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分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司徒陨 书名:帝国养成
    黄云不怒,不代表臣子不怒

    可以说蒋煮刚才的一番话,彻底将在场的将军惹怒了。特别是蒙阿牛,现在简直想将蒋煮直接生吞了。

    帝皇受辱,臣子也会跟着受辱。

    而蒋煮也察觉到了周围将领的目光,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是一个试探,也是一个赌博。临行前梁煞将自己召道府邸里面,三番四次嘱咐,就是怕自己选错了主子,从而走错了路。所以自己必须小心,只有这样才可以给梁煞,给北御城的军兵,带来一个好的前程。至于自己的(性xìng)命,其实在来的时候,蒋煮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了。

    只不过没有人愿意死,蒋煮也不例外,他很怕死,很怕

    蒋煮被侍卫带走了,一时间议政厅里面非常的冷清,黄云几乎可以察觉到,周围的温度迅速降低了几个点。

    “陛下,末将想出去上一躺茅厕”蒙阿牛率先一步,上前请求道。

    “是去茅厕,还是去杀人?”黄云望着他,嘴角一撇道。

    “这个……”蒙阿牛见到自己的计划被人识破,于是十分尴尬的摸着脑门。

    “陛下”蓝营几人纷纷望向黄云,他们一脸铁青,想来气的不轻。

    摇摇头,黄云当然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可是黄云更清楚蒋煮的想法。这是一个激将法,一个刺激自己杀死对方的方法。

    同时这也是一个试探之法,想来蒋煮在来这里的时候,一定早已经不属好了。恐怕自己前脚将他杀死,那么后脚北御城的梁煞,就会宣布与自己的死磕。如此一来,那么自己就要损失数倍的兵丁,才可以夺下北御城,如此一来自己恐怕也将会失去,争夺属国的基石的能力,这不是黄云愿意见到的事(情qíng)。

    所以黄云必须遏制,不能让这样的惨剧发生,因此他微笑着道:“你们狠生气是吗?”

    “陛下……”

    “我更来气,我被人指着鼻子,当众训斥。”黄云叹息一声道:“如果这次的事(情qíng)传出去,恐怕我将会成为全属国的笑话。”

    “那……”

    “可是就因为如此,我才不能杀死他.”黄云指着蒙阿牛道:“你武力不凡,可以以一人之力,单挑数人,甚至十几人。你可以杀死一个蒋煮,十个蒋煮,可是你能杀死几十个,几百个,甚至几千个蒋煮吗?”

    “嘴长在人家的(身shēn)体上,人家乐意怎么说,这个咱们管不着,也控制不了。”

    “咱们能做的,就是让他们知道,让他们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废物,不是一个他们想砍掉脑袋,就可以砍掉脑袋的垃圾。”

    “只有这样,咱们才可以堵住悠悠众口。更何况我相信我的命很长,一定会先一步,见到梁煞的人头落地。”

    “陛下英明。”蜀山河此时向前一步,随后恭敬的道:“那位蒋煮大人,一见到陛下,就利用如此办法激将,想来一定有所图谋。”

    “如果微臣猜测的不错,那么他一定是想要陛下震怒,从而将自己杀死。”蜀山河解释道。

    “这个我也明白,只不过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激怒我?”黄云神色不解的看着蜀山河道:“激怒我杀了他自己,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那个小子,就是精神有问题,否则哪有自己来找死的。”蒙阿牛嘟囔着嘴道。

    然而他这番话,落入黄云的耳朵里面,顿时让黄云的眼前一亮。不错,这个年月恐怕没有人会想死,更没有人去主动找死,除非对方精神有问题。然而蒋煮的精神,显然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他为何激怒自己呢?

    他不想死,所以他激怒自己,一定是有所图谋。

    难道他在考验自己,考验自己的心(性xìng),考验自己的品格

    一瞬间,黄云终于想明白,对方到底在干什么,于是眼前豁然一亮。

    陛下是不是被骂傻了?

    为什么被人骂了一顿,还笑的如此灿烂?

    一时间周围的众将,纷纷露出不解的神色。然而蜀山河与彦铭对视了一眼,然后恭敬的道:“恭喜陛下,又得道了一个人才。”

    “现在说这个还有点早。”黄云挥挥手,对这负责后勤的人吩咐道:“立刻按照国礼的规格,弄一桌丰富的酒席,今天晚上我要宴请蒋煮。”

    “诺。”负责后勤的人,恭敬的点点头,转(身shēn)去后厨忙碌了。

    “好了,诸位将领也下去休息吧。”黄云打了一个哈气道:“今(日rì)晚上,诸位都要来参加酒宴,谁敢不来,我就罚他的俸禄。”

    “诺”

    众将离开之后,黄云又与蜀山河,彦铭聊了一会,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休息去了。

    ……

    蒋煮的临时休息房间,此时负责护送他的侍卫,则站在房间的门口,替他看守四周。

    而蒋煮则一个人,不停的在屋里面来回走动。

    今(日rì)的训斥和咒骂,蒋煮虽然说的时候很爽快,可是他的心理,却十分不安。

    在议政厅的时候,蒋煮勉强镇定住,但是进入房间之后,蒋煮的腿就软了,休息了好一会,才从新站立起来。

    查看了一下时间,蒋煮拧着眉头,望着窗外道:“我与梁煞将军,商议的(日rì)期是三(日rì),如今已经快过去一(日rì)了,明(日rì)就必须有一个结果,否则后(日rì)梁煞将军,就要被迫封闭城门以自保了,到时候就没有婉转的余地了。”

    “只是今(日rì)我咒骂黄云陛下,就算他表面上不生气,心底也会有怒火的,那么他明(日rì)可能收起怒火,恢复往(日rì)的祥和与自己见面,商谈北御城的归属吗?”蒋煮又走了几步,神色黯然的道:“如果他没有精力商谈,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今天我做的是不是有点过火了?”

    然而蒋煮的诸多疑问,却没有人可以为他解答。而蒋煮带来的那些官员,早已经被侍卫送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去了,不过想来那些官员,一定比蒋煮还要不堪。

    “哎……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蒋煮无奈的坐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

重要声明:小说《帝国养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