,几乎可以看到森森白骨,外面敷着一层黑漆漆的草药,染着药汁的血液流下来,是黑褐色的…………

    “你…………”苏木木心里一抽,眼睛默默的开始发涩,问道,“痛吗?”

    “没事。”温言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苏木木,眼底是柔和的笑意,“不痛的,真的。”

    “笨蛋……”苏木木咬牙切齿的骂道,“伤成这样还大清早的跑过来,你脑子在想什么啊?”

    “我只是……想看看你。”

    昨晚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掉这件事,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昏迷过去,醒过来就去看你了呢…………

    这件事,也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你只要知道,我喜欢你就可以了…………

    ——————分割———————————————————————————————

    温言真是好男人啊,远目。木木似乎跟他有了?嗯……我什么都不知道…………

    下一章,被十七捉,敬请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狐妖相公请住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