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严家兄弟(求订阅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司徒陨 书名:帝国养成
    第一百五十章严家兄弟(求订阅啦!)

    梁煞的护卫队,几乎都是梁氏家族的后裔。

    那些人都是梁煞的晚辈,家族将他们交给梁煞,就是希望梁煞可以带带他们,方便锻炼一下这些子侄辈的人。

    同时当护卫,也是一个很轻巧,很安全的活。毕竟作为梁煞这样镇守一方的将领,很难亲(身shēn)进入战场迎战的。

    然而今天,梁煞一连损失了三个侄子,一个外甥。

    如果这个消息,让家族里的人知道,恐怕梁煞在也无面目回去了。

    “鱼麟小儿,我发誓必斩你。”梁煞气的浑(身shēn)颤抖道:“立刻给我安排人,我要上书一封密信,我要举报鱼麟小儿。”

    “将军,如今鱼麟已经进入了皇城,恐怕他早已经在陛下的(身shēn)边,将是非黑白弄的颠倒了,属下认为就算我们告他一状,也不会有什么回报。”一直站在梁煞(身shēn)后的文士,挥挥手中的扇子道。

    “那如何,他杀我子侄之事,难道就此作罢?”梁煞瞪着眼珠子问道。

    “哎……,现在的事(情qíng)还不明了,只不过我总认为,那个鱼麟一定会先告咱们一顿,只不过我不明白,他要怎么告。”文士揉了揉太阳(穴xué),随后在屋内走了几步道:“如今鱼麟拥有炎黄国的军事部署,那么他一定会很得宠,恐怕将军的北御城守将之位要挪一挪了。”

    “什么……”梁煞挥挥手不相信道:“陛下不会因为他,而挪动我的职位的。”

    “如今属国多事之秋,陛下又刚刚登基,恐怕在他的心理没有最信任的人,只有可以利用的人。”文士盯着梁煞道:“如果有人举报你,就算陛下在信任,也会在内心之中,产生担忧,从而撤掉你的职位,更何况我梁系一脉,一直与陛下的心腹将领不和,难免会让陛下担忧。”

    “那依你看,我应该如何是好?”梁煞继续道。

    “如今多事之秋,所以咱们必须拥有兵权,没有兵权那么咱们只能任人宰割。”文士说完这句话,就不在说话,事实上文士已经说的很清楚,在这个乱世,就必须有兵权,有兵的人说话才好使。

    梁煞点点头,随后一连发出几个手信,让护卫送往到自己心腹战将的手里。

    虽然北御城是梁煞为将,但是在梁煞的手下,仍然有四个副将,专门辅佐梁煞。这四人并不是梁煞的心腹,所以他们与梁煞的关系并不和,甚至时刻都想获得守将的职位,因此在北御城内,也是暗涌不断。

    此时严姓副将的府邸之内,北御城的四大副将聚首再此互相举杯畅饮。

    “如今那个梁煞,真是越来越猖狂了,竟然因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斩人,如果今天那个鱼麟小子,没有炎黄国的军事部署,恐怕早就(身shēn)死了。”

    “不错,梁煞如今权位(日rì)重,我等在他手下,必须小心行事了,否则一个不小心,我等就会(身shēn)首异处啊”

    “哼,想当初,那个梁煞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将,如今却是(身shēn)居高位,而我等早已经拥有将军衔,此刻却成为他的副将,这个世界哪还有天理?”

    “严将军说话要小心啊,如今北御城到处都是梁煞的心腹,如果这话传入梁煞的耳朵里面,他一定会给你穿小鞋的。”

    “穿小鞋?我才不怕呢,大不了我就回皇城,投靠我哥哥去。”

    “严将军说的对,只要贵兄还在一天,恐怕梁煞就不敢动你,否则只要贵兄在陛下的面前,告他一状,恐怕梁煞就会(身shēn)首异处。”

    “这几(日rì)战事平稳,北域的贼寇也没有什么动静,我打算明天就请假,回皇城走一遭,看看皇城里面的人,有什么打算。”

    “哈哈,严兄这次回去,想来一定可以获得陛下的赏识,从而留在皇城内。”

    咣当

    就在此时严副将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下一刻,严明从面走了进来。

    “大哥你怎么来了?”严副将立马站起来,恭敬的问候道。

    “我来了,自然是例行公事。”严明趾高气昂的看着周围紧张的几位副将道:“我已经来了有一会了,我听你们的意思,似乎都对于那个梁煞很不满?”

    “呃……”

    “不用担心,有什么就说什么,我严明可以为你们做主。”严明拍着xiōng部道。

    事实上严明临行前,刘寐就嘱咐过他,先进入北御城里面调查一下,如果梁煞真的有sī心,那么就先稳住北御城的四大副将,然后在动手拿梁煞。这样一来,才不会动北御城,也就不会给外敌机会。

    如果梁煞没有造反的迹象,还和以前一样,那么就不要乱动,以免被敌人算计。

    因此严明进入北御城之后,就来到了自己的弟弟家,不成想正好听到,严副将与其他的三位副将,讨论梁煞的行为,因此就在一旁听了会。

    严副将一看严明的样子,顿时灵光一闪,随后率先一步道:“大哥你有所不知,那个梁煞自从成为北御城的守将之后,嚣张跋扈,傲慢无礼,鞭打士卒,又猜忌部下……”

    严副将顿时给梁煞编了一堆罪名,弄的周围三大副将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纷纷上前说道。

    “不错,那个梁煞动不动,就要杀两个人,弄的北御城人心惶惶。”

    “前一阵,我等见炎黄国初到,寻思外出迎击,将炎黄国直接击溃,不成想那个梁煞,竟然以炎黄势强为由,拒绝了我等的请求。”

    “我看他梁氏家族,都不在皇城,因此他的心,估计早就跑到炎黄国那边去了。”

    “梁氏家族?”严明的脸角顿时就紧紧的护在一起。

    “大哥你不知道,那个梁煞的家族,居住在西域,也就是老皇址,恐怕现在那里,已经被叛军攻占。而那个梁煞,又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我看恐怕只要西域的叛军,送来一份密信,他就会领军叛敌。”

    “果真?”严明的表(情qíng),瞬间严肃起来盯着自己的弟弟道。

    “绝无虚假。”在说这话的时候,严副将的眼角都在闪烁,然而他知道自己的大哥,绝对不会没事来这里的。既然他来,要么是接受北御城,那么就是有什么任务。然而他一到这里,就问梁煞的事(情qíng),严副将顿时想起白天自己见到的鱼鳞,还有议政厅的事(情qíng),于是决定铤而走险。

    “哦,那么我明白了。”严明直接从怀里面,拿出来一块镶着金龙的令牌,然后对着左右的几位副将道:“此令牌,乃是陛下所赐,见到此令牌,就如见到陛下。”

    包括严副将在一起的四人,全部呆愣的看着严明手上的令牌,紧张的看着他。

    “李副将,周副将,齐副将,你们三人立刻统领本部兵马,镇守军营,将所有属于梁煞心腹的战将,统统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可以放行。”

    “末将领命……”

    “严副将你立刻点起本部兵马,随本将军前往梁煞府,跟我一起捉拿梁煞。”严明部署道。

    能做到副将这个位置,就算在愚蠢,也会有一点小聪明。经过严明的吩咐,他们顿时明白,梁煞的好(日rì)子已经到头了,那么北御城的守将,一定会换人,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会从严家人里面出。

    因此除了严副将,其他三位副将转(身shēn),就离开了严副将的府邸,直奔自己的军营了。只不过那名李副将回去的时候,他的护卫并没有与自己同步,而是在李副将的吩咐下,先一步前往了其他的地方。

    看着其他三人离开,严副将盯着严明道:“大哥,不知道那个梁煞到底犯了什么事(情qíng),竟然劳烦你来这里调查?”

    “哈哈,那个老东西,自以为有能力,就可以猖狂。”严明也很不喜欢梁煞,如今他一点也不隐晦的道:“那个鱼麟从炎黄得到了一封密信,而这封密信的主人,就是梁煞。”

    “什么……!”

    严明没有搭理严副将的震惊,而是动笔写了一份密信,将自己在这里调查道的事(情qíng),全部汇集在一起,然后吩咐手下的护卫,立刻送往皇城。

    做完这一切,严明看着严副将道:“你也不用震惊了,现在有了你们的供词,那么梁煞绝对是无法逃过此劫,所以他要被调离的事(情qíng),已经板上钉钉了,如果不出意外,陛下一定会让我留任再次,到时候我们兄弟二人,就可以好好合作了。”

    “大哥会再次留任,那么北门换谁?”严副将想了一下问道。

    “北门已经不重要了,如今整个皇城的军队,都在四大御城,掌控这里就等于掌控了皇城。”严明的眼角,透过一丝兴奋道:“只要我们可以牢牢的抓住这里,到时候咱们兄弟,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的。”

    “大哥英明。”严副将点点头道。

    “好了,现在不是拍马(屁pì)的功夫,咱们现在首要的事(情qíng),就是将梁煞扳倒,只有这样你我兄弟二人,才会拥有实际的兵权。”严明拍了一下严副将的肩膀道:“走,咱们立刻率领兵马,去会会梁煞。”

    “诺。”

    严副将jiān笑一声,随后直接从腰间拿出来一个号角。

    片刻之后严副将的本部兵马,全部聚集在一起,在严副将的带领下,直奔梁煞府邸。

    ………………………………

    ps:感谢畅爽一读的奢求打赏了1888,小(屁pì)孩在那打赏了一百币,衷心感谢两位。

重要声明:小说《帝国养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