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木木身体里的地狱之火……

    木木体里的地狱之火……(2210字)

    看着苏木木的脸一瞬间差点变成死人脸,未脉才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

    “诶诶!你别这样,我只是说着玩儿的。”

    “…………你说的对。”苏木木看了他一眼,轻轻吐出一口气,“也许……已经被烧成灰了吧…………”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咳咳。”未脉吐了吐舌头,“你的体好好地在那儿呢。”

    “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的体没被烧。”未脉鼓着脸说道,“你的灵魂跟水媚儿的灵魂换掉了,她现在正替你生活着。”

    “替我生活?!”苏木木尖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未脉小包子轻咳几声,解释道,“那正是七星连珠之时,你与水媚儿的脑波接近,就被连累了。”

    “脑波接近?”

    “额,那水媚儿被迫嫁给古色,伤心绝,而你…………”未脉看了一眼苏木木的脸色,明智的选择言。

    而你…………

    苏木木勾起唇冷笑。

    而她,那被心的男人欺骗,被一群男人……

    抿了抿唇,苏木木深深呼出一口气。

    一想到,就忍不住…………想杀人。

    无法克制的愤怒。

    那种对待,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最大的打击。

    她被那么多人这样对待,那个男人……

    却只是带着浅浅的笑,冷漠的,望着,甚至,恋小夜市温柔的。

    一如……曾经对她的笑。

    现在想来,实在是虚伪的可怕。

    不……不可原谅!

    苏木木的周浮起一层淡淡的红光,像是漂浮着得火焰,绝望的燃烧着。

    未脉惊恐的后退。

    这个是……这个是…………

    燃烧一切的地狱之火啊…………

    苏木木的体里面,怎么会有这个?

    火焰越烧越旺,苏木木周的空间似乎都扭曲了,里面像是要扑出什么似的,带着骇人的能量。

    “苏木木!!!!”

    未脉大叫,手中出一道水波,却在接触到苏木木的体的前一秒,烟消云散…………

    好可怕的能量…………

    未脉无法想象苏木木再这样下去会怎么样。

    自也会被吞噬下去?

    还是把这个空间吞噬掉?

    太……可怕了。

    咬了咬牙,未脉跳上桌子,一口气把桌子上的笔墨纸砚统统扫了下来。

    大都数都是玉质的东西,掉在地上的声响绝对非常有效果。

    “稀里哗啦”、“噼里啪啦”、“哗啦啦”、“咚咚咚”…………

    一时间,各种声响响彻屋子。(汗,这上面到底有多少东西啊?)

    “砰!”

    在最后,那个巨大的砚台四分五裂后,屋子终于安静下来。

    巨大的绛州的澄泥砚,价值千金,是当今最富盛名的雕刻师耗费十年的杰作,冬注墨水可不冰冻,夏注墨水可不干墨,实在是冬暖夏凉居家旅行必备好砚台啊…………连摔碎的声音都是…………咳咳,不同凡响。

    未脉捂着耳朵,简直不相信这种声音只是一个砚台能发出来的。

    妈妈呀…………我的耳朵…………嘤嘤嘤。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未脉悄悄抬头,看到苏木木上的火花已经熄灭,她正愣愣的看着自己。

    苏木木的周,竟然还环绕着一圈碎片。

    好寒啊…………难道她真的准备把这里都吸进那个破出来的空间去?

    “木木……?”

    未脉小心翼翼的出声,唯恐惊吓到此刻一脸恍惚的苏木木。

    “木木?”

    “…………”

    “木木??”

    “…………”苏木木傻傻的抬头看向他,半晌,扯了扯嘴角,“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刚才被愤怒支配,等她想要回过神来,已经晚了。

    体好像被别的东西支配,想要吞噬,想要…………杀戮。

    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未脉心有余悸。

    这可怕的能量,怎么可以只储存在苏木木这个小小的体上?

    “呵……呵呵…………”苏木木再次傻乎乎的笑了笑,摇摆不定的转过,然后“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你完了。”苏木木盯着未脉突然说道。

    ‘“啊?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这不关我事好不好!

    “不,我不是说这个。”苏木木摇摇头,指着地上的碎片,说道,“这里是温言的房间,这书房里的东西,都是他的大哥特地赏赐给他的。呐,你知道他大哥是谁吗?”

    未脉的脸……一点点……变白了。

    温言是王爷……

    他的大哥……是当今皇上…………

    嘤嘤嘤,不要这么吓人嘛…………

    苏木木看了看外面,再看了看未脉,再次勾起唇角,笑得像狐狸一般。

    “说吧,为什么想要帮我回去,要不然,我就不管你了。你的娘亲,好像没有能力支付这么庞大的欠款吧?哦,对了,毁坏皇上御赐的东西,好像,不仅仅是赔款这么简单吧?”

    这笑容,怎么看怎么欠扁,怎么看怎么……无耻。

    未脉虚弱的反驳:“我刚才是为了你好…………”

    “哦。”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啊啊啊啊!!没良心的小人!!!!!”

    未脉跳脚了。

    苏木木一个眼刀甩过去:“别嚷嚷了,温言大概快来了。这里可是有最好的警报系统呢。”

    苏木木看起来脸色苍白,但气势绝对不弱,未脉看着这个无耻的女人,虽然满心不甘愿,但还是得全盘托出————他怎么可以给他的娘亲带来伤害?

    “…………我是她捡到的。”未脉说道,“是她把我养大的。如果没有她,我可能已经死掉了。”说起那个人,他的声音满是温柔。

    “哦……”苏木木不用猜也知道他说的是那个诬赖她的侍女,“你上她了?”

    “去死!”未脉抬起头,满脸通红,看起来像是害羞,“我只是有点恋母……咳咳……”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她……她其实喜欢着温言,所以,我想帮她……”

    苏木木O(╯□╰)o状。

    温言这家伙有什么好啊,为什么女人看到他就一见倾心二见生了?

    “你也这么觉得吧?”未脉抬起头来愤愤道,“那家伙有什么好?娘亲竟然的他跑到他府里做佣人?!”

    “…………”苏木木默默抬头看他,“你说的那家伙,在你说出这句话来之前,已经在门外了。”

    “…………”未脉=口=状。

    不………………

重要声明:小说《狐妖相公请住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