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VS温言

    十七VS温言(2219字)

    屋内。

    三人还在对峙。

    “你别想我吃了这个。”苏木木躺在上,义正言辞的说道,“除非你弄死我,要不然,你别想我吃这个。”

    温言对苏木木的任感到生气。

    “你怎么这么任?我这是为你好!”

    “不用你管!”苏木木语气恶劣,态度同样恶劣,“你是我的谁啊?要你管?”

    生病的人,开始无理取闹起来。

    温言也没法生气。

    苏木木虽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清醒无比,可眼神空洞,明显是神游太虚的模样,或许清醒过来,连自己说过什么话也忘记了也不一定。

    温言没办法,在烧下去,木木的脑子可就要烧坏了。

    一咬牙,他把药水往自己嘴里一到,十七刹那间就明白了温言想要做的,刚想要阻止,温言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着苏木木的头吻了下去。

    “咕咚……”

    吞咽之声不绝于耳,带着无法言说的暧昧气息,让人脸红心跳。

    “啪!”

    苏木木终于在药水灌完之后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甩了温言一巴掌。

    温言面不改色的抬起头来,一擦嘴唇。

    “尼玛竟然敢把舌头进来!老娘跟你拼了!!!”

    苏木木气的跳脚。

    嘴里苦涩的味道熏得她想吐血,这个家伙竟然还敢把他的舌头伸进来!更可恶的是,在她想要咬到的瞬间伸回去了!!!

    十七黑着脸递给苏木木手帕,温言抚着唇瓣笑得异常…………、、

    “很甜。”

    苏木木愤愤转头,一瞬间头晕目眩,倒了下去。

    “公主………!!”十七惊道。

    温言拉住她:“她睡着了。”

    十七转头,无语。

    果然,苏木木躺在上,气息绵长平静,脸上红晕也渐渐淡了下去,看起来已经好了。

    “这么快?”十七再次惊讶。

    温言看着苏木木,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她就是这么奇怪。”忍俊不

    他的眼底浮现着满满的柔漾,简直快要溢了出来,十七忍不住打击他。

    “她明天也许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也不希望记得。”温言看了她一眼,“我不求回报。”

    十七哼了一声。

    温言笑了笑:“随你怎么想。”顿了一顿,温言继续道,“我想,我对于你,还需要确认一下…………比方说,你的别……”

    十七脸色微变,刚想动手,温言影已到面前。

    “别动。”温言折扇打开,扇尖定在十七的咽喉,温言软语道,“扇骨不留,你可别拿自己的脖子开玩笑。”

    十七看着扇尖上那露出的尖刺,抿了抿唇。

    不说话。

    “我就好奇了……”温言轻声道,“你们家族,哪来的女孩子?”他缓缓把手指搭在十七的腰间,去抽她的腰带,“我想,我真的需要确认一下了……”

    “是么。”十七面无表,“你信不信,你的脑袋现在就可以掉下来了?”

    温言定在。

    他的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缠上了一根细小的发丝。

    ————————————————————————————————————————————

    “呵呵呵…………”温言笑了起来,“果真不愧舞家传人,功夫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十七面无表

    “放手。”

    温言笑:“如果我不放手呢?”

    “那就比一下我的速度快还是你的快了。”十七面容冷凝,“我一拉,你的头就掉下来了,信不信?”

    “………………”

    “二王爷是明白人,可千万别做傻事啊。”十七的语气听不出嘲讽,“伤了您的千金之躯,小的可担当不来。”

    温言眼底冷光闪烁:“我现在,可真的不放心你跟她在一起了……”

    十七看他已经收手,也面不改色的松开。

    “我一个小孩子,能对她做什么呢?二王爷多虑了。”

    温言静静道:“我知道,舞家的缩骨功可是天下一绝……而且,舞家传人,听说也是双十年纪了……你说,这怎么让我不担心?”

    “王爷多虑了。”十七面无表,面瘫道。

    就在他们争执间,本应该昏睡的苏木木竟然醒了过来。

    她面色雪白,带着烧后的虚弱,撑起来看着他们俩个。

    “你们……怎么在这里?”

    温言眼前一亮:“木木,你醒了?”

    苏木木捂着额头,痛苦呻、、吟:“好像发烧了……那个,我发烧期间有没有做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温言皱了皱眉头,“比如?”

    “额,说胡话?强吻别人?告白?额…………或者,把别人脱光了……”

    温言黑线:“这些怎么回事?”

    苏木木心虚的低下头:“难道真的有吗?我一发烧,就会做奇怪的事…………”

    一想起以前清醒过来众人无语的表,她就恨不得一个地缝钻进去…………

    “…………你只是在说胡话的阶段。”

    苏木木传出一口气:“那……那就好……”

    她抹了一把脸额头上的虚汗,抬头向十七看去。

    “=口=十……十七!!!”苏木木尖叫,“你那是什么!!”

    十七顺着苏木木的目光向下看去。

    她的裤子……破了一个洞…………然后…………

    苏木木拿起枕头向她,哦不,是他!狠狠砸过去!!

    “尼玛你个人妖!!!!竟敢骗老娘!!!!!”

    大变的十七冷静的捂住裆部,狠狠剜了温言一眼,然后冷静道:“反正我也是小孩…………”

    苏木木疯魔了。

    她想起曾经两人一起洗澡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的时候……

    “你连别都可以隐瞒,谁知道你的年龄是不是真的啊?!”

    苏木木怒吼道。

    十七顿感压力。

    温言在旁边得意得笑~

    苏木木气的脸色涨红,拔下头上的簪子,微微一笑。

    “你是自裁呢还是我替你呢?”

    笑得那叫一个风万种,十七结巴了……

    “公……公主!你,你别激动!”

    “你骗了我这么久,很好玩吧?”

    苏木木眼底闪着肆虐的光。

    她是真的被这个消息弄得发疯了。

    温言皱了皱眉头,于是用他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迅速闪到苏木木边,一个手刀劈下。

    “你等到她醒过来就完了。”

    “那还不是你搞的鬼!”十七咬牙切齿,简直要吐血了。“我不管了,我奉命在这里保护她,她到哪儿我就到哪儿,别的我管不到。”

重要声明:小说《狐妖相公请住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