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鱼儿咬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司徒陨 书名:帝国养成
    第一百四十六章鱼儿咬钩

    青衣城鱼府

    鱼府在青衣城,有一个特殊的意义,因为这里是逆贼所住的地方。

    自从鱼双被处斩之后,这里就一直空闲着,也没有人愿意住到这里。不论任何一个人都害怕,害怕鱼双的冤魂,还继续在这里逗留。

    想当初鱼双死的时候一对大眼,圆滚滚的瞪着黄云,至死也不闭上。

    这是怨气,这是一种不甘……

    然而就在今天,鱼府却换了一个新主人,只不过这里的牌匾并没有换,依旧是鱼府。而这里所谓的新主人,就是鱼双的大儿子鱼惊。

    当初鱼双处斩的时候,黄云因为鱼惊有功与炎黄国,所以并没有将鱼惊也处斩。毕竟当初没有鱼惊将鱼双的全盘计划告诉给蜀山河,恐怕蜀山河,也不会先下手为强,将还在处于准备之中的鱼双拿下。因此黄云保鱼惊一命,到也没有什么问题。更何况鱼惊只是一个小人物,只要黄云愿意,随时都可以搞定他。

    鱼惊虽然侥幸活命,不过他在青衣城的地位和份一直都很尴尬,因此他的子过的并不怎么样。整天都处于担惊受怕,天天生活在恐惧之中。甚至好几次,他都从睡梦之中惊醒过来。不过为了生活,为了活下去,鱼惊一直都在强忍着。

    就在几个小时前,鱼惊得到命令,并且入住鱼府。回到过去熟悉的地方,鱼惊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历了生死的考验,鱼惊已经看透了很多。现在鱼惊唯一不解的事,就是为什么会将这栋鱼府,赏给自己这个罪人?

    这是一个很深,又很大的疑问。

    然而道晚上的时候,鱼惊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多一房子。

    就在刚刚,鱼惊见到了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一个过去多么痛恨的人,他就是鱼麟。

    此时的鱼鳞,早已经没有了昔的光环,落魄的样子,比鱼惊还要可怜。如果不是一母同胞,鱼惊差一点就认不出来,眼前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弟弟。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鱼惊诧异的问道。

    面对鱼惊的询问,鱼麟宛如惊弓之鸟,他神s的盯着鱼惊看了半天,道:“大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你在青衣城,一点事也没有?”

    “我?”鱼惊微笑道:“这是今天,黄云陛下赏给我的住址。”在说话的时候,鱼惊的目光时不时的扫向外面。因为鱼惊很清楚,这里的仆人都是黄云安排过来的,他们的忠心度,还真有点让人怀疑,而且他们忠心的人是谁,也值得让人推敲。

    鱼惊可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他还想活下去,他还没有活够。这年月杀人,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借口,就可以完成。所以鱼惊必须小心,如今他干什么事,都要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不过也因为如此,他才可以在青衣城生存,才可以安安稳稳。而不至于跟随那些青衣城的旧部,前往北域的苦寒之地。

    “大哥你投靠了炎黄国?”鱼麟失落的道:“那么看来父亲大人,也改变了初衷,选择真心归顺炎黄国了?”

    事实上今在城主府,黄云接见鱼麟之后,并没有审问鱼麟,而是好像看到晚辈一样,与鱼麟聊起了家常,顺便还请鱼麟大吃了一顿,让鱼麟充分放松。于此同时,黄云还撒下了一个遮天大谎,就鱼双没有死,反而在北域生活的很好。

    会宴结束后,黄云就派人将鱼麟,送到了鱼府,送到了鱼惊的地盘。

    因此鱼麟内心之中,还有点疑huò,并没有将事弄清楚,因此见到鱼惊的时候,才会如此询问。

    “什么?”

    听到鱼麟的询问,鱼惊大吃一惊。

    父亲早已经死亡,这是鱼惊亲眼所见,怎么可能会前往北域呢?

    这个念头一出现,鱼惊的内心之中,就出现了一股难以表明的感。

    不过随后他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陛下,将这间府邸送给自己,又撒下这样的大谎,那么一定有什么目标。

    想到这里,鱼惊的眼皮子抖动了一下道:“嗯,在陛下的赏赐下,父亲大人带领着全家,都前往了北域。”

    “那青衣城的旧部呢?”鱼麟眉毛一皱继续问道。

    “青衣城旧部,除了我和一些有事要忙的之外,其他的也迁往北方了。”此时鱼惊整个脸皮都在跳动。

    于此同时,门派出现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下一刻méng阿牛爽朗的喊道:“鱼将军,我刚刚去陛下那领了一份攻打北御城的军事部署,陛下让我给你也送来一份。”

    然而méng阿牛刚刚说完,就看到一旁的鱼鳞,顿时勃然大怒,直接拔出自己的佩剑道:“你是何人,竟然敢在此偷听我**事机密?”

    看着步步紧的méng阿牛,还有那紧张后退的鱼麟,鱼惊头疼的道:将军,这位乃是我的亲弟弟,还请大人放他一马?”

    “呃……他就是那个今天投降的降臣?阿牛表面上吃惊,内心之中实际上是在偷笑。

    “是是……小人刚刚投顺我炎黄国。”鱼麟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随后恭敬的道。

    “很好,你很识趣,知道归顺我炎黄国。阿牛走过去,狠狠的拍了一下鱼麟的肩膀,然后又道:“既然你也没看到军事部署,我就不难为你了,你现在就下去休息吧。”

    “诺。”鱼麟连忙点头,随后一阵小碎步,就离开了正厅。

    然而还没有走多远,鱼麟突然停下来道:“大哥今说话的时候,脸皮一直都在跳动,他一定在说谎,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话一说完,鱼麟又走了回去,隐蔽在一个yīn暗的角落里面仔细听着正厅里面两个人的交谈。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这个举动,根本没有逃过méng阿牛的监视。自从进来这个房子阿牛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他的上了。如果他真的就此离开,那么méng阿牛可能还真会有点头疼。不过很明显,现在并没有。

    就这样méng阿牛,一边观察鱼麟,一边与鱼惊讨论一些军事部署。这些军事部署,过去鱼惊根本无法触及,然而今天炎黄国最有权势的将军,却主动与自己交流,这让鱼惊差一点没有幸福死。

    许久之后阿牛打了一个哈气,然后挥挥手道:“好了。今天就商议到这里,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末将领命。”鱼惊恭敬的道。

    阿牛满意的点点头,然而他刚走几步,又回道:“记住这份军事部署,你必须要在今晚看过,并且记下来,因为明天上面就要收回去,然后秘密封存了,到时候就不是想看,就可以看到的了。”

    “末将明白。”鱼惊点头哈腰的道。

    片刻méng阿牛离开了鱼府,鱼麟从后面走出来,道:“哥那个人与你谈论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唠唠家常。”鱼惊连忙将那份军事部署,收入自己的衣袖之中。

    “哦,那哥我先去睡觉了。”鱼麟转就离开了。

    望着鱼麟的背影,鱼惊无奈的摇摇头,随后也回去自己的房间了。对于他来说,如今能收到陛下的重用,那么比什么都要好。

    鱼府的西院,也就是鱼麟的住所,此时月黑风高,到处都是一篇寂静,然而鱼麟却无法入眠。

    从小的时候,大哥一撒谎就脸皮跳,想来他一定有事瞒着我,可到底是什么事呢?

    就在鱼麟胡思乱想的时候,屋外的院落里面,出现一阵脚步之声。

    “老刘你听说没有?”

    “听说什么?”

    “今天陛下,又捕获了一位鱼家的人。”

    “就是那个全家被斩,只留下一个无用人的鱼家?”

    “不错,就是这个鱼家,据说这个小子,早就投靠了牤牛属国,这次是领兵攻打我青衣城,只不过没有预料到,我军早已经知道他的部署,从而轻易将其捕获。”

    “呵呵,那这小子可真倒霉的,只不过捕获一个鱼家的人,有什么秘密可言?”

    “哈哈,你想如果他知道,他一家老小,都被他最亲的大哥出卖,然后落得一个全家抄斩,那么会有什么表现?”

    “也是……哎,一个诺大的鱼家,好好的投顺我炎黄国多么好,何必要搞对抗呢,最终弄的全家抄斩,只留下一个鱼惊大废物。”

    “估计是他家祖坟冒青烟了,所以才会如此倒霉。”

    “不管他了,咱们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劳动呢。”

    “嗯……”

    脚步声渐渐远去,过了半响鱼麟推开自己的房门,眼角含带着泪水,杀气凛然的道:“该死的炎黄国,该死的黄云,你杀我全家,我与你不共戴天。”

    扑通

    鱼麟一拳轰击在旁边的墙门之上,顿时拳头之上,出现一些细小的裂痕,一滴滴鲜红sè的血液,从里面流出来。

    然而鱼麟好像一点也察觉不到疼痛似得,他望着前院,嘟囔道:“大哥竟然投靠了杀父仇人,简直是忤逆,我一定要帮助父亲除掉他。”

    说完鱼麟的体,就好像一只夜猫一样,几个闪纵离开了居所。

    在他离开之后不久,刚刚离开的两个仆人,从远处一个角落里面出现,互相看了一眼对方道:“鱼儿已经上钩,咱们立刻回去禀报méng将军。”

    [..]

    <><>(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

重要声明:小说《帝国养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