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风雨欲来

    ( )    自那改革,皇子府里里外外也算是忙碌了一番。黄嬷嬷忙着从李伯手中接管皇子府事宜,李伯忙着和黄管家商讨绸缎庄成衣和转移库房的问题,而白管家忙着到三皇子名下各处田地里实地查看,然后编写出一详细的计划。而整个皇子府,最闲的人,便成了连翘,当然,还有那个整天没事就往三皇子府跑的戚云歌。

    此刻,还是‘霓桑院’,还是那个凉亭,连翘一面无聊得嗑着瓜子,一面享受着旁人献的殷勤。

    “嫂嫂,那连家小姐真的就让她爹去向小神医提亲?”戚云歌一手摇着折扇给连翘扇着凉风,一手捻起面前盘子里的糕点,往嘴里送:“那小神医是怎么回复的?答应了还是不答应?”

    “他有未婚妻。”连翘头也不回,认真嗑着瓜子。

    “咦!”戚云歌一声惊疑:“小神医又未婚妻?是谁?你先前都没和我提过,你见过没有?”

    连翘侧眼一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小子三来寻根究底得向她打听小神医的事,她是把自己从八岁到如今八年来她记得的事都说了个遍,可这小子还不嫌够。连翘生平第一次觉得还有让自己招架不住的人,就是眼前这个。

    “嫂嫂,嫂嫂快说快说,小神医的未婚妻长什么样儿啊?”戚云歌一脸甜笑,完全无视连翘一脸郁闷。

    “我哪儿知道,我又没见过。”没好气得嚷嚷一句,手提茶杯仰头喝完。

    “那养生堂有人见过吗?他们有向你说过吗?”扇扇的手不停,依旧继续询问。

    连翘抬眼望着亭外,湛蓝的天空中有白云缓缓飘过,一只雀鸟在树荫间上串下跳,假山旁的一排垂柳,如美人舞袖般轻轻扭动。心里一声哀嚎,如此美景,如此惬意的午后,为何……为何偏偏让她边多了这么个家伙。你说他呱噪,他呱噪也是因为她自己,你说他烦人,他好歹还不停得献着殷勤,连翘突然就觉得无比的憋屈。

    “嫂嫂,嫂嫂,你快说啊。”又是一声催促。

    “我说你怎么就对小神医那么感兴趣呢?”连翘轻一叹息:“你说他要长相,没你长得玉树临风,要材,没有你哥魁梧,要才气,也没听过他有什么名诗佳句,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叨念他叨念了这么多天。”

    “小神医好神武的,你自己不知道吗?他能活死人药白骨,他能起死回生,他能‘一根银针定生死’他还能……。”

    连翘望着那眉飞色舞的脸,痛苦得一声打断:“我的七皇子,你不知道什么是‘坊间传闻’什么是谣言,什么是以讹传讹吗?那都是传闻!传闻!”敢戚云歌从头到脚都是被那些传闻给骗得神魂颠倒,才会对她这个小神医如此‘在意’。

    “厄?”讨好的笑脸一愣:“他不能活死人?”

    连翘摇头。

    “他不能药白骨?”

    再摇头。

    “不能起死回生?”

    “她和黑白无常没有打过交道。”轻声一叹。

    “还不能‘一根银针定生死’?”

    连翘同得看了一样那张呆滞的脸:“定死可以,定生没太大把握。”

    戚云歌深吸一口气,将头微微扬起半分。连翘看着那突出的喉结微微颤了几下。再看那慢慢低下的头,一张俊俏的脸上,此刻面无表。看来,像是被打击了。连翘刚想出口安慰几句,话到嘴边,还没说出,就见那脸上嘴角一扯,瞬间堆起了一个腻死人的甜笑。连翘心里一惊,这孩子,不会是被打击得太深,反常了。刚寻思要不要给他切切脉,好歹也是戚云伐的弟弟,要是被她一句话给说反常了,那她罪过可就大了。手抬起一半,那笑脸开口,一句话,差点没刺激得连翘一巴掌拍过去。

    只因为,戚云歌一脸甜笑,得意洋洋得对连翘一说:“就是不能,他也照样是我敬仰的人物。”

    连翘眼角嘴角齐抽,就连心里也狠狠得抽搐了一下。这是中毒太深?还是无药可救?

    连翘还在气闷,戚云歌还在傻笑,凉亭里一派‘祥和’气息,却突然响起一阵笑声。

    循声望去,戚云伐穿一雪白锦袍,头带与腰带都是墨色,从那‘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假山间噙着笑,一路漫步而来。

    连翘轻轻一笑:“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会在宫里多待会儿么?”

    “我本以为今会耽搁,却不想,都很顺利,所以便早些回来了。”戚云歌走到近处,手轻搂在连翘背上,一面坐下,一面说着。

    连翘但笑不语,将前的糕点推到戚云伐面前,又从桌上一角,拿过茶壶,倒了一杯凉茶。

    “我就知道,你肯定在。”侧头盯了一样自家弟弟,戚云伐开口:“你在,我正好将事都说了。”

    “什么事?”两人一声疑问。连翘一脸探究,戚云歌一脸好奇,都紧紧盯着淡笑的脸。

    “先前我不是说过,要去荣国请小神医吗?”戚云伐侧头一声笑问:“今和父皇提过了,父皇安排我去云歌一同前去。”

    话音刚落,凉亭里响起两声惊呼。

    “你们都去?”连翘皱眉。

    “什么时候去?”戚云歌一脸兴奋。

    “是。”一个点头:“父皇说,既然我迎娶的是荣国的郡主,去上京‘回门’也是理所当然,父皇的病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正好用着这个借口。”

    “可是……。”连翘一个皱眉。那荣国,那上京,她是在是不想前去,至少,现在不想。

    “我知道你不想回去,所以,到时候,你陪我走到平仄便可,到时候,可以就说你体有恙,先行回了齐京。”戚云伐轻声一笑,他怎会不知道她不愿意回到那里,这些,他已经早安排好了。

    “三哥,我们什么时候去啊,你快告诉我,告诉我。”戚云歌见自己兄长将重色轻兄弟的风格发扬得淋漓尽致,一急,手上一扯,抓着那白色的袖子,晃个不停。

    “是父皇寿宴之后去么?”连翘轻声一问。云帝寿宴在即,若是最中意的儿子不在,难免受人非议,而且,时间也不长,不过还有十来天而已,所以,连翘才会有如此猜测。

    戚云伐含笑轻一点头,有侧头看向戚云歌:“父皇寿宴第二,我们便出发,等到了平仄,彩珊回来,我们就快马加鞭去上京,到时候,我不能脱,所以,你必须想好脱的法子,偷偷去太始山。”

    戚云歌双眼里闪着兴奋,连连点头:“我易容,我夜行,一定偷偷潜走。”

    “我觉得,云歌不如装受伤、中毒,光明正大得去比较妥当。”连翘一声提醒,那‘暗阁’在荣国有何等能耐,她不清楚,但是,她知道,现在荣天麟就在太始山,按着他的心思,太始山周围肯定不会少人的。连翘心里微一叹息,怎么突然就觉得自己有‘叛徒’的嫌疑。

    连翘还在寻思,戚云伐两人确实脸上一喜。

    “我光顾着这事儿不能让外人知道,却没想过,‘盖弥彰’若是我们光明正大的去,只怕,会更加妥当。”戚云伐一揽连翘肩头,心里一声赞叹。

    “不过,用毒还是受伤,你们得想清楚。若是寻常的伤,宫里御医就能治疗,云歌只怕受了苦,却还是去不了太始山。”连翘一声提醒,既然要帮他们,就帮到低,本来,她答应到齐国来,就只是打探‘龙脉’,其余的事,她也没答应过什么。

    “嫂嫂说得对,我吃亏了倒没什么,如果没能到太始山,父皇的病就又会拖下去,而且,我们上次找到的那药已经不多了。”戚云歌沉声一说。连翘见到那还算稚嫩的脸上一脸担忧,微微有些发怔。他虽然看似玩闹,却也是这皇家里,对云帝,对戚云伐难得真心的人。

    “我记得小神医曾经说过,他的‘草堂’种了一些,这次去,不如采些来。”连翘淡笑一说:“最好是能移栽几株过来,哪怕是一株,只要是养活了,解父皇的毒,便更有把握了。”

    “嫂嫂,我就说我三哥娶你是娶对了的。”戚云歌一声调笑,对着连翘和戚云伐挤眉弄眼。

    两人笑骂几句,戚云歌突然又是一说:“父皇是寿宴,已经决定了让你和四皇妃一起办。”

    “四皇妃?”连翘一愣。戚云伐排行第三,大皇子早些人夭折,二皇子当年不知去向,如今,戚云伐便算是最大的皇子,其后,四皇子戚云拓、五皇子戚云凯、六皇子戚云朔都只比他同年,而戚云歌只最小的皇子。可以说,那三位皇子就是一直和戚云伐明争暗斗的人。

    “为何会是四皇妃?”连翘不明,照着现在形来看,云帝中毒只有戚云伐两兄弟知道,其余皇子都被蒙在鼓里,那么云帝定不会处处为难戚云伐,但为何要将寿宴交给她和四皇妃一起办呢?

    “往些年,我没有成婚,父皇的寿宴按理是要女子办。最先是皇后,而后让芸冉安排了两人,芸冉嫁人,就交给了四皇子府的皇妃,今年,皇后怕你不熟悉,而且,时间紧迫,所以提议让你与四皇妃一起办。”

    连翘点头,若是这样也是合合理。先前戚云伐提醒她云帝寿宴在即,其实,他便知道,她是定然脱不了关系的。一来,她如今是敏睿皇妃,光是冲着这份,让她办便在所难免,二来,只怕是不少人都想瞧瞧她的能耐。连翘心里轻笑,这其中,最想知道的,怕就是云帝和皇后了。

    凉亭里吹起阵阵凉风,那份惬意,竟然她觉得,有种风雨来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