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推荐

    ( )    从‘辰院’出来,几人走马观花得又去瞧了另外几处田地,回到皇子府的时候已经落西山。连翘又累又乏便直接回了‘霓裳院’,戚云歌照旧是在府里蹭了一顿晚饭才走。

    夜深人静,一个模糊的影一闪而过,惊起了几处蛙鸣。影绕过一处花园,翻墙越门停在了院子里一扇房门之外。‘嘎吱’一声轻响,影轻轻推动了那门,月光随着门开在了屋子里。又是‘嘎吱’一声轻响,影消失在门外。

    戚云伐想起间的形一时竟睡不着,穿衣起,本想在‘翰轩院’里走走,却不想,走着走着,走到了连翘房里。

    嘴边挂起一丝浅笑,一双鹰眼,在这昏暗的房里确实熠熠生辉。轻轻走到边,看着连翘一头青丝散落在臂弯,半个子都晾在薄巾之外,房里响起一声低笑,手上轻轻一扯,将那薄巾拉起轻盖在熟睡的佳人上。沿一沉,戚云伐坐到了连翘旁,手抬起,拇指轻轻蹭着那一张恬静的睡脸。

    “你还和小时候一样,倔强得不行,宁愿自己哭也不喊疼。”屋里响起一声低低得叹息:“彩珊,你说,要是我不来找你,你又该如何?是不是还要逞强下去。”想起白里怀中的低泣,手上一紧,一个用力,捏在了那嫩滑的小脸之上。

    美梦被扰,纤手往脸上一拍,翻了个,继续做着未完的梦。

    屋内响起一声轻笑而后又是一室的安静。片刻之后才有了动静,那影收手起,推开房门,如先前来是一般去得无影无踪。院里一丝清风刮过,只留下一地的斑驳月色。

    皎月躲进了云里,院里一处角落,却突然闪出一个影,望着那人去处,眉头紧皱,回头盯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转离去。

    =偶=素=分=割=线=

    连翘关上房门看账本,一关就是三天。在戚云伐实在是想撬门拖人的时候,她总算是出来了。

    连翘捧着一本小册子找到戚云伐的时候,他正坐在‘霓桑院’那个小花园的凉亭里,咬牙切齿得喝着茶,一旁还坐着个小声嘀咕大气不敢出的戚云歌。

    连翘也不管那双鹰眼里出的刮人目光,一脸得意得将册子塞到他未拿杯子的手里。

    不得不说,连翘这几虽然是在房里翻着账本,却也有着故意避开戚云伐的嫌疑。连翘心里一向是有些傲气的,那在‘辰院’里,一番失态,让她很是不愿立刻面对着他,一来,那,她实在是不像往的自己,让她有些无可是从,二来,连翘虽然感动也心动,但那还算懵懂的感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发生的,一时之间又有混乱罢了。不过还好,连翘一向敢作敢当,虽然对戚云伐这事有些反常,几来,总算还是想明白了。她一向随,既然戚云伐能挑拨她心里一湾池水,能让她想去靠近,那便靠近好了。

    盯着眼前一脸明媚中带着一丝狡黠笑意的脸,本是咬牙切齿的戚云伐,心里一促,似是感受到了他俩之间微妙的变化。

    “这是我这三来写下的安排。”连翘一面说着一面坐到一旁,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温茶:“你先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可就照着做了。”

    “什么计划?”戚云歌见到自己兄长脸色总算缓和了过来,也恢复了以往的嬉皮笑脸,脑袋一伸,凑到了戚云伐面前:“我也要瞧瞧。”

    戚云伐疑惑得往前一盯,翻开册子,里面密密麻麻得写着一行行小字。字体工整中带着几分出挑,不似女子中规中矩的娟秀小字,更显得有几分洒脱。心里一赞,果然字如其人。

    “嫂嫂,你这是啥?”戚云歌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紧紧盯着手捻糕点往嘴里送的连翘。

    “是我想的,绸缎庄和酒的一些安排。”连翘又往嘴里送了一口茶水,随意答到。

    “你真会经商?”戚云歌一声惊呼,一脸得不可置信。

    连翘盯着那双使劲儿眨着的大眼,忽而一笑,将脸凑到近期,轻声一笑:“云歌弟弟是否有意见?”

    戚云歌刚想回嘴,耳旁传来一声轻咳,侧头一看,自家兄长面无表得盯着自己。尴尬一笑,连忙收回了子,眼上一瞪那个笑得更是灿烂的女人,心里一阵窝火。什么叫做胳膊肘往外拐,什么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什么叫做重色轻兄弟,他今算是全都体味了一遍。他家兄长那一眼什么意思,他能不明白,不就是让他离着他媳妇儿远点儿么。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