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域攻北(求订阅打赏月票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司徒陨 书名:帝国养成
    第一百六十七章三域攻北(求订阅打赏月票啦!)

    黄鬓请命,让刘寐迟疑了半天。

    原因很简单,因为黄鬓这个人,就是牤牛属国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在刘寐的眼里,黄鬓就是一个xiǎo人,而且是非常贪婪的xiǎo人。

    可就是这样的xiǎo人,他却有一个极其深厚的背景,他是二级属国銮星的大臣,他是銮星皇子的近(身shēn)之臣,他是銮星监督牤牛属国运输物资的钉子。

    如果不是畏惧銮星的力量,刘寐曾经数次,想要将黄鬓斩杀,因为他是遏制牤牛属国统一,和快速发展的重要障碍,只要他在一天,那么牤牛属国就别想好好发展。

    因为牤牛属国,劫掠的物资,百分之九十都要运到銮星,为銮星提供后勤补助。剩下的物资,根本不足够牤牛属国发展,这也是牤牛属国为什么一直发展不起来,还要到处征讨的原因。

    但是如今话又说回来,黄鬓的地位和(身shēn)份,也决定了他不可能投靠炎黄国。因为銮星,也是覆灭当初先朝的主要势力之一。按照正常的思维,黄云应该替父报仇,就算杀了黄鬓也不为过。因此刘寐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黄鬓的请求。

    对于黄鬓来说,刘寐怎么布置,已经与自己没有关系了。只要自己可以将刘寐和刘祝的想法,一一告诉给黄云,那么黄云就不会上当,反而会利用这次的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因此黄鬓从皇宫里面出去,就直奔北mén,前往了炎黄国的军阵。

    此时炎黄军的军队,并没有立刻攻城。因为黄云并不希望破坏这里,毕竟这里是未来属国的根基,也是属国的中心。如果黄云夺下这里,那么也会迁都到此。只有这样,才方便黄云管理整个属国。

    不过等待,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一但黄云寻找到机会,那么就会立刻攻城。

    “陛下,依末将看就城内那点散兵游勇,根本不够我军吃的,所以陛下不用担心攻城,会造成什么大的破坏。”站在黄云(身shēn)后的一个骁将,目测了一下周围的(情qíng)况道。

    “不错,陛下末将也认为,咱们现在应该动手攻城了。”

    面对部下的质疑,黄云只是盯着皇城,因为他知道,在皇城里面有一个人叫黄鬓,他的存在,很可能是一个变数,所以黄云希望等候,希望能见到黄鬓。

    在黄云观察的时候,突然他发现了一个,头发带点黄máo的男人,从皇城里面走出来。

    于是黄云微微一笑道:“命令左右的将士,让开一个大路,放对面的使者,进入我军阵地。”

    “哈哈,想来今(日rì)陛下,就可以顺利占有皇城。”一旁的蜀山河,也看到了对面行走过来的黄鬓,于是出言恭贺道:“陛下万岁万万岁。”

    虽然是拍马(屁pì),不过黄云也很开心。至于站在蜀山河(身shēn)旁的,彦铭则有点不明白,因此他并没有chā嘴,只是站在一旁继续观察。

    过了片刻,黄鬓在周围炎黄国将士观察之下,大摇大摆的走到黄云的面前道:“陛下,微臣来了。”

    “嗯,你来了就好。”

    黄鬓与黄云都没有说什么,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咳咳……”

    见到有点沉默,蜀山河清咳一声,随后道:“黄大人,咱们又见面了。”

    “蜀大人。”黄鬓拱拱手,简单示意了一下,随后冲着黄云道:“陛下,如今刘寐在刘祝的劝说下准备临死一击,想要反败为胜,不过这也是我国一次机会。只要咱们利用好这次机会,那么就可以将刘寐,及其团伙一击而灭。”

    “蜀大人这……?”彦铭看着黄鬓,然后对蜀山河道。

    彦铭毕竟是牤牛属国的上将,他对于牤牛属国内的一些事(情qíng)非常熟悉,所以他认识黄鬓,也知道黄鬓的(身shēn)份。可是如今,牤牛属国刚刚衰败,作为外国使臣的黄鬓,竟然主动向黄云称臣,这样的事(情qíng)实在太古怪了。就算牤牛属国衰败,那么黄鬓的背后,还有銮星在,那么在这片大地,他就可以横行霸道,根本不用如此卑躬屈膝。

    “具体的(情qíng)况我也不清楚,你只要明白,他是自己人,那么就可以了。”蜀山河含糊其辞的道。

    然而这一句话,却让彦铭心底骇然。

    从蜀山河的话里面,彦铭不难判断出来,眼前这个人早已经投靠了炎黄国。一个二级属国的臣子,竟然主动投靠炎黄国,那么这是为什么?

    很明显,在他的眼里,一定看到了什么銮星没有,而炎黄国拥有的东西。那么一定是潜力,只要潜力和未来,才可以让黄鬓如此选择。

    经过种种分析,彦铭发现自己投靠炎黄国,或许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现在细细想来,自己刚刚投靠炎黄国没有多久,炎黄国就一路攻占了青衣城,北御,如今更是兵围皇城,很快就可以得到属国的基石,这一切都太快了。

    “哈哈,既然他刘寐抱着团死,那么我就给他这个机会。”黄云看了一眼左右,随后点名道:“叶俊,王荣,郭动,罗天,各自带领本部兵马,封锁四大城mén,凡事逃窜着,行恶者,一律杀无赦。其余将领,跟随我一起进入皇城,前往皇宫看看。”

    “诺。”

    叶俊四人分别带领本部兵马离开之后,黄云就领着蜀山河等人,一路直奔皇城走去。

    “咦,你们看到那个领头的人了吗?”

    “看到了,怎么了?”

    “不会吧”

    “啊”

    “你们都怎么了?”

    “老李,那个人竟然是黄云太子(殿diàn)下。”

    “什么是先朝的太子,那么他怎么又回来了,难道他不知道先朝已经覆灭,大将军到处追杀他吗?”

    “老李你不是这么孤陋寡闻吧?”

    “咳咳,最近我一直都在底下挖矿,根本没有注意现在的消息。”

    “如今黄云(殿diàn)下,已经统领了北域,现在攻打皇城。”

    “天啊”

    “如今,黄云陛下带领着兵马,大摇大摆的走进皇城,我看牤牛属国快要覆灭了。”

    “牤牛属国,不是有末(日rì)军团在吗?”

    “不清楚,不过末(日rì)军团去了北御城,就再也没有出现,估计已经全军覆灭了。”

    “不会吧,那个是属国最强大的兵力啊”

    “没有什么不会的,如今黄云(殿diàn)下都进来了,那么一切就成为过去了。”

    “也对”

    “不行,我要跟着过去看看”

    “去看什么?”

    “当然是去看看,黄云(殿diàn)下如何攻占皇宫,处决刘寐那个狗咋种啊”

    “还是别去了,外一要是有什么不好怎么办?”

    “你怕死,那么就别去,纷争我要是去看看。”

    “……”

    “他祖母的,你都不怕,那么我怕什么?”

    “对,我们也去看看(热rè)闹。”

    一时间,在黄云率领的炎黄**队后面,出现了一群群跟随的群众,这些群众或许力量不强大,但是当他们联合起来的时候,也是一股不容xiǎo视的力量,至少那人山人海的人头,就够让人眼huā的了。

    皇宫外mén下

    炎黄的军队列阵,盯着皇宫外mén的守将。

    此时黄云已经拍马上前,看着那个守将道:“我奉旨,带领炎黄国的黄云陛下进宫,麻烦将军帮我打开一下城mén。”

    “奉旨?你奉谁的旨意?”城mén之上的守将,讥讽的看了一眼黄鬓道:“你只不过是一个外族罢了,凭什么在我牤牛属国猖狂,今(日rì)尔等必须死,否则我等如何面对牤牛属国列位先贤。”

    “你到底是谁?”黄鬓察觉到有点不对头,于是紧张的问道。

    “我是谁?”城mén之上的守将,朗声大笑几声,随后道:“我乃是牤牛属国的皇帝,也就是这片大地的统领者周怀。”

    “是你?”黄鬓大吃一惊。

    看到黄鬓的表(情qíng),黄云不解的问道:“这个周怀是什么人?”

    “回禀陛下,这个周怀乃是牤牛属国的一个战将,负责助手西域的部分领地。前不久西域兵败,只有他率领着整支军退,从容的回到了皇城,并且加入了刘寐的部下。因为其手下有不少兵士,因此刘寐对他非常重用,并且将他派去了南御城镇守,只不过按照道理,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黄鬓眼角chōu动了一下,随后猛然想起来什么,于是又道:“根据牤牛属国的八卦传闻,这个周怀其实是周牤牛的一个sī生子,也是周牤牛的大儿子。只不过他是周牤牛与一个有fù之夫所生,因此没有写入族谱,只能拥有一个sī生子的(身shēn)份。为此他没有受到,属国京都大臣们的排挤,因此立下再多的功勋,也只是一个xiǎoxiǎo的战将,而没有机会晋升。”

    “周牤牛的儿子?”黄云微笑一生,随后他看着周怀道:“想来你一定是临阵脱逃,所以才会带领着整支军队离开南mén,并且以闪电的速度,攻占了皇宫的吧?”

    “成王败寇,你管我是如何攻占这里的,只要我占有了这里,那么我就胜利了,我就是属国未来的皇帝,你们四面叛军,不是有一个说法吗,先入皇宫,夺取基石的人,就可以当皇帝吗,现在我得到了基石,那么我就是皇帝了,你还不跪下磕头!”周怀jiān笑一声,似乎很舒爽,很快乐似的。

    然而对于他这样的心态和神sè,黄云只好无奈的道:“本来还想给你一条生路,不过既然你想死,那么我也没有办法了。”

    “另外我要告诉你一声,那个声明,我并没有参与。”黄云随后收回目光道:“夺下皇宫,剿灭牤牛属国余孽,到时尔等就不再是在野之人,就可以获得一个真正的国籍,让子孙后代,都可以活在阳光下。”

    野国的国民,都没有国籍,不被任何一个国家承认。因此属国的人,要进入其他的国家,都需要付出非常高昂的代价,方可以进入。凡事违抗之人,那么根本不用审核,一律抓住,然后杀无赦。

    甚至有一些势力,专mén不杀在野的国民,利用他们的人头和(身shēn)体,换取更多的奖励。因此在野的国民,也是奴隶市场,最常见,最需要的。

    “嘎嘎,终于要有被认可的(身shēn)份了。”

    “终于可以不用到处躲藏了。”

    “是啊,终于可以正当光明的,走在人群之中了。”

    “杀,杀进去,杀掉牤牛属国的余孽。”紧跟在黄云(身shēn)后的一名xiǎo将,此时大喊一声,率先一步冲向城mén。

    皇城的宫廷外mén,虽然也很坚固,但是与那些城mén相比,就差很多了。因此在众人,几次撞击之下,那个外mén就碎裂开来。

    此时城mén之上,周怀一(屁pì)股坐在地上,哀嚎道:“该死的西域盟主,他不是告诉我,只要我夺下皇宫,夺下基石,他就拥立我,让我等级做皇帝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攻打我,为什么他们不让我当皇帝?”

    “这群该死的叛军,他们一个个都是骗子,骗子……”

    “陛下,咱们赶紧逃吧”周怀(身shēn)旁一个极度猥琐的将领,道:“咱们现在逃,还能逃走,恐怕一会,就逃不了了。”

    “对,咱们逃,可是咱们逃去哪?”周怀询问道。

    “去西域,找西域盟主,找他们讨要一个说法去。”猥琐男思考了下道。

    “也好。”周怀站起来,也不顾(身shēn)后的猥琐男转(身shēn)就跑。

    “陛下,你等等我……”

    此时进入外mén的黄云,看着城mén之上逃窜的周怀,于是拉过来一个将领道:“张金立刻带领五个人,上去给我将那个周怀抓住,完成此次任务,你就算是大功一件。”

    “末将领命。”张金神sè欣喜应道,随后招呼了五个人,就追了上去。

    至于周怀率领的兵马,只有五十余人,当他们见到周怀逃离之后,顿时如鸟兽散,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不见。

    跑的慢,那么就直接成为俘虏。至于那些跑得快的士兵,黄云并没有派人追捕,对于黄云来说,那些逃跑之人,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现在黄云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攻占内mén,得到属国之基石。

    在黄鬓的引导下,炎黄国的军队,一路直奔内mén。

    此时内mén的城mén已经打开,一群老太监,率领xiǎo太监和宫nv,跪倒在宫mén的两旁。

    见到黄云走过来,其中一个领头的老太监,立刻躬(身shēn)道:“欢迎黄云(殿diàn)下归来,黄云(殿diàn)下万岁,万万岁。”

    “黄云(殿diàn)下万万岁”

    一时之间,整个皇宫都在呼喊。

    而那些跟随在黄云(身shēn)后的牤牛属国国民,此时见到如今的场景,也跟随他们跪在地下,呼喊起来。

    见到此(情qíng)此景,黄云内心之中非常开心,于是他挥挥手道:“各位都起来,各忙各的去吧”

    虽然黄云这么说,可是却没有人愿意散开。

    无奈之下,黄云只好暂时不管他们,他走到一个老太监的(身shēn)边道:“刘寐何在?”

    “逆臣刘寐,被刚才冲进皇宫的周怀将军,凌迟处死了,现在他的尸体,正好摆放在内院,如果(殿diàn)下需要的话,老奴安排人将他的尸骸取过来。”

    “不用,你直接领路就可以,我亲自过去查看。”黄云摇摇头道。

    “老奴明白。”老太监点点头,随后在前面领路。

    片刻之后,在一个华丽的宫(殿diàn)之后,黄云见到了已经看不清面目的刘寐,此时他的(身shēn)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ròu,想来周怀真的很恨他。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黄云还是冲着黄鬓使用了一个眼sè,然后黄鬓在黄云的注视下,将那些尸体,一一做了鉴定。

    过了一会,黄鬓回到黄云的(身shēn)边道:“陛下,那个尸体确实是刘寐的尸体,其他的尸体,也是牤牛属国的重臣,只不过在这些尸体之中,我并没有发现刘祝的尸首。”

    “刘祝?莫非就是那个驻守青衣城的刘祝?”黄云诧异的问道。

    “不错,就是这个刘祝,他乃是刘寐的远方亲切,一直被刘寐派往青衣城,进行策反行动。”黄云解释道:“微臣离开的时候,刘祝应该就是在皇宫里面,按照时间算计,刘祝不应该逃离才对。”

    黄云指着那个老太监道:“你说,刘祝去了什么地方?”

    “老奴不清楚。”老太监想了一下道。

    “真的不清楚?”

    “老奴真……”

    “来人,把他拖下去,给我斩了”黄云高声吩咐道。

    “陛下……陛下饶命。”老太监连忙跪在地上,不停叩首道:“陛下那个刘祝,就在内廷的一个深井里面暂避。”

    “早说就对了吗”

    黄云微微一笑,随后吩咐连个人,去将刘祝带来。同时安排人,将让人呕吐的东西,一一清理一下。

    黄云可不希望,自己未来生活的地方,出现什么不好的东西。

    于此同时,北御城外围,西域,南域,东域,三路叛军终于联合在一起,对这北御城发动了猛攻。

    虽然北御城,有着二百多兵力,不过与三路叛军相比,就相差甚远。为此梁煞在三域叛军,发动攻城的煞那,就派人前往皇城求救了。

    …………………………

    ps:哎……杯具的人生,往往从最开始发生

重要声明:小说《帝国养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